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内业
钱学敏:钱学森与“大成智慧” 
作者:[钱学敏]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1年02月24日第二版) ] 2016-01-09


    “大成智慧”的核心是科学与哲学的结合。为此,不仅要利用人—机结合的思维体系,下苦功夫掌握广博的知识、经验,还要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善于思考,反复实践,努力树立起反映新世纪的世界观、人生观、科学观、方法论。

    新世纪伴着春风走来了。

    可以预料,这将是高科技群体飞速发展和新的科技革命相继到来的世纪;这将是又一次伟大的“文艺复兴”和大智大德的新人辈出的世纪。然而,美好前景不是唾手而得的;人类的未来、国家的昌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依赖于人们对科学技术知识的掌握、运用与创新,依赖于有智慧的人。

    如何尽快提高人们的智能,以适应新世纪发展的需要?这是钱老近10年来着力探索与思考的时代课题。他认为这是件大事,其意义甚至不亚于当年“两弹一星”的研制与发射。他所倡导的“大成智慧”就是希望引导人们尽快获得聪明才智与创新能力,使人们面对新世纪各种变幻莫测、错综复杂的事物时,能够迅速作出科学而明智的判断与决策。

    “大成智慧”之说与以往关于智慧或思维学说之不同,在于它是以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论为指导,利用现代信息网络、人—机结合、以人为主的方式,集古今中外有关经验、知识、智慧之大成(Theory of metasynthetic wisdom utilizing information network structured with marxist theory)。“大成智慧”的特点是沉浸在广阔的信息空间里所形成的网络智慧(Wisdom in cyberspace)(1),是在知识爆炸、信息如潮的时代里所需要的新型的思维方式和思维体系。

    “大成智慧”的核心是科学与哲学的结合。钱老曾说:“我想我们宣传的‘大成智慧’……既不只谈哲学,也不只谈科学;而是把哲学和科学技术统一结合起来。”(2)要想成为“大成智慧者”,不仅要利用人—机结合的思维体系,下苦功夫掌握广博的知识、经验,还要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善于思考、反复实践,努力树立起反映新世纪的世界观、人生观、科学观、方法论。

    一、现代科学技术体系与智慧的集成

    “必集大成,才能得智慧!”(3)而认清现代科学技术发展的特点及其体系结构,树立科学技术体系观(大科学观),是有效地“集大成得智慧”的关键。20世纪是人类历史上科学技术空前发展和灿烂辉煌的时期。一大批交叉学科、边缘学科蓬勃兴起,现代科学技术愈分愈细,门类繁多。加之信息技术革命的发展,人们对世界认识的范围日益广阔,层次更为深入。与此同时,各学科相互渗透、相互结合的整体化趋势也愈益增强。

    20世纪八十年代初,钱老指出:“现代科学技术不单是研究一个个的事物、一个个现象,而是研究这些事物、现象发展变化的过程,研究这些事物相互之间的关系。今天,现代科学技术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很严密的综合起来的体系,这是现代科学技术的一个重要的特点。”(4)十几年来,钱老认真总结了现代科学技术和文学艺术发展的成果与趋势,从系统观的角度揭示了现代科学技术发展的整体状况,建立起一个开放复杂的“现代科学技术体系”。

    这个体系包括所有通过人类实践认知的学问。目前暂分为11大部门: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数学科学、系统科学、思维科学、人体科学、军事科学、行为科学、地理科学、建筑科学以及文艺理论等。“这是个活的体系,是在全人类不断认识并改造客观世界的活动中发展变化的体系”(5)。随着社会的发展、科学的进步,这个体系不仅结构在发展,内容也在充实,还会不断有新的科学部门涌现。

    这种科学分类法是从人们研究问题的着眼点或看问题的角度之不同来区分各科学门类的。而各门科学所研究的对象其实都是统一的、同一的,即整个客观世界(包括自然界、社会、人和人工自然等),这是各门科学技术相互渗透、相互借鉴、相互统一的客观基础,为广开知识之源,进行大跨度地思维敞开了绿色通道。钱老曾说:“跨度越大,创新程度也越大”。(6)

