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宋鲁郑:希腊变天对西方世界的挑战 
作者:[宋鲁郑] 来源:[观察者网2015-01-28] 2015-01-30

    希腊一向被视为西方文明的发源地和摇篮,尤其是古典民主就诞生于此。然而,2015年1月25日,一场改变希腊历史的选举震撼了整个欧洲:反对紧缩政策、反对与欧盟达成的救助协议、主张赖掉一切债务的极左派政党左翼联盟党以极大的优势获胜。这也是战后欧洲历史上第一次一个极端政党主导建立政府。

    西式民主危机来源于贪欲

    虽然极端政党上台还不能立即下结论说希腊的民主就要成为历史。但历史上希腊民主已经经历过灭亡的命运,并从此令西式民主一词千年在西方成为贬义词。非常“巧合”的是,希腊古典民主的灭亡和今天希腊的局势有着相同的因素:即民众无止境的贪欲。

    古希腊为了满足民众对财富的追求,不得不走向对外扩张的道路(但并不妨碍西方炮制出西式民主和平论),并在战争中走向毁灭。上世纪七十年代希腊建立西式民主后,便迅速重蹈古希腊的命运:不顾自己的经济能力竟然建立了堪称荒唐的福利制度。比如一年领14个月工资,每年6个星期的假期,平均退休年龄53岁(欧盟平均67岁,未来计划到70岁),退休金占工资的九成以上(法国约为50%),而且同样可以一年领取14个月。更荒唐的则是:已经去世的公务员的未婚或者已婚的女儿,都可以继续领取其父母的退休金;公务员们每个月可以享受最高达1300欧元的额外奖金,而奖金的名目相当随意而奇诡,比如会使用电脑、会说外语、能准时上班。而所谓的准时上班,是因为很多人一年中有7个月在下午14点半就下班了!要知道希腊不过1100万人,公务员竟然高达100万(那些指责中国公务员的公知们可否想过西式民主的发源地希腊?)

    这一切的根源则在于希腊民众为了争取高福利,用选票选举承诺高福利的政党上台;政治家们为了上台掌权,则不断提高福利水平。所以也难怪美国媒体讽刺说,希腊人像亿万富翁那样消费,实际上连百万富翁都不是。

    这样离谱的高福利自然导致灾难性后果。它的债务和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都远远超过加入欧元区的标准。然而,希腊花了三亿美元,请来高盛造假,就神奇般地于2002年成功加入欧元区。于是各政党在欧元区的怀抱中击鼓传花般的享受下去,甚至还斥160亿美元的巨资举办了2004年奥运会。一个西式民主国家把国家治理当成如此儿戏,真可谓叹为观止。

    纸终竟是包不住火的。到了2009年一切都再也玩不下去时,国家瞬间陷入破产境地,并引发了撼动欧盟的主权债务危机。为了自保,欧盟不得不对希腊伸出救援之手,但条件也同样苛刻:减少各项福利、减薪、增税、大幅裁减公务员和私有化。更重要的是,救助款主要用于偿还债务而不是发展经济和救助生活困苦的百姓。希腊顿时从人间天堂坠入人间地狱:经济缩水25%,多年来失业率一直在20%以上,2014年高达26%,年轻人失业率更超过60%。一向以全球自杀率最低而著称的国家——而且根据宗教习惯自杀者不能下葬的——希腊,竟然自杀蔚然成风。

    希腊民主制度失败的启示

    终于,忍耐了五年的希腊民众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五年的困苦生活也令非理性的民粹主义迅速抬头。一个几年前还名不见经传的极左小党,竟然成为全国第一大党,并以极大的优势赢得国会多数,拥有组阁的能力。而它的竞选口号除了对“三巨头”(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央行)说不外,就是许诺重新向希腊民众提供各种社会福利,包括全民医保、最低工资等福利。尽管希腊所有的钱包括政府运作的钱都是借的。

    希腊民主的前世今生,至少可以得出两个结论:一是西式民主制度无法遏制大众贪欲,相反为了满足这种贪欲而不得不采取灾难性的经济政策。整个欧盟和美国虽然还没有到希腊的境地,但债务占GDP的比重都已达到或者接近100%的程度。更为可怕的是,这种状况整体上仍然处于继续上升的态势。更令人猜疑的是,希腊可以隐瞒真相,可以造假,难道其他国家就不会?现在的数据是否就是真相,恐怕谁也不敢打包票。毕竟,美国伪造证据发动伊拉克战争世人还仍然历历在目。

    二是当经济灾难发生时,西式民主制度无法避免极端民粹政治人物的产生。三十年代经济大危机,可以令西式民主选出导致人类文明大灾难的希特勒,今天的经济危机则可以令希腊选出极端政党。而且双方选出极端政党的理由也非常相似:国际社会带给自己的屈辱感、愤怒以及经济灾难带来的痛苦。这一点可以从法国《世界报》对希腊选民的采访中得到强烈的体现:“在危机的几年中,希腊在全世界被污辱,我们要重新找到我们的尊严”、“欧洲和整个世界已经羞辱了我们,现在轮到我们出牌和复仇了”、“复仇最好的方式就是投票给左翼联盟党”。

