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吕嘉戈:金融殖民——征服与反征服的焦点(下) 
作者:[吕嘉戈] 来源:[] 2012-05-24

中国哲学方法是把握和认识金融殖民的钥匙

 

我们用中国哲学方法从宏观上把握事物的方法,才能把握和认识国际金融集团对全球各国及各民族的殖民手段。这种殖民方式及其手段,是以往的封建殖民和资本殖民所不及的,关键是它的隐蔽性和天文数字般的财富,用中国话来说,就是其财富已经到了大象无形的地步,无意中到了“藏天下于天下”的境地,这种状态只有用从宏观上把握事物的中国哲学方法才能去真正认识它,否则就容易被局部的、少数国家的经济危机所迷惑。

我们从宋鸿兵编著的《货币战争1》一书中知道,现代国际金融集团之所以有如此大的神通,其源于1694年英国国王威廉一世,因其要发动对法战争没有经费,受到银行家的诱惑,批准了私有的国家银行-------英格兰银行,银行的诱惑是:给了威廉政府很优厚的待遇:“银行向政府提供120万英镑的现金作为政府的‘永久债务’(Perpetual Loan),年息8%,每年的管理费4000英镑,每年政府只要花10万英镑就可以立刻筹到120万英镑的现金,而且可以永远不用还本钱!当然政府还要提供更多的‘好处’,那就是允许英格兰银行独享发行国家认可的银行券。”(《货币战争》第7页)可见,银行家利用英王因为战争经济紧张的状态下,投英王所好,并给以看似极为优厚的资助,获得了原属于国家垄断权的货币发行权。这是一个令中国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在中国历史上,货币发行权一直是被国家控制的,根本不允许货币由民间机构发行。

为什么控制了货币发行权就可以控制国家,这里的奥妙在于:“更妙的是这个设计把国家货币的发行和永久国债死锁在一起。要新增货币就必须增加国债,而还清国债就等于摧毁了国家货币,市场上将没有货币流通,所以政府也就永远不可能还清债务。由于偿还利息和经济发展的需要,必然导致对货币更大的需求,这些钱还得向银行借债,所以国债只会永远不断地增加,而这些债务的利息收入会落入银行家的钱袋,利息支出则由人民的税收来负担!”(《货币战争》第8~9页)

私人的中央银行,这是现代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国家没有摆脱的枷锁,它使其国家政权成为了私人中央银行的代言机构。一个国家政权被私人机构所左右,会对老百姓有什么好处?会对国家经济产生什么结果?这已在当今的帝国主义及资本主义国家表现出来,列宁在其《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中只说了金融寡头在控制国家政府,但没有说清楚金融寡头为什么能够控制国家政府,是有钱就能控制国家政府吗?这个问题给后人带来了疑惑,直到《货币战争》问世,才得以解惑。在马克思的著作中,也从未对私人中央银行有所披露,这样,就使得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在研究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社会时缺少了核心的东西,也可以说,缺少了对私人中央银行的认识,这也可以说是造成整个社会主义阵营解体的理论问题。金融殖民即国际金融集团对国家政府的成功控制,是利用了自身掌握的货币发行权,并使之与国债锁死在一起而得手的,这才是问题的梗结。

无产阶级在夺取了政权后的国家内,阶级斗争即劳资矛盾被解决了,但是,由于社会主义阵营即社会主义革命的第一阶段期间,大多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还很落后贫穷,加上资本主义阵营对社会主义阵营进行遏制和禁运,大肆炫耀武力进行核军备竞赛,这对贫穷的社会主义国家来说只能是勒紧裤腰带,加紧发展经济和国防科技建设,这就必须用计划经济来集中全国国力来发展经济和国防科技建设,否则,将无法抵抗资本主义阵营的挑衅或战争。这个时期处在社会主义社会的国家,人民生活是安定的,人民建设祖国的热情是高涨的,但是人民生活的质量是不及当时资本主义国家的,这个事实被资本主义阵营以及帝国主义看在眼里,从而大肆宣传他们国家人民的生活方式和看似富裕的生活。例如,美国政府一刻也没有放弃对社会主义阵营的瓦解工作,在1959年前苏联主席赫鲁晓夫访美一事上,做足了工作,的确取得了他们没有想到的结果。

