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滠水农夫:歌未竟,东方白 
作者:[滠水农夫] 来源:[作者惠赐] 2016-03-11

  近来,网上流传一篇题为“为地主的正名”的文章,文中引经据典,不仅极力为地主阶级辩护,树立地主阶级的正面形象,而且还褒扬地主阶级的历史意义,对共产革命和新中国社会主义实践极尽攻击否定之能事,文章最后,还引用了谢韬的诗作结,为地主阶级招魂其心可鉴。谢韬诗如下:

  千秋功罪千秋说,

  哑口无声却有声。

  江河常照经霜月,

  沧海难洗血泪痕。

  不难看出,按照文章作者的主旨,一部中国历史就是以地主阶级为先进代表的历史,而共产党革了地主的命则是逆历史发展潮流而动,岂止错误,更是反动,这样的历史观是什么历史观?当然不可能是人民历史观,只能是剥削阶级的历史观。

  按照剥削阶级的历史观,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阶级斗争,有的只是丛林法则,成王败寇,天命天道,盛衰循环,于是正如毛主席指出的:“几千年来总是说‘剥削有理、压迫有理’‘造反无理’”,但是历史发展潮流滚滚向前,剥削阶级理论终将被抛进历史的垃圾堆,“自从出现了马克思主义,这个道理就颠倒过来了。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条,造反有理。”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作为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提供了人们观察和研究历史现象的指针,那就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人民史观。当今某些人,厚颜无耻,不惜重拾剥削阶级牙慧,或者花样翻新,旧曲新唱,又怎能蒙骗世人,开历史倒车。

  当然我们也知道,今日中国之所以出现像“为地主正名”这样为剥削阶级翻案的逆流,绝非偶然,而是与现实密切相关,正如英国历史学家汤恩比所言“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看看今天的中国,剥削一词已不再被人提起,阶级斗争更是被刻意淡化,整个社会只有和谐,一团和气,精英阶层成为了既得利益者,而工农劳动群众则沦为底层弱势群体,社会又回到弱肉强食、丛林竞争的所谓传统社会,于是人民史观客观上需要被精英史观所代替,作为封建社会的精英代表地主阶级当然也要从历史垃圾堆中挖掘出来,重塑金身,粉墨登场,再受膜拜。

  有人说,人间正道私有化,社会主义的公有制搞错了,中国革命是历史的大误会。大公无私,先人后己,不符合人性;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才符合人性。人人平等,共同富裕并非正常的社会规则;自由竞赛,贫富有别才是正常的社会规则,到底孰是孰非,显然既是理论问题,更是立场问题,站在极少数剥削阶级的立场,自然可以创造出符合他们利益的理论,而站在绝大多数劳动人民立场,人们自然而然就必然要接受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树立正确的人民史观。然而,正像一切先进的、科学的事物总是在与落后的、腐朽的事物不断斗争中向前发展一样,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也必然要与反动的、腐朽的剥削阶级理论和实践在相互斗争中发展,何况人类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乃是开天辟地,旷古未有彻底改造社会的伟大征程,这一过程中遇到困难和挫折在所难免,历史的发展必然在曲折中前进。马克思主义诞生一百多年来的历史,有辉煌的成功,也有痛彻的失败,然而放在宏大历史的长河中来考量,这些成功与失败不过是一点小小的浪花或者洄流,人类历史发展方向浩浩荡荡,不可阻挡。

  认清历史发展大方向并非意味着我们就对现实的困境盲目乐观,而是要从经验教训中崛起和奋进。人类社会几千年来的历史都是剥削阶级占统治地位的历史,都是极少数精英剥削压迫大多数劳动者的历史,都是人间正道私有制的历史,正因为这样的事实千万年来一以贯穿,所以在一些人眼里,这样的社会规则乃是天经地义,不可改变,谁要怀疑反对,就是异端,就是叛逆,就是反动。然而,人类要不要改造社会,要不要创造绝大多数人更加美好的生活,答案无疑是肯定的。正像毛主席所说:“一百年后还要不要革命?一千年后要不要革命?总还是要革命的。总是一部分人觉得受压,小官、学生、工、农、兵,不喜欢大人物压他们,所以他们要革命呢。一万年以后矛盾就看不见了?怎么看不见呢,是看得见的”,所以人民总会起来革命,起来改造不合理的社会制度,使人类在不断进步中走向更加光明的前景。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千万年来剥削社会制度形成的强大历史惯性,对全新的社会主义制度必然造成严重的制约,必然有一股巨大的无形的力量要强行把社会发展的脚步往回拉。在新中国初步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后,毛主席以洞彻历史的深邃眼光,深刻认识到消灭剥削制度难,巩固和发展人民当家作的社会主义新制度更不易,于是发动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现在有人攻击文化大革命是极左泛滥,然而我们想,要达到彻底消灭旧制度,巩固新制度的目的,即便出现了某些矫枉过正,不也是现实的需要吗?实在无可厚非。恰恰是在毛主席逝世后,正如老人家的预料,邓某人以“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气慨,引领中国经过180度的逆转,终于又回到传统的社会发展轨道。而我们看到的是,正是由于毛泽东时代的新制度一朝阻断了传统社会的进程,一旦经邓某人重又引领回归到传统社会后,整个社会就像长时间蓄积水流的大坝,突然开启,洪流汹涌,倾泄而下,私欲无比膨胀,道德无比败坏,社会风气无比混浊,整个社会竞比疯狂堕落,这一强烈反弹似乎是对前一历史阶级的疯狂报复。然而,中国终于回归到传统社会是祸是福,是幸还是不幸,历史的发展终将用事实作出回答。事实也证明,中国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并没有逃脱老人家那深邃的眼光所及,社会主义新制度的实践从某种程度上讲无疑是失败了,历史发展又回到了原点,而同时也重又套上了盛衰循环的魔咒,但是人类寻求突破自身发展拘限的努力仍将继续,对新制度的探求也必然会继续下去,因此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等无产阶级革命导师揭示的真理永远也绕不过去。

  如果说作为反毛反社反党的三反分子谢韬,写诗为地主剥削阶级翻案背书,谱写了一曲哀婉愤懑的招魂曲,那么我就不由得想到毛主席的词《贺新郎·读史》,这篇佳作无疑代表了最广大的被剥削被压迫者发出历史的最强音,是一首慷慨激昂的催发劳苦人民奋起抗争的励志歌:

  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不过几千寒热。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

  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跖庄蹻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

  一诗一词两相对照,到底谁真正揭示了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谁代表了人类社会前进的方向,有基本良知的人们不难一辨真伪。


相关文章:
·滠水农夫:岳飞必死的历史启示
·滠水农夫:歌未竟,东方白
·成针:中国农夫与力拓蛇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