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哲学纵横
穆宏燕:文明对话——《玛斯纳维》的当前意义 
作者:[穆宏燕] 来源:[] 2011-11-04

    《玛斯纳维》被誉为“波斯语的《古兰经》”,在伊朗宗教文化中具有崇高的地位和深远的影响。《玛斯纳维》是苏非神秘主义思想的集大成之作,涵盖了苏非神秘主义思想的方方面面,比如:神爱、修身养性、泯灭自我、人主合一等等。这些思想在笔者以往的文章论述中多有涉及。最近,重读《玛斯纳维》,从中体悟到一个以前没有得到足够重视的重要思想即:主张摈弃宗教偏见,不同信仰的人应相互尊重相互理解。伊朗前总统哈塔米先生在任期间针对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提出“文明对话”,主张不同文明之间应展开对话,促进相互了解,以避免冲突。哈塔米先生的主张得到了世界各国普遍的赞同和支持,联合国因此把2001年定为“文明对话年”。哈塔米先生“文明对话”的主张无疑是与伊朗自身的宗教文化思想传统一脉相承的。因此,在当前的国际局势下,重新释读《玛斯纳维》,彰显《玛斯纳维》中的“文明对话”思想,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一.不同宗教之间的同一性

    宗教作为一种社会意识形态,贯穿于信仰者的精神生活和社会生活,使信仰者产生一种归属意识,具有强大的凝聚力。宗教产生于人对一种超自然力的认知,而人认知能力的局限性使人对这种超自然力的认知千差万别,因此人类社会几千年的发展史,从原始宗教到民族宗教和世界宗教,产生了林林种种的不同宗教。人认知能力的局限性和强烈的归属意识,使自己所属宗教的正确性被强化。“自我正确”意识被强化就容易滋生排他性,衍变为“唯我正确”。但是,我们应当认识到,这种排他性是因信仰者认知能力的局限性和强烈的归属意识而产生的,并非宗教本身的必然特性。国内有学者认为产生于叙利亚文明的一神论宗教(包括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具有“唯我正确性”和“排他性”,因而容易因宗教分歧而引发矛盾和冲突,而中国的儒家文明具有包容性,是一种平和中道的文明形态,较少可能引发冲突,从而认为儒家文明对缓和当前紧张的国际局势是有利的。[1]笔者认为,这样的观点本身就是在一种强烈的归属意识下产生的,在某种程度上恰恰就是一种“唯我正确性”和“排他性”的反映,只看到了一神论宗教的表面现象,而没有看到其内在实质。就伊斯兰教而论,在西方话语霸权的渲染下,伊斯兰教被描绘成一种“排他的”、“好战的”、“不宽容的”宗教,乃至很多不了解伊斯兰教的人都如此误认伊斯兰教。笔者曾在另一篇论文中辩驳了西方世界对伊斯兰教“好战”和“不宽容”的指责,阐明了伊斯兰教的宽容精神,这里不再涉及。笔者在这里想要阐述的是,在世界三大一神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中,伊斯兰教是完全彻底的一神论宗教,恰恰是其彻底的一神性质、一神眼光和视角把其他宗教包容到了自己的麾下。这里需要说明的是,笔者不是穆斯林,也不信仰伊斯兰教,因此这样的论点不是出自笔者的归属意识,而是出自笔者在长期从事伊斯兰教和伊朗文学研究中对伊斯兰教的认识和了解,是纯学术性的。

    《古兰经》[2]49:13说:“众人啊!我确已从一男一女创造你们,我使你们成为许多民族和宗族,以便你们相互认识。”因此,从根本上来说,伊斯兰教认为世界上的众多民族和众多宗教是真主造物的结果,信仰不同宗教的不同民族之间应当相互了解,相互认识。不同信仰者之间进行相互了解的前提必须是放弃“唯我正确”的意识,在恪守“自我正确”(这是人的生存之根本,是不能放弃的。一旦对“自我正确”产生怀疑,人就会产生归属意识危机)的前提下,接受“他人亦正确”。那么,如何才能让信仰者接受“他人亦正确”?因此,要把《古兰经》的这一精神灌输给普通信众,需要宗教学家们高屋建瓴的阐释。《玛斯纳维》在这方面体现出经典之所以为经典的伟大,高瞻远瞩地阐释了不同宗教之间的同一性。

