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参考
蒋子万机论 
作者:[蒋济] 来源:[严可均《全三国文·卷三十三》] 2012-07-13

谨案:《隋志》杂家,《蒋子万机论》八卷,蒋济撰,《旧唐志》同,《新唐志》作十卷,《直斋书录解题》作二卷,称《馆阁书目》十卷五十五篇,今惟十五篇,非完书也。至明而二卷本亦亡。焦竑《国史经籍志》以八卷入儒家,以二卷入杂家,虚列书名,又误分为两种,不足据。今从《群书治要》写出三篇,益以各书所徵引,定著一卷。嘉庆乙亥岁四月朔。
 
  政略

  夫君正之治,必须贤佐,然后为泰。故君称元首,臣为股肱,譬之一体,相须而行也。是以陶唐钦明,羲氏平秩,有虞明目,元恺敷教,皆此君唱臣和,同亮天功,故能天成地平,咸熙于和穆,盛德之治也。夫随俗树化,因世建业,慎在三而已:一曰择人,二曰因民,三曰从时。时移而不移,违天之祥也;民望而不因,违人之咎也;好善而不能择人,败官之患也。三者失,则天人之事悖矣。夫人乖则时逆,时逆则天违,天违而望国安,未有也。
 
  刑论

  患之巨者,狡猾之狱焉。狡黠之民,不事家事,烦贷乡党,以见厌贱;因反忿恨,看国家忌讳,造诽谤,崇饰戏言,以成丑语;被以叛逆,告白长吏,或内利疾恶尽节之名,外以为功,遂使无罪并门灭族,父子孩耄,肝脑涂地,岂不剧哉!求媚之臣,侧人取舍,虽烝子啖君,孤已悦主,而不惮也。况因捕叛之时,无悦亲之民,必获尽节之称乎!夫妄造诽谤,虚书叛逆,狡黠之民也;而诈忠者知而族之,此国之大残,不可不察也。
 
  用奇

  或曰:“官人用士,累功积效,以次相叙,明主之法,忠臣之节尽矣。若拔奇求异,超等逾第,非臣之事也。”应之曰:“顾当忧世无奇人,傥有又不能识耳,明法忠节,未必已尽也。自昔五帝之冠,固有黜陟之谟矣,复勤扬侧陋;殷有考诚之诰矣,复力索严穴;西伯有呈效之誓矣,复旁求鱼钓;小白有督课之法矣,复遽求囚俘;汉祖有赏爵之约矣,复急追亡信。若修叙为明法,拔奇为非事,是两帝三君非圣哲,而鲍、萧非忠吏也。然则考功案第,守成之法也;拔奇取异,定社稷之事也。当多事之世,而论无事之法;处用奇之时,而必效一官之智。此所以上古多无严之国也。是以高世之主,成功之臣,张法以御常人,厚礼以延奇逸,求之若不及,索之若骨肉,故能消灾除难,君臣同烈也。曩使五主二臣,牵于有司,束于修常,不念畴谘,则唐民“康哉之歌”不作,殷无高宗之号,周无殪商雅颂之美,齐无九合功,汉歼于京索而不帝矣。故明君良臣,垂意于奇异,诚欲济其事也。使奇异填于沟壑,有国者将不兴其治矣。”
 
  “汉元帝为太子时,谏‘持法太深’,求用儒生。宣帝作色怒之云:‘俗儒不达不足任。’乱吾家者太子也。据如斯言,汉之中灭,职由宣帝,非太子也。乃知班固步骤盛衰,发明是非之理,弗逮古史远矣。昔秦穆公近纳英儒,招致智辩,知富国强兵。至于始皇,乘历世余。(当有“业”字或“威”字。)灭吞六国,建帝号,而坑儒任刑,疏扶苏之谏,外蒙恬之直,受胡亥之曲,信赵高之谀,身没三岁,秦无噍类矣。前史书二世之祸,始皇所起也。夫汉祖初以三章,结黔首之心,并任儒辩,以并诸侯,然后罔漏吞舟之鱼,烝民朴谨,天下大治。宣帝受六世之洪业,继武昭之成法,四夷怖征伐之威,生民厌兵革之苦,海内归势,适当安乐时也。而以峻法绳下,贱儒贵刑、名,是时名则(旧校云:“名则二字似衍。”)石显弘恭之徒,便僻危险,杜塞公论,专制干事,使其君负无穷之谤也。如此,谁果乱宣帝家哉?向使宣帝豫料柱石之士,骨鲠之臣,属之社稷,不令宦竖秉持天机,岂近于元世栋桡榱崩,三十年间,汉为新家哉?推计之,始皇任刑,祸近及身;宣帝好刑,短丧天下。不同于秦,祸少者耳。”
 
  已下篇名缺。

  许子将褒贬不平,以拔樊子昭而抑许文休。刘晔难曰:“子昭拔(《御览》作“发”)自贾竖,年至耳顺,退能守静,进不苟竞。”济答曰:“子昭诚自幼主至长,容貌完洁,然观其臿齿牙,树颊胲,吐唇吻,自非文休之敌也。”(《三国志·庞统传》注,《世说·品藻》篇注,《御览》三百六十七)
 
  许文休者,大较廊庙器也。而子将贬之。若实不贵之,是不明也;诚令知之,盖善人也。(《三国志·许靖传》评注)
 