    在现代科学技术体系的纵向结构上,钱老把每一个科学技术门类都按照是直接改造客观世界,还是比较间接地联系改造客观世界的原则,区分为:基础科学、技术科学、工程技术3个层次(文艺理论的层次划分略有不同),3个层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

    基础科学,是综合提炼具体学科领域内各种现象的性质和较为普遍的原理、原则、规律等而形成的基本理论。其研究侧重在认识世界过程中,进行新探索,获得新知识,形成更为深刻的理论。它是技术科学、工程技术的先导,也是衡量一个国家科技水平与实力的重要标志。

    技术科学,是20世纪初至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才在科学与技术之间涌现出的一个中间层次。它侧重揭示现象的机制、层次、关系等,并提炼工程技术中普遍适用的原则、规律和方法。主要是如何将基础理论准确、便捷地应用于工程实施的学问。

    工程技术,侧重将基础科学和技术科学知识应用于实践活动,并在具体的工程实践中,总结经验,创造新技术、新方法,使科学技术迅速转化为社会生产力的学问。工程技术的发展,也必将丰富、完善技术科学、基础科学,它是技术科学、基础科学发展的根本动力。

    科学技术3个层次之间的关系与影响是双向的。钱老认为:“人首先要认识客观世界,才能进而改造客观世界。从这一基本观点出发认识客观世界的学问就是科学,包括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等等。”“改造客观世界的学问是技术。”而人们在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过程中,主体与客体、认识与实践又是辩证统一的。所以,现代科学技术体系各学科、各层次之间也存在着相互补充、相互促进的内在关系。

    科学技术3层次的区分,便于我们自觉地把理论联系实际,促进生产力发展;便于我们迅速明确某个学问在整个现代科学技术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易于找到薄弱层次,新的科技生长点,集中人才、物力,去研究、去探索、去创新;在培养有高度智慧的人才时,要注意科学技术3层次知识的密切结合。

    在现代科学技术体系各门科学技术的3个层次之上,是各学科的哲学概括。这是通向整个体系的最高概括———马克思主义哲学(辩证唯物主义)的桥梁。它们是:

    1.自然科学的自然辩证法;

    2.社会科学的历史唯物论;

    3.数学科学的数学哲学;

    4.系统科学的系统论;

    5.思维科学的认识论;

    6.人体科学的人天观;

    7.军事科学的军事哲学;

    8.行为科学的人学;

    9.地理科学的地理哲学;

    10.建筑科学的建筑哲学;

    11.文艺理论的美学。

    这11架桥梁共同构成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主要内容和科学基础。发展深化马克思主义哲学应先着眼于这11架桥梁,最后再考虑上升到马克思主义哲学本身。各门科学技术通过各自的桥梁,最易找到共同点,结合点,从而相互融通,相互促进。

    在这个现代科学技术体系的外围,还有大量一时还不能纳入体系中的前科学的知识库,如古往今来人们对世界的探索、认知、初步的哲学思考以及点滴的实践经验,不成文的实际感受、直觉、灵感、潜意识等等。对此,人们可以通过主动地在实践中反复比较、鉴别、分析、综合,逐渐将其中有价值的东西提升到理性认识,纳入到现代科学技术体系中,使之不断丰富与发展。这是人们认识与实践的历史长河,永不停息。努力汲取现代科学技术体系中的知识,特别是其外围的前科学知识进行综合集成,“大成智慧”才能不断集成出新,不至成为无源之水、涸辙之鲋。

    二、开放的复杂巨系统与整体论

    复杂性问题的研究是当今科学研究的前沿和焦点,与大成智慧密切相关。近年来,国外有一些著名科学家和研究机构开始注意探索复杂性问题,他们有些成果值得我们借鉴,但在总的思路和方法上似乎尚无明显的突破。钱老倡导的系统科学原本就包含着对各种复杂性问题的研究与解决。1978年他在《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中,就明确提出“我们把极其复杂的研制对象称为‘系统’。”(7)

