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对楚渔《中国人的思维批判》的批判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11-04-05


    2010
1月,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楚渔的《中国人的思维批判:导致中国落后的根本原因是传统的思维模式》一书。这本书的责任编辑在封面折页上写道——“这可能是中国人最需要的一本书”。

 

该书一出版,即引起相当大的关注。20106月,人民出版社举办的《中国人的思维批判》研讨会在北京举行,出席人除了人民出版社的主要领导,还有来自新闻出版总署、中共中央党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北京大学哲学系、清华大学历史系、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的专家学者,好不热闹。

 

从二十世纪初的国民性大批判到二十一世纪初的思维模式批判,在中国人的自我检讨方面也算历史的“一大进步了”。那么,这究竟是一本什么样的书呢?

 

顾名思义,这是一本探讨导致中国落后的根本原因的书。作者经过论证后认为,中国落后的根本原因就是概念模糊,混乱而僵化的传统思维模式。

 

令人忍俊不禁的论证

 

令人忍俊不禁的是,作者的论证正是建立在封建、专制这类模糊的概念、混乱而僵化的西方中心论思想基础之上的。然后作者糊里糊涂地就得出了中国继承的主要文化是流氓文化的结论(当然这个结论也是相对于西方的“绅士风度”说的),其逻辑简直让人摸不着头脑,上面说:“大艺术家赵本山的小品为什么能受到很多中国人的喜爱,就是因为小品中反映出来的东西是我国社会上存在的经典流氓文化的心态,能引起众多的中国人的共鸣。这就是我们中国人能继承下来的主要的文化。”(楚渔:《中国人的思维批判》,人民出版社,20101月,第109页。)

 

可怜的赵本山大叔!

 

我们还是从这本书的开头讲起。首先,作者归纳了有关中国落后根源的三种主要说法:

 

12000多年漫长的封建社会和专制统治;

 

2、以儒家思想为主体的中华文化;

 

3、社会制度和体制问题。

 

在论证第一种说法不成立时,作者写道:“中外学者公认:人类发展进程依次需要经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等。西方以荷兰、英国、法国为先,西方几乎所有国家都只经过1000年左右的封建社会,就过渡到了资本主义社会。而中国2000多年长期停留在封建社会阶段,近千年来还在倒退;直到西方的舰炮轰开国门,才开始有些变化。”(楚渔:《中国人的思维批判》,人民出版社,20101月,第6页。)

 

五阶段论是马克思对西方历史经验的总结,并不能完全适用于中国,这一点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学者的共识,特别是“中国2000多年长期停留在封建社会阶段”一说,武汉大学历史系教授冯天瑜先生在《“封建”考论》一书中曾详加批驳(参阅冯天瑜:《“封建”考论》,武汉大学出版社,20079月。),这里不再详述。

 

说到专制,更是西方中心论想象中的中国传统政治体制,与现实完全不符。法国汉学家,法国科学院院士谢和耐(Jacques Gernet1921~)在《中国人的智慧》一书中明确指出:“在孟德斯鸠看来,中国是专制的政府,‘那里无法无天,个人独断独行’。但这个定义不如用于我们古代的君主制,而不宜用于康熙的帝国。事实上,众所周知,中国帝王的权力受到官吏即‘曼达林’维护传统礼法的制约。”(谢和耐:《中国人的智慧》,何高济译,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10月,第13页。)

 

然而所以这些西方中心论者按西是中非的僵化逻辑形成的模糊概念在楚渔先生那里都成了“公认”的东西,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出“中外学者公认”这类荒唐结论的。

 

楚渔先生有时显得过于无知

 

楚渔先生有时显得过于无知,比如他认为《易经》中“形而上者谓之道”中“‘道’的概念太模糊且含义甚多”(楚渔:《中国人的思维批判》,人民出版社,20101月,第49页。),大道要修证,哪有概念什么是,非言语道断,心行路绝之时,何谈大道!

