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哲学纵横
刘浩峰:数理逻辑中的“隐涵关系”及天道辩证逻辑 
作者:[刘浩峰] 来源:[] 2011-05-06

摘要:人类习惯将自己与对立面矛盾事物割裂开来,以自己为准绳而不能逻辑通融的厘定事物法则是片面的,不符合事物客观运动的真相。因为“罗素悖论”无可辩驳地证明了,宇宙间任何一个局部都包含有宇宙整体全部的信息,也证明了宇宙全息规律。人们应该善于从自身中寻找如何沟通矛盾事物的思维方法与逻辑形式,恢复个人与他人、社会、自然宇宙的本有的整体亲密关系。

    事实上,当我们来考察形式逻辑推理的过程时,非此即彼本身是一对构成圆圈轨迹的矛盾。选择其一个极端,这是一个线性运动轨迹同时也是非线性圆形的辩证运动轨迹,故此构成了悖论。

    也即是说任何一条线性运动的事物同时是非线性的。于是,如果坚持以排斥矛盾的形式逻辑看待问题,那么,悖论是永远存在的。逻辑互为割裂的危机与祸害形成恶性循环畸形循环、多元对立、虚无主义的黑暗陷阱永远无法消除;而包含接受矛盾的逻辑,包括接受形式逻辑与阴阳逻辑,就能实现逻辑的统一,跳出互为隔裂恶性循环的陷阱,实现阴阳矛盾的均衡良性循环多元共和、树立全球价值,实现一体共荣。

    形式逻辑的直线推理却形成了非线性的弧型轨迹,最后反而构成一个圆型轨迹的悖论状态其实可以通过通俗的运动模型描述来阐释。

    西方排斥矛盾的形式逻辑与东方接受矛盾的阴阳逻辑从人类整体层面反应出东西方文化的阴阳辩证关系,在形式上恰如“太极图”,本身是一对运动着的辩证关系,我将之统称为天道辩证逻辑。“罗素悖论”局部包含有整体全部信息的道理,即是从数学上证明了,事实上,而每个数理逻辑系统本身都包含有宇宙间所有逻辑系统全部的信息;所谓阳中有阴,西方的形式逻辑“隐涵”着辩证逻辑,最终在运动的消盈中实现自身的悖论螺旋形运动;学理上,不妨称之为“隐涵关系”,本质上就是宇宙万有内在所具有的阴阳矛盾辩证关系。阴中有阳,东方的天道阴阳思维重于心和物的逻辑形式,如易经数理形式,亦包含着形式逻辑;故东西方的互为辩证关系的逻辑形式,恰如人体基因两条双螺旋型线组成的双螺旋型结构,代表着人类全部的文化基因。

    西方形式逻辑对于天道辩证逻辑的关系,可以这样来表述,恰如地球上任何一点,沿着直线行驶,却在无形之中绕地球一圈回到起点衔接。形式逻辑运动最后构成悖论就是这样的一个运动过程。也即是说,直线运动的同时也是圆形螺旋型的辩证运动,阳性中隐涵的阴性逐渐显露;其物理证明即是光线本身作为波粒阴阳矛盾辩证体在宇宙中直线运动最后卷入黑洞弯曲呈现辩证运动。看似化解矛盾的直线运动,却将矛盾扩大到更大层面构成了悖论。如果说形式逻辑以直线运动形式作圆形的悖论运动,那么,传统的阴阳逻辑,以此心沟通宇宙之心,即是以圆形运动做直线运动,阴性中隐涵的阳性逐渐显露,但最后直线通达宇宙圆满自身,构成了宇宙整体的全息系统;观彼此运动轨迹,最后都是呈现螺旋型运动。

    天道即阴阳,亦矛盾辩证关系,乃“太极图”运行,呈现“阴阳轮转”螺旋型运动,周行不殆。因为阴阳天道化生宇宙万物,故老子言“玄之又玄(通旋字),众妙之门”。这是中华五千年文化与文明的根本与核心智慧,是宇宙运行总规律。天道阴阳化生宇宙万物,为什么这么说呢?它有何自然实证基础与科学逻辑基础呢?作为宇宙总规律,是否可以获得数学上的证明呢?
 
             一、“太极图”天道的自然科学实证基础
 
    天道至简,阴阳矛盾无处不在,具有宇宙全息与广谱性特征。因此,天道具有和万事万物直接沟通的无可替代的真理性,万事万物都可以融合入天道规则,一即是一万,一万即是一。

    现代物理学与天体宇宙学,通过技术观察到,宇宙物质性即是由无数的原子电子光子等各种层面的各种形态的粒子螺旋型运动而组成。从微观层面非常直接的观察到了宇宙运行在不同层级由各种物质粒子组成并轮转运动着。由此揭开的宇宙运行真相,直接证明了中华文化天道作为宇宙总规律的真理性。

    自然科学从最早发现细胞乃至原子的时候,人们都以为这可能是宇宙中的最小粒子,后来逐渐发现了原子核与电子质子等,又开始定论这可能是宇宙的最小基本粒子了,再后来又发现了夸克等,接继又发现反粒子等。
而浩瀚渺渺的宇宙星空,拉近看即是由各种星云星河组成,每个星云星河都是有无数螺旋型运动的天体组成。这些自然科学发现,非常直接证明了天道化生宇宙万物的宇宙真理性原则。

