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精英不过是被包装起来的垃圾 
作者:[新法家] 来源:[] 2011-04-23

                                        约夏·贝尔

    2007年一个寒冷的上午,在华盛顿特区朗方广场地铁站里,一位男子用一把小提琴演奏了6首巴赫的作品,共演奏了45分钟。他前面的地上,放着一顶口子朝上的帽子。显然,这是一位街头卖艺人。没有人知道,这位在地铁里卖艺的小提琴手,是约夏·贝尔,世界上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他演奏的是一首世上最复杂的作品,用的是一把价值350万美元的小提琴。

    在约夏·贝尔演奏的45分钟里,大约有2000人从这个地铁站经过。大约3分钟之后,一位显然是有音乐修养的中年男子,他知道演奏者是一位音乐家,放慢了脚步,甚至停了几秒钟听了一下,然后急匆匆地继续赶路了。

    大约4分钟之后,约夏·贝尔收到了他的第一块美元。一位女士把这块钱丢到帽子里,她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6分钟时,一位小伙子倚靠在墙上倾听他演奏,然后看看手表,就又开始往前走。

    10分钟时,一位3岁的小男孩停了下来,但他妈妈使劲拉扯着他匆匆忙忙地离去。小男孩停下来又看了一眼小提琴手,但他妈妈使劲地推他,小男孩只好继续往前走,但不停地回头看。其他几个小孩子也是这样,但他们的父母全都硬拉着自己的孩子快速离开。

    到了45分钟时,只有6个人停下来听了一会儿。大约有20人给了钱就继续以平常的步伐离开。约夏·贝尔总共收到了32美元。要知道,两天前,约夏·贝尔在波士顿一家剧院演出,所有门票售罄,而要坐在剧院里聆听他演奏同样的那些乐曲,平均得花200美元。其实,约夏·贝尔在地铁里的演奏,是《华盛顿邮报》主办的关于感知、品味和人的优先选择的社会实验的一部分。

    【试验目的】精心策划这样一个试验,《华盛顿邮报》针对的问题是:一、在平凡的地方、不方便的时刻,我们能够感知到美吗? 二、如果能够感知到的话,我们会停下来欣赏吗?三、我们会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认可天才吗?

    【实验预期】在实验前的准备阶段,《华盛顿邮报》的编辑们紧张地聚在一起讨论:“如果围观者众多,该怎么办?”

    根据华盛顿地区的人口以及约夏·贝尔的知名度,很容易做出如下逻辑推导:一定会有不少人认出他来并停留观看,随着人越来越多,其他不明就里的人也会暂停脚步“看这些家伙在看什么”,进而在交通尖峰时间引起出入口堵塞,被赌的人爆发脾气,通知国民警卫队前来……接着催泪瓦斯、塑料子弹等等齐上……像暴动一样,说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实验开始前,作者走访了美国国家交响乐团指挥史拉特金(Leonard Slatkin),询问他对实验结果的预期。他说:“即使没被认出来,而被当成一般街头艺人———但是因为他真的够好,所以我不认为人们不会注意到他。”

    史拉特金推测,在1000人里,至少有30—40人能够辨别音乐的好坏;75—100人将停下脚步,花点时间聆听;最后,约夏·贝尔应该至少有150美元的收入。

    【实验分析】结果,编辑们显然忧虑过头,根本就没有那种既惊讶又感动竟然可以在地铁站遇到大师的场面出现。非但没有人群聚集,连收入,史拉特金都高估了太多!

     根据隐藏摄影机与报道记录,45分钟内总收入为32.17美元,扣除事先放入的25美元,大师45分钟只挣了7.17美元。也就是说,其余投钱的25人大部分给的是25分硬币(Quarter),甚至有人只给一美分(Penny,有人评价,这丢给乞丐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与约夏·贝尔平时每分钟1000美元的演奏酬劳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怎么了?难道朗方广场地铁站位在穷乡僻壤吗?还是出入的人没有美学品位?事实上,朗方广场地铁站位于华盛顿的核心,出入的人大多是中产阶层的公务员,也就是说,多的是戴着响亮头衔的人物:政策分析师、项目管理员、预算审查官员、专家、顾问等等。

    针对这个结果,作者询问了美国国家画廊馆长莱特霍伊泽(Mark Leithauser)的意见。他说:“如果我拿一幅抽象画杰作———假设是埃尔斯沃思·凯利的作品好了,一幅价值500万美元的画———将它从画框上取下来,走下国家画廊的52个阶梯,穿过雄伟的圆柱来到餐厅。这里刚好在寄卖可可然艺术学校的学生原作。我把价值500万元的画作挂在标价150元的学生作品旁边,即使有眼尖的艺术评论家抬头看到了,也只会说:‘嘿,这幅看起来有点像凯利的喔。请帮我把盐递过来好吗?’”

   【实验结果】没有什么结果,最后的结果只是试验者丢给读者的思考题。当世界上最好的音乐家,用世上最美的乐器来演奏世上最优秀的音乐时,如果我们连停留一会儿倾听都做不到的话,那么,在我们匆匆而过的人生中,我们又错过了多少其它东西呢?

