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探微
翟玉忠:古希腊文化深受西亚和埃及文化影响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21-06-01
公元前4000年左右,埃及人已经航行在地中海东岸至亚丁湾的广大地区,他们用金子、粮食或牛换取药材、纺织品和瑰宝。公元前2600年时,埃及的水手们定期航行到黎凡特,运回雪松等货物。

 
公元前二千纪末叶,包括古希腊和古希伯来的地中海东部地区已经连接为一个密集的网络。1982年,在土耳其西南海岸的乌鲁布伦,考古学家发现一艘公元前1300年的沉船。这艘船的货物如此丰富,几乎来自青藏高原以西大多数地区,从阿富汗一直到意大利,至少来自七个不同的国家、城邦或帝国。包括:10吨塞浦路斯黄铜;24根来自努比亚的乌木;来自美索不达米亚的近200块各色玻璃生料;约140个迦南储藏罐;来自意大利和希腊的剑和匕首;还有一把来自巴尔干的古权杖;而船上的锡和天青石可能来自遥远的阿富汗巴达赫尚地区。
 
乔治华盛顿大学古代史和考古学教授埃里克·H.克莱因(Eric H. Cline)称当时的东地中海是“第一个真正的全球化时代”,他赞叹:“我们或许永远不会知道乌鲁布伦沉船是经谁派遣,因何目的,去往何方的,但这艘船却堪称公元前13世纪初地中海以及跨爱琴海国际贸易和交往的一个缩影。我之所以这样说,不仅因为船上的货物来自至少七个不同地区,而且因为考古学家在沉船上发现的个人物品说明船上至少有两位迈锡尼人。尽管这艘船来自迦南,但显而易见这艘船并不属于一个孤立的民族、王国或封地,而属于一个包含着贸易、移民、外交和战争等因素的相互联系的世界。那个时代堪称第一个真正的全球化时代。”【18
 
经过公元前1200~公元前800年的黑暗时代,地中海东部再次成为一个繁荣的世界,腓尼基人仍是贸易中的主要力量,希腊人、叙利亚人、伊特鲁里亚人,埃及人都十分活跃。当时一些地方的特产享誉整个东地中海,如埃及的玻璃、科斯岛的纺织品、雅典的橄榄油、黑海的鱼以及西西里岛的粮食。
 
总之,到公元前的几个世纪,“地球之帆”代表海上丝绸之路的FG已经开通。广西壮族自治区合浦县是汉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根据《汉书·地理志》记载,汉武帝时期已形成一条从合浦、徐闻等地出发,经东南亚远至印度、斯里兰卡的贸易航线。1975年,合浦县堂排2号西汉墓出土了一个琥珀小狮坠,长1.2厘米,高0.8厘米。(如图2-6)别看它小,却揭示着两千多年前东西方文明交流的重要信息:琥珀来自欧洲波罗的海沿岸,狮子产于印度、欧洲东南部和非洲,汉代才传入中国。
 

image.png


 图2-6 广西壮族自治区合浦县西汉墓出土的琥珀小狮,是海上丝绸之路开通的重要物证。(图片来源:国家文物局编:《海上丝绸之路》,文物出版社,2014年,第49页。)
 
如同陆地丝绸之路东端滋养孕育了中华文化一样,海洋丝绸之路西端,地中海东部地区孕育了两希文化——古希腊和古希伯来文化,二者分别突出理性和信仰,构成现代西方文明的二元结构。
 
近两百年来,由于西方中心论的强大影响力,希腊文明被视为说印欧语的古希腊人与当地土著混合的结果,即美国康奈尔大学政治学教授马丁·贝尔纳(Martin Bernal)所说的“雅利安模式”,认为希腊本质上是欧洲的或雅利安的。马丁·贝尔纳一个重要贡献是,在《黑色雅典娜》三卷著作中,他论证了古希腊文化是大量借鉴地中海东部地区文化的结果,深受西亚和埃及文化的影响。
 
这是一个不言自明的道理。希腊作为一个次生文明,紧临西亚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和北非的埃及文明,所有次生文明都会受到临近原生文明的影响,就如同中国文化对日本和韩国的影响一样,这是一个无法否认的现实。但1819世纪的欧洲中心论者(马丁·贝尔纳称他们是浪漫主义者和种族主义者)坚信:希腊是欧洲的缩影,是欧洲的纯洁童年,不可能受到非洲人或闪米特人的影响。这种观念,导致我们对希腊文明的理解充满偏见,谬种流传至今!
 
深圳大学的阮炜教授不禁反问:“如果没有埃及和两河流域的文化积累,或者说如果没有腓尼基人发明的字母,没有埃及人、苏美尔人、巴比伦人、叙利亚人等古代民族对希腊人的经济、艺术、政治等方方面面的影响,希腊文明能有它那出色的表现吗?它在科学、艺术、建筑、法律和哲学等方面能够取得如此惊人的成就,能够如此深刻地型塑中世纪基督教文化、西方现代文化,以及全球现代文化吗?伊斯兰、东正教、西方基督教等文明更是建立在次生文明基础上的次生文明,是在希腊、希伯来(从宗教的角度看,与希伯来文化一体的犹太教是基督教、东正教、伊斯兰教的亲体)这两个次生文明的基础上成长起来的文明。”【19
 
整体上看,公元前334年亚历山大大帝东征以前,埃及和两河流域文明对古希腊的影响更大;公元前334年之后,在亚历山大征服过的青藏高原以西广大地区,希腊文化的影响显然极大,这就是持续长达300年“希腊化时代”。
 
我们将地中海东部地区的这种文明交流趋势表现在地图上,如图2-7所示。
 

image.png

图2-7 西亚、非洲文明与古希腊的相互影响,整体上呈哑铃形。两边的分立态势埋下了西方政教分立的种子,成为西方长期的不安定因素。

 
(节选自翟玉忠《智慧简史:从旧石器到人工智能》,华龄出版社2021年出版)

 

注释:

 

18】【美】埃里克·H.克莱因:《文明的崩塌:公元前1177年的地中海世界》,贾磊译,中信出版集团,2018年,第117页。

 

19】阮炜:《另一个希腊》,上海三联书店, 2010年,第11页。



相关文章:
·翟玉忠:尚贤制与民主制五论(之四)
·翟玉忠:尚贤制与民主制五论(之三)
·翟玉忠:魏晋人近乎没有伪造《古文尚书》的可能性
·翟玉忠:尚贤制与民主制五论(之二)
·翟玉忠:尚贤制与民主制五论(之一)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