    从微观到宏观,宇宙运行皆是遵循天道轮转规律运行,这即是对中华文化文明核心智慧的科学实证,也是对西方文化源头逻各斯、辩证法的科学实证。从而如何将天道与逻各斯、辩证法平等融合,重焕天道真理,实现天道的现代化与全球化思想建设,即是中华文化复兴的体现,也成为东西方共同的世界文化文明振兴的唯一光明出路。
 
    天道作为宇宙事物的总规律,在宇宙间各个层面上都展现了阴阳、正负也即矛盾辩证运行关系的普遍性原理。量子物理学完全证明所有的粒子,都有与其质量、寿命、自旋、同位旋相同,但电荷、重子数、轻子数、奇异数等量子数异号的粒子存在,称为该种粒子的反粒子。现在为止,人类已经发现了几百种微观粒子都存在与自身相反的反粒子存在。
 
    一切正反物质冲和涅灭为光。组成光的光子就是一种纯中性粒子,光子的反粒子就是光子自己。当γ光子的能量大于某种粒子静能的两倍,在一定条件下就可以产生正反粒子对;反之,正反粒子相遇遵从质量—能量守恒和动量守恒,可湮没并产生两个光子或 3 个光子。也即证明了一切来源于光,一切事物终归于光。众生皆有佛性,即是众生皆本源于光,具有光明博爱之性。

    由此证明了天道阴阳化生宇宙万物的无可辩驳的自然实证基础。
 
                二、悖论原理:“太极图”天道的数学逻辑证明
 
    天道阴阳作为宇宙总规则周而复始的运行,既然量子物理证明了阳性正粒子与阴性反粒子相遇化成光的形式而涅灭。那么,是否可以得到数学的有力证明呢?
 
    天道至简,“天道数学”亦简。数学上有一真理规则,即任何正数与相应的负数两者相加的结果就是圆满的0,0的负数与正数都是0自己。

    这一规则所包含的内涵即是直接证明了,数学是包容宇宙间一切矛盾事物的,数学本身是运动的符号体系,符合宇宙运行规则。而这一点与传统的数学的根基性基础是互相矛盾排斥的。于是,兼容矛盾的数学与排斥矛盾的数学两者本身互为辩证关系的整体。排斥矛盾的数学最后在更上一层必然陷入悖论,形成螺旋型运动轨迹;此两者不妨统之为“天道数学”。

    西方数学最早开始将每个数看作是静止的状态。所谓数学运算, 就是一种机械运动。后来数学革命大转型,引入函数、微积分等来处理运动与无穷概念,才使得数学运算趋近于符合事物的运动状态。形式逻辑线性运动犹如螺旋型利剑直指宇宙深处,对科学技术与器物制度文明发展产生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但是,传统数学依然根深蒂固的偏执认为,数学与数理逻辑目的就是要消除矛盾、排斥矛盾、避免矛盾,而无不深陷矛盾之中。
 
    对此,数学家与逻辑学家、哲学家们没有发现,事实上,排斥矛盾的传统形式主义数学与形式主义数学自身形成的悖论本身,两者构成数学的辩证关系整体。整个一部数学史,就是不断展现数学自身的矛盾,构成螺旋型运动轨迹的历史。

    然而,对于宇宙与人类社会有机圆满的整体来说,这种形式主义数学逻辑的认识又是在各个层面上显现出片面;排斥矛盾的结果是,在更大层面导致更大范围的恶性矛盾;消除矛盾的结果的就是给对立面带来了灾患最终也给自己制造了灾患,从而人们陷入各种畸形恶性循环的悲剧。

    这就是失道已久,道心惟危,人们远离了天道阴阳矛盾均衡运行的宇宙真相,迷失自我陷入自己制造的大起大落恶性循环的黑暗漩涡之中。这种黑暗的漩涡形成的人类历史,包含政治、经济、文艺、宗教、哲学、数学、物理、化学、心理学、人类学、历史学、天体学等一切文化与文明史自身。以整体互为关联的辩证思维来审视,在各个领域自身运动的历史中发现存在这样一种不断扩大的恶性循环互斗互相否定呈现扩散运动的精神运动史过程。这见证了人们的精神被引诱其间而毫无超越,也见证了天道宇宙总规律的无穷法力。
 
    既然天道化生宇宙万物,也就是确立了天道宇宙观。那么,逻辑学上是否可为证明呢?中世纪逻辑学家邓斯?司各脱(Duns Scotus1266—1308)规则指出:从矛盾能够推出一切。实质上是证明了中华传统文化核心思想“太极图”天道阴阳转轮,天道化生万物的宇宙一体辩证思维。
 
    中世纪逻辑学家邓斯?司各脱(Duns Scotus1266—1308)规则,从矛盾能够推出一切。在形式逻辑看来,矛盾是不可能的,矛盾必假,包含着矛盾的系统必然是有问题的。形式逻辑还把推理关系看成是一种充分条件关系,又把充分条件关系看成是一种蕴涵关系。即一个充分条件的命题只有当其前件为真并且后件为假时才是假的,否则都是真的。一个推理只有当前提真实并且结论虚假时才是不成立的,否则都是正确的推理。所以,一个充分条件命题当其前提为假时必然是真的,一个推理当其前提虚假时也必然是正确的。既然矛盾必假,所以从互相矛盾的两个命题A和﹃A,可以推出一切命题B。用公式来表示就是:{A, ﹃A}︱=pB,也可表示为:A∧﹃A→B。此规则经卢卡西维茨证明乃邓斯?司各脱发现。(参见杨武金著《辩证法的逻辑基础》2008商务印书馆,P13)
互相矛盾的两个前提可以演绎出任何一个结论来,换句话说就是,阴阳矛盾能够推出一切。