    作为苏非神秘主义思想的集大成者,莫拉维吸收并发扬光大了苏非神秘主义的“光照说”。“光照说”最先是由苏哈拉瓦迪(1153—1191)提出,认为真主乃绝对的终极之光,世间万物仰赖真主的光照而存在。其经文依据是《古兰经》24:35:“真主是天地间的光明,他的光明像一座灯台,那座灯台上有一盏明灯,……真主引导他所意欲者走向他的光明。”莫拉维花了不少的篇幅来阐述这种“光”的哲学,几乎在《玛斯纳维》每一卷中都有涉及。莫拉维认为不同宗教对真主这一绝对存在的认知,就如同七色光与光之间的关系。终极之光幻化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光,因而七色光表面上颜色各一,但实质上是同一。《玛斯纳维》[3]第三卷“达古吉的神奇故事”中达古吉在海边看见七支明烛,转眼间,七支蜡烛又合为一支明烛,不一会,一又化为七。阐述的即是这种一与多的关系。《玛斯纳维》第四卷416—417联同样说道:“这情形正如天上本来只有一个太阳,当它照进千家万户,就变成千万道光亮。假如你拆掉挡住光线的所有墙壁,就会发现千万道光线都融为一体。”因此,在一与多的关系中,一是绝对的,多是一种幻化,是一种表象,本质上是同一不二的。因此,正是伊斯兰教的这种一元性质把其他各种不同宗教认作在本质上是同一不二的,这就为在坚守“自我正确”的前提下接受“他人亦正确”提供了理论依据。在这种“同一不二”的理论依据下,莫拉维明确指出伊斯兰教之外的其他宗教——犹太教、琐罗亚斯德教、基督教,乃至多神教——在本质上都是同一的。《玛斯纳维》第六卷1862—1863联说:“托那伟人之福,犹太人、麻葛、基督徒和多神教徒全成为一色。在那充满机密的太阳的光芒里,千万或长或短的阴影全成一体。”这样的思想使摈弃宗教偏见、不同宗教之间相互尊重相互理解成为可能。

    针对不同宗教所各自承认的先知,莫拉维认为不同的先知在本质上也是同一不二的,因为他们所获取的都是真主的终极之光。《玛斯纳维》第一卷1947—1950联说道:“当灯盏取得蜡烛之光束,谁见那灯盏定也见那蜡烛,如此这般传递百只灯盏,看见最后一盏即见本原,不论从最后的灯光获取,或从精神之烛并无差异,不论从最后的灯盏获光,还是从最久远的烛获光。”各先知之间的差异,如同灯具的差异,而光的本质是无任何差异的。《玛斯纳维》第三卷1254—1258联说道:“复活日之前,穆萨现象仍将出现,穆萨之光如初,其载体灯却在变。陶质的油壶和灯芯在不断更换,其光始终如一,因它来自彼岸。对着镜子照,可能会产生错觉,镜中影像繁多,令人大惑不解。若专注其光,抓住事物本质,既可摆脱二元或多神论限制。众信士与祆教和犹太教徒的分歧,睿智者啊,在于对世界看法不一。”

    因此,当我们认识到各种宗教各位先知在本质上的同一性,还有什么样的分歧不能消除呢?还有什么样的理由让我们死抱着“唯我正确、他人皆错误”的狭隘思想?还有什么样的理由不让我们张开怀抱去接受“自我正确、他人亦正确”这一真谛?
 
二.分歧产生的原因

    然而,现实生活中各种各样的宗教分歧和教派分歧比比皆是。莫拉维用各种各样的故事来阐述这种分歧产生的原因。笔者归纳为以下几方面。

    第一,想当然的推测。《玛斯纳维》第一卷“聋子探望生病的邻居”的故事讲一个聋子的邻居生了病,他想去探望,又担心因耳聋而无法问答,便事先把可能发生的问答推测一番。他推测:我先问:“你病好些了吗?”病人肯定会回答说:“好些了。”我就说:“托真主的福。”又问:“吃了些什么药。”病人肯定会说:“吃了什么什么药。”我就说:“祝你吃药吉祥。”又问:“哪位医生给你看的病?”病人肯定会说:“是某某医生。”我就说:“祝他出诊吉祥。”聋子如此推测一番,便去看望病人了。结果全乱了套。聋子问:“你病好些了吗?”病人说:“快死了。”聋子说:“托真主的福。”又问:“吃了些什么药。”病人说:“吃了毒药。”聋子说:“祝你吃药吉祥。”又问:“哪位医生给你看的病?”病人说:“死神。”聋子说:“祝他出诊吉祥。”差点没把病人活活气死。因此,推测只是把想象的东西当本质,往往导致谬误。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就是根据一些表面现象对别的宗教进行想当然的推测,结果导致对别的宗教的错误认识。

