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参考
独家探访缅甸南掸邦军总部 
作者:[新法家] 来源:[环球时报2013-12-26] 2014-01-04

【 环球时报赴缅甸特派记者 孙广勇 于景浩】“希望中国在缅甸政府和各民族武装的和谈中发挥作用,中缅有很长的边界,边境稳定对中国有益。”想让中国“出手”的是缅甸的南掸邦军一号人物、掸邦复兴委员会主席召耀世。以前缅甸政府指责南掸邦军是“恐怖组织”、“贩毒集团”,但在南掸邦军看来,他们是在为争取掸族平等权利而斗争,目的是有自己控制的和平地区。12月上旬,《环球时报》记者从泰国北部城市清迈出发,一路颠簸6小时,来到位于泰缅边境的南掸邦军总部——傣亮山。总部的生存条件很差,召耀世却认为他们占据与政府军对峙的有利地形,尽管南掸邦军已从谋求独立改为接受联邦。而掸邦民众都想过安稳日子,希望缅甸政府与民族武装和谈的步子还要加快些。

  “傣亮山要为掸邦带来光明”

  掸邦位于缅甸东部,与中国、老挝和泰国接壤,面积15.83万平方公里,约占缅甸的1/4。掸族是当地主要民族,约占60%,他们称呼自己为“大泰族”,与中国的傣族、泰国的泰族在广义上属于同一个民族。目前,掸邦内活动着大大小小十几支民族武装,有的已停火,有的还进行公开或隐蔽的军事斗争。尤其在掸邦东部的中缅边界,多支民族武装控制着大约80%的中缅边界,对中国西南地区稳定影响巨大,南掸邦军就是其中重要一支。从2011年缅甸新政府推进民族和解后,战事稍缓,南掸邦军与政府军时战时和,《环球时报》记者才得以来到南掸邦军位于泰缅边境的总部一探究竟。

  探访南掸邦军总部并不容易。记者在清迈郊区苦等,本已约好的南掸邦军联络人5次更改时间后,才坐着一辆底盘加高的皮卡车赶来。戴着墨镜的联络人泽泰告诉记者:“上山前我们吃午饭,遇到检查站不要说话。”汽车一路驶向西北,左转右转令人难受,司机披猜却乐呵呵地说:“到边境的夜丰颂号称1864个弯道,但从边境通往总部的路才叫难走!”沿途泽泰带记者歇脚的民宅、修车铺和餐厅,都贴着红黄绿白的“掸邦旗”,很明显,这些都是南掸邦军设在通往总部路上的联络点。

  一路上泰国军方设置的检查站很多,全副武装的士兵仔细盘查所有过往车辆和行人。一名端着M16步枪的泰国士兵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是特战二团17连,属于第三军区,主要任务是保卫边境安全和稽查毒品,泰缅边境的深山丛林是军方防卫的重点。”提心吊胆颠簸6小时后,记者才乘着夜色来到“傣亮山边境检查点”。泽泰说:“过了这个泰国哨卡,就是傣亮山。山名有为掸邦傣族带来光明的意思。1999年南掸邦军总部搬到这里后,掸邦复兴委员会主席召耀世为它起了这个名字。”

    从谋求独立改为接受联邦

  南掸邦军总部所在地的生活条件恶劣,除几百户百姓外,还有高级军官、警戒部队和受训新兵数千人。他们住的木屋和茅屋建在几处海拔上千米的山头。山地不适于农业种植,吃的用的都要从泰国运来,有时泰国封锁边界,总部军民只能以山里的野物为食。山上的供电主要靠少量的柴油发电机。

  记者住的山庄据说是“专门接待主席客人的最好酒店”,但实际上却是霉味扑鼻、关不严门的铁皮屋。山庄旁边就是主席的家——只是一座略显高大的高脚屋,旁边有简易羽毛球场。泽泰说:“这里的自来水量比山顶大,山顶上主席办公室的水量很小,他经常来这里洗澡。”南掸邦军一号人物、掸邦复兴委员会主席召耀世对恶劣的环境并不在意。见到《环球时报》记者时,他很乐观地说:“这里已经比以前好多了,过去就是荒山,什么都没有!”相反,他很在意地说:“这里都是高山,假如发生战争便是有利的地形,对我们军事训练和驻扎都很有利。”

  “坤沙投降时我们没有跟着走,有没有坤沙我们一样将继续做我们的事,我们参加革命事业是因为我们热爱祖国,是在为了掸族人的事业斗争。”召耀世对自己领导的事业很有信心。金三角地区的“毒品大王”坤沙曾打着“掸邦独立”的口号,把南掸邦军拉入蒙泰军。1996年坤沙突然向缅甸政府投降,拒绝投降的部队由召耀世率领转移至掸邦南部,后来又以泰缅边境的傣亮山为总部展开斗争。在召耀世眼中,坤沙是个商人,不会真正为掸族独立做什么事情。据他介绍,2005年中掸邦军与南掸邦军合并,仍称为南掸邦军,他们的政治组织是“掸邦复兴委员会”。

