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摩罗:南太平洋妇女为何不怀孕,达尔文在掩饰什么 
作者:[摩罗] 来源:[俊德堂书院2015-11-27] 2015-12-02

    在半辈子的阅读史中,对我产生过重要影响的书,一口气数得出四五十本来。可是约稿的朋友说,只能写一本,写“铭心刻骨”的那一本。

    那就挑近的写吧。最近几年,让我深受震撼的书有费孝通的《江村经济》与《乡土中国》,梁启超的若干著作,汪晖《去政治化的政治》,周宁《天朝遥远——西方的中国形象研究》,萨义德《东方学》,有摩尔根《古代社会》,弗雷泽《金枝》,瓦伦特《阿兹特克文明》,普雷斯科特《秘鲁征服史》,等等等等。但是最后,我还是选择了一本相对偏僻的书,来谈它对我的深刻影响。这本书是达尔文所著《人类的由来》。

    让我震撼的不是达尔文的进化论观念,不是《人类的由来》所极力论证的人与微生物和哺乳动物和灵长类动物在进化链条上的关系。让我终生不会忘记的是这本书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小插曲。

    达尔文在《人类的由来》中提到,南太平洋地区一些弱小种族,在英国殖民者侵入之后迅速灭绝的故事。比如,英国人刚刚侵入塔斯马尼亚岛(今属澳大利亚)时,他们估计岛上有原住民七千人(有的人估计有两万人)。他们在跟英国殖民者进行抗争的过程中,不断遭到屠杀,人口锐减。有一次全体殖民者通力协作,对他们进行了一次大围剿,他们最后从血泊中举起白旗投降的时候,仅仅剩下一百二十人。他们虽然活下来了,可是他们的尊严、他们的权利,跟他们的土地、天空、植物、动物、海洋一样,完全被侵略者掠夺殆尽,他们的身体越来越坏,他们的求生本能也越来越淡薄,于是一个个相继死亡。疾病和死亡继续紧紧纠缠着这个衰竭的民族。到1864年,这个民族只剩下1个男人和3个上了年纪的妇女。当那惟一的男人1869年死去的时候,这个民族实际上已经灭绝。

    新西兰麦奥利人的遭遇跟塔斯马尼亚岛人很相近。1858年的人口普查,他们人口为53700人,十四年后的人口普查,只有36359,人口减少32.29%,如此迅速的人口削减,离种族灭绝已经不太遥远了。

    导致这些种族灭绝的直接原因是什么?其实非常简单,根本不用进行什么学术研究。第一个原因当然是大屠杀。英国政府的一次大屠杀,就把塔斯马尼亚岛上的几千居民变成了一百二十人,这么直接的肉体消灭,一个种族还能壮大起来吗?

    第二呢,殖民者入侵以后,控制了土地和一切资源,逼迫原住民成为他们的奴隶和打工仔,成天为他们的工厂劳动。原住民由主人变成了奴隶,他们的社会组织和文化体系也遭到彻底破坏,他们从物质生态到精神生态整个被摧毁,从情感、意志到神经都绝对压抑,丧失了生存、繁衍下去的热情与动力,于是妇女普遍缺乏生育能力。塔斯马尼亚岛人被强迫迁居之后,二十二个女人中只有两个女人生过孩子,两个人总共只生了三个孩子。没有后代出生,年长的死一个少一个,这个民族自然就非得消失不可。

    达尔文是学者,他肯定不能用我这么简单的方式,为种族灭绝问题下结论。他怎么下的结论呢?他旁征博引地说,英国人介入南太平洋地区之后,导致了原住民食物结构的改变,从而导致了妇女不怀孕,进而导致他们种族灭绝。而他引述的一切材料,都是英国的教授提供的。再没有比达尔文的旁征博引更加滑稽可笑的“学术研究”了。

    一个这么简单的政治问题,被达尔文绕成了一个生物学问题,而这个生物学答案显然是为其政治目的服务的,因而必定按照他的政治需求遮蔽一些基本的事实。

    这跟我在受教育过程中所树立的信念完全对不上号。咱们中国的老师告诉我们说,学者是考究事实、追求真理的,西方的学者尤其具有科学精神和为真理献身的精神,他们的研究更加可靠、可信。

    达尔文用他的巨著中一个小插曲,将中国教育体系种在我心中的一些信念,狠狠地捏碎了。

    其实,达尔文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一个超然世外、仅与真理结缘的科学家,他首先是一个英国人,然后是一个殖民扩张时期的英国人,是到处烧杀抢掠的英国殖民者的兄弟,是英国殖民掠夺的受益者即分赃者。他的学术工作,尤其是涉及人文层面的学术研究,跟他的这种身份密不可分。

    我终于明白,学者并不关心全部事实,他只是揭示一些事实,而刻意遮蔽另一些事实,究竟揭示什么、遮蔽什么,全看他和他的群体的利益所需。

    我终于明白,学者并不关心真理本身,他只是编织一套说辞,为他和他的群体的利益的正当性提供真理性的解释,并用同样一套说辞,对其他群体的利益、尊严、权利的正当性进行否定。他所服务的这个群体可以是一个家族,可以是一个阶级,可以是一个地区,可以是一个行业,可以是一个国家,也可以是一个黑社会组织,或任何其他政治经济组织,还可以是一个种族。
如此而已。

    感谢达尔文赐给我洞察力,感谢达尔文一夜之间颠覆了中国教育给我造成的愚昧与谬误,感谢达尔文在我寻找学术门径的关键时刻给我指点迷津。


相关文章:
·林治波:一本解读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的启蒙之作——摩罗新著《历史的选择》序言
·摩罗:我为什么放弃《古文观止》改用自编教材《国学阶梯》
·摩罗:南太平洋妇女为何不怀孕,达尔文在掩饰什么
·摩罗:中国艺术风尚即将发生颠覆性变化
·摩罗:不能用西方麻雀理论指导中国孔雀道路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