  许文休东渡江,乃在障气之南。(《文选·广绝交论》注)
 
  张翔字元凤(《三国志·许靖传》评注)
 
  黄帝威四盗。(《北堂书钞》十三。据《御览》疑当作“四道”)
 
  黄帝之初,养性养民,不好战伐。而四帝各以方色称号,交共谋之,边城日惊,介胄不释。黄帝叹曰:“君危于上,民安(疑有误。)于下;主失于国,其臣再嫁。厥疾之由,非养寇邪?”今取(疑作“处”。)民萌之上,而四道亢衡,递震于师于是遂(疑有脱。)师营垒,以灭四帝。向令黄帝若不龙骧虎变,而与俗同道,则其民臣亦嫁于四帝矣。(《御览》七十九)
 
  夫虎之为兽,水牛之为畜,殆其兵矣。夫虎,爪牙既锋,胆力无伍。至于即豕也卑,俯而下之,必有扼喉之获。夫水牛不便速,角又乔竦,然处郊之野,朋游屯行,部队相伍,及其寝宿,因阵反御,若见哯(此字未见,疑有误。)虎抵角,牛希见害矣。若用兵恃强,必鉴于虎;居弱必诫水牛。可谓攻取屠城(当有误。)而守必能全者也。(《御览》二百七十一)
 
  夫兵者,变化之物,而迁移倚伏之事也。或守法而得用。故知兵者,性知者也;用兵者,性能用之也。(《北堂书钞》一百十三)
 
  知兵之将,国之衡(《北堂书钞》作行。)主,民之司命,古者重之,(以下《书钞》未载)。后世无逮焉。吕望虽智,孙武虽骁,乐毅虽贤,白起虽武,齐之天齐朽骨,吴之麋骇消骼,燕之田单腐肉,岂可餔其糟粕,复得生而使之哉?固当出我民之最,择其智勇之长者,用其修,略其短也。(《北堂书钞》一百五十,《御览》二百七十三)
 
  虽有百万之师,临时受敌在将也。(《长短经·将体》,《御览》二百七十三)
 
  秦穆公伐晋,及河,将军劳之醪唯一锺,蹇叔乃曰:“一柸可以投河而酿也。”穆公乃一醪投河,三军者(下缺,陈本作“皆取饮之”,《北堂书钞》一百十五)
 
  士有一飧而倒戟,义所驱也。(《御览》三百五十三)
 
  鱼丽鹅、鹳之阵,金金鼓鼓,节数进退之事,什伯所职也。(《北堂书钞》未改本一百十七)
 
  夫土地者,百姓之所蹈也,殊无两形之政矣,而谈者强为之异体也,云“地者都大之名,土者细属之号”,乃《国语》一句之言,及《龟旁》之说,有地数五,五谓地为明壤,彼而是之,据令共视焉。何者谓土哉?天下州国,宁有有地无土、有土无地之处乎?(《北堂书钞》未改本一百五十七)
 
  庄周妇死而歌,夫通性命者,以卑及尊,死生不悼,周不可论也。夫象见死皮,无远近必泣,周何忍哉!(《初学记》二十九,《御览》八百九十)
 
  《礼记》“嫂叔无服”,误据《小功章》娣、姒、妇三字,嫂叔之文也。古者有省文互体,言弟及兄并嫂矣。娣姒者,兄弟之妻相名也,盖云夫之昆弟。昆弟之妻相与,皆小功者。(《通典》九十二)
 
  项羽若听范增之前策,则平步取天下也。(《御览》八十七)
 
  语曰:“两目不相为视。”昔吴有二人共评主者,一人曰好,一人曰丑,久之不决)。二人各曰:“尔可求入吾目中则好丑分矣。”士有定形,二人察之,有得失。非苟相反,眼睛异耳。(《御览》三百六十六)
 
  圣不独立,智不独治,神武之王,亦须佐辅。(《御览》四百一)
 
  太史迁云,颜回虽笃行,不遇仲尼,不能彰其名也。故五尺之童,德拟大圣,使在他门,未或及此也。夫甘罗少回六岁,获河东五城,万乘郊迎而佩印,虽所弘非道义,然当秦之时,染诈谖之风也。使罗在孔门,治丘之训,亦可闻一知十孚?曰未必也。昔齐欲伐鲁,回求说陈常,而孔子不许,遂使子贡。子贡一出,破齐强晋,亡吴霸越存鲁也。夫颜子与赐,程智比才,相校以十;至于此事,而丘不使也。(《御览》四百四十七)
 
  谚曰:“学者如牛毛,成者如麟角。”言其少也。(《御览》四百九十六,又六百八)
 
  猛虎不处卑势,劲鹰(一作鸷鸟。)不立垂枝。(《御览》四百九十六,又八百九十一)

作者简介:

  济字子通,楚国平阿人。建安中仕郡计吏州别驾,拜丹阳太守,寻为扬州别驾,免。曹公为丞相,辟为主簿,徙西曹属。文帝即王位,转相国长史。及受禅,出为东中郎将,进散骑常侍,后复为东中郎将,征拜尚书。明帝时封关内侯,迁中护军,又迁护军将军。齐王即位,徙领军将军,进封昌陵亭侯,迁太尉。曹爽诛,进封都乡侯。卒,谥曰景侯。有《万机论》十卷。
 


相关文章:
·蒋子万机论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