 

于楚渔先生对大道智慧(佛家的“般若”)一无所知,他便开始对中国传统的阴阳辩证思维大放厥词。理由很简单,它没有亚里士多德形式逻辑这一形而上学方法作基础。楚渔先生写道:“显然我们古代的辩证思想后来走上了歪路和没有形而上学的支撑是有关联的,儒家文化中的中庸之道就是这样的:矛盾的双方达到平衡时,这就是和谐,这就是中庸。但矛盾的运动是绝对的,平衡总是暂时的,要调和矛盾的双方平衡也要进行调整,也就是说平衡本身也是动态的,平衡矛盾就是为了化解冲突,但我们中国人的思维把平衡视为静止的、不动的,没有张力的。这样,平衡就无法适应矛盾的发展,结果是平衡自身被打破了,而我们中国人为了平衡往往掩盖矛盾。结果蕴藏着更大的矛盾和冲突。这就是我们中国自古以来总是陷入混乱的原因。”(楚渔:《中国人的思维批判》,人民出版社,20101月,第52页。)

 

如果中国人视平衡是静止的,那么中医这门科学就不会出现;中国社会有如一个人的身体,有时会失衡陷入混乱,得总比西方持久的战争状态要好得多——西方二元对立思维容易导向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的对立,且已经导致巨大的社会危机和生态灾难的今天,楚渔先生还是看不到西方思维方式是落后的!(参阅拙著《中国拯救世界:应对人类危机的中国文化》,中央编译出版社,20105月,第216~221页。)

 

一位国学大师曾谦虚地说:“有人研究(指研究《易经》——笔者注)了一辈子,也没有搞清楚的所在多有,包括我在内,研究了大半辈子,还跟一个初学的人差不多。” 楚渔先生抓住这段话,开始信口开河:“我的天,搞子大半辈子都搞不明白的学问算什么科学……我们不少的文人其实狗屁学问都没有,即使有点知识,也没有学识,无非是从故纸堆里搜罗一些东西,故作深奥地解释一番,欺骗自己,吓唬别人。”(楚渔:《中国人的思维批判》,人民出版社,20101月,第55~56页。)

 

《易经》,特别是其中与内算相关的数理理论是极为复杂的,真要有大智慧,苦心孤诣地研究多年才行,笔者连深入都不敢。两千多年前,班固在写《汉书· 艺文志》时就感叹懂得数术的人少:“数术者,皆明堂羲和史卜之职也。史官之废久矣,其书既不能具,虽有其书而无其人。《易》曰:‘苟非其人,道不虚行。’” 楚渔先生,我们至少要有两千多年前先贤的见识和气量。对于自己不理解的东西,不能随便否定,千万不可乱说话啊!

 

楚渔先生中西方中心论的毒太深,文化自虐倾向过于严重,甚至得出了“混乱而僵化的模糊思维阻碍了中国科技的进步”这样的结论,说中国只有经验技术,而无科学理论系统,所以中国:

 

有哲理——无哲学;

 

有测量——无几何学;

 

有名家——无逻辑学;

 

有美术——无美学;

 

有音乐——无乐理学;

 

有技术——无物理学;

 

有星象观测——无天文学;

 

有炼丹术——无化学

 

……

 

(楚渔:《中国人的思维批判》,人民出版社,20101月,第136页。)

 

任何研究历史的人都知道这是纯粹的胡说八道。

 

比如古代中国在天文学和数学领域更注重精确,是定量的,反而古希腊天文学和数学才是定性的,虽然毕达哥拉斯已有了数学知识,但其缺乏处理十以上一般数字的知识和计算方法。直到明朝末年,在科技领域中国在世界范围内都是领先的,当时我们对西方新知的汲取也几乎与西方的创新同步。只有满清入关后,那种自由的科学传统才被限制在了宫廷之中,成为皇室的玩物!

 

再以名家为例。世界上有三大逻辑体系,楚渔先生大加赞叹的西方形式逻辑更适用于相地简单的事物,中国名学对于社会治理更重要,而印度因明则对修行十分重要。三大逻辑体系是互补的,怎能说中国有名家,而没有西方逻辑学是因为中国传统思维方式有问题?事实上,如果楚渔先生真得懂得了名学,他就不会写出这本书了,因为他的书中有太多必然引起思维混乱的“鄙名”(《刘子·鄙名第十七》)和“伪名”(《中论·考伪第十一》)——名学早已成为绝学,我们不能苛求于楚渔先生!

