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参考
拟公孙龙子论 
作者:[唐无名氏] 来源:[《全唐文·卷九百八十七》] 2013-06-01


  公孙龙者,古之辩士也。尝闻其论,愿观其书。咸亨二十年(公元671年)岁次辛未十二月庚寅,仆自嵩山游於汝阳,有宗人王先生名师政字元直,春秋将七十,博闻多艺,安时乐道,恬澹浮沉,罕有知者。仆过憩焉,纵言及於指马,因出其书以示仆,凡六篇,勒成一卷。其夜仆宿洞元观韩先生之房,先生名元最字通元,从容人间,虚淡自保。与仆观其书,且谓仆曰:“足下后生之明达者。公孙之辩何如?”仆曰:“小子何足以知之。然伏周孔之门久,寻圣贤之论多矣!六合之内,圣人论而不辩;六合之外,圣人存之不论。简而易之,欲其可行也;神而明之,存乎其人也。陈诗书,定礼乐,身心之道达而已,家国之用足而已。变而通之,未尝滞之。引而伸之,未尝荡也。令天下思之而后及也,令天下得之而不过也。若此则六经之义具矣!五常之教足矣!安取辞坚别白之辩乎?故曰:若公孙之论,非不中也,非不妙也。其辞逸,其理吝。其术空,其义粗,令人烦,非高贤不能知也,非明达不能究也。抑可以为圣人之理,不足以为圣人之教。若随方而言,触类而长,何必白马坚石,独存其理乎?故曰:因是之论也,即直之论也。惑其文则不可以为易矣,达其意则不足以为难矣。可存而不可守也,可辩而不可行也。知者不必言,言者不必用也。然天下之理,不可废也;天下之言,不可沮也。故理可贯也,言可类也。若使仆借公孙之理,乘公孙之意,排合众义,掊(一作倍)劳群言,则虽天下之异可同也,天下之同可异也,天下之动可静也,天下之静可动也。坚不坚,白不白;石非石,马非马,何必聚散形色,离合一二者乎?”

  先生曰:“天下有易,迷之者难,则天下无易矣!天下有难,能之者易,则天下无难矣!足下当有易之地,用无难之辨,能为龙之所为乎?”仆笑而答曰:“使虎豹之力移於麋鹿,固为虎豹矣。使雁鹜之力移於鹰隼,固为鹰隼矣!故以仲尼之道,托於盗跖之性。则盗跖固为仲尼矣!今公孙龙之理,处於弟子之心矣!弟子且非公孙龙乎?”遂和墨襞纸,援翰写心,篇卷子字数,皆不逾公孙之作。人物义理,皆反取公孙之意。触类而长,随方而说。质明而作,日中而就。以事源代迹,皆(疑)因意而存义也。以幸食代白马,寻色而推味也;以虑心代指物,自外而明内也;以达化代通变,缘文而转称也;以香辛代坚白,冯远而取近也;以称足代名实,居中而拟正也。或因数陈色,或反色在数,或弃色取味,或以气转形,明天下之言,无所不及也。发沉源而迥骛,辟榛路以先躯,庶将来君子,有以知其用心也。


相关文章:
·曾祥云:论《公孙龙子》与《墨经》的关系
·拟公孙龙子论
·何新译《公孙龙子》三篇
· 《公孙龙子·迹府》译文
·《公孙龙子·名实论》译文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