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哲学纵横
王阳明心学对日本的影响 
作者:[佚名] 来源:[] 2011-07-29

   佐藤一斋(阳明学和朱子学学者),佐久间象山、横井小楠都是当时著名的洋学家,同时又是阳明学者。他们以阳明学作为解放思想的武器,提出“东洋道德,西洋艺术,精粗不遗,表里兼该”等主张,打破了朱子学固守了儒学的孤陋习气,开了吸收西方科学文化的新风,为开港倒幕做了思想和舆论上的准备。

    佐久间象山的门生中,如攘夷倒幕的活动家吉田松荫,胜海舟等,都是信奉王学的。明治初期启蒙运动中的骨干如加藤弘之、津田真道、西村藏树等也出自象山门下。

    吉田松荫是维新运动时期先驱性的思想家和教育家。松荫回忆说:“吾曾读王阳明《传习录》,颇觉有味。顷得《李氏焚书》亦阳明派,言言当心。向借日孜以《洗心洞札记》,大盐亦阳明派,取观为可。然吾非专修阳明学,但其学真,往往与吾真会耳。”在阳明学的影响和鼓舞下,他积极主张尊王攘夷,致力于倒幕运动。

    吉田松荫以其叔父的名义在家乡创建了松下村塾,据说其学生八十,竟有近半数为明治维新做出了杰出贡献。明治维新前后叱坼风云、雄飞庙堂的许多俊杰之辈,如伊藤博文、木户孝允、高杉晋作、山县有朋、井上馨、前原一诚、久阪玄瑞等,皆出自松阴门下。

    吉田松阴的高徒,维新运动的重要领导人之一高杉晋作(公元1839-1867年),在读了王阳明《传习录》后也作诗云:“王学振兴圣学新,古今杂说遂沉湮。唯能信得良知字,即是义皇以上人。”

    萨摩藩的倒幕领袖西乡隆盛(公元1827-1877年)也是一位倾心王学的政治家。他以阳明学的即知即行思想为理论武器,积极参与幕政改革和勤王运动;为奉还大政于天皇,他亲自担任总督府参谋之职,征讨幕府将军;为改革旧制,他首倡废封建改郡县之议;因此,他成为日本勤王运动中的第一功臣。

    正是以上这些信奉或倾向阳明学的杰出人物,以阳明学为理论武器,倡导尊王攘夷或开国倒幕,推动了明治维新的实现,瓦解了日本封建体制,由此而开启了日本社会通向近代化的大门,而受阳明学影响的明治开国元勋伊藤博文、西乡隆盛则直接提倡民权、民主、废藩置县,为日本实现资本主义奠定了基础。

    我国近代著名学者章太炎说:“日本维新,亦由王学为其先导。”梁启超也说:“日本维新之治,心学之为用也。”这些论断都是符合日本的历史的。


相关文章:
·许全兴:王阳明心学真能救世吗?
·郭松民:读史札记——李鸿章对日朝的外交遗恨
·翟玉忠:王阳明错在哪——“格物致知”本义考
·王阳明人生四乐:亲情之乐 讲学之乐 修身之乐 山水之乐
·王阳明事功:来自道德的修炼而非知识的积累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1-08-02 20:29:00.0)
    仙仙生活札记《王阳明辟佛及其他》--------- 对中国思想史略有了解的人看到这个题目就应该有些奇怪,因为王阳明虽然是理学家,但辟佛语却不多(整个明朝辟佛的声势似乎都远不羁两宋)。不多是不多,但不多也说明还有,比如《传习录》就记了这么一个事情: “先生尝言‘佛氏不著相,其实著了相;吾儒著了相,其实不著相’,请问。曰:‘佛怕父子累,却逃了父子;君怕臣累,却逃了君臣;怕夫妇累,却逃了夫妇;都是为个君臣、父子、夫妇著了相,便须逃避。如吾儒有个父子,还他以仁;有个君臣,还他以义;有个夫妇,还他以别;何曾著父子、君臣、夫妇的相?’” 这是一段有意思的话。辟佛是中国思想史上一个值得说说的现象,其实中国辟佛辟得很早,从东晋到南北朝,佛教的力量慢慢盖过老庄,隐隐然执知识界与思想界之牛耳时,南北朝野就有许多辟佛的举动,最有名的当然就是梁武帝时关于神灭神不灭的那场大论战。但是这段时间的辟佛跟儒家没有太大关系(这几百年中,道教是辟佛的主力)。儒家的辟佛,第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人物是韩愈,他最有名的自然是那篇《原道》。《原道》在思想史上有两个重要意义,一个是讲道统(隐含着一层尊孟的意味,这是后来中国文化大转向的一个信号),一个是辟佛老(估计他是看人家孟子都辟杨墨两家,索性就把皇帝认的祖宗也拉来垫背了),至于辟佛的内容本身倒没什么可说的,毕竟韩愈于儒家的精微之学也是个外行(据说白居易的“退之服硫黄,一病讫不痊”讲的就是他韩愈韩退之),只能说点十来岁小孩都懂的道理。到了两宋,沉寂已旧的辟佛忽然有了点大跃进的味道,而二程张朱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看看《近思录》里的《辨异端之学》及《朱子语类》里的《释氏》就晓得了。要说在儒学上的造诣,他们比起韩愈来可不是强那么一星半点,韩愈辟佛最多是外行的王八拳,而二程张朱凭着一身真功夫已能去入室操戈。比起二程张朱,王阳明对佛学的认识一点不差,他也属于出入佛老好些年的人物;但他辟佛又不同于二程张朱,没使更多的功夫,只是四两拨千斤。怎么个四两拨千斤呢?二程张朱的辟佛语,没那个学问基础的人根本就看不懂,都是学理上的;而阳明只是轻轻一挥,看似平常(也是人人都明白的道理),却已点打了要害。从韩愈到二程张朱,再到阳明,这也是个正反合的发展过程? 阳明这段辟佛的话,是从“著相”开始的。“著相”又叫“着相”,本身就是佛家的术语,意思是执着于那事事物物的表象。阳明从佛家说起,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自然是极见精彩;但他讲儒家并未著相是从三纲来说的,很多人看了恐怕心里会不舒服。其实阳明要说的只是那么个意思,如果我们计较于这些小节,不能得意忘言,我己就已经先著相了,还谈什么儒家与佛家著不著相呢?而且阳明这个意思,前人早就表达过,比如朱子说的“彼(指佛)见得心空而无理,此(儒)见得心虽空而万理咸备”,往细了论就是要论就有这一层:佛家是一片空,而儒家毕竟还有个理在这里,应它便已是个了。但是朱子还是从学理上讲起,而阳明的道理已经在这些百姓日用里了。明代的文化市井气重,王学与此是互为因果的,看看阳明那许多三教九流的徒子徒孙便晓得——而这个倾向本身,在阳明那里已经有了。 跳出这段公案,我对辟佛其实还有一些更远的想法。理学家批评佛学,喜欢说个“私”字,认为佛学整个规模,根子上还是个私。而且理学本身无论哪派,也讲都去私(后来文革里“狠斗私字一闪念”的口号其实很有理学意味,也很能见出理学的影响)。佛家要去的是个“我”字,而理学要去的只是个“私”字,这中间自然能隐约瞧出佛家对于理学的影响,但这一差别更多还是透露出与印度文化等其他文化相比,中国文化本身的一些个中消息:比起一个超越之境,甭管是得救升天还是涅盘寂静,中国人所关注的只是现世,只是此生的幸福。中国文化是活人的文化,所以终究脱不开一个“活”字与一个“人”字。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