 

中国学术体系与西方学术体系不同。常常不是以概念为中心,而是以问题为中心,这集中体现为数学上的《九章算术》范式,和西方的《欧几里得几何》范式,二者是互补的,不存在谁优谁劣的问题。但在概念问题上也不能说中国的传统思维模式更模糊(用楚渔先生的话说:“概念模糊是我们中国人致命的思维弱点。”)。科技史专家,上海师范大学吾淳(吾敬东)教授写道:“希腊的概念系统是沿种属方向发展的,而中国则是沿划分方向发展的。孔子虽未就仁的本质含义给出一个清晰的解释,但却对其内涵作了细密的探究(注:据统计,《论语》一书中记述孔子使用仁字有109次)。又公孙龙之‘白马非马’理论,其中对概念内涵的分析是非常精细的(注:公孙龙讲:‘白马者,马与白也,黄黑马不可致’。又讲:‘求马,黄黑马皆可致;求白马,黄黑马不可致’。还讲:‘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在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公孙龙首先关注的就是概念的差异性。马的内涵就是马,它是命形的。而白马的内涵则不仅仅是马,它除了命形还有命色)。”(吾敬东:《中国传统思维笼统说辨》,载《孔子研究》200102期。)

 

据说楚渔先生好探险,但学术上的探险一定要遵从我们先贤的几句话,就是“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文章千古事,可不能信口开合,那样会误导很多人。

 

还是用事实说话

 

因为《中国人的思维批判》有太多常识性错误,逻辑过于混乱,所以笔者竟然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作更深入的批驳,好在楚渔先生在该书“后记”中为我们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我们特别不希望用模糊的抽象的语言来评论本书,因为这些话语有可能放在哪本书里都适用,放在什么地方都合适,这对正确的批评于事无补,等于什么都没说;因而,我们希望对本书的批评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楚渔:《中国人的思维批判》,人民出版社,20101月,第188页。)

 

干脆,我们就用具体事实反驳楚渔先生关于中国传统思维模糊的错误结论吧!

 

吾淳教授曾在他的《古代中国科学范型》一书中专门辟“中国传统思维笼统说辨”一章(本章与前面引用过的《孔子研究》200102期上的《中国传统思维笼统说辨》一文有很多不同之处——笔者注。),他所说的“混沌”“笼统”就是楚渔先生所说的“模糊”,细读两位先生的文章,就能知道笔者并没有偷换概念。开篇,吾淳就写道:“多年来,学术界始终有一种很普遍的看法或说法:中国传统思维是整体和综合性的,因而也是混沌的或笼统的。这种看法或说法的传染力之强如流感一般。人们往往不加考订即随处搬用。其实,这种看法或说法是可被证伪的。”(吾淳:《古代中国科学范型》, 中华书局,20022月,第301页。)

 

然后,作者论述了这种错误观点的起源。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论述,特别是恩格斯的相关论述;二是与古代西方即希腊某些领域的思维相比较,主要是哲学与逻辑学领域。吾淳教授指出:“我们是否意识到,当我们津津乐道于以上方式作比较时实际上已经不自觉地陷入了以西方思维为中心或作为唯一标准范式的泥沼。显然,这是在比较活动的规范性上出了问题。应当看到,思维不同于任何一门具体知识,它是极其宽泛的。思维渗入社会的各个方面,从日常生活到高深思想可以说无所不包。并且,各个民族对于思维的开掘深度或发展方向不尽相同,往往是各有所长,又各有所短。可以说,那种满足于泛泛而谈,不加深入考究的‘学术’本身倒是非常笼统的。”(吾淳:《古代中国科学范型》, 中华书局,20022月,第303页。)

 

这段话似乎是专对楚渔先生说的!

 

接着,吾淳教授从生物学与农学、天文学与数学、地理学、制作技术等方面证伪。我们这里仅举出天文学方面的部分内容:“测算与演算形式出现了,这使得古代中国思维步入了量化的阶段。回归年长度的测定是一个典型的例证。自春秋后期天文学家得到365.25日的回归年长度值起,以后这一数值不断得到修订。到公元1199年,南宋杨忠辅在《统天历》中定回归年长度为365.2425日,这正是近四百年后(1582年)欧洲格里历,也即现今世界通用公历中的回归年数值。相比之下,欧洲直到公元前46年才开始用回归年长度为365.25的儒略历,但已比中国晚了数百年。并且,这一数值沿用了一千五百多年不曾变化,这与中国不断精益求精的努力形成鲜明对照。”(吾淳:《古代中国科学范型》, 中华书局,20022月,第306页。)

 

