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参考
史鉴:抑制强豪才有社会稳定 
作者:[史鉴] 来源:[网友推荐] 2013-12-02


  “2013/10/27据内地媒体报道,针对新一轮的改革将如何启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日前提出了“三位一体改革思路、八个重点改革领域、三个关联性改革组合”的改革基本思路和行动方案。国研中心将此方案简称为“383方案”,并提交将于下月举行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由此方案形成的总报告将由中信出版社出版。

  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叫做“顶层设计”的词汇毫无征兆地突然开始流行起来,学界、官方都在谈论“顶层设计”。时至今日,这个“顶层设计”所设计的内容终于揭开了神秘面纱,不再羞答答地“犹抱琵琶半遮面”了。国研中心的383方案,应该就是那个“顶层设计”所欲言又止之内容的经济部分。至于后面是否还跟着有意识形态和政治部分的内容。我们暂时无从得知。

  我们该如何判断这个383方案的性质呢?虽然本文将会全文解读“国研中心383方案”,但是要判断这个方案的性质,则必须先要跳出这个方案的具体文本。古人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跳出庐山看庐山,才能得见庐山真面目。否则任何方案都会有利弊得失,纠缠于具体利弊得失将会淹没对该方案的整体认知。

  据说方案的执笔人刘鹤先生的文章有历史纵深,善于从历史角度提出经济建议。笔者没怎么看过刘先生过往的文章,但是从媒体介绍来看,刘鹤先生的历史角度,应为经济史无疑。鄙人从来都认为,任何研究者如果不了解历史、不了解其研究领域的专业史则根本不会有厚重的成果。

  如果把一个社会看成一个巨人的话,则政治家就是这个巨人的操纵者。历史就是这个巨人的过往经历。历史中包含有社会巨人的过往经验和教训。这个社会巨人如果想吃一堑长一智,逐渐成长为智慧生物。则必须记住过往的经验和教训。而操纵这个庞大社会巨人的政治家,如果不了解历史,则就会将“本社会”变成“记吃不记打”的低等生物。

  中国经历了众多的朝代兴起、繁荣、积弊、改革、剧变、衰弱和灭亡的过程。几千年了,有多达数十个大小王朝。如果能真正详详细细地纵观一下历史,这么多的经验教训,即使资质平平之人也拥有大政治家的眼光了。在政治治理方面,相比之下目前的西方人也就幼儿园的水平。

                        抑制强豪才有社会稳定

  如果我们仅仅看那些统一全国的大王朝,比如夏、商、周、秦、汉、魏、晋、隋、唐、宋、元、明、清等。我们会发现他们几乎都是灭亡于内部的尾大不掉。即使被外敌灭亡的西晋、北宋,也是灭亡于内部尾大不掉所导致的无力抵抗外敌入侵。孔子曰:吾恐季氏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中国这种大体量的社会巨人,只能灭亡于内部的政争和尾大不掉。

  笔者曾写过一篇《豪强论》的文章,将“豪强”的兴起与尾大不掉,同王朝灭亡的关系进行了详细的论述。经济繁荣的同时,豪强们就会趁势崛起。如果政府无力抑制豪强的无限制壮大,则豪强就会上吞政府的税基,下夺小民的生计。最终政府的税收、豪强的侵夺、官僚的压榨全部都会落到了小民百姓的身上。当压迫到一定程度后,就会人心思乱,政争频仍,地方豪强犯上作乱。并最终迎来新一轮的大洗牌。结果只能是政府垮台、小民遭殃。豪强呢?历史上的大多数豪强都在新王朝孕育的时期,被各种吃大户的暴民、土匪、军阀给杀猪出谷了。就连共产党闹革命,最初靠的也是这些土豪大户尸体的滋养。

    自从遇到西方人后,中国的这些豪强们似乎有了外逃的后路。大不了学李嘉诚弃中投欧,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却不知当大限到来之时,人家就不会给你李嘉诚的待遇了。届时西方人会怎么着呢?看看大清朝灭亡后豪强们和达官贵人的后果吧。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没有国家的后盾,人家想把你们怎么着都不会有人管。李鸿章的后人们至今都夹着尾巴低调做人,皇族亲贵的后人们早就变成寻常人家了。多数清朝豪强们的后人们似乎都被时代碾成粉齑了。