    然而,由于形式逻辑排斥矛盾,认为矛盾必假。即认为邓斯规则是没有意义的,即不足道的,这是一种形式逻辑思维必然产生的误判。

    不仅如此,受形式逻辑片面思维根深蒂固的影响,西方现代持“无矛盾原理”的代表人物波普尔认为,矛盾是不可能被容纳的。因为,“如果承认了两个互相矛盾的陈述,那就一定要承认任何一个陈述;因为从一对矛盾陈述中可以有效地推导出任何一个陈述来。”(波普尔:《猜想与反驳》P453。)

    然而,事实上,邓斯规则证明了中华传统文化核心智慧“太极图”天道思想关于阴阳即天道,天道化生万物的宇宙一体辩证思维。易经预测,就是建立在阴阳矛盾关系这一最为根本基础上的推理,通过运行心沟通宇宙万物,实现宇宙阴性阳性两个世界信息互为辩证运行。因而,邓斯规则实质上就是周易的逻辑证明。
 
          三、悖论见证自我否定的天道辩证逻辑才是宇宙圆满之道
 
 
    悖论即事物的阴阳矛盾性,在科学发展史上无处不在,普遍存在于本体论、方法论、逻辑论、价值论与各门科学之中。不仅在数学、逻辑学、语义学等基础性科学领域出现悖论,而且也经常出现在心理学、生理学、伦理学、物理学、化学、政治学、经济学、文艺学、历史学、天文学、军事学、哲学等人体科学、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与应用科学的各个领域。
 
    悖论常常以逻辑推理为手段,深入原理论的根基,尖锐地揭露出任何理论体系中潜藏着的无法回避的内在阴阳矛盾。这对于将消除阴阳矛盾作为协调性与不完全性认识的人们来说,认为原理论体系出现了危机。
 
    反过来说,阴阳矛盾的才是完全的圆满的。这其实就是对“天道辩证逻辑”包含形式逻辑与阴阳辩证逻辑的辩证统一构成圆满的说明。故心智觉悟圆满的佛陀布道49年最后强调实未说一字。也即悖论见证自我否定的“天道辩证逻辑”才是宇宙圆满之道。也即佛家说的色空循环之理。停留于空与停留于色都是偏理;只有宇宙一体循环,从整个宇宙整体层面,遵循天道阴阳矛盾辩证运行才是圆满。

    以纳什均衡原理为例,纳什正是通过繁杂严谨的数学运算得出了“纳什均衡”悖论原理。通俗的说,就是“囚徒困境”或曰“囚徒的两难选择”。个人理性与集体理性的冲突,各人追求片面利己行为而导致的最终结局是一个“纳什均衡”,也是对所有人都不利的结局,形成大起大落的恶性循环格局。

    这不仅在数学上证明了数学自身无处不在蕴含着阴阳矛盾悖论,与其它诸多的数学悖论一再展现了排斥矛盾的传统数学运算最终依然停留在更大矛盾中,从而从根基上颠覆了传统数学自身;从而接受矛盾的数学与排斥矛盾的数学两者阴阳辩证关系构成了一个圆满的数学整体,不妨称为“天道数学”。

    也即,以往被认为无意义的阴阳矛盾辩证关系,用数字代表为0,也即太极图模型实质上蕴含着普遍性意义;而有意义又终将归于无意义,用数字代表为除0以外的一切数,作为运动的宇宙与运动的数而言,一切来源于0,一切终归于0;有意义与无意义两者阴阳辩证关系构成了一个循环运动的圆圈。如果有意义代表的0以外的一切阿拉伯数字表征着此岸世界,那么0代表着彼岸世界,此岸世界与彼岸世界互为辩证循环统一,这个循环圆圈运动就是螺旋形模型,也即老子所言:“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演示的“太极图”天道原理。宇宙天地万物皆是如此。

    这就是说,以往逻辑和宇宙自然运行规律脱节,要么非常有限的兼容矛盾阴阳关系,要不排斥阴阳矛盾关系,这是人类局限的必然。唯有从运动的宇宙整体来审视,才能彻底兼容阴阳矛盾,符合宇宙客观事物的运行规律,这样的辩证逻辑包含形式逻辑,而形式逻辑亦蕴含辩证逻辑;这种圆满的逻辑,我们不妨称为天道辩证逻辑。形式逻辑就如0以外的一切数,都蕴含着必然运动回归于悖论0的状态。也即其本身运动 必然在“成住败空”中回归0,构成矛盾悖论。各种有前提假设的数学运算最后陷入悖论,只不过是在不同0的层次上有些数学模型形成的悖论在各个螺旋型轨迹的不同层次上,形成10或20或200或40000等不同的螺旋型运动层面上,我们所限定的集合或域,往往是有假设前提从而约束了自身,我们如果将域设定为这个宇宙,那会是什么结果呢?当宇宙最后消亡,那么,最究竟的宇宙的本体就是0;
 
    至于有人认为矛盾的将构成不协调性,这是一种片面思维心灵运动制造偏执的误解。所谓觉悟首先就得克正扭转这种思维心灵片面狭隘格局。从而树立接纳阴阳矛盾的均衡运行才是完全的圆满的协调性的符合真理秩序的新知见。