除了自然科学方面,吾淳教授还用社会与人文的事例批驳了中国传统思想模糊的论点,这里不再赘述。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参阅他的《中国传统思维笼统说辨》一文(载《孔子研究》 200102期。)

 

楚渔先生希望以教育手段改造中国人传统的思维模式,认为这是“我们教育的头等大事”(参阅《中国人的思维批判》第七章)。我想,在改造我们那些无辜的孩子之前,还是先改造一下楚渔先生自己吧……

 

楚渔先生曾断言:“我们中国人几千年来就是这样模模糊糊地走过来的,直到现在,我们中国人仍然不能用正确的方法思考问题。”(楚渔:《中国人的思维批判》,人民出版社,20101月,第35页)我们也不希望楚渔先生这样模模糊糊地走下去,希望他能摆脱过去一百多年来加在中国知识界头上的、欧洲中心论的精神枷锁,学会用正确的方法思考问题。

 

但愿如此!

 


相关文章:
·翟玉忠:全球大争时代的中国战略——力行工战
·翟玉忠:抛弃幻想,准备斗争——全球大争时代的中国战略
·翟玉忠:为什么要作《世界春秋》——超越西方中心论的全球史
·翟玉忠:西方主导的全球化本质——不平等
·翟玉忠:没人能阻止中华文明涵化天下的伟力!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2-06-08 08:28:25.0)
    God, I feel like I shuold be takin notes! Great work
新法家网友(2011-04-17 10:24:36.0)
     俄罗斯的历史教科书已经有成千上万种,很多教科书获得索罗斯基金会、卡耐基基金会、福特基金会的赞助,拿这些外国基金写教科书的人们已经在莫斯科郊外盖起了别墅,但是他们躲在那里不敢见人。正如大家所知,在俄罗斯历史问题上的造假行为已经十分普遍,规模巨大,俄罗斯总统被迫成立一个委员会来应对这一情况。遗憾的是,这个委员会有的成员就是参与造假的人。这个委员会还有几个工作组为委员会的工作提供支持,我本人负责其中一个工作组。12月份我们将组织一个研讨会谈论历史教育问题,我将在会上做一个主旨报告,我们将面临一场尖锐的斗争。对中国的访问使我坚定了参与这场斗争的立场和信心,即研究本国历史的时候要坚持历史的真实。   2010年是卫国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纪念年,这两件事已经成为热议话题。5月9日俄罗斯纪念了胜利日,9月2日又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纪念日。二战的主要战胜国是苏联和中国。苏军在远东打败了日本关东军。作为对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的承认,中国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之一。   为了贬低苏联战胜德国法西斯以及在二战胜利中的作用,有人出版了不计其数的书籍来贬低莫斯科保卫战、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库尔斯克坦克大会战等战役的作用,同时极力宣扬英美等国在战争中的作用。在有的书籍中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用两三行就写完了,而对于北非战场却用了很多章节,描写得非常详细。事实上,英国军队在北非面对的主要是那些受过伤的准备康复的德国士兵,而且德国在北非投入的坦克数量少,火炮等也是老旧装备。英军在数量上占优势,隆美尔虽然被打败,但是英军的胜利对二战结果没有多大意义;而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则要残酷得多,它也是二战的转折点。
新法家网友(2011-04-17 10:22:04.0)