    在任何一个国家,如果经济到了这种程度,出现一个反体制政党则是必然的结果。不仅希腊,目前仍在经济危机中煎熬、今年也要大选的西班牙,极左政党社会民主力量党的支持率也是遥遥领先。法国的极右政党国民阵线则在2014年欧盟议会选举中力压传统左右中间政党,成为最大赢家。在意大利,极端左派和右派都准备好迎接伦齐政府的垮台。

    比较耐人寻味的是,获胜的希腊左翼联盟党最后还是选择了右翼、反对欧盟的独立希腊人党。其向欧盟挑衅或者示威的意味颇为浓厚。当然希腊现在选出极端政党只是第一步,是否会重现二战时的梦魇,则需要未来来验证。

    改革没那么容易

    面对西式民主的批判,为之辩护的各色人等最常用的理由是:西式民主是最不坏的制度。可是令国家破产的制度难道不是最坏的制度?选出希特勒的制度难道还不算是最坏的制度?一个让海地这样的国家几百年都走不出贫穷、现在连选举都无法举行、国家陷入僵局和混乱的制度还不是最坏的制度?

    希腊变天,把欧盟逼到墙角——假如极左政党真的废除与欧盟达成的援助协议和赖掉债务,将迫使希腊退出欧元区,无疑会引发一场欧元区的经济地震和欧盟的政治地震,毕竟后面还有同病相怜的西班牙、葡萄牙和爱尔兰,以及情况非常类似的意大利和法国。但假如妥协,其后果也同样严重:不仅助长其他问题国家有样学样,也令担任救助责任的国家无法承受国内民意的强烈反弹。

    然而相对于经济困境,更重要的则是:西式民主制度的改革提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

    西方从昔日少数的精英票决民主转变为大众票决民主,不是增加票数这么简单。一个最根本的不同在于,政治权力的独立性丧失。在有限选举阶段,鉴于选举成本不高,资本对政治精英的影响还不是决定性的。但现在大众民主时代的到来,不仅政治要受民众、甚至民粹制约,也由于选举规模扩大和成本的几何增长,对资本空前依赖。可以说,今天的西式民主制度既无法遏制民众的贪欲,也无法控制资本的疯狂,经济危机不是偶然而是必然,经济危机的后果则必然是政治危机——这已经被人类历史无数次证明的规律。

    关于这一点,其实西方的民主理论家们也早有警觉。英国的J.S密尔1861年在《代议制政府》里就明确提出要“允许执行这类高级职务的每一个人有两票或两票以上的投票权”、“当一项职业要求经过严格考试,或具备重要的教育条件始能从事时,其成员可立即给予复数投票权。同一规则可以适用于大学毕业生,甚至可以适用于持有讲授各种较高级学科的学校的合格证件的人”(商务印书馆135页)。

    尽管这本书被西方学者公认为有关议会民主制的经典之作,但先贤们的先知先觉并没有引起后世政治人物的重视,并最终走向全民普选。显然在民众可以通过选票掌控一切的情况下,今天的西式民主体制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改革的能力。

    一是民众拒绝减少福利的改革,民众可以游行、示威、罢工,也可以选出迎合自己的政党,希腊就是最新的例证。不仅希腊,一向反对设立最低工资的德国,今年也不得不屈服。虽然现实证明,实行最低工资制的国家失业率是没有实行最低工资制的国家的两倍。所以说,西方将无法从经济上解决债务问题。根据西方的经济学理论,债务占GDP的比重超过70%,将发生经济危机。

    二是政治上,民众拒绝任何削减投票权力的改革,政治人物只能在现有框架上隔靴搔痒。欧债危机最严重时,我曾和法国著名智库的一位学者谈到选举权的改革,提了一个小小的改革建议:既然无法一人拥有多票,可否把选举年龄推迟到三十五岁。三十五岁一是有了社会经验,二是有了家庭,会大幅提高社会的理性和成熟程度。只是这位学者苦笑以对。在法国一欧元的福利改革都大有引发革命的味道,更何况要动选举权呢。

    从西方的历史上看,这确实是一个走极端的政治文化。要么是君权神授,君主不受任何限制,要么是非理性的人民主权,人民绝对正确。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但常识则是由普通大众组成的人民也同样会犯错误,甚至更容易犯错误。法国大革命后两度用选票终结共和走向帝制就已经是活生生的例证。毕竟普普通通的百姓只关注眼前和切身利益。希腊悲剧就是人民主权一手导致的。现在这个悲剧还在以选出极端政治势力的方式而继续上演。

    所以面对此次经济危机,美国、欧盟、日本等唯一的应对之道就是一轮轮的治标但不治本的量化宽松,而不是进行政治和经济的结构性改革。假如在它们的老本消耗尽之前仍然无法改变,今天的希腊就是他们明天的命运。
 


相关文章:
·苗柔柔:希腊的独立人格、自由意志?不过就十分之一人口罢了
·宋鲁郑:西方模式导致人才逆向淘汰
·李潇:古币反映希腊与印度文化融合
·阮炜:古希腊人真的很理性吗——他们很迷信
·希腊发现未经盗掘的罕见富有战士之墓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5-02-06 17:12:38.0)
    这个文章正说明了毛主席及其战友们发明和实行的以为人民服务为目的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民主专政下的“民柱基础上的集中,集中指导下的民主”才是最科学的。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