    而这对于排斥事物阴阳矛盾,处心积虑志在消除矛盾存在、坚持以形式逻辑无矛盾推理原则与公理系统的大多数科学家来说是最为尴尬的事件。这不仅折射出人类传统文明格局中,为何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领域周期性陷入互为割裂无法实现逻辑统一的各种危机中;
 
    人们始终难以接受,这种互为割裂无法实现自身逻辑统一的状态,本身就是对形式逻辑不完备性、片面性的充分肯定;更是对形式逻辑自具矛盾性的证明。
 
    然而,事实上,如果将地球人类作为整体,放在星际文明中以个体的形式来观察宇宙空间,那么,呈现螺旋型运动的天体恰恰是展现宇宙事物自身阴阳矛盾性。那么,为何人类的思维与科学无法和宇宙天体的运行规律实现逻辑合一呢?到底是人类现有的文明智力水准是井底之蛙一叶障目的局限陷入六道轮转之中执迷不悟呢?还是人类本身即具有对宇宙真理的一切知见,仅仅处于自身顽固执著的认知陷阱中难以窥见宇宙真理之光明呢?
 
 
          四、哥德尔不完备定理反证“太极图”天道原理与中华文化复兴
 
    上世纪初,以德国数学家希尔伯特 (David Hilbert1862~1943) 为代表的形式主义派,企图通过形式逻辑的方法,构造一个有关数论(自然数)的有限的公理集合,推出所有数论原理即完备性,且无矛盾的相容性,并以此出发构造整个形式主义的数学逻辑体系。

    法国数学家、天体力学家、数学物理学家、科学哲学家亨利?庞加莱(Jules Henri Poincaré  1854—1912)于1900年在巴黎召开的国际数学家会议上夸耀道:“现在可以说,(数学)绝对的严密性是已经达到了”。然而,一年后,1901年英国著名数理逻辑学家和哲学家罗素(1872—1970)即宣布了一条惊人消息:集合论是自相矛盾的,并不存在什么绝对的严密性!史称“罗素悖论”。这个发现“剥掉了数学技术性的细节”,使其中的矛盾显赫地暴露出来!作为对“集合论悖论”即“罗素悖论”研究直接成果的“哥德尔不完全性定理”,就直接彻底地粉碎了这一设想。
 
    奥地利数学家、逻辑学家和哲学家库尔特?哥德尔(Kurt Godel  1906—1978) 1931年揭示的“不完全性定理”无可辩驳地揭示了形式主义逻辑系统的局限性,从数学上证明了以形式主义技术方法一劳永逸地解决悖论问题的不可能性。不完全定理指出:“如果一个形式理论T足以容纳数论并且无矛盾,则T必定是不完备的。” “任何一个相容的数学形式化理论中,只要它强到足以在其中定义自然数的概念,就可以在其中构造在体系中既不能证明也不能被否证的命题。”“任何一个足够强的一致公设系统,必定是不完备的”。“任何相容的形式体系不能用于证明它本身的相容性”。

    他指出:一个包含逻辑和初等数论的形式系统,如果是协调的,则是不完全的,亦即无矛盾性不可能在本系统内确立;如果初等算术系统是协调的,则协调性在算术系统内是不可能证明的。

    这个定理告诉人们,任何想要为数学找到绝对可靠的基础就必然丧失基础,哥德尔定理是数理逻辑、计算机与人工智能、集合论的基石,被认为是数学史上迄今以来最为巨大的里程碑。

    这两个定理后人对之还缺乏足够深入的反省。因为人们普遍陷入西方文化中心主义之中,不能从全球东西方整体的文化视角来辩证思考,更不能发现东西方文化文明彼此的辩证运行关系;东西方学人不约而同地的陷入了排斥矛盾的习惯思维之中。既使一些科学家一直在探求完全接受阴阳矛盾的逻辑推理,最后也是因为自身的局限仅仅能实现某种程度上的折中。如创建弗协调逻辑。
 
    这两个数学家的探索表明:一方面,公理系统排斥矛盾去寻求相容性是徒劳的,必陷入彼此割裂的畸形状态,证明了形式逻辑系统主导的器物制度文明在宇宙中的巨大局限性,正是这种局限性制约了人类心智的解放,将宇宙真理的另一半与世隔绝起来,如果不能觉醒超越之,就阻碍了人类追求宇宙真理的进程。
 
    另一方面,公理系统只有主动涵盖接受矛盾才是圆满统一的。这个道理也直接证明了中华文化核心智慧“太极图”天道阴阳转轮与“天道阴阳化生宇宙万物”的宇宙法则,告诉人们宇宙是阴阳矛盾运行的圆满系统。从而为人类从普遍陷入器物制度文明的旧窠巢跳出,走向重新认知心灵文明,探知宇宙间与器物制度文明形式截然相反的世界打开了窗口。
 
    证明了东方阴阳逻辑推理主导的心灵道德文明在宇宙中的圆满性,解释了为何任何侵入中华文化的外来文明必然被同化兼容掉的历史现象形成的原因;如果说,宋朝湖南的周敦颐首开儒释道三教合一之历史先河,成为中华文化继往开来的旗帜领袖,成功完成了接纳外来文化,兼容并蓄最终实现融合,扩延中华文化的内涵,那么,自20世纪末世界之东西方文化文明大交媾开始至今21世纪,人类在全球一体化基础上形成的全球文化与共同的普世价值必然在中国诞生。换个说法,就是中华文化一定会在西方文化的打击中获得复兴。而这是孙中山强调的文化道统与蒋介石所说的中国百年国民革命所追求的唯一最高精神指标。
 
