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钟庆:岳飞经济学Vs秦桧经济学 
作者:[钟庆] 来源:[] 2006-01-03
 
    我的《刷盘子,还是读书——反思中日强国之路》2005年9月出版发行以来,读者反应热烈。受有关方面邀请,于2005年11月20日开始了为期两周的中国之旅。其间为推广“刷盘子读书”的理念,做了几场演讲、座谈,还拜会了经济界和科技界的一些代表人物。此次中国之行所见所感,有些在预料之中,有些则在意料之外,感触很多。
 
到北京不久,几个朋友为我接风洗尘。这些朋友神交已久,但却是初次见面。大家年龄相仿,生活经历相似。席间墨翟提到了秦桧经济学和岳飞经济学的概念,颇引起我的共鸣。在此之前,我曾经写过关于秦桧和岳飞经济学的短文,但这次聚会第一次明确提出了这个概念。左大培先生给我的书作序中,也提到了岳飞,看样子冥冥之中似有什么联系。
 
秦桧和岳飞是中国家喻户晓的两个名字,标识了一段历史,记载着我们民族的一块伤疤和教训。秦桧和岳飞对我们70年代出生的人更非同寻常,至今还记得当年收听刘兰芳长篇评书《岳飞传》的盛景,想象着与岳飞一起驰骋沙场。多少年后,下载刘兰芳的《岳飞传》MP3重听,仍不免热泪盈眶。
 
刘兰芳的评书《岳飞传》与历史相去甚远,但却引导我去读这一段历史,了解历史上真实的秦桧和岳飞,了解这一民族悲剧的前因后果。拜读了邓广铭和王曾瑜等人的岳飞研究,及其他人的相关著述。现在正在读王曾瑜的一套7本的长篇纪实小说《岳飞传》,与其它版本的小说不同,紧扣史实,而不是演义。
 
读着读着,发觉这些纪实研究仍然不能摆脱忠奸善恶的框架。可能我在长期的职业生涯中已经养成了不问忠奸善恶的习惯,如果一件事损害了国家利益,我们只是停留在小儿科的把当事人说成“坏人”,把责任完全归咎于这个坏人或坏人群体,那么这个跤就很大程度上是白摔了。按这个逻辑与思路走下去,让好人来当事不就行了?世界上损害国家民族利益的事绝不是坏人的专利。庸医杀的人往往比坏医生杀的人多得多。
 
现在秦桧也站起来了,到处都在喊着还原历史,给秦桧以人权。我们也可以仔细推敲推敲,秦桧到底是不是个大汉奸,从历史上看他虽然有叛变投敌的重大嫌疑,但按照现代法律精神,应该疑罪从无。他是“大宋经济起飞的有功之臣”,辅佐了赵构陛下,也让“臣构”(赵构对金的外交称呼)居然丢了半个江山还能混出来一个“高宗”的庙号。对比一下历史,想维持半壁江山而不可得的比比皆是,秦桧干得还不错,让赵构超过陈后主了。
 
按照现在西方经济学的说法,秦桧熟悉经济,是经济学家,所以能做到一国宰相的位置,规划国家的经济发展,也相当于格林斯潘了。秦桧杀害岳飞呢,不过是治国经济路线之争。秦太师有句很有名的经济策论:“中国人但着衣吃饭,徐图中兴”。意思说中国人先集中力量发展经济,先解决穿衣吃饭问题,再慢慢谋求民族的伟大复兴。
 
当时的世界很小,却已经是“全球化”的世界了。当时大金国的比较优势是铁浮图(一种重装甲骑兵),大宋的比较优势是绢。秦太师的经济思路是发挥大宋的比较优势,发展绢的生产,然后与大金交换铁浮图,当然不是真的交换,而是购买国防安全。在绍兴和议中,大宋每年给大金25万两白银,25万匹绢。如果发展自己的铁浮图,就不是这点钱绢所能解决的。人民经历了十余年的战乱,生活困苦,非常需要修养生息。想象一下在南宋那晴朗的天空下,伟大的秦太师对我们说,战乱可以结束了,和平来临了。金国已经答应永不入侵了,我们只要在贸易上让个步,每年给他们几个钱,我们就可以享受这片蓝天了。如果不愿,可以打,但你们看到我们军力的落后了吗?看到大金国海陆空的优势了吗?看到金国爱国者牌铁浮图的厉害了吗?这时候我们会选择战还是和?
 
