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余云辉:停止开设A股国际板 维护国内金融市场稳定 
作者:[余云辉] 来源:[] 2011-05-27

国际资本只有完成了二个阶段的运动,才能完成对财富的转移。这是西方教科书极力掩盖的秘密。

国际资本以美元的方式进入中国,换取了中国廉价的资源、廉价的股权和廉价的商品;相应地,中国形成了储蓄和外汇储备。这是国际资本运动的第一阶段。然后,国际资本必须以某种方式进行一次反向运动,形成资本的回流,才能最终达到转移中国财富的目的。南美、东南亚等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金融危机和社会危机都是发生在国际资本运动的第二阶段,即国际资本回流阶段。国际资本在中国即将走完第一阶段,在未来一、二年之内将配合美元加息和美元走势趋强而进入第二阶段,即国际资本回流阶段。这是容易引爆中国经济金融危机的危险阶段。我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在这样的转折时期,金融决策层推出A股国际板,显得尤其缺乏国际金融的战略预见性。

金融危机本质上是金融战败。但是,在金融危机之前的较长时间里,危机的酝酿过程是一个漫长的、以和平的金融产品交易为外表的金融征服与被征服的过程。我们的经济理论家把这一可以导致无数企业破产、家庭离散、企业主跳楼、社会动荡、甚至政权更迭的现实生活过程简单地描述为资本的运动。国际资本运动的第一阶段是为了获得实体资源,如土地、矿产、商品、企业股权和控制权;但是,在国际资本运动的第二阶段则是主要表现为以推销虚拟的金融产品为主要手段来回笼资金和货币。假如在1840年之前,中国也有一个叫证券交易所的东西并可以把交易系统装到每个中国财富拥有者的电脑桌面上,那么,西方列强决不会通过运输实物鸦片(这毕竟是体力活)来回收白银资本,而会要求清政府开设一个国际板,然后向中国人兜售外国企业印刷的股票票证、期货合约以及其它金融衍生品来完成资本的回流。

美国掌控了全球主要的能源资源、农业资源、矿产资源和科技人才资源,为此,美国印刷了大量美元货币;对应地,美国设计、发明并发行了巨量金融产品以及金融衍生产品来回笼这些货币,从而形成了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平衡、即“实”与“虚”的平衡。中国是国际资本逐利的主要战场。在国际资本运动的第二阶段,国际资本集团同样需要在中国推销各类虚拟的“金融标的物”,最终完成资本的回笼。这些“金融标的物”包括:高盛、摩根、汇丰银行等金融机构给中国企业推销的的金融衍生产品、海外企业债券,也包括海外投资银行在华推销的企业股权。中国推出的A股国际板使得海外资本集团可以大规模地向中国境内推销海外企业的股权来“回笼美元资金”,从而快速消耗中国的外汇资源。

金融政策和金融活动的成败完全由时机和条件所决定的。中国推出A股国际板这一重大金融行为的时机是不成熟的、条件也不成熟。

首先,人民币不是全球储备货币和结算货币。境外企业在中国上市募集的人民币资金无法在世界各地投资,因此,这部分被境外企业掌握的人民币必然要兑换走中国的美元外汇,然后再用美元去境外投资或结算。最终结果是,A股国际板发行量越大,外汇流失越多。当然,跨国公司可以承诺在中国募集的人民币资金投入于中国市场的开拓而不转移到海外,这样就产生了另一个问题:我们人均不多的储蓄资源为什么要交给富裕的国际垄断资本用于在华开疆辟土呢?这种经济发展策略的逻辑何在?

其次,中国国内的证券市场长期实行严格的行政管制,导致中小企业上市融资困难,同时,也导致股价偏高,市盈率明显高于国际市场。在这种情况下推出A股国际板一方面会造成国内股市暴跌、市值缩水、加剧国内企业融资难度,增加国内金融市场的不稳定和中国社会的不稳定;另一方面给海外企业带来丰厚的股权套利机会。

最后,A股国际板推出之后,国内A股的定价权将被逐步转移到美元资本控制的国际金融集团手中。目前,A股市盈率的被动并不是与国际市场同步的。这说明,中国A股的定价权没有丢失。国际板推出之后,海外资本可以通过操纵国际板上上市交易的股票价格来影响A股的价格走势。当年,国内一批人出于种种目的而鼓吹股指期货推出可以增加资本市场的对冲力量和稳定力量,结果股指期货推出之后开始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超预期拉升”和“断崖式跳水”。股票市场波动加大了。同样,A股国际板推出之后,国内股票市场的波动性和不稳定性势必增加。波动产生利润。制造波动和不稳定是国际金融资本的本性。

推出A股国际板的官方理由和官方目的是人民币国际化、让中国百姓分享跨国公司的成长收益、给热钱准备“一个池子”、上海要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等等。这些理由都不成立,这些目的更达不到。