    此后,他一直带领大家努力探索复杂系统的理论与方法。他继承和发扬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和国外的先进科学技术成果,认真总结了组织“两弹一星”研制、发射等复杂系统工程的经验,以及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各种巨大的复杂系统工程实践,于20世纪八十年代末,提出了开放复杂巨系统的概念、理论及其方法论。发表了《一个科学新领域———开放的复杂巨系统及其方法论》(8)、《再谈开放的复杂巨系统》(9)、《开创复杂巨系统的科学与技术》(10)等文章和书信(11)。

    所谓“系统”是由相互作用和相互依赖的若干组成部分结合成的具有特定功能的有机整体,而且这个“系统”本身又是它所属的一个更大系统的组成部分。开放的复杂巨系统(Opencomplex giant system)是指系统本身与系统周围的环境有物质、能量、信息等的交换,因而是“开放的”。系统所包含的子系统很多,成千上万,甚至上亿万,所以是“巨系统”。巨系统内子系统的种类繁多,有几十、上百、甚至几百种,每个子系统既参与整个系统的行为活动,又受整个系统和环境的影响,形成复杂的相互作用,高度非线性。并且有许多层次结构,各层次结构之间的关系也很复杂,以致有些层次及层次间关系、结构都还不清楚、不认识。例如,人脑系统、人体系统、社会系统、地理系统等,都是开放的复杂巨系统。

    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的存在是相当普遍的,钱老很早就指出:“在现代这样一个高度组织起来的社会里,复杂的系统几乎是无所不在的。”(12)开放复杂巨系统的系统观,对我们当前所生活的这个世界的实际情况,作了深入的揭示和具体的展开。因而它作为一种新的科学观,不仅是对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的补充与发展,为我们打开了新的天地、新的领域;也便于我们自觉地从这种实际出发,对于周围各种事物和人的复杂情况作更清楚、更准确的了解,方方面面周密思考与调查,进而在解决各种复杂系统问题的实践过程中,能够准确把握事物的本质及其规律,从而迸发出聪明和智慧。

    现在,开放复杂巨系统的理论与方法,虽然还需进一步丰富、完善,但已经可以使各门具体学科有一个共同的科学概念,和切实可行的方法,这一事实,正在推动物理学、生物学、数学、经济学、建筑科学、工程技术、计算机信息技术等等各学科的沟通与融合,也使我们便于从各门现代科学技术中集纳广博的知识,涌现大成智慧。

    复杂系统与简单系统的区分是相对的。从研究过程与工作方法来看,对于各种开放的复杂巨系统,我们为了及时地认清问题和正确地解决问题,实际工作的切入,往往需要注意抽取开放复杂巨系统中主要的、牵动着整体的、在一定范围和程度上对整体影响较大的一些系统,或与我们研究目的密切相关的系统的某些部分、某些层次,或某些侧面、某些因素等,将其暂时作为相对来说比较简单的系统去观察与处理。

    这样做是根据实际情况进行科学的抽象(思维的抽象)而得到的。是深稽博考复杂系统的实情,晓然于是非得失之宜、主次取舍之要以后的思考,这是科学研究的经验总结。是有效而明智的、也是非常现实的研究方法和工作方法。钱老说:“客观事物和人自己都是开放的复杂巨系统,只是人在认识它们时,常常可以作为简单系统来处理,暂时避开复杂的一面。科学都是如此的。所以,不要以为我们非用复杂性不可。”(13)

    但是,要注意复杂系统的整体性质不等于各部分性质的简单加和,它往往会产生新的量与新的质。因为系统内部各子系统、各层次、各因素之间的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相互激发是相当复杂的、非线性的,甚至还有一些偶然的、模糊因素的影响,所以,整合起来的系统性质与部分系统的性质会有很大区别。在根据客观事物和人自己的实际情况,运用科学的抽象(思维的抽象),把某种开放的复杂巨系统暂时避开其复杂的一面,当作比较简单的系统来分析、研究、处理时,要超越还原论的局限性。不要追求把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简化到极点(那也是不可能的);不要完全孤立、静止地去分析、研究;不要以简单系统的性质和运动规律去代替整个复杂系统的性质和运动规律。

