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儒家执政理念何时了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05-12-23
两千年来,特别是过去150年来,中国政坛可谓风云变幻,令人目不暇接;唯一长在的就是儒家执政理念,儒家执政理念何时了?
 
 
 
    “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小时候,受过传统教育的姥姥习惯于如此骂那些干了什么错事的人。细想起来,姥姥这样说总要比诸多所谓“国骂”文明多了,尽管目前已经很少有人用“忠、孝、仁、义”来衡量现代人的所作所为了。
 
姥姥年纪大了,儒家道德是她思想准则,不变也罢。问题是,一旦儒家思想深入到中国精英的理念中去,那就可怕了——中国不仅离法治社会越来越远,还几乎耗尽了这个国家本来就不丰富的政治资源。
 
最近国内一位记者调查了深圳玩具厂农民工的生活状况,调查得仔细,文章也写得入木三分,而那位记者开出的药方却令人哭笑不得:“国家如果真想让劳工富裕,最需要做的不是出台所谓的标准并组建新的协会强制企业交费、认证、达标,而应通过教育、法律等公共用品的提供,改善劳工的知识结构、提高劳工的职业技能,让他们有能力从事更体面、更高报酬的工作。”好像深圳真的有人如此在做,据说还办了什么研究所,专门和老板合作培训工人。
 
深圳某些工厂工人生存条件的恶劣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中国被死死锁在世界产业链的底端“发挥比较优势”,政府要提升产业结构都困难重重,况且一个老板或一个记者了,于是我们的记者不得已打出了“孔子牌”,搞教育,多培养好人、善人、贤人、增进文德。
 
不要搞错,打“孔子牌”的可不止那位记者先生。2004年珠江三角洲闹“民工荒”的时,广东省劳动厅的一位领导就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指出,如果工厂保持正常的利润水平而并非盲目追求高额利润,只要提供正当的劳动力价格,就不会找不到工人;言外之意,只要老板对工人好一点,“民工荒”问题就没有了;那些老板不想当圣人吗?非也。他们的回答是:赚的就是人工的钱,生产一个耳机才挣几分钱,工资再高,几分钱都赚不到了,难道让我们喝西北风!
 
更有甚者,我的一位朋友,北京一所著名学府的经济学家为拯救国有企业,要在中国找出“13万个尧舜”,认为“谁如果能使雷锋式的人成为社会的主流,谁就能够建立起强大高效低成本的国有企业”。按理说,13亿人才找13万个雷峰可谓万里挑一,关键是如何挑出呢?写保证书还是申请书,是“民主”还是“指派”,真让人一团雾水。
 
只要圣人出,天下事就好办了,这就是那位经济学家的儒学逻辑,为此他还提出了“可持续剥削”的理论,这个概念实际上来自明成祖。朱棣建故宫时就告诉主管大臣说,不要对工匠们太狠,不要让他们太累,要让他们吃饱。可惜,全球化时代这位要“可持续剥削”的经济学家不是皇帝,真正的皇帝多坐在国外跨国公司的总部!
 
还有人听孔子说过“善人为邦百年,亦可以胜残去杀矣”,于是就通过一波又一波的教育运动培养“善人”(有时也用“新人”一词),这几乎成了长期以来中国政治的主题,不是听报告就是写学习材料,每次都是热泪盈眶、成绩很大,结果却是官僚主义、腐败形势依旧严峻。两千年来,特别是过去150年来,中国政坛可谓风云变幻,令人目不暇接。唯一长在的就是儒家执政理念。
 
我记得香港著名学者郎咸平先生不止在一个场合说过,中国目前最缺乏的是现代化所必需的信托责任。放到古代语境中,郎咸平先生所指的信托责任显然是中国法家所谓的“定分”。《商君书·定分第二十六》中有一个“百人逐兔”故事:一只兔子跑了,一百个人乱哄哄蜂拥而上,要逮住他,并不是因为捉到兔子后每个人都能分到兔子的百分之一,而是因为兔子的所有权没有确定。而市场上有好多兔子在卖,盗贼都不敢去偷,这是因为市场上兔子的所有权是明确的。商鞅感叹说:“故名分未定,尧、舜、禹、汤且皆如鹜焉而逐之;名分已定,贪盗不取。”面对国有资产的大量流失及弱势群体的权利被严重损害,如果我们能从法律上分清什么是国有财产,什么是私有财产,从普通员工到经理人员每个人的信托责任是什么,并用法治手段(包括法家的全民监督)保护公私财产的,保证每个人都能履行国家赋予的信托责任——那么中国的信托责任体系也不像大秦帝国那样建立起来了吗?
 
看看《睡虎地秦简》中的秦律,你会为它完整的信托责任体系感到惊叹,从工匠到官员,每个人的责任都被法律条文明确确定了下来。那里没有暴法,甚至连一只闯入禁苑的狗在什么情况下打死都有明确规定。就是这样一部“秦妇人婴儿皆言”的法律,造就了一个路不拾遗、官不腐败,山无盗贼,家给人足的强国。中国人曾是一个崇尚秩序与法律的民族,后来秦法家执政理念和法律体系为西汉继承,这直接体现在黄老哲学和汉律之中——中华原文明也因此达到了顶峰!
 
不幸的是,自两千多年前的汉元帝以来,儒家理念已经深入中国普通百姓和政治精英的骨髓,今天这种与法治精神相违背的思想仍然统治国人。晋代《竹书纪年》出土后,由于颠覆了许多儒家编造的史实,后来竟再度佚失。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出土的《睡虎地秦简》和黄老经典《黄帝四经》会不会遭到同样的命运呢?因为这两部著作一方面否定了秦法是暴法、黄老哲学是无为而治,另一方面又肯定了中华原文明的法家主体地位。
 
还是不要作太多的臆测吧。当国人觉悟到中华文明是什么?什么是中国特色?中华复兴的时刻就将真正到来——那时我们将不再盲目地追随西方,不再试图复兴保守腐朽的儒家,而是复兴刚健有为的法家——让华夏原文明的太阳普照全球吧!
 
 
 
 

相关文章:
·翟玉忠:西方移植到中国的学术不等于中国学术(附贝淡宁评论)
·翟玉忠:六经——中华文明的顶层设计
·翟玉忠:《大学》“德本财末”思想的时代意义
·翟玉忠:《孔门理财学——孔子及其学派的经济思想》译序
·翟玉忠:读余云辉博士《关于共产党执政的阶级基础探讨》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