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探微
韩毓海:中国从未闭关自守 
作者:[韩毓海] 来源:[ 四月网2011-12-08] 2011-12-13

    现在有一种很流行的历史观:中国近代之所以落后是因为闭关自守、隔绝对外贸易。从学术角度来看,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中国历史上存在各种问题,但从未闭关自守。要弄清中国近代经济弱势的原因,应先注意两个问题:地缘政治和银本位。 

         西伯利亚铁路使中国失守恰克图贸易链

    中国从唐宋之变开始,逐渐形成了海洋与陆地统一的战略世界观。宋代有位名将叫王韶,他发明了“市易”的概念,也就是现在的“经济特区”。要守住边疆首先要把人聚起来,那样就有饷可以养兵,有人可以当兵。怎么把人聚起来?王韶提出建立商贸特区的创新性思维。

    “市易”的最高成就是明清时代北方的恰克图贸易。恰克图位于蒙俄边境,明清时代是联络欧亚的大动脉,在那里从事贸易的主要是山西晋商。晋商为三种:东口商、西口商和中路商。现在人们只知道“走西口”,却很少有人知道“西口”在什么位置。西口指的是山西右玉县的杀虎口,从这个地方走向新疆、中亚、欧洲。东口是张家口,从这个地方走到东北、俄罗斯。三条线都在恰克图这个地方汇合,形成了横跨欧亚的交通大动脉,也成就了中国近代第一豪商——晋商。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中国近代的衰落同恰克图贸易链的失守不无关系。这一转折点发生在19世纪末期,俄国政府作出一项壮举,对其日后的兴盛起到了决定性作用,那就是在经济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修建了一条西伯利亚铁路,从莫斯科一直修到海参崴,之后又南下中东路,把中国的东北贯通了。据传当时有一位聪明的中国官员跟随曾纪泽出使俄国,回国后说,如果这条铁路通车,山西人就既没办法走西口,也没办法走东口了。铁路的重要性不仅在于贸易,更在于运兵,西伯利亚铁路建成后,中国军队在北方就陷入被动。在当时中国应当以山西为核心修建一条并行的铁路,以防止俄国的挑衅。可惜历史不能重来,我们现在必须吸取教训。今年高速铁路发生事故后,很多人提出要把铁路分拆乃至私有化,排除其他因素不谈,这至少是思考问题过于简单化的表现。

                         错误的银本位

    形成“中国闭关自守”这一偏见的另一个原因是货币问题。中国历史上的确曾经“闭关”以防止货币外流,但这并非为了阻断贸易,而是错误地实行银本位造成的后果。中国是严重缺乏金银贵金属矿藏的国家,竟然采取白银作本位货币,是一个不可思议的错误。中国的银本位开始于1567年,明朝政府决定以白银作为税收货币。这同白银勘探上的两件大事在时间点上契合:第一,西班牙殖民者在南美的玻利维亚发现了大型银矿;第二,日本也发现了白银矿山。恰好在同一时间,西班牙占领了菲律宾,从此不断将白银通过东南亚航道运至中国。

    据统计,西班牙在南美开采的白银,有2/3运到了中国。明朝的灭亡与银本位制度有很大关系,当时荷兰、西班牙和日本海盗为争夺中国南海航路而开战,白银一时无法流入。而出产自日本的白银,大部分供给了东北的女真族,导致明朝境内严重缺乏白银,从而陷入经济危机。

    清代的魏源对这件事有清醒的认识,他说:银本位是中国政治的最大笑话,中国是一个白银缺乏的国家,却用银做货币三四百年逾今。银的供应直接影响到一个王朝的存废,朝廷却无法掌握白银的流量,中国历代王朝怎么做了这等事情!

    改革家康有为也持同样观点,他上书清帝的第一个奏折叫《钱币疏》,指出中国最大的问题是货币失名、失实、失用,清王朝用的货币全部都是西班牙银元甚至日本银元,这与亡国何异?中国应当把民间白银收起来,统一发行自己的银元,即“废两改元”。乾隆曾经发行过一种国家货币,但仅限于西藏地区。康有为提出应该在全国范围内推行中央政府的统一货币。

                 人民币的诞生是一件伟大的成就

    然而直到辛亥革命后,这个理想依然未能实现。孙中山先生讲革命,其中很重要的内容是钱币革命。北大校长蔡元培也说,中华民国成立后改来改去,惟独做不到“废两改元”,到处还是外国银元。等到宋子文主持这件事时,说光是“废两改元”还不行,要建立国家统一货币——法币。发行货币要有基础,蒋介石的大本营——东南沿海的工商业还不成熟,只好向国外借款。一是借英镑,二是借曾一度实行银本位的美元。所以人们说“中华民国第一要务就是要和英美搞好关系”,因为其货币发行是建立在英美借款基础上的。

    了解以上历史,就会明白人民币的诞生是中国共产党一项多么了不起的成就。人民币诞生于革命战争年代的小山村,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控制住了通胀。毛主席说“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人民币就是在这种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我们看现在的中国,可能发现种种问题和危机,但从历史的角度,不难看出我们正处在一个极其伟大的时代,延续了数百年的东西文明较量,或许将发生根本性的逆转。


相关文章:
·翟玉忠:中国古代经济“三十六计”·耜铁之谋
·如果有十三亿个贾庆国,还有中国吗?
·施一公:为什么极优秀的中国学子到国外脱颖而出的非常少?
·程燎原:千古一“治——中国古代法思想的一个“深层结构”
·翟玉忠:从人工智能到大道智慧——人工智能时代的中国文化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