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来信照登
李志涛:观翟玉忠《中国行天道VS西方行人道》视频感 
作者:[李志涛] 来源:[] 2012-01-15

    您好!翟先生,今天大概看了您在乌有之乡演讲的《中国行天道VS西方行人道》,想和您聊一聊我的感想:

    首先我认为您很博学,在中西方的差异上也有很深的研究和造诣,我深感敬服,下面具体谈一谈我的不同见解,言语不当之处还请您不要介意、帮忙指出来,谢谢!
 
    第一:依据我的理解,“天道”就是“自然规律”,“人道”就是“自我实现”。由于人的一生就是在遵循自然规律和追求自我实现中寻找平衡;从这个角度讲,中西方的“道”没有优劣之分、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是开放的、暗示的,不是对立,而应该是一种互补的状态。

    譬如新法家是以“道法”作为旗帜的。那么,这个旗帜不仅仅是道——自然规律,也不仅仅是法——自我实现,而是道与法的结合;以道为核心思想、以法为构架,虚实相容,才能在此指导下实现我们追求的那个世界。
 
    第二:中西方差异,由于历史的原因,西方国家的生活水平确实高于我们,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文化这个东西是相对的,应该是因地制宜、也就是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因为她是无形的,不能通过硬性的权利来达到、比如宗教,民俗;而生活水平是物质的、经济的,也就是通用的、比如食物和水。

    无论我们是做学术还是其他的,都应该先了解我们的“对象”的状况是什么样、真正需求是什么?我想,更多的人关注一些看似与他/她生活不相关的事物,其目的是明确的,如果我们不能切入他们的需求或者引导他们,就会逐渐失去他们,就像民众更关心物价胜过政治一样,民众也同样会这样看待我们,所以我们让他们听到的、看到的应该是通俗的、能够和他们的需求紧密联系的事物,这样他们才会支持我们,您说是吗?

    中国古代人喜欢借古讽今,现代人又喜欢以现在的视角看历史。我们暂且不考虑他们的初衷,但从可行性和理性角度而言,这是有待改进的,历史就是历史,我们不可能改变,我们只能创造现在、这才是我们的方向。
 
    第三:新法家的现状,我是在08年看《新大秦帝国》时初次接触新法家的,当时的网名是“韶仪之门”曾经发表过《谁能解我之惑》等文章、后来论坛进不去了,改为现在的“thecoldsea“;现状网络上的各种论坛很多,感觉新法家的互动相对较少,我们论坛作为启蒙民智、治国精要的学术论坛,应该有所突出或者争鸣。

    当今世界,物欲横流、人心浮躁,能够潜下心来研究的人确实不多,如果有幸能和这样一群怀揣理想、济世成名的豪杰畅聊该当是快意的幸事,留住这些精英很重要。

    另一方面,虽说这个世界科技不断发展、诸如癌症等疑难杂症越来越有希望,但世界真正的病态并不是这里,疑难杂症占全球人数比例还是很少的、这需要一步步来,真正的“病”——是社会的“病”、是国家的“病”,正如您在视频里所讲,小医医人、大医医国,我们所缺乏的就是医国的圣手。

    依据这几年我的感悟,我认为,科技的发展永远无法弥补精神的损失。

    未来的世界——

    必将是思想与科技并行的世界!

    必将是东方与西方并行的世界!

    谁能包容并吸收谁,谁就会拥有真正的崛起,谁就会达到那个终极的目标和理想。
 
    以上浅见,请翟先生多指导,谢谢!

                                  李志涛

                                2012年1月14日


相关文章:
·翟玉忠:宋儒错改《大学》“亲民”为“新民”及其危害
·翟玉忠:中华文明的脊梁——经学及经学的现代转化
·翟玉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大一统中华治道的社会主义
·翟玉忠:边疆长治久安之本——中华政教的大一统
·陆寿筠:中国传统不重视认识论和方法论吗?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