    文化自虐而又有人出钱捧场,这恐怕有一定的幕后背景。现在国内总有一批人投西方中心论之所好,以激进的立场从根本上否定中国传统文化,企图不加批判地引进美欧为代表的社会学术思想,作为中国学术的指导思想,恐怕这不是纯学术的问题,其中肯定有政治因素,现在俄罗斯有很多有拿着西方机构的钱进行全面否定、诋毁苏联的所谓研究,昧良心到把北非战场地位抬高过苏德战场的地步,这明显是和平演变的体现,不是什么学术问题。想灭一国先灭它的文化自信,先搅乱它的历史认知和社会认同,这是一般的规律。。。。。对这种人,文字狱最合适,宜穷治其党,来个瓜蔓抄,把资助它出书的相关人全部监控或者干脆抓起来,查出幕后主使者严惩不贷。
新法家网友(2011-04-12 14:44:18.0)
    应重塑中国传统文化的信心!
新法家网友(2011-04-09 18:58:55.0)
     “中国由草眛初开之世以至于今,可分为两个时期:周以前为一进步时期,周以后为一退步时期。” ——孙中山《建国方略》 周朝以前,中华民族以“三皇五帝”原理制定自己的社会宗旨,社会首脑共鲧因蔑弃五行而被杀。大禹根据它治水(治道)疏通上下而立夏朝,夏桀蔑弃它被商汤多方简革命,商纣王蔑弃它被周武王河图革命。 周朝是中国争议颇多的朝代,武王伐纣的理由“今商王受,狭侮五常”因此需要各诸侯“同力度德,同德度义”天讨伐他。由于武王没完成“度义”任务早逝,其弟周公代政,但又没有度义能力,因此他沿袭商政修成周礼以维系政权。故到周历王时又重复了商纣王的错误,民众起义推翻他,史称“共和”还立了“民之宪言”,400 年后太子晋修义经称“厉始革典十四王矣”。周灵王时与长子太子晋二王执政,经济繁荣也带来了思想繁荣,党派活跃,因为空谷王族与洛邑实力“谷洛斗”故修义经,病故后他弟周景王接位“铸无射”。文王的老儿子季世袭周朝司空,封土为聃国故称聃季,老子老聃就是这一事实的继承者。一次,老聃被派凭吊巷党王族成员时结识了鲁国派来的年轻孔子,老子就支助他到周朝国学学习。由于孔子基础差,对六艺教育制度的射御数一窍不通,常被同学奚落,但他凭借老聃的恩惠回鲁国以学到的礼乐诗知识弄玄虚结党营私。在老子集中精力完成修义经铸无射铭文时,孔子与单穆公结成死党,他们趁景王去世祭奠机会杀了周朝儒子王文子宾起,立了孔子为孔文子(见论语)。因此《庄子》文说“鲁国之巧伪人孔丘作言造语妄称文武多辞缪说,不耕而食不织而衣摇唇鼓舌擅生是非以迷天下之主使学士不反其本,侥幸于封侯富贵者罪大极重……”。孔子被单穆公扶持的傀儡周敬王封为新儒子王孔文子后,极尽了格杀三皇五帝文化传承的伎俩。他亲自领人到楚国暗杀了逃到那里的景王钦命的新王子朝,因为只有他可以借与老子师生关系接近王子朝等人,庄子文记载了老莱子(既老子)随从在山林中发现他的经过。老子说“是丘也,召而来。”最后老子伤感地对孔子说“夫,不忍一世之伤而傲万世之患抑固窭……圣人踌躇以兴事,以每成功。奈何哉?其载焉!终,矜尔!”无可奈何的老子在楚国保护了孔子,因为他要保护带到楚国的中国大批典章古籍。但得势的孔子把自己不知的东西当异己,“王朝交鲁”以后,他亲自把涉及三皇五帝的史料都烧了。据西汉《纬书》记载,孔子“删书断自唐虞则唐虞以前孔子得而烧之诗3000篇存311篇则2689篇孔子亦得而烧之”把古诗烧掉99/100,尚书烧掉96/100。为了谬传三皇五帝原理,对所有书籍进行了拟人化篡改。至此,义主观的中国被孔子篡改成了人主观中国,有五千年文明传统的中国人,也不得不从诸如女娲补天、封神演义等的神话中来慰藉自己缺憾的灵魂。 【补】:王子朝最后被单氏策命的孔文子暗杀于楚国,跟随王子朝逃到楚国的老子随从在丛林里发现了孔子,庄子对此有记载。250 年后,韩非子评论说:“周单荼、燕子之此九人者,之为其臣也,皆朋党比周,以事其君。隐正道而行私曲,上逼君而下乱治,援外以挠内,侵下以谋上。……单氏取周……奸臣闻此蹶然举耳以为是也。”至今,中国两千五百年前的天案仍未平复。
新法家网友(2011-04-06 21:39:09.0)
    哲学应分西方哲学和中国哲学的两种体系比较合适,不同思想哲学诞生出的文化具体表现上中西也是大相径庭的。
新法家网友(2011-04-06 15:38:15.0)
    关键是这个楚渔先生这么认为就算了,可是他还出了书,还出钱找这么多人给他捧臭脚,这种书出了给人看了不是误人子弟么。所以该骂的不是楚渔先生,人家自己不明白就算了。有一些位高权重的人为了钱就可以胡乱捧吹,他们才不管会不会误人子弟,才不管书里说的对错。这才是该让人发指的行为.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