在秦桧经济学的发挥比较优势、参与国际大循环的指引下,大宋的经济非常繁荣,迎来了中兴盛世,有诗为证“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以至于“暖风吹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卞州”。秦太师赢得和平后完全可以发奋图强,苦练精兵。灭金灭蒙嘛(不是说徐图中兴么?)。不过,呵呵,可能这么做吗?选择了偏安的道路就意味着将沿这条道路惯性下滑。选择了轻松数钞票的道路,谁还会回头吃苦自力更生?要么说软刀子最可怕。金兵打到头上来围住了打,南宋再后庭花的文人,也知道只好打了。咱老祖宗智慧中那围三阕一,那“一”才可怕。可蓝天白云美女一泡,大多数人会如何,历史上找答案吧。嘴里喊着,脑里想着自力更生,没有措施限制外力,好东西在身边流着,谁都会得过且过。
 
岳飞身为大军统帅,也是一位经济学家。在大宋正规军土崩瓦解,朝廷名存实亡情况下,岳家军从无到有,由少到多,由弱到强。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体现了岳飞非凡的经济能力。岳飞经济学与秦桧经济学截然相反,大宋的比较弱势是铁浮图,那么就应该努力发展自己的铁浮图与大金对抗。发展自己的比较弱势产业就需要长期大量投入,岳飞的名言是“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惜死”。这句名言虽然传诵千古,给人壮怀之气,但用当代经济学衡量起来却是违反人性的,尤其是违反现在西方经济学的“理性人”规则。所以近来时不时浮出纸面的“岳飞不是民族英雄”和“秦桧站起来”的喧嚣,确实有现实的,尤其在一些文人中有相当广泛的思想和感情基础。
 
按照秦太师的逻辑,其实文臣爱钱,作为这么大的国家来说,算不上什么,也贪污不了多少,国家也不缺几个不惜死的武臣。而岳元帅呢,通过控制和杜绝“爱钱惜死”,保证了上层干部可以以身作则,身先士卒,下层民众和士兵才能够承担更大的负担和牺牲。为保证岳家军的后勤供应,往往“以军期责认州县划刷仓库,科敛疲民,公私罄匮” (这种景象也就是近年来精英文人们所极力控诉的新中国前三十年的一个特点,几十年不长工资什么的,因为要发展重工业啊)。特别是月桩钱,须每月向岳家军输纳,“不问州郡有无,皆有定额,所桩窠名,曾不能给其额之什二三, 自余则一切出于州县之吏临时措画,铢铢而积,仅能充数。一月未毕,而后月之期已迫矣”,时称“病民最甚”。“皆系军兵计日指准,不可稍有欠阙”。为了增加收入,岳飞也开辟其他“利源”,经商牟利和营田,在秦丞相看来不是与民争利吗。营田或“以抑配百姓,人不聊生,有破产不能偿者”。在小商河遭遇战中,杨再兴以下将兵视死如归,有进无退,最后全部血染沙场。“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则是岳家军将领不惜死,身先士卒的生动体现。
 
岳飞虽然被后世景仰(当然,宣扬“理性经济人”的当代把他请下了民族英雄的神坛),但确实很难被承受巨大负担和牺牲的当世人所接受。“不爱钱不惜死”的经济学伤害了很多高层干部,万俟卨和王俊等帝国才俊就受到伤害,后来成为迫害岳飞的得力干将。万俟卨后来还在秦桧身后出任宰相,说明其也有经济建设的才华。岳飞死时很少有官员替他申冤,鸣冤只有少数有血性的老百姓,说明他颇不得官员阶层之心。
 
大宋选择秦桧的比较优势经济路线,有着其深厚的社会基础和背景。偏安在南宋有很强的市场。想偏安过眼前好日子的人并没有想卖国,只不过人们鼠目寸光看不到偏安会导致最终的国破家亡而已。不过从更长的历史跨度来看,秦桧经济学是非常合理正确的选择。大宋虽然灭亡了,后世的明朝也被满清灭亡了。但是,中国的版图越发扩大,中华文化更加发扬光大,同化了入侵者。为什么?——这种受侵略反而能够更加发达的迷人前景(难怪刘晓波之流发自肺腑地上赶着叫嚣要做“三百年殖民地!”)在工业革命以后的今天,还有没有可能重现?
 