“‘有关赫鲁晓夫此次访美,美国方面专门写了《关于赫鲁晓夫访问的报告》,报告指出,访问开始时,赫鲁晓夫或赞扬苏联制度,预言共产主义将在世界范围内和平取胜,或批评美国(贸易歧视,俄国革命后干涉苏联内政等)。但随着访问的进展,他对美国的成就的承认更加慷慨。’他不仅承认美国的成就,而且认为美国人民和他们政府之间没有区别。报告作了这样的估计:‘尽管赫鲁晓夫原先表示他从电影上和大量阅读中已经了解了所有有关美国的情况,但有理由可以推测,我们的生产能力,高生活水平,民众的团结等等已经给他造成了影响。’报告还认为访问满足了赫个人的虚荣心,‘他可能完全有理由感到满足了。------他向他自己的人民和世界上其他人显示,他被美国承认和尊敬为一个世界伟大强国的无可争辩的领袖。’‘赫鲁晓夫通过此次旅行,可能已经使他作为与西方建立更紧密关系的和平缔造者而成为苏联英雄。’显然,美国有计划地通过邀请赫鲁晓夫访美,不断地向他做‘思想灌输’工作,在这个本来就不坚定的共产党领导人身上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让赫鲁晓夫完成了对马克思主义由并不真信到背叛的过程。”(摘自《高校理论战线》张宏毅:“美国是如何从意识形态上影响赫鲁晓夫的”) 

“历史的教训是深刻的,我们不妨先引用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杜勒斯在1945年一次谈话中的话。在这次演说中,他明确提出瓦解苏联的目的、任务和手段。他说:‘人的脑子,人的意识,是会变的。只要把脑子弄乱,我们就能不知不觉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念,并迫使他们相信一种经过偷换的价值观念。用什么办法来做?我们一定要在俄罗斯内部找到同意我们思想意识的人,找到我们的同盟军。’为了做到这点,艾伦·杜勒斯主张不惜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把苏联社会上一切卑劣的东西‘神圣化’,使头脑清醒的,忠于社会主义的人变成少数,被置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把他们变成众人耻笑的对象。他说,‘我们要把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根挖出来,把精神道德的基础庸俗化并加以清除。我们将以这种方法一代一代地动摇和破坏列宁主义的狂热。我们要从青少年抓起,要把主要的赌注押在青少年身上,要让它变质、发霉、腐烂。我们要把他们变成无耻之徒,庸人和世界主义者。我们一定要做到。’这段话被苏联前总理,《大国悲剧------苏联解体的前因后果》一书的作者尼·伊·雷日科夫在该书一开头所引用。雷日科夫说:‘40年后,这样一个大国的悲剧性解体能够仅仅发生在外部因素的影响下。如果内部没有一个实际上完全奉行苏联的敌人所树立的目标的第五纵队,而只靠外部力量,谁也不能把我们国家怎样。这只要回想一下俄罗斯千百年来的历史,包括卫国战争那悲惨的时光和最后的胜利结局,就可以一目了然。”(《同前》)

可见,对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及政府官员进行洗脑,是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国家的一个大阴谋,从宣扬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的所谓优裕生活来诱惑社会主义国家人民的欲望,逐渐达到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放弃社会主义理想,而去追求个人的享受。而在当时,社会主义国家正处于集中力量发展国力,人民生活基本上是勒紧裤腰带进行着艰苦奋斗的苦干,长期的刚够温饱的生活,在人民中间会滋生出对优裕生活的向往,而对社会主义的宣传是它的制度比资本主义好,实际生活虽然贫困,但他能给人民一个大目标,实现共产主义。但是尽管有这样的宣传,人民实际生活水平还是低下的,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国家借此大力宣传他们的价值观,宣传他们的优裕的生活,对社会主义国家人民来说这是一剂腐蚀剂,致使许多人向往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就连我们自己的媒体在对从国外回国的爱国人士,也总把这句话作为褒扬:“XXX放弃了国外优裕的生活回到了祖国。”话中虽然是表彰回国者的爱国情操,但无形中却在帮助西方国家做宣传,也透露出本身的自卑感。在经过几十年的这样的宣传,这种外富内穷的观念,已经在中国人民思想中形成定式,似乎是只要出国就会发财,就能过上富裕生活,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国家偏地是黄金。从客观上看,西方资本主义人民的生活是要比当时社会主义国家的水平高一些,原因前面已述。在经过了60年的发展,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已经与西方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国家人民相差无几,勒紧裤腰带艰苦奋斗的苦干已经换来了好日子。造成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向往欧美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国家的生活,是西方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对付社会主义国家人民的洗脑奸计。《孙子兵法》中的许多谋略,被美国帝国主义运用的十分纯熟,中国人倒不懂了,反被美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国家对付社会主义国家的这种洗脑战略,恰与《孙子兵法·谋攻篇》中的“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相符,帝国主义金融集团想兵不血刃就把中国拿下,成为他的财源,就要给中国人洗脑,让中国人自觉的为他赚钱,当他的奴隶。这就是“全国为上”的宗旨:以改变人们的意识形态和思维方式的猎头方法-------洗脑------进行的。