  古代最重要的生产资料是土地,豪强们攫取的目标就是土地。现代社会最重要的生产资料是资本化的股权、债权和期货期权等金融资源。豪强们攫取的目标就会是股权、债权和期货期权等金融资源。古代当土地集中到豪强手中后,政府的税基消失了、小民的生计消失了;社会也就开始动乱了。现代社会一旦多数企业股权、债权、期货期权等集中少数豪强手中后,必然导致内需不振、消费不足,并最终导致经济循环梗阻。后果是金融、经济、社会、政治同步溃败。我们都知道现代的美国生病了,是什么病呢?其实就是豪强病。美国的大豪强们攫取了多数资本化的生产资料,卡奴、房奴们无力维持足以支撑美国经济的消费水平。美国不病才没天理呢。

  有人不清楚豪强们是怎么侵吞政府税基的。古代豪强们所拥有的土地无法藏着掖着,都明白无误地摆在地上,可是政府楞就是收不着税。奇怪吗?其实一点都不奇怪。逃避税收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其中最常见的手法是飞洒、诡寄、将膏腴之地报为荒地、丈量土地时少报数字、谎报天灾。天高皇帝远,皇帝不可能亲自来丈量;核查的官员们自己就是豪强地主。所以,土地一大片,税收一点点。小民百姓不但要交自己土地的税,而且要替豪强们交他们“飞洒”过来的土地税收。现代的豪强们怎么逃税呢?只要看看税收的侧重点就知道了。反正金融交易不要交税、资本利得只有少数国家征很少的税,大豪强们的资产绝大部分都是金融资产。这些资产是不征持有税的。如果认为房产税是富人税,那就大错特错了,房产税是地地道道的穷人税。一旦房产税开征,富人们都将会跑去拥抱金融资产而抛弃房产。

    如果将房产税按照国研中心383方案设想而确定为县区级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则必然导致房产税演变为货真价实的穷人税,因为穷人不可能不住房子,而豪强们却可以只住一所房子。总而言之,古代豪强拥有土地不交税。现代豪强拥有金融资产同样不交税。政府的税基只能是小民百姓。一旦豪强坐大,政府为了生存只能将小民百姓逼到官逼民反的地步。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共产革命,在中国历史上第二次给了我们持久和平的希望(第一次为唐代的授田制,唐代授田制因人丁过渡滋生、安史之乱的打击而失败)。生产资料的国有,是抑制豪强无限壮大的终极手段,也是永葆和平的唯一希望。集体土地所有权的坚持、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的壮大,似乎让我们的希望变得更真切了。国企特别是央企的壮大,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出让,使得我们的政府可以不依赖税收而生存。而国企的所有权优势使豪强们无力侵夺政府的税基,国有土地增值的大部分也被政府拥有而豪强们无力全部夺取。而国企和国有资源又是可以为维持小民生计而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豪强们的能力将会被抑制在一种可资利用却无力坐大的状态。这是一个近乎大同社会的制度存在。只要国企、央企和政府的监督问题解决掉,国有资产收益的全民共享问题解决掉,这就是一个大同社会的雏形。

                  国研中心383方案包藏祸心

  可是当我们再回头看国研中心383方案时,当我们在众多正确建议里面看到隐藏着集体土地私有化、国有资本私有化、地方政府债券开闸的内容时,后背却刮起了凉风。我不知道这样的改革将会止于哪个地步。383方案中含有的“国有资产资本化,农地确权和集体土地入市”内容,都是抽离政府生存基础的重大举措。当郎顾之争废掉国有企业私有化的盛宴、杜建国搅了佐利克的道场后,这难道是新一轮的侵吞全民资产的欲望大暴露吗?我们在383方案中,还看到了消灭土地财政,开闸地方政府债券的明确意图。集体土地自由入市就会废掉土地价格,房产税征收会废掉房产的金融功能,如此依据383方案而新组建的国有土地管理公司也就变成了一个鸡肋。没人要房子了,谁还稀罕供过于求的土地啊?可是消灭了土地财政,开闸了地方债券的意图在383方案中明白无误地写出来了啊。他们分明就是想让我们的难以掌控的地方政府深陷债务危机,以便最终逼迫中央政府顺理成章地出售“已经被资本化的国有资产”以拯救身陷危机地方政府。