在农业时代,发展铁浮图和生产绢是完全对立的。发展铁浮图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人力物力,却不能改善和提高绢的生产力,改善民生。我们可以发现,在农业时代,军事帝国是不能持久的。农业时代的铁浮图威力非常有限,可以马上得天下,却不能马上治天下。外来入侵者必须接受中华文化,被同化才能实现统治。
 
发展比较优势,对外妥协投降的秦桧经济学,在中国历朝历代能居于统治地位,完全是物竞天择的自然选择结果,这种自然选择使中华文明得到延续和发扬光大。其实秦桧经济学并不是秦桧首创,只是秦桧比较有名而已。在秦桧之前的北宋,也是连年进贡岁币,创造了“清明上河图”的经济奇迹,却迎来了靖康之耻。
 
秦桧是文士,有良心,虽然历史公认秦桧无德,但秦桧遗留下的言论文章,无不良心良知溢于言表,作婊子立牌坊?看到刀光剑影,不免动恻隐之心,想妥协双赢而不是挑战。当年靖康耻当中秦桧还是主战派呢,到了绍兴年间就成了主和派了。岳飞是武士,有一往无前的挑战奋斗精神,免不了让庸俗的人过得很累。千百年来,中国实行秦桧经济学有其历史的合理性,形成了强大的思想惯性。
 
但是,人类生产力发展历史发生了革命。秦桧经济学赖以存在的经济基础彻底颠覆了,消失了,人力已经被工业革命创造的机器所取代。在工业时代,发展铁浮图和生产绢完全是一回事。工业时代的铁浮图是坚船利炮,铁甲战车,生产它们的技术与纺织机器同源。我们可以看到大英帝国的坚船利炮远征四方,同时在殖民地大量倾销机织布。工业时代铁浮图的威力也远非农业时代的骑兵可比,铁浮图的效率可以在一代一代机器中累积,实现指数增长,统治威力大大增强,不需要接受被统治者的文化。尤其是高效率的用于宣传的信息机器诞生,完全可以强行推广少数统治者的文化,于是我们可以看到英语成为世界语言,看到中国全民学英语的盛况,以讲一口流利的美国英语为荣。
 
在历史的转折关头,中国日本差不多同时被西方打开国门,被强行纳入世界自由贸易体系。日本是武士,有挑战性,自然而然选择了岳飞经济学。中国是文士,有妥协性,自然而然继承了秦桧经济学。其间中国虽然也有过一段时间在伟大导师身体力行带领下勒紧裤腰带挑战世界强者并取得了足以傲视寰球的全面(政治,军事,文化,经济)的巨大社会进步(史无前例,当之无愧!),但导师离去后最终没有耐住清贫,贪小利,忘大义,重新走上了秦桧经济学的道路。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和日本在相同起点出发,却出现了巨大的现实反差。
 
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堆秦桧经济学和岳飞经济学,似乎不合时宜。但却是我与几位经济学家交谈后最直接的心理感应。在其后的大学演讲中,也直接谈到了秦桧经济学和岳飞经济学的概念。

相关文章:
·中国人在西方刊行的第一本经济学著作——《孔门理财学》
·中国经济学走向世界的始步:《孔门理财学》
·周新城:一些“著名经济学家”为什么集中力量攻击国有经济
·贾根良:新结构经济学因中兴事件而轰然倒塌——在第十届中国演化经济学年会上的发言
·美国经济学家大卫•科茨:警惕搞混合所有制可能导致国企完全私有化!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