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军事战略
戴庆成:中国在伊朗核事件中遭遇尴尬 
作者:[戴庆成] 来源:[侨报2012年01月27日] 2012-01-29

    最近有越来越多证据显示,欧美国家尤其是欧洲已做好了在伊朗陷入长期军事行动的准备。最新一个迹像是,欧盟日前通过加大对伊朗的制裁措施,禁止成员国从伊朗进口石油并对伊朗中央银行实施制裁。这一禁运方案实施后,伊朗的石油出口势将受到重创。但同样头痛的还有夹在两边阵营之间的中国。

    据中投顾问发布的《2011至2015年中国石油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显示,目前伊朗已经成为仅次于沙特和安哥拉的中国第三大石油供应国,中国从海外进口的石油中,有11%来自伊朗。伊朗局势稳定与否,对保障中国的能源安全具有重要意义,所以北京一直反对西方国家制裁伊朗。

    但在另一边,中国因为一直以来都坚持反对核扩散的立场,其也无法认同伊朗的核计划。所以北京在最近的伊朗核事件问题上的立场就显得模棱两可。中国一方面试图与西方保持密切的联系,要求伊朗停止核试验,另一方面又继续维持同伊朗的友谊。

    尽管如此,北京这种“骑墙”态度已经在国际社会遭遇尴尬——它无法在发展中国家和西方列强之间找到平衡。以色列政府因为内部的政治压力,极可能会对伊朗的核设施实施先发制人的攻击。如果以色列袭击伊朗而导致另一场波斯湾战争,霍尔木兹海峡将被关闭,全球性的石油供应会大跌。由此引起的新的世界经济危机是中国根本不想看到的一场灾难。

    其实,早在早前西方干涉利比亚事务上,中国已遭遇类似的尴尬。目前中国需要与西方国家保持密切联系以实现其现代化。然而由于历史的友谊和其经济和政治利益的需要,它也必须与发展中国家保持良好关系。此外,中国还承担着所谓第三世界领袖的历史包袱,作为其职责,它需要继续担当发展中国家的道德领导地位。然而同时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保持良好关系存在一定的矛盾。

    最近几年,北京这种尴尬的身份正随着中国地位的日益特殊化而变得比以往更加常见。如何既能够保持与西方市场的紧密联系,又能够以低成本在政治道德领域继续承担第三世界的领袖地位,已成为北京当局需要长期面对的一个重大课题。(作者系香港传媒工作者)


相关文章:
·余云辉:中国是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体系的受害者
·翟玉忠:西方移植到中国的学术不等于中国学术(附贝淡宁评论)
·余云辉:吸引美元纸币刺激中国经济如同饮鸩止渴
·李英华:中国古代政教思想及其制度研究——古代政教文明的基本特征(下)
·李英华:中国古代政教思想及其制度研究——古代政教文明的基本特征(上)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