  这分明就是一个连环套。只要走了集体土地自由入市、房产税成为地方主税的第一步,则就必然跟着走开放地方债券弥补地方财政缺口的第二步;紧接着地方政府无力偿债,中央政府必须救助,所以必须走中央政府债务危机的第三步;接着为了解决债务危机,必然走要出售国有企业度过难关的第四步;其后必然是危机继续进行,无可出售之资产,并且因征收房产税而得罪了辛苦买房的多数房奴。一旦经济再发生动荡,房奴无力还贷还必须为地方政府缴纳赖以生存的税基,则必然引发这些人上街抗议。而经济发生动荡后,农地已经私有化,估计用不了多久,那些以为在城市里站稳脚的人就会将土地一卖了之;而这些人日后也将有家难回。成为游荡在城市边缘的干柴烈火。这是一个令人恐怖的前景,最终的目的就是逼迫共产党得罪全天下人后再被迫交出政权。而且确实开弓没有回头箭,给了农民土地再收回去,就彻底得罪农民了。没有良策之前,废掉集体土地所有制和地方土地财政,就是自寻死路。这样计算精密的顶层设计,只能出自西方犹太人的手中。难道管理层真的准备自毁长城了吗?难道管理层也准备为自己的家族分到一杯羹而抛弃天下生民了吗?我想不会是这样的。我认为中国的最高层政治家不会猥琐到如此地步的。

  那么为什么这个分明就是包藏祸心的国研中心383方案会出台呢?鄙人认为有以下原因。

                      各路强豪已试图干政

  第一、日渐坐大的豪强们已经开始试图干政了。

  35年前我们的社会是几乎同质的平民社会,35年后的我们社会经过经济改革、集体企业和中小型国企的私有化、新兴私企的兴起、外企的进入;我们的社会产生了一个数量庞大的大小豪强集团。顶级豪强们垂涎于庞大的国有资产,开始试图侵吞大型国企和央企了。国研中心的研究者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我们不能排除其中有代言人的可能。但是请豪强们看看历史,看看那些政府倒塌后如丧家之犬状的满清豪强们吧,他们就是你们的镜子!奉劝你们不要把事情做绝。

  第二、逼仄的经济状况使得管理层乱了阵脚。

  中国经历经历了数十年的高速增长,歌舞升平已经成为了习惯。管理层没有勇气去掌控一个没有经济增长,甚至经济负增长的社会。可是老子曰:飘风不终朝、暴雨不终日,孰为之者?天地。天地尚且不能久,而况人力乎?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也没有永不停歇的增长。如果连我们的拥有强大国有资本的社会制度都无力承受不增长甚至负增长的经济状态,那么其他所有的社会制度都无法承受这样的状态。经济停滞不可怕,失去对经济的终极掌控才真可怕。设若此轮危机因变卖国有资产得以度过,那么下轮危机来临时,让后来的管理层该如何自处呢?难道真准备让他们变卖政权了吗?可是习惯性的增长预期和逼仄的经济状况,迫使管理层有病乱求医;其实啥事都没有,欧美都乱了我们也不会乱。比抗病能力,都能把欧美拖死。寻求解决方案时应该的,可是自毁长城的事情是不能干的。

  第三、中国没有自己经济学的尴尬,使得错把野鬼当仙佛。

  佐利克是什么东西?分明就是美国大豪强的一个门客。而这样的一个猥琐的门客,却被我们大名鼎鼎的国研中心请来当仙佛膜拜。我们国研中心的大人物们甚至请这个野鬼门客来做事关生死的顶层设计。基辛格是什么东西?分明就是美国统治集团大豪强的一份子。可是基辛格这样的人却到了可以在中国充当半个国师的地步。国研中心的大人们,你们不怕被历史耻笑吗?知道你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大大的耻辱两字吗?

  佐利克如果这么厉害,早去欧美深陷危机中的祖国指点江山了。放着祖国的危机不救,跑到中国来激扬文字,难道是他另一个白求恩吗?我只能说,只有中国的资产足够拯救西方的债务危机,也只有中国蚁民创造的利润才能维持欧美金融衍生品游戏的继续运转。中国国有资产的彻底资本化,将为美利坚帝国继续辉煌添砖加瓦。其实,佐利克指点中国就是解救欧美祖国。我们能够明白他的诡异行为!