企图以国际板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做法完全属于本末倒置、因果倒置。英镑、美元、欧元的货币国际化路径是这样走的吗?显然不是。只有未来人民币成为可以取代美元的储备货币和结算货币,才能通过印刷人民币纸钞换取外国企业股权,才能稳赚不赔。目前的状况是,国外企业用高市盈率的股票换取中国的人民币,然后用这部分人民币兑换中国的美元储备,而中国的美元储备不是中国央行印刷的,也不是证监会印刷的,而是中国以廉价的商品、廉价资源、廉价的股权换取的。在人民币没有取代美元成为储备货币和结算货币的情况下,A股国际板的交易是一场中国以实体资源,借助人民币为第一媒介和美元为第二媒介,来换取外国公司高市盈率股票这一虚拟票证的交易。这种虚拟的票证可以在理论上无限发行,类似于纸钞,但中国的资源显然不可能无限供给和出口。

跨国公司在中国按市场化的高市盈率发行股票,中国百姓能够分享到跨国公司的成长收益吗?如果扣除资金和资源的成本,这项投资同样得不偿失。官员们对比过跨国公司和中国企业的成长性了吗?跨国公司成长性高还是中国企业的成长性高?显然,让中国股民去沾跨国公司金融高手们的光是不现实的。以此作为成立A股国际板的理由也不成立。

A股国际板作为海外热钱的“池子”一说就更加可笑了。A股国际板的交易货币是人民币,海外热钱要买国际板交易的A股必须首先将美元兑换成人民币。如果热钱已经兑换成了人民币,这些热钱凭什么非要进入A股国际板这个“池子”而不是以热钱逐利的本性去冲击政府管制的领域(因为政府管制的领域往往存在热钱喜好的超额利润)?那些脱离中国实体经济发展的需要而进行的“发展A股国际板,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之行动,实属于追求个人政绩的金融冒险。我们需要警惕“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变成“上海金融败国中心”和“上海金融卖国中心”。

A股国际板一旦推出,在中美金融战略对话的谈判桌上,可以预见中国领导人将陷入极其被动的局面。这是因为:在人民币没有被全球企业和个人当作结算货币、支付手段的情况下,如果放开海外的跨国公司在中国A股国际板发行上市,那么,后果必然是快速而合法地耗尽中国的外汇储备,加速中国经济金融危机的爆发。相反,如果中国证监会以惯用的行政手段倾向性地选择国有背景的红筹股公司在国际板发行上市而限制美国及其盟国的跨国企业在国际板发行上市,那么,美国企业、政府、国会必然做出一系列强硬的反应,并在中美金融战略对话上对中国领导人施压,给中国戴上非市场化国家的帽子,采取一系列经济金融报复手段。那么,这时候中国领导人该如何选择?可见,由个别金融部门和金融官员巧设名目、由汇丰银行等海外企业推波助澜的国际板策划也许可以给一些部门和官员带来虚名、政绩和利益,但是,却给国家金融安全和中央领导人带来无法预估的压力和麻烦。

美国“巧实力”是指美国借助美元霸权以及全球金融与商品市场的定价权进行巧取豪夺的力量。全球任何面向美国资本开放的金融商品市场都是美国“巧实力”的战场,美国需要拥有且必须拥有绝对的话语权。A股国际板的推出,本质上是把美国的“巧实力”直接引入了中国本土,把战场设在了自家的院子里。我们不应该为了庆祝一场虚假的胜利(如外汇储备超过3万亿,GDP总量世界第二)而把特洛伊木马(即A股国际板)搬到国家金融安全的城墙里面、把金融病毒移植到证券交易所、把金融鸦片产品的交易放到每一位中国投资者的电脑桌面上。

  

 

                                            2011524日星期二于东海渔村


相关文章:
·余云辉 于中寅:治金融若烹小鲜,不可瞎折腾 ——当前资本市场流动性危机的成因及其救市对策
·余云辉:为什么要把货币上升到国家和军队的高度?——法国经济的兴衰转变对中国摆脱经济困境的启示
·余云辉 :人民币基础货币发行机制应该与资本市场挂钩
·余云辉:中兴事件说明中国的工业化之路还很长
·余云辉:关于成立“中国资本市场上市企业稳定基金”的建议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1-05-30 10:10:21.0)
    说实在的,我觉得有些事情其实很简单,某家可能也就是为了面子上个市,那边为了点政绩,搞搞新玩意。 不过可别小看了中国人。 凭一个国际版是不能掠夺咱们的。中国人不光不比外国人傻,还精明的多的多,而且还能豁的出去,老外可玩不起。 到时候谁整谁还不一定呢。 反正谁整了谁,最后都老百姓付出人生来陪就是了。怕什么,对咱们来说结果都是一样的。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