    约夏·贝尔

   当今乐坛最热门的美国小提琴家,曾因电影《红色小提琴》而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声音乐奖,青春阳光的“帅哥”形象,令他被美国著名《人物》杂志评为“全球50大最俊美的人”。

    约夏·贝尔的个人才华与实力在小提琴家中称得上数一数二。2007年,《华盛顿邮报》的专栏记者基因· 温加滕找到他,邀请他参加一项社会试验,在地铁站内“测试”旁观者反应。一向喜欢接受挑战的贝尔答应了。虽然这篇报道获得了2008年的普利策特写奖。不过贝尔过后觉得,路人匆匆而过,却不肯花一秒钟来听他的演奏,多少令他沮丧。

    贝尔在美国拥有大量女性乐迷,官网上也贴满了粉丝们与他的合照,论坛上也满是对贝尔俊朗外形的赞叹。不过他自己则说,他宁愿乐迷评价“他的琴拉得真好,可长得太丑了” 。2010年6月,约夏·贝尔曾在北京国家大剧院演出。


相关文章:
·“血统正义?”:美国精英靠什么维系后代特权地位
·岳青山:基辛格笔下的抗美援朝,把西化精英“炸得粉碎”!
·王小东: 我们需要有远大视野的精英, 而不是猥琐化的精英
·曹锦清:思想为何放弃职守——知识精英阶层责任缺失的社会历史分析
·旅加华人:我忍辱负重只为将华人精英的残酷命运写出来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1-04-24 10:28:57.0)
    音乐也是一种沟通的方式,需要场景 气氛 。。。。。。谁让现代人的工作压力这样大呢?在美丽的事物也要人,心情放松,旁无杂念的时候才能完全看进去,孩子的心灵是做纯真的不像是大人有那么多的杂念,他们的世界只有美景。。美景配美乐,自然是良配。 如果贝尔市在一个民风淳朴的小镇上,我想肯定会聚集一大群人与贝尔的乐声共舞。。。。。。
新法家网友(2011-04-23 11:25:50.0)
    扒开皮,所谓的精英不过是一群蚍蜉,请看引自兴华论坛(http://www.1911.cn/bbs/)无极的小贴: 1.搞笑的大师 纵横国学界,大凡所有大师级文人、秀才、学者、专家,只要一见到古人文中有“贤”,他们就极力往自己身上揽;只要一见到有“治”,就非要用于治人。道德经第三章原文是:“不上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不乱。是以圣人之治也,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恒使民无知、无欲也。使夫知不敢、弗为而已,则无不治矣”。可是,大师们的话白是万变不离其宗,大意:“不推崇有才德的人,导使老百姓不互相争夺;不珍爱难得的财物,导使老百姓不去偷窃;不显耀足以引起贪心的事物,导使民心不被迷乱。因此,圣人的治理原则是:排空百姓的心机,填饱百姓的肚腹,减弱百姓的竞争意图,增强百姓的筋骨体魄,经常使老百姓没有智巧,没有欲望。致使那些有才智的人也不敢妄为造事。圣人按照'无为'的原则去做,办事顺应自然,那么,天才就不会不太平了”。其实,本章原意大体是:“不以财分人,使民不争;不以贵、难得计物,使民不为盗,无欲能使民不乱。所谓圣人之治是虚心、多学、不逞强、广积德;育人当以不讲心计,不贪欲是也。做人不过是知道厉害不敢、不为而已,有如此境界则没有什么解决不了问题矣”。搞笑吗? 2.舒叹一口 《道德经》堪称一部做人和育人天书。 老来寻趣,接触《道德经》几天,初掠一遍感觉堪忧。泱泱大国代代传承的国学竟被一批批腐儒文人和学者大家解释的乌七八糟一塌糊涂,真不知朝朝名圣是怎么个教化育人?误人子弟在过去可以,过去的国家是皇帝老儿的,谁得宠谁为圣谁都可以呼来喝去。现在不行,现在的国家是人民的,国家有病人民遭殃。看来,倒儒反庸文化革命是没错的,否则国家将病入膏肓,大有灭亡之危。 …… 3.哈哈,何新不愧为何新,还真给说中了。吾是行外人,从来都不把国学放在眼里,因为老来寻趣,在这些天接触道德经中,还真发现《老》道确实“被一些只知耳食之言的文人墨客歪讲邪讲,讲傻了,讲歪了,讲死了,变成了一种“二百五”的东西”的证据。两千多年之前,老子就把德看着是一种内在之美,说德是行为指南,顺道而行理事从德政通。可叹啊,代代腐儒直至当今,却都是以财分人,执持自满,树己为德,富贵骄横,他们总是说人无能无德,其实自己才真正无能无德。说理是在正道,理是让人认识,理能提高类识别让一切欺世盗名和瞒天过海云飞烟灭不复存在。……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