    坚持整体论,做到既注意进行微观的考察,认真分析、研究相对简单系统的具体层次、结构、关系等的细节,使对整体的把握不致成为贫乏的抽象;又要有整体观,时刻不忘其与整体开放复杂巨系统、与环境、与时间、与其它系统等的相互关系与影响,把它们有机地、全面地、如实地结合起来,从宏观上把握,进而找到整体的性质与规律。钱老强调“要从整体上考虑并解决问题”(14),这个“整体”就是开放的复杂巨系统,就是一个整体的世界。

    三、大成智慧工程与总体设计部

    今天,整个世界通过世界经济市场和全球信息网络,把各个国家联系在一起,多格局、多极化,斗争十分复杂。我们在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建设中,所面临的各种事物与人也是千头万绪、变化多端,构成各种开放的复杂巨系统,它是用再大的计算机和计算机网络也单独处理不了的问题,需要有新的思维方式和工作方法。八十年代末,钱老从当今世界社会形态、科技发展的现实、以往的工程实践和社会改革的经验教训中,提炼出“从定性到定量综合集成法”(Metasynthetic Engineering),作为处理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的方法,并把运用这个方法的集体称为“总体设计部”。

    “从定性到定量综合集成法”与工程技术人员过去常用的“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方法有很大的区别。从钱老 1992年 3月提出的“从定性到定量综合集成研讨厅体系”,可以清楚地看出,这种方法是把下列成功的经验和科学技术成果汇总起来的升华:“1.几十年来世界学术讨论会(Seminar)的经验; 2.从定性到定量综合集成法;3.C 3 I及作战模拟;4.情报信息技术;5.人工智能;6.灵境技术(Virtual Reality);7.人—机结合的智能系统;8.系统学;9.“第五次产业革命”中的其他各种信息技术;……”(15)

    可见,从定性到定量综合集成法的特点是面对复杂的难题时,要利用计算机、信息网络等现代信息技术,组成人—机结合的智能系统。它以人为主,将所需要的古今中外的有关知识、信息、数据,予以检索、激活、快速调集出来,启迪专家的心智,并通过民主讨论,让专家各抒己见,互相补充、互相激发,然后将各方面有关专家的理论、知识、经验、判断、建议等,综合集成起来,用类似建立“作战模拟”的方法,将解决方案模拟试行,反复修正,以便能对复杂性的事物(开放的复杂巨系统)发展变化的各子系统、各层次、各因素及其相互关系等,从定性到定量都能把握清楚,逐步集智慧之大成,找到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

    通过研讨厅的工作,可以将各方面有关专家的群体智慧、数据和各种信息与计算机、人工智能技术有机地结合起来,也把各种学科的科学理论、知识与难以言表的经验、直觉、灵感等结合起来了。因而这种方法可以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充分发挥现代科学技术体系及其外围经验知识库的综合互补的整体优势,使人的智能大大提高。并借以把宏观与微观、科学与艺术、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结合起来,“在定方针时居高远望,统览全局,抓住关键;在制定行动计划时又注意到一切因素,重视细节”(16),并能有所创新。所以,钱老把“从定性到定量综合集成法”又称为“大成智慧工程”。

    运用从定性到定量综合集成法的集体———“总体设计部”,是当今国家进行长远规划、解决各种开放复杂巨系统问题的决策咨询和参谋机构。从中央到地方、从军事到法律、从科技到文艺……等不同层次、不同部门、不同系统,都可以设立自己的总体设计部。在全国、各系统形成上下左右相互关联的总体设计部网络体系,互相配合协同工作。总体设计部应由德高望重、学识渊博、勇于开拓创新的总体设计师及各行各业的科技专家组成。

    高新技术的设计开发与产业化,也需要运用总体设计部和大成智慧工程进行总体规划、总体设计、总体协调、分部实施。同时利用计算机、互联网络、灵境技术、仿真模拟等,组成人—机结合的智能工作体系,以人为主,从定性到定量严格、准确地综合集成起来,反复实验、修正,逐步达到整体成功。