金融殖民以洗脑和制造金融危机为最成功的手段,二者往往是结合在一起进行的,当然,在二者都无法成功时,还有强大的军事打击为其开路。洗脑的成功也为文化灭绝做了铺垫,凡是被洗脑的国度,这些国家正在对自己民族的文化进行着灭绝行动,可见洗脑有一箭双雕的作用。如,他们策划在经济领域内的洗脑,首先以凯恩斯制造经济理论,提出国家赤字预算,实行廉价货币即取消黄金储备体系,经过近80年的洗脑,现在都已达到目的;为了保持对石油等能源的垄断,他们制造了永动机不可实现的“科学结论”,结果在科技界知识界对此种发明往往是嗤之以鼻的,被金融集团控制的美国政府不但把有关的发明都收集起来束之高阁,甚至许多发明人从此不知所终。对永动机的洗脑工作做得是十分高明的,以至于许多科技工作者和理论工作者根本不去听也不去看这些发明家的诉说,这就是当今所说的新能源或未来能源,这个被说的不可能的东西,已经在少数国家得到了应用或正在得到应用。请看美国学者格瑞尔的视频,就会明白其中的奥秘。

洗脑,有时是强制的,对殖民地的民众就是如此,是需要时间的;有时甚至需要长达几十年上百年的时间才能显效,这正与中国谚语“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合拍,可见,金融集团对最后实现统治世界是有很清醒的认识的,洗脑是需要时间需要机会的。例如在对待中国就是如此,早在清末帝国主义列强就开始注意到要培养为他们说话的中国人,于是强迫清政府派遣小留学生,一开始由于中国的学生一是被看管的很紧,一是他们自身还有中国文化的基础,基本上未看出会被洗脑,如这批留学生中的辜鸿铭,就很有说服力。当然,当时的中国社会处于封建殖民和资本殖民形态,与资本主义社会相较,除了中国文化外一切都是落后于他们的,几年后当大量留学生学成回国,他们既给中国带来了先进思想和科学技术,同时也成了被洗了脑,此时的中国早已是封建殖民加资本殖民的社会,随着满清王朝的覆灭,军阀混战更使各种思想流派横流。中国人早已被满清王朝洗了脑,中国文化根基已经遭到了满清的破坏,一场新文化运动的兴起,集中表现出了中国人被西化洗了脑,除了对满清统治的愤恨就是对中国文化的痛恨:认为中国的落后挨打是由于中国文化落后造成的;认为“汉字不灭,中国必亡”;认为“阴阳五行”是封建文化的大本营;认为中国文化中本身就没有“哲学”,胡适不是把西方的逻辑思维变成了中国式的了吗?从此中国人开始抛弃中国文化中的哲学方法,走上了教授西方逻辑方法否定中国方法的道路;认为中医是封建迷信的糟粕,不科学必须取缔;认为教授文言文和做诗填词是阻碍文化发展的桎梏,并在1919年正式在全国中小学的教育中取缔;凯恩斯的廉价货币理论成功地取得了全世界的胜利,我们在经济理论上用凯恩斯的廉价货币理论,大多经济学家不也是以凯恩斯理论武装起来了吗?等等,都清楚地表明了当时的中国人已经被西方洗了脑。当然,新文化运动也给中国人带来了马克思主义,他给中国革命带来了理论指导,并使中国共产党取得了全国胜利。但是,新文化运动没有解决中国文化失落的状况,并且在教育上自觉的进行西化教育,中国人已经不懂自身民族的文化了,中小学生的中文水平低下,失去了中国文化所给予的大智慧,已经无法担负起民族文化的传承;而对英语的教授却从幼儿园就开始了,试想,在对母语未懂的幼儿教授英语,其结果与过去的资本殖民地的教育有何不同?如此下去,中国人将异化成非中国人了,这是帝国主义和国际金融集团对中国人洗脑的最大成功之处,我们中国人要想破除这种被洗脑的危机,就要清醒地反思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最大的遗憾是世界上唯一的符合自然的医学-------中医学,在这场洗脑斗争中遭到了灭顶之灾,如果再不抢救,就会被消灭,这将是中国人的悲哀,也将是人类的悲哀!金融殖民主义者在此获得了不可估量的利益。