    也预示了,全球一体化的地球村政治亟待人类的文化价值实现“多元共和统一”;预示了人类文化传统格局中的儒、释、道、基督、伊斯兰五教即世界之阴阳东西方宗教文明的必然合一、宗教返璞归真和科学的统一、数学逻辑基础科学与自然科学及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等社会科学等必然在21世纪初的中华文化复兴中完成大融合;而重焕“太极图”天道智慧光芒,重建天道现代化与全球化的思想学说即中华文化复兴思想体系为全人类乃及迎接外星文明共创和谐星际、天下大同铺就了丰厚完整的文化基础,从而托举起中华文化复兴作为人类文化文明演进提升与宇宙进化中的导师身份!
 
           五、线性循环原理:破解形式数理逻辑悖论成因
                                    
    当人们用形式数理逻辑推理以为消除了事物的阴阳矛盾的时候,事实上,形式数理逻辑推理本身同时也构成辩证逻辑推理,线性推理同时也是圆形辩证运动,只是人们将矛盾扩散到了更大的层面,螺旋型上升形成各种悖论,并最终在更大层面互为割裂,爆发危机,陷入恶性循环的窠巢。这种恶性循环将导致人类不断自相残杀,将人间制造成大地狱,最后不可避免的走向共同毁灭的黑暗深渊。
 
    当人们接受阴阳矛盾,处处遵循天道阴阳转轮辩证运行宇宙原理,实现各个层面的均衡运行,就一定在各个层面实现良性循环;现代科技计算机的运算就是遵循天道阴阳法则,用电子元件的阴阳“开、闭”和电信号的传递来体现。尽管如此,但这个系统停留在器物层面还远未完善,无法与人脑相比。

    人类社会与六道众生乃及宇宙世界,若要求得各个时空个体的、集体的、星际宇宙的和谐与各种生命形式的不断成长乃至获得与宇宙大生命圆融合一的大圆满境地,唯有领悟遵循天道宇宙总规律,将之融入到思维心灵运动与生活生产事业中,成为一种扎扎实实的品质品格。这是世界末法时期,各种宇宙间生命形式的灵魂获得大觉悟成就大生命大灵魂的不二途径;也是实现人类和谐世界天下大同的光明道路;更是维护宇宙天盘均衡运行的基础与保证。
 
    由于经典形式逻辑思维排斥矛盾,进行不断线性的推理运动,然而这种看似直线的运动并非完全符合真实运动着的事物,最后总是又绕了一圈,陷入恶性循环纷纷走向自身对立面构成悖论,随即将这种危机通过扩大领域升级到更高的层面;
 
    当莱布尼茨认为传统经典逻辑与常量数学远离事物客观状态、没有抓住客观事物的本质必须改造和发展,为便于精确演算更加符合事物的客观状态,可以用数学方法研究逻辑系统。而欧氏几何、上古和中世纪的代数学都是一种常量数学,只能反映僵硬静止的片面事物或简单运动的事物,对于趋向于无穷运动的宇宙客观事实是无能为力的;换句话说,代数无法处理“无限”概念。用数学来描述无穷运动的微积分的发明才真正结束了经典形式逻辑的局限,通过变量数学来研究逻辑推理,以线性化的方法解决非线性问题,逻辑工具趋向于符合事物自身的矛盾构成的运动状态,这是数学中的大革命。
 
    数学领域中既有数学规范中无法解决的认识矛盾,都通过扩大数学规范的内涵外延,形成新的数学规范中得到解决。数学发展中危及整个理论体系的逻辑基础的根本矛盾,暴露一定发展阶段上数学体系逻辑基础的局限性,促使人们克服这种局限性,从而促使数学的大发展。数学本身是由各种层次的大小矛盾构成的运动的整体。比如正与负、加法与减法、微分与积分、有理数与无理数、实数与虚数、有穷与无穷,连续与离散、存在与构造、具体对象与抽象对象、概念与计算、逻辑与混沌直观等等。数学中有许多著名的悖论,如伽利略悖论、贝克莱悖论、罗素集合论悖论、康托尔最大基数悖论、布拉利—福尔蒂悖论最大序数悖论、理查德悖论、希帕索斯悖论等。数学中这种阴阳矛盾构成的运动轨迹是数学的根本规律。
 
    但数学家们对这个客观呈现的“玄之又玄”(《道德经》语)的螺旋型运动事物,并没有揭示其乃“众妙之门”(同上),没有发现其巨大的足改变人类思维现有局限,提升人类思维境界,使人类思维心灵解放获得空前自由,促进科学跨越式大发展巨大科学价值。
 
    在西方文化的思维格局中,由于根深蒂固的排斥矛盾传统,导致事物总是出现周期性的彼此割裂互为悖论的状态。这种状态对于形式逻辑思维立基的科学原则来说是无法兼容接受的。而化解这种割裂的办法是不断将这些矛盾引导入更大范围中,通过秩序的延伸扩容暂时消解,但不久新的割裂互为悖论事物又重复出现,并且更为巨大,如是这样在恶性循环中不断前进。
 
    为何形式逻辑的直线推理却形成了非线性的弧型轨迹,最后反而构成一个圆型轨迹的悖论状态呢?