    第二,偏执,钻牛角尖,揪住表面现象不放。《玛斯纳维》第二卷有个小故事,语法学家为讲语法而举例说:“李四被张三殴打。”一个听众却一个劲地问张三为何要殴打无辜的李四,无论语法学家如何解释,该人都揪住这句话的表象不放,而不看语法学家说这句话的真实用意。这就如同在现实生活中,某些人抓住别的宗教教义中的某些词句,阐发出一些与该宗教本质不相干的所谓“真知灼见”。

    第三,固执己见,形成纷争。《玛斯纳维》第二卷“四个人因对葡萄的叫法不同而产生争执”这一小故事讲述了一个波斯人、一个阿拉伯人、一个突厥人、一个东罗马人四人结伴而行,途中得到一枚硬币,四人都想买葡萄吃,但因各自语言对葡萄的叫法不同而产生误会,又互不相让,最终厮打起来。这种因对同一事物的表述方式不同又固执己见而引起的误会是不同宗教不同教派之间产生分歧、形成纷争的根源。这是典型的“唯我正确、他人皆错误”的思维方式。

    第四,固执己见加上不宽容若发生在权力者身上,很容易形成宗教迫害。《玛斯纳维》第一卷中“犹太国王因宗教偏见杀害基督徒的故事”讲的是:一个犹太国王阴谋屠杀基督教徒,他的一个大臣献计说,来自内部的自相残杀更为致命。于是,这个大臣乔装成基督教徒,打入基督教徒内部,获取了他们的信任。基督教徒们把他奉为精神领袖,而他却对基督教徒中的七位长老分别传授不同的教义。在他自杀身亡后,基督教徒中的七位长老皆认为自己所受教义是正道,其他长老所受教义乃谬误,于是导致基督教徒分裂成不同派别,终致相互厮杀,血流成河。莫拉维指出,这个犹太国王的谬误就是在于把穆萨(摩西)与尔撒(耶稣)二位先知割裂。这个故事同时也说明,不同宗教不同教派之间教义上的分歧实质上是一种人为的结果。

    第五,人在认识上的局限性,以偏概全。莫拉维在《玛斯纳维》第三卷“人们对大象的看法不一”这个故事中,把人们熟知的“盲人摸象”的故事改为了“人在黑屋子中摸象”,这一改变是有着深刻喻义的。苏非神秘主义认为,人的灵魂来自真主吹入人祖阿丹(亚当)体内的精神,因而人在本质上是具有神性的,只是这种神性被后天尘世所遮蔽。人只有通过修身养性,获得真主的光照,才能重新寻回这种神性。因此,莫拉维并不认为是人因天生眼瞎而不能认识到大象的全貌和本质,而是因人在黑暗中缺乏光照所致。尘世犹如黑屋子,人在尘世的黑暗中无法认清绝对精神的全貌,结果往往是以偏概全,各执一词,产生分歧。

    正因为人认识上的局限性是受尘世的遮蔽所致,因此分歧又几乎可以说是与这世界共存的。《玛斯纳维》第三卷1496联说:“每种造物都有自己特殊的祈祷,对此,它们相互之间并不知晓。”正因为互不知晓,互不了解,所以产生分歧。同卷1498联说:“世界上七十二种宗教大同小异,只是信众互不了解,多有猜疑。”同卷1501—1503联说:“逊尼派不明白宿命论者的祈祷,宿命论者亦然,不知对方祷告。逊尼派自有其特殊的祈祷礼仪,与之相比,宿命论者祈祷迥异。这个派别说其他派别误入歧途,因为全然不了解人家的宗教义务。”对这样的分歧,莫拉维有着清楚的认识,认为这是尘世本身的局限性钳制了人的认识,要彻底消除这样的分歧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到复活日之时。《玛斯纳维》第五卷3214联说:“宿命论者与意志论者的争辩,会一直延续到复活日前。”同卷3218—3219联说:“对对方的批评,不予承认;对对方的胜利,不能甘心。世界上有七十二个教派,到复活日前都会顽强地存在。”同卷3221联说:“这七十二个教派直到复活日时,都会争论不休,不把观点放弃。”同卷3227—3228联说:“两个对立的教派都各执一词,每个宗派都为自己的教义沾沾自喜。当回答不出对方的诘问,便强词夺理,这种吵闹直到复活日也不平息。” 由此,莫拉维也无比感叹:“这时代众秘密就似花牛一般,各个民族语言之纺锤缠着百色线。现正当百种颜色百颗心之时,一色之世界何时才会显示。”(《玛斯纳维》第六卷1868—1869联)