金融殖民最大利益最成功的方式,就是以洗脑和制造金融危机为手段进行的。他们利用手中控制的银行系统和国家的货币发行权,有目的的制造金融危机,这也是金融集团获取利益和控制他国的有利武器。正如宋鸿兵所言:“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与1837年,1857年,1873年,1884年和1893年一样,银行家们早已瞧出经济过热发展中出现的严重泡沫现象,这也是他们不断放松银根所导致的必然结果。整个过程形象地说就像银行家在鱼塘里养鱼,当银行家向鱼塘里投放是在放松银根,向经济体大量注入货币,在得到大量的金钱之后,各行各业的人就开始在金钱的诱惑之下日夜苦干,努力创造财富,这个过程就像水塘里的鱼儿使劲吸收各种养分,越长越肥。当银行家看到收获的时机成熟时,就会突然收紧银根,从鱼塘中开始抽水,这时鱼塘里的多数鱼儿就只有绝望地等着被捕获的命运。”(《货币战争1》第67页)

这种制造金融危机的方式,在上世纪的1907年时的美国金融危机中表现的淋漓尽致(见附件1),金融集团即所谓的国际银行家们是如何能够得心应手地对水池水进行精确的抽放,这就要假借政府的控制权了:“但是,什么时候开始抽水捞鱼却只有几个最大的银行寡头知道,当一个国家建立了私有的中央银行制度以后,银行寡头对放水抽水的控制就更加得心应手,收获也就越精确。经济发展与衰退,财富积累与蒸发都成为银行家‘科学饲养’的必然结果。”(同上,第68页)

如果说1990年之前在资本主义国家中发生的经济危机,只是银行家们的养鱼池只在一个国家之内,对别国的影响有限,1990年日本金融危机开始,养鱼池已经扩展到了别国,而1997年的经济危机,则可以说,国际银行家的养鱼池已扩大为整个世界,全球一体化、私营化成为与全球各国都有关的宣言及舆论,这是一次对全球的洗脑手段,当被洗脑后,全球一体化、私营化的信息就会很自然的被大多国家接受,并能一次编造出大量的理由和理论来执行,故在金融殖民的时期,洗脑以及对“水池的抽放水的掌控,成为它区别于封建殖民和资本殖民的根本所在。我们看到,自1997年后,国际性的金融危机接连爆发,甚至前一个尚未结束,后一个就接踵而来,当前的欧盟国债危机正在如火如荼地发展着,与此不无关系。(见文章结尾附件12。)

国际银行家们制造金融危机的本质,就是为了榨取最大的经济利益,控制全世界的经济活动,让全世界各国都成为他们水池之鱼,经过自1694年至今已318年,在其300年之际,这个让全世界成为他们控制的鱼池的目的可以说是达到了,从1997年起,全世界的金融形势跌宕起伏,国际银行家们可以对其呼风唤雨,榨取更多的经济利益。与之而来的是继续给人洗脑,什么全球一体化、加快私营化、游说许多经济发展中国家加快与世界接轨,当人们被洗脑后,这些舆论和游说的作用是很大的,许多国家就会很自然地去接受,并还会自行编造出一套理论和理由去执行。

当人们清楚地知道现在每一次金融危机,都是国际银行家即金融集团为了赚取最大经济利益而有目的制造的,他们控制着全球的经济活动,在全世界各国,不管是政府还是大小企业,还是老百姓,都成为他们鱼池中的鱼后,如果不对国际银行家或是金融集团进行抵制的话,全球真正的经济危机正在到来,这就是全世界都会成为金融集团的奴隶。美国是国际金融集团的寄宿国,政府早已成为金融集团的傀儡,以其世界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和领先世界的高科技水平,对金融集团妄图统治世界的阴谋进行外在保护,对不服从他的国家进行军事干预与打击,对一时无法打击的国家进行隔山震虎的战略包围。他们的主要战略是:金融集团主内,以金融形式伸向各国内部,以经济活动为幌子进行金融战;美国政府主外,金融战一旦在一国失效,就以军事打击强迫其就范;另外加上金融集团和美国政府强大的舆论洗脑机器的鼓吹和宣传,这三位一体的运作,金融殖民已经正式登场,全世界的财富正在滚滚流进国际银行家们的腰包,面对这种形势,全世界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起来摆脱金融集团奴役的时候到了!