    总体设计部的工作不可能一劳永逸,要随着客观形势和人民需求的变化,不断根据新的反馈信息、新的关系、新的复杂性问题的出现,对已订规划、方针、政策、实施方案等,进行不断调整、修订、补充,以使整个社会有序、协调、可持续地发展。

    “复杂性”实际是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的动力学,是非常现实、非常重要的问题,钱老说:“复杂性的问题,现在要特别地重视。因为我们讲国家的建设,社会的建设,都是复杂的问题。再说人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医疗卫生怎么解决?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要重视复杂性问题。而且我们要看到,解决了这些问题,科学技术就将会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发展,我们要跳出从几个世纪以前开始的一些科学研究方法的局限性。我们既反对唯心主义,也反对机械唯物论。我们是辩证唯物主义者。”(17)

    四、实行大成智慧教育培养全面发展的新人

    当前,世界各国都在加紧研究“如何尽快培养适应 21世纪需要的人才”问题,争夺高科技的人才战争,正激烈展开。钱老的“大成智慧”之说,也是对 21世纪中国教育事业的设想。

    他主张教育要面向世界、面向未来,要使学生的德、智、体、美、劳五育齐发展。

    具体讲:1.熟悉科学技术的体系,熟悉马克思主义哲学;2.理、工、文、艺结合,有智慧;3.熟悉信息网络,善于用电子计算机处理知识。(18)这样的人是全才,是全与专的辩证统一。

    人类的历史,将重点从体力劳动转向脑力劳动,新一次的“文艺复兴”即将来到人间。可见,“我们今天搞的这种大成智慧,不但是一门学问,而且是一场伟大的革命。” (19)新千年的早春,年近九旬的钱老满怀豪情与期待地说:“我想我们人民中国就该创新大成智慧,为世界作好事!”(20)

    注释:

    (1)钱学森1995年3月23日给钱学敏的信。

    (2)钱学森1997年4月6日给钱学敏的信。

    (3)钱学森1997年4月6日给钱学敏的信。

    (4)钱学森主编《现代科学技术和科学政策》,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3年版,第80页。

    (5)钱学森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科学和系统工程》,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7年版,第135页。

    (6)钱学森1994年2月13日给钱学敏的信。

    (7)钱学森等《论系统工程》,湖南科技出版社,1988年版,第10页。

    (8)钱学森等《论地理科学》,浙江教育出版社,1994年版,第94页。

    (9)钱学森等《论地理科学》,浙江教育出版社,1994年版,第164页。

    (10)《中国系统工程学会情况简报》,1995年,第4期。

    (11)王寿云等《开放的复杂巨系统》,浙江科技出版社,1996年版,第262页。

    (12)钱学森等《论系统工程》,湖南科技出版社,1988年版,第538—539页。

    (13)钱学森1999年4月11日给钱学敏等四人的信。

    (14)钱学森《要从整体上考虑并解决问题》,《人民日报》1990年12月31日。

    (15)钱学森1992年3月2日给王寿云的信。王寿云等著《开放的复杂巨系统》,浙江科技出版社,1996年版,第279页。

    (16)钱学森1993年9月16日给王寿云等六人的信。《开放的复杂巨系统》,浙江科技出版社,1996年版,第291页。

    (17)钱学森《要从整体上考虑并解决问题》,《人民日报》1990年12月31日。

    (18)钱学森1993年10月7日给钱学敏的信。

    (19)钱学森1996年10月30日与王寿云等三人的谈话。

    (20)钱学森2000年3月18日给钱学敏的信。  


相关文章:
·钱学敏:钱学森与“大成智慧”
·外媒曝中国火箭专家钱学森归国内幕
·钱学森所创建实验基地遭强拆 警方介入未能阻止
·中国体制为何难产杰出人才——从钱学森的科教拷问谈起
·钱学森有“临终遗言”吗?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