    数学家与逻辑学家、哲学家们对于西方文化各个层面的周期性的互为割裂的悖论危机,以及映射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自身的周期性的互为逻辑割裂的危机束手无策,人类几千年来对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的关系论争一直未有胜负,彼此都有存在的价值,但彼此为何不能统一起来呢?
 
    事实上,当我们来考察形式逻辑推理的过程时,非此即彼本身是一对构成圆圈轨迹的矛盾。选择其一个极端,这是一个线性运动轨迹同时也是非线性圆形的辩证运动轨迹,故此构成了悖论。

    也即是说任何一条线性运动的事物同时是非线性的。于是,如果坚持以排斥矛盾的形式逻辑看待问题,那么,悖论是永远存在的。逻辑互为割裂的危机与祸害形成恶性循环畸形循环、多元对立、虚无主义的黑暗陷阱永远无法消除;而包含接受矛盾的逻辑,包括接受形式逻辑与阴阳逻辑,就能实现逻辑的统一,跳出互为隔裂恶性循环的陷阱,实现阴阳矛盾的均衡良性循环多元共和、树立全球价值,实现一体共荣。

    形式逻辑的直线推理却形成了非线性的弧型轨迹,最后反而构成一个圆型轨迹的悖论状态其实可以通过通俗的运动模型描述来阐释。

    西方排斥矛盾的形式逻辑与东方接受矛盾的阴阳逻辑从人类整体层面反应出东西方文化的阴阳辩证关系,在形式上恰如“太极图”,本身是一对运动着的辩证关系,我将之统称为天道辩证逻辑。“罗素悖论”局部包含有整体全部信息的道理,即是从数学上证明了,事实上,而每个数理逻辑系统本身都包含有宇宙间所有逻辑系统全部的信息;所谓阳中有阴,西方的形式逻辑“隐涵”着辩证逻辑,最终在运动的消盈中实现自身的悖论螺旋形运动;学理上,不妨称之为“隐涵关系”,本质上就是宇宙万有内在所具有的阴阳矛盾辩证关系。阴中有阳,东方的天道阴阳思维重于心和物的逻辑形式,如易经数理形式,亦包含着形式逻辑;故东西方的互为辩证关系的逻辑形式,恰如人体基因两条双螺旋型线组成的双螺旋型结构,代表着人类全部的文化基因。

    西方形式逻辑对于天道辩证逻辑的关系,可以这样来表述,恰如地球上任何一点,沿着直线行驶,却在无形之中绕地球一圈回到起点衔接。形式逻辑运动最后构成悖论就是这样的一个运动过程。也即是说,直线运动的同时也是圆形螺旋型的辩证运动,阳性中“隐涵”的阴性逐渐显露;其物理证明即是光线本身作为波粒阴阳矛盾辩证体在宇宙中直线运动最后卷入黑洞弯曲呈现辩证运动。看似化解矛盾的直线运动,却将矛盾扩大到更大层面构成了悖论。如果说形式逻辑以直线运动形式作圆形的悖论运动,那么,传统的阴阳逻辑,以此心沟通宇宙之心,即是以圆形运动做直线运动,阴性中“隐涵”的阳性逐渐显露,但最后直线通达宇宙圆满自身,构成了宇宙整体的全息系统;观彼此运动轨迹,最后都是呈现螺旋型运动。故老子言: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老子又言“物壮则老,是为不道,不道早已。”!前者大起大落,成之也急,亡之也乎,故世界非中华的几大古文明都中途夭亡;后者四平八稳,成之也缓,亡之也长,故唯有中华文明能气脉长存五千年至今。循此理,老子而言小国寡民、无为、混沌兮如婴儿之未孩、柔弱、哀兵、慈、俭、不为天下先等贯一以致用也。老子言“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之于地球大生命来说,中华就是其玄牝,之于地球生命之树来说,中国就是其根!故古人言中国者,中国乃世界中央之国。
 
    之于地球人类文明如此,之于宇宙世界亦如此。太极图天道原理昭示,从宇宙层面即为阴阳两大世界互为轮转依靠周行不殆。形式逻辑一度推动器物文明的发达而道德教化不足、逻辑上互为割裂,以制度为主支配世俗生活秩序,极大活跃了阳性物质世界的创造演化,因为他如一把螺旋型运动的利剑直抵宇宙物质的本源奥秘深处;阴阳逻辑一度推动心灵礼教文明的发达而形式研究不足、逻辑上互为圆融,以道德为主支配着世俗生活秩序,极大活跃了阴性非物质世界的创造演化;而事实上,无论东西方一切文化文明之创造,皆来自于人的心灵思维运动。由此,阳性世界与阴性世界本来即是天然的整体,互为依靠互为转化。而衔接此阳性世界与阴性世界的共同体是什么呢?
 