 

社会主义公有制和资本主义国家所有制是摆脱金融殖民奴役的正确道路

 

现时国际金融集团对世界各国的经济活动进行干扰可以为所欲为的时候,各国政府与人民应该如何抵制他而获得经济上的独立自主的地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首先,要认清私有化是金融殖民的沃土!历史证明了这点,在上世纪的社会主义阵营存在的时期,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阵营,起劲的反对社会主义国家,其根本原因是:首先,金融集团看到了自己的掘墓人;其次,是因为社会主义公有制让他无法对这些国家进行 “剪羊毛”,获取利益和削弱这些国家的经济实力;再者,在资本主义国家中,也存在有属于国家资产的国有制企业,这些企业只要国家不破产,他们就不易被金融集团“剪羊毛”。金融集团之所以起劲反对公有制和国有制,是因为国家相对可以保护国有企业,如果国有制企业在国家中占的比例达到50%以上,就不容易被剪羊毛,再高的话就根本无法剪,这种状况对已经有了统治世界实力但还未达到目的的金融集团而言是其所不能允许的。从冷战到现在的世界一体化,进而利用中国进行的经济改革大肆宣传和提倡私有化,这些都是金融集团为了达到统治世界的目的而为的。

在现今世界上多种社会制度共存的时期,社会主义社会是金融集团的头号死敌,资本主义社会的国有制也是阻碍金融集团获利的对头。因此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30多年中,私有化的呼声不绝于耳,似乎只有私有化才能使人民过上好生活,这种对中国人的洗脑手段是恶毒的。每个信仰共产主义的中国人,对实现共产主义以及其第一阶段的社会主义社会是坚定不移的,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说过:“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在当今金融集团肆无忌惮的制造金融危机,以“剪羊毛”的形式掠夺世界各国人民的血汗,中国人民的血汗钱不是也被掠夺了不少吗?但是,在这场金融较量中,中国没有遭到灭顶之灾,其原因就是中国社会主义社会的公有制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金融集团还不能对中国随心所欲的进行“剪羊毛”,所以一场新的洗脑又在进行了,这就是要中国加快私有化进程,经常用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来给中国经贸制造麻烦,其目的就是要中国放弃社会主义道路,乖乖地去当金融集团的奴隶。