三.减少分歧的途径

   《古兰经》49:10说:“信士们皆为教胞,故你们应当排解教胞间的纷争。”因此,尽管在这个尘世上分歧是难以消除的,但是本着《古兰经》的精神,莫拉维还是在《玛斯纳维》中用了大量篇幅阐释不同宗教之间的同一性,即是旨在帮助广大信众提高认识,减少分歧。莫拉维还用很多故事来阐述信众之间应当彼此尊重、相互理解,这是减少分歧的有效途径。用当前的语言来说,就是要展开“文明对话”,减少彼此的误解,避免冲突的发生。笔者同样将之归纳为以下几方面。

    第一,应当尽量化敌为友。《玛斯纳维》第二卷2147-2148联说:“即使是敌人,这仁慈也有益,仁慈使大量敌人转变为同志。即使他未成友,仇恨也会减少,因为仁慈是治疗仇恨的药膏。”《玛斯纳维》第五卷3644联前题目中说:“应像易卜拉欣·哈利勒那样对待新的陌生的客人。他的大门永远向尊敬的客人敞开。不论他是异教徒或信士、虔信者或悖逆者,对所有客人都笑脸相迎。”在原书中不同的客人喻不同的思想。若每个人都以如此博大的胸襟去海纳百川,还有什么样的分歧不能搁置起来,从而求同存异?

    第二,不能自以为是。每个人寻求真主的道路各不相同,只要心向真主,目标就是同一。不能只认为自己是对,别人皆错。《玛斯纳维》第二卷“穆萨否定牧羊人的赞美”的故事中,牧羊人用粗俗而淳朴的语言赞颂真主,说要为真主擦鞋子、梳头发、洗衣服、灭虱子等。穆萨听见了,认为这样的祈祷亵渎了真主而斥责牧羊人。这时,真主给穆萨传下天启责备穆萨犯了分裂之错:“我给每个都安排了一种方式,我赐给每个人不同的词汇语句。”(1753联) “印度人用印度的语汇来赞美,信德人用信德的语汇来赞美。”(1757-1758联):“我不在乎人们的语句词彩,却只在乎人们的内心状态。尽管表面上说的言辞不谦逊,若心很谦虚,我们应观察心。因为言辞是现象,心是本质,现象是派生,本质是根本。”(1795-1761联)的确,每个民族乃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方式,只要其内心是对宇宙间绝对精神的敬畏,不论什么样的方式都是正确。

    第三,善待不同信仰的人,尊重和理解不同信仰的人。《玛斯纳维》第六卷中“名叫欧麦尔者买面包的故事”讲一个名叫欧麦尔的人,在伊朗卡尚城里买不到面包,因为店主一听他叫欧麦尔,就知道他是逊尼派教徒,而伊朗卡尚城是十叶派教徒聚居区,因此店主让他到下一家面包铺去买,而下一家店主同样不买给他,让他到再下一家去买。结果这个人走遍卡尚城也没有买到面包。这时,莫拉维说道:“假若欧麦尔在视力上不对眼,他会说:‘没有别的商店。’假若正确看视之光照在卡尚人心里,欧麦尔会成为阿里。”(3233—3224联)这里,莫拉维一分为二地看待这个问题,指出买卖双方都犯了二元的错误,都把一看成了二。顾客欧麦尔若能正确看视,就会认定只有一家面包铺而不会跑遍全城也买不到面包。而店主若能正确看视,那么逊尼派教徒和十叶派教徒在本质上都是同一,就不会因教派分歧而不卖面包给顾客欧麦尔。《玛斯纳维》第四卷407—408联同样说道:“信徒们从来就是不可分割的统一体。信徒们人数有千万,信仰却只有一个,他们的肉体各不相连,灵魂却紧密结合。”这里,莫拉维把所有的信仰者都视为同一,没有相互歧视的理由。正如《古兰经》3:84所说:“你说:我们确信真主,确信我们所受的启示,与易卜拉欣、易司马仪、易司哈格、叶尔孤卜和各支派所受的启示,与穆萨、尔撒和众先知所受赐于他们的主的经典,我们对于他们中的任何人,都不加以歧视,我们只归顺他。”

    因此,只要我们懂得了不同宗教不同信仰者之间本质上的同一性,那么表象的分歧完全可以通过文明对话的方式来解决,放弃“唯我正确、他人皆错误”的思维方式,在“自我正确”的基础上,承认“他人亦正确”,相互了解,彼此尊重,乃至取长补短,取强补弱。正如杜维明先生所倡导的: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相关文章:
·翟玉忠:李悝变法突显了中华文明的本色
·翟玉忠:商、周是中华道/法原文明的一个重要发展期 ​
·翟玉忠:治国离不开法家——中华法家原文明谱系
·翟玉忠:承认中国本土学术体系存在,是复兴中华文明的起点
·翟玉忠:中国文明底色不是儒学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