  2005年4月,召耀世曾宣布“要让掸邦脱离缅甸联邦而独立”,要与缅甸军政府“战到最后一兵一卒”。随着缅甸和平进程的发展,2013年11月掸邦宪法起草委员会宣告放弃“完全独立”,接受“联邦自治”。对于这样的变化,召耀世告诉《环球时报》:“修改宪法草案就是为了与缅甸政府和谈达成妥协,我们将选择权交给缅甸政府:选择掸邦独立还是选择联邦自治,我们将根据缅甸政府的诚意进行下一步的斗争。”目前,掸邦军分为南掸邦军和北掸邦军,军事上各自为战,但彼此通过电台、电话等保持联络和沟通。召耀世每天都通过无线电了解“战情”,部署行动,让军队保持对政府军的警戒。

  据召耀世介绍,南掸邦军控制掸邦约40%的地区,有5个据点。南掸邦军通过在掸邦的税收和贸易获得资金,购买武器、维持运转。召耀世说:“不仅在掸邦农村,在城市内我们也有人员活动,可以保证资金来源。”采访中,召耀世的助理、掸邦军已故领导人甘宗将军的儿子丕痕一面向记者展示腰间的捷克手枪,一面说:“政府军在城市,掸邦军在丛林,这是明确的控制区划分,虽然签订了停火协议,但如果政府军进入丛林,我们就会坚决回击。我们使用山林游击战的打法,虽然没有飞机、大炮等重武器,但轻武器不输于政府军。”

  《环球时报》记者在南掸邦军总部转了一圈,看到山里都是木房和茅屋,仅有几座砖瓦建筑,一座是几排平房的县政府,一座是两层的培训中心。培训中心一层有十来个房间,地上铺着成排的被褥。二层的大教室内,近百人在专心听课。他们用的课本《掸族历史》还是傣语与英语对照的。陪同记者参观的丕痕说:“他们是掸邦各地的青年,不少人徒步走几十天来到这里,就为了争取掸族权益,自愿参加斗争。”个头很小的康屏大方地和记者握手,并用流利的英语说:“结束培训后,我们中有一半人要留在傣亮山。”这个31岁的姑娘曾在清迈一家外国公司工作,她说:“不少掸族人像我一样,在泰国和其他国家过上安逸日子,但在掸邦还有很多人生活苦难,如果没有危机感,掸族人就可能成为罗兴亚人——没有家园、受人欺负。”在傣亮山,记者见到第一批学员乃蒙,高中毕业的他在南掸邦军中是难得的知识分子,目前是总部所在的县长秘书。在山脚下,还有一所挂着“傣亮国际学校”牌子的学校。孩子们5时早操,8时上课直到下午,中午都是吃带来的冷饭。据了解,不少学生是战乱中的孤儿。校长说:“每年毕业的十多个人,大多充实到南掸邦军,我们太需要人才了!”

  和谈要有约束力的国际监督

  为坚持长期斗争,掸邦18岁至45岁之间的男性必须入伍服役5年,一家有兄弟多人的,可以轮流当兵。记者来到南掸邦军总部时,正值傣历新年,广场上挂着庆祝傣历新年的横幅,两旁高悬掸邦旗、掸邦军旗和表示统一的蓝色旗帜。一些士兵告诉记者,在新年时他们祈愿不再打仗。

  傣亮山上有座寺庙,来敬拜的民众很多。谈起缅甸民族和谈,寺庙长老从地上捡起两块石块,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小的是缅族,大的是缅甸各少数民族,大的发展起来就会吃掉小的,所以缅族想方设法阻碍少数民族发展,双方实现和解需要很长的时间。”

  今年10月和11月,缅甸政府和各少数民族武装多次和谈,但南掸邦军仍认为“缅甸政府一直没有信用”。召耀世说:“我们坚持4个步骤——真正停火、设立联络处、确立政治框架、就具体政治细节进行谈判。缅甸政府提出2013年底签全国停火协议,是为了迎接东南亚运动会和担任东盟主席国,以此向外界展示缅甸已经和平,但事实上完全相反。”他认为:“如果让我们相信政府真心和谈,必须由国际社会参与和谈、进行有约束力的监督。希望中国、泰国、美国、欧盟、东盟等成为缅甸和谈的国际监督员。”召耀世强调:“缅甸和平的困难主要在政府言行不一致、军队不听从政府决定。很希望在缅甸和平进程中,中国能够打消干涉缅甸内政的顾虑,发挥更大的作用。”


相关文章:
·缅甸内战背后的大国较量才刚刚开始
·张文木:缅甸稳定关乎中国地缘政治利益
·探访果敢:学生用中国教材“祖国首都是北京”
·独家探访缅甸南掸邦军总部
·探访石鼓山(视频)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