    西方爱因斯坦运心发明的“质能转化守恒定律”实现了将物质转化为能量的循环,核能的发明能毁灭整个地球;东方佛陀、陆象山运心阐明的“心即是佛、心即是宇宙”的“心能转化守恒定律”实现了将能量转化为宇宙的循环,天道、佛理的阐明能拯救人类建设整个世界;此两者形式阴阳互补,互为天道轮转循环,本质一也。
 
    也即世界之始,世界之末,是纯粹能量的光生命体。一切源于此,一切终回归于此。用数学标准就是0。0即是1也是万,0是最大也是最小;0即是上帝大灵,即是天道、逻各斯。而宇宙大小众生唯一能够直接沟通上帝的即是自己的心。故一切主流宗教其核心都是教导人们警惕发心动念,倡行大爱博爱大善大慈悲之宇宙胸襟,努力行善积德提升自己觉悟成长为大灵魂大生命获得宇宙大自由。
 
    如果说形式逻辑运动在器物发明与阳性世界中功劳显赫,则传统阴阳逻辑运动在心灵建设与阴性世界中彪炳千古;阳性世界中隐涵着阴性世界,阴性世界中隐涵着阳性世界;宇宙之阴阳,阴是阴,阳是阳,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即是阳,阳即是阴,无穷尽也。宇宙本源心物一体两面的辩证关系,心物圆融互为转化;
而天道辩证逻辑即是站立在东西方文化文明两巨人的肩膀上,包含宇宙阳性世界与阴性世界,展现宇宙运行总规律。
 
    另一方面,人们普遍忽视的就是,宇宙中一切都处于不断变异运动着的事实。任何精神活动与抽象的推理,任何信息的产生与传播,整个宇宙都处于能量的变异交换之中;但人们排斥矛盾,从矛盾事物中选择一端的同时,满以为是确定无疑的直线运动的过程,实际上因为客观事物自身的运动状态,已经发生了必然的偏离;而这种在某个层面看来细微的偏离,其重要价值一直未被逻辑学数学家们所重视。人们的推理设定的规范中,是建立在一种假设基础上,并未完全合乎事物客观运动着的真实基础上,于是,这种假设本身即是构成了一种对自身的局限,同时,逻辑数学的推理一开始,就陷入了对这种偏离的不断扩大积累运动中,偏离的轨迹在运动中逐渐成长为真正主导力量,使推理绕了一个圆圈,也陷入自身的对立面互为割裂无法实现逻辑上的统一。
 
    恰如地球真实的状态是无时无刻不处于自身的地球板块运动之中。当地球上任何一点沿着直线行驶,如果回到原来的起点之时,实质上地理上已经发生了微小的变异,也就是如果考察运动轨迹会发现,不仅直线同时也是弧线,并最终构成圆形,圆形也非圆形,并且因为地球板块非均衡的运动,和原来预计的理论值产生偏差;就是这个偏差,人们往往是完全忽略的。但放在时间长河来考量,从地球生命的周期演进来看,正是这个偏差才导致地球整体的原始板块分散成为世界如今几大洲的地理格局,才导致共同祖宗的人类却演化出如今不同肤色不同语言文化的民族国家,而从地球物理和生物学或人类学、基因学来审视,人类原本就是一家人,拥有共同的祖宗;从更大的生命体来审视,人类即是一个整体,拥有与其他宇宙众生共同的对上帝对大道的热爱与敬畏!
 
    其实这个过程,中华文化早就有非常清晰抽象的称述。所谓阴即是阳,阳既是阴,阴中含阳,阳中含阴,就是指出了形式逻辑推理过程中依然隐涵着和形式逻辑线性推理自身构成矛盾的非线性规则,推理过程总是遵循盈消虚长的规律,最后隐涵的对立面总是会逐渐成长,而显像的自身最后总是走向衰竭消亡,最后构成整个推理的悖论。数理逻辑所谓要求实现推理的精确性,这是从可以接受或满足需求的层面来审视得出的近似值而已,从截然相反的层面来审视同一个近似值却是相差悬殊。对于人们的视眼来说,事物相差一个毫米不算什么,但用显微镜从细胞乃至分子来看就相差巨大了。
 
    这个迹象可以从生物学上的进化获得证明,达尔文指出:“决不可以用几个品种已经固定的现在价值标准,去判断以前同一物种诸个体的轻微差异所表现的价值。”因为这些个体轻微的差异往往将会在与旧价值的互为消盈的运动中创造形成新的价值标准,最后发展、提升、取代原有的价值标准。
总之,形式逻辑推理中存在的这个普遍的推理现象,不断呈现螺旋型辩证运动,陷入恶性循环的原理,我们不妨称之为“线性循环原理”。

 
           六、 历史逻辑中21世纪实现中华世纪的社会形态演进

    简而言之,形式逻辑本身排斥矛盾,存在偏执和偏离客观事物作为自身推理的逻辑基础。既使将事物自身矛盾构成的运动状态系统作为整体列入形式逻辑非此即彼的推理方式主导的思维序列中来,这样,仍然不可避免的陷入不断扩大上升的恶性循环,这便是西方数理逻辑的贡献与局限;标榜消除矛盾、排斥矛盾的数理逻辑,本身依托着代表矛盾运动的微积分变量数学两者的互补才成立;矛盾不仅永远无法解除,反而是不断将企图消除的矛盾扩大延伸到宇宙事物深处,伴随这个过程,近现代的西方器物科技文明受益于这种数理逻辑的功劳获得高度发展。
 
    从宇宙阴阳辩证关系来审视,人类的依托数理逻辑的这种科技发展仅仅停留在阳性器物层面,而无法深入到宇宙另一半真实,无法深入心灵精神文明与阴性世界,从而陷入一个极端之中。尽管西方也有基督开启的以博爱价值为核心的心灵文明,然而世界崇拜数理逻辑所竖立起来的器物文明及其延伸的制度文明,世界越来越发现人类的心灵原则、善的信仰与现实互为割裂,无法实现逻辑传统的统一。
 