  可是到目前为止,中国的经济学始终无法横空出世。如果中国自己的经济学能够指导中国的经济实践,谁还会请佐利克这样的野鬼来膜拜呢?如果中国的经济学能够揭穿西方经济学玩弄概念,骗人钱财的丑陋面目,谁还会请他们呢?如果有中国自己的经济学,我们大名鼎鼎的国研中心就不会抽风般地膜拜自由化、私有化、市场化了。可是这个可怕的时间差,也许将会导致中国自己的经济学只能等待下一轮政治清明后再有用武之地了。

  可是中国自身的经济学的的确确正在孕育成熟的过程之中,他们就在互联网上,就在草根网上。

  第四、西风东渐以来,意识形态领域中华固有概念体系全线沦丧失守。

                           中国必须重塑自己的理念

  国有道统和政统,中国目前虽然政统同古代中国一脉相承,中央集权依然不变。可是道统却几乎全面沦丧。庙堂之上坚守天道、事实和良心的中国精神日渐稀少,在西学放纵个人欲望学说的蛊惑之下,为了个人私欲,国之基石可毁、国之长城可破、亿万生民可弃。天下无所不可为,只有自己的欲望不可违!中国古人常言抬头三尺有神明,可是这些西学蛊惑下的烂人们却皈依了西学的邪魔外道。

    鄙人常称西学为狄夷之学,狄夷之学鼓动人们拥抱欲望放弃责任。鼓励从政者攫取权力放弃担当。民主、自由、个人权力,这些概念听起来很美好,可是大家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他们会听起来美好。其实一句话就可以解释其原因,那就是这些概念迎合了每个人内心的私欲,却没有附加任何责任和义务!所谓的学者们可以为了这些概念,而不管天下兴亡。而且搞笑地认为,只有天下残破才能迎来个人的自由、民主等据说能够带来幸福的美好概念。所以他们无耻地配合外人围剿爱国概念。中国这部分社科领域的所谓文“人”们,已然被西学洗成脑白痴了。当年,毛同志让这些人上山下乡,着实是在治病救人啊。

  我很难想象“庙堂之上、学堂之中的兖兖诸公”中,有多少这样的脑白痴才能将一个才面世60多年的崭新而强大的国家机器弄到如今的地步呢?草根网的同仁们啊,合力围剿解构西学概念。才是救中国,救那些脑白痴的根本啊!没有庙堂之上、学堂之中如此多的脑白痴的鼓噪,国研中心的大人们也不敢明火执仗地诱骗管理层自毁长城啊。

  中国如今面临的外部国际环境如此恶劣,我不清楚不惮于向欧美示强的管理层如何能够容忍内鬼的肆虐呢?鄙人宁可要外部示弱,内部核心利益丝毫不让的政策。也不要当前外部示强,内部核心利益拱手相让的政策。

  管理层啊,你们真的准备向这个方向闯开一条血路吗?这分明是一条不归路。巨龙巨龙擦亮眼,一定、一定要擦亮眼!

  其实,利率自由化、货币自由兑换、引入外部竞争者都不是大问题。只要有内部的好根基,有强大的国有资本的存在,我们就会犹如当年加入世贸组织一样,在竞争中逐渐强大起来。可是一旦守不住集体土地所有权和国有资产不能私有化的底线,守不住量力而行的财政原则,则逼仄的经济状况将会演变为致命的最终溃败!

  愿苍天保佑中华!愿草根网诸君都能尽快加入到“不用西学概念,解构西学概念”的洪流之中。首先在思想领域驱逐肆虐的西学(狄夷之学),为中华保留火种,以便即使事不可为后,中华依然保有再次复兴的机会!

  对了,383方案,也许就是“散不散伙方案”的谐音吧。权当一笑!


相关文章:
·史鉴:抑制强豪才有社会稳定
·周其仁:管价限购无助于抑制通胀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5-11-11 12:46:09.0)
    Wait, I cannot fathom it being so stdafghtiorwarr.
新法家网友(2013-12-02 11:27:50.0)
    国家应奉行天道
新法家网友(2013-12-02 11:12:22.0)
    天之道,损有余以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国家应奉人天道,否则,社会的人道会致乱。抑豪强止兼并,古今之通义。汉武帝用告缗,使战争负担不落于小民而落于豪强头上,以之无亡秦之失,为汉宣复兴打下了基础,汉宣行王霸之道不坠,元帝无知用俗儒,政失于宽兼并兴作,强汉所以亡,今天应该借鉴历史教训;电视剧汉武大帝中有句话得部分历史精义,豪强出钱流民出力。
新法家网友(2013-12-02 11:04:18.0)
    我是部分赞同这一点的:首先在思想领域驱逐肆虐的西学(狄夷之学),为中华保留火种,以便即使事不可为后,中华依然保有再次复兴的机会!。。。对佐利克、基辛格说得太准确了。比主流经济猪猡强,佐形象猥亵,居然有人奉以为神,也是怪哉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