当然,我们一定要总结社会主义第一阶段的得失经验。如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管理,在第一阶段时,客观上是谁当了一把手,好像这个企业就是他个人的一样,这就是一长制,工人或职工无权提出异议,这是一定要得以改变的。一长制只有在部队行得通,在国家经济管理和企业管理上就不能如此!在经济不发达是求发展是没有错的,一旦到了经济发达时,发展就必须与人民的需求相符合,与国家在国际上的地位相符合,无限制的发展会带来资源的浪费,还是要有计划经济的成分才对,等等。要善于总结经验,才能使我们的社会主义革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相关文章:
·强世功:创办殖民地大学来传播西方文明无疑是大英帝国公开的政治教诲
·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张杰:金融的短期贪婪必定造成长期灾难,实体经济要坚持做有本生意
·蒋高明:种子殖民化与土地流转骗局
·彭慕兰:殖民地经济的吊诡
·索罗斯再次折戟香港,论金融战我们还没输过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2-06-06 19:31:34.0)
    回复新法家五毛网狗(2012-05-28 22:59:09.0) 看看底下的毛猪左狗叫得那么虚弱孤单,就知道这是五毛日暮途穷、走向灭亡的征兆。
新法家网友(2012-05-28 22:59:09.0)
    看看底下的美分叫得那么厉害,就知道这是篇好文章。
新法家网友(2012-05-27 07:50:22.0)
    茅厕洞-------一个高喊主义口号欺骗世人的恶魔,尽出虚伪而残忍的伪君子,反人类的人渣。
新法家网友(2012-05-25 22:04:43.0)
    黔驴技穷了,就抬出狗汉奸毛老贼吓唬人!
新法家网友(2012-05-25 20:16:26.0)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那么我们就来看一下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三分之一现象 】 1、
政协委员:三分之一是演艺明星,三分之一是亿万富翁,三分之一是权贵后代。2、
人大代表:三分之一是裸官,三分之一是学霸,三分之一是靓女。3、
高级干部:三分之一是组织部出身,三分之一是共青团干部,三分之一是领导秘书。
新法家网友(2012-05-25 17:11:38.0)
    网上对爱国贼的定义各各不同,我以为,凡是把爱国作为行骗和谋利的工具,打着爱国的招牌祸国卖国殃民害民者,无论是主谋主凶还是帮凶帮闲,都是爱国贼。因此,爱国贼的主体由三部分构成:1、主谋主凶类爱国贼;2、帮凶五*毛类爱国贼;3、帮闲愚民类爱国贼。 1、主谋主凶类爱国贼,他们爱的其实不是国,而是垄断真理的意识形态制度、垄断权力的政治法律制度、垄断资源与经济利益的封建特权制度。爱国本是一种朴素的民族情感。但在专制社会,统治者垄断了一切资源劫持了整个国家,特权集团尝到了甜头,动辄把爱国主义旗子高高举起。在爱国的旗子下,他们干尽了维护独裁压制民权、维护特权压制人权的坏事,干尽了剥夺民众合法权利、损害公民合法利益的恶事,干尽了化公为私、聚敛财富的丑事,干尽了与民为敌、逆时而退、殃我同胞、祸我中华的勾当。这些人都属于主谋主凶类爱国贼。主谋主凶类爱国贼是国家动乱与分裂的根源所在。在苏共亡党十年的祭日时,俄共主席久加诺夫曾尖锐的指出,苏联解体、苏共亡党的根本原因在于三垄断:“意识形态垄断,大搞一言堂;权力垄断,大搞政治暴力;利益垄断,大搞特权。” 大清统治集团就是历史上典型的主谋主凶类爱国贼,大清统治集团不顾人民死活、蔑视人民呼声、违背宪政民主的世界潮流、把人民逼向暴力革命、当今北韩劳动党集团是现代主谋主凶类爱国贼的典型代表。 2、帮凶五毛类爱国贼,他们爱的其实不是国,是主子、是主子集团赏赐的爱国利润。权力边缘人向权力人出卖“爱国表演劳动”来谋取各种利益,权力边缘人帮助权力人创造、贩卖维持现政权的理论并向民众灌输这些理论,权力边缘人向大众贩卖鼓吹太监式爱国,这就是帮凶五*毛类爱国贼,鹰犬、狗腿子、御用文人、雇佣理论家、五毛都是此类型。帮凶五毛类爱国贼的两个例子:例子一、民国初年,杨度专门下《君宪救国论》等鼓吹复辟帝制的文章,还联合孙毓筠、李燮和等成立“筹安会”,鼓吹“西方的共和不适合中国”、“中国没有一个皇帝不行”,肆无忌惮地妖魔化宪政共和、民主选举、多党制,别有用心地把宪政共和、民主选举、多党制贴上“西方”的洋标签。例子二、1938年,康泽、刘健群等公开提出了“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的“三一主义”。1943年9月1日《解放日报》社论指出:法西斯的新闻“理论家”居然公开无耻地鼓吹“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报纸”的主张 。法西斯的末日已经到临了!墨索里尼已经倒台,希特勒岌岌可危,日本法西斯的失败亦在不远。我国以希、墨为师的人们,如仍一意孤行,必难逃避身败名裂的悲惨命运。让我们加倍努力,为抗战和民主而奋斗吧!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3、帮闲愚民类爱国贼。鲁迅先生作品《药》里面的阿义、华老栓们很好地展示了帮闲愚民类爱国贼。参阅网络文章“阿义爱国的愚昧与可怜”。来至于乌有之乡的实名五毛不属于第一种爱国贼,也不像第三种,是第二种“爱国贼”!
新法家网友(2012-05-25 17:07:49.0)
    乌有之乡的丧家犬跑到这里来建狗窝了!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