    而与之相反的是东方世界,尽管也有器物制度文明,然而东方崇拜的传统阴阳易道所树立起来的心灵与礼教文明,是呈现与“线性循环原理”互为辩证关系的“圆融循环原理”。19世纪中叶以来无法与西方器物制度文明实现逻辑的统一。以致杨振宁仅仅从西方文化的标准来评定,否定中国的易道文化,指责为阻碍科学勃兴的文化罪因。同理,用西方形式逻辑思维与学术范式来解析解构中国文化只会导致支离破碎无法实现逻辑的圆融,更远离了东西方文化交融合一的历史方向而南辕北辙,制造很多误人子弟的文化垃圾。如黎明的哲学思想。
 
    而从人类文化整体来看,其实东西方这种关系恰恰展现了东西方阴阳的辩证运动关系,西方文明从资本主义以纵向、横向都互斗制衡消极平衡为特征导致恶性循环的民主宪政,最后迈向了自身的对立面,在前苏联与东欧实现了社会主义以一党领导多党合作的纵向与横向互爱合作的民主宪政,通过前苏联板块运动进入东方中国;从而,西方的这种社会主义宪政形式,与东方中国尧舜禹开创的禅让制政治道统出现了彼此形式与精神上的合流。“纳什悖论”的纳什均衡原理证明了,不惜损人利己、损他党利己党,损他国民族利己国民族,损他星际文明利己人类文明的片面思维方式,导致最后都是共损的输家;而只有利人利己、利他党利己党、利他国民族利己国民族,利他星际文明利己人类文明的合作互爱均衡运行的辩证思维才能实现人类利益最大化,从而中国古代的禅让制与现有的一党领导多党合作与民主集中制原则是数理逻辑悖论形式所证明的人类最优最合理的政治制度。

    也就是说,中国社会主义社会是人类历史辩证运动过程中必然形成的结果,具有制度上的优越性。它与古代传统禅让制有区别的是,一是现在的规模更为强大,是由政党形式与集体决策领导,是民主与集权、一党执政与多党合作的辩证统一关系,与古之禅让制选取受民间社会与官方都认同的贤德人物作为政治继承人,确保权势利益与民众利益均衡双赢实现圆满完全一样。二是权威上,今者不足以号令天下实现四海归心,而是存在诸多的党政干部阳奉阴违处处和党和国家最高领袖的爱民、利民、护民、富民与构建和谐社会的要求唱反调,使得民众离心离德流失民心。由此观之,中国的政改方向是继续完善“一党领导多党合作与民主集中制原则”基础上,要大力提升党国最高领袖的绝对权威,重新将“利人利己、利国利民”等辩证思维均衡运行的道德文化全面融入到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生活秩序中去,弥补西方法治治国的僵硬不足,以继承中华圣贤治世传统,才能规制人心,重挽民心,实现和谐世界。

    也就是说,若要克正东西方彼此的片面不足,唯有实现两者的交媾,站立在东西方文化两个巨人的肩膀上作为世界新文化的基础,将西方数理逻辑及器物制度文明为主导心灵文明为辅与东方阴阳逻辑暨心灵文明为主导器物制度文明为辅互为平等融合,开创了天道辩证逻辑,整合儒释道基督伊斯兰五教文化为一体,贯通宗教和科学,从而开创中华文化复兴思想体系,奠定民族复兴的文化基础,实现器物制度文明与心灵道德文明均衡良性运行的天道文明或大同文明、和谐文明,才能真正规制人心维系国体,转动世界之阴阳。

    同理,社会主义作为西方文化发展最高阶段出现的产物,融入中国的真实历史使命是真正和中国本土文化实现融合,激活中华文化的复兴,完善提升特色社会主义暨“天道社会主义”,并最终形成引导世界文明演进的社会形态,开辟天下大同“和谐世界”,实现真正的属于全民族、全人类乃及宇宙众生的中华世纪。


作者简介:刘浩锋,1975年生于湖南新邵,文化部中国油画研究会首任会长,兼“中华道德复兴与心灵和谐促进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会长;著作或出版有《超越中国的困窘》(1999)、《科索沃战争反思———人类文明的冲突》(1999)、《网络为家》(2000时事出版社)、《世贸中的中国经济与百姓生活》(2001时事出版社)、《黑与昼》三部曲(长篇小说2002)、《宇宙天道与理性公民原则》(2003石油工业出版社)、《通往永恒之路》(诗歌集2004)、《我的理想与使命》(自传2004-2005)、《中华天道与宪政——民主转型之国策》(2005-2006)、《极度分裂的改革陷阱——21世纪中国高度发展极度分裂的危局》(2008)、《中华文化复兴——结束百年文化自卑复兴中华引领人类文明转型》(2009)等书。


相关文章:
·陆寿筠:“动态平衡”中的“阶级斗争”
·张康之、张桐:论世界中心一边缘结构中的智力依附——兼议边缘国知识分子的角色
·陆寿筠:立体视野中的儒家“以德治国”论
·马小红:“中华法系”中的应有之义
·许善达:科技创新在国家与企业发展中的必要性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4-11-19 22:17:54.0)
    空谷足音的逻辑思想
新法家网友(2013-07-14 17:33:14.0)
    此人精神有点不正常。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