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来信照登
读翟先生《中国行天道vs.西方行人道》(刘宝才) 
作者:[刘宝才] 来源:[] 2011-03-30

翟玉忠先生:

    您在《中国行天道vs.西方行人道》文章中说:“中国古典政治学经济学与西方当代政治经济学的根本分野在于:中国古典政治经济学行天道,而西方当代政治经济学行人道。”是个很好的概括,我十分赞同。今天的资本世界发展,要不断积累资本,把社会财富集中再集中,必然是“损不足以奉有余”。

    但在我有个没有解决的问题:财富不集中如何发展?说到底稳定与发展的关系如何把握,始终是个问题。建国后的前30年,斗地主,割(资本主义)尾巴,结果弄到普遍贫困。后30年让一部分人富起来,结果形成贫富对立尖锐社会不稳。出路何在?希望以后见面时赐教。

    致礼!

                           刘宝才 敬启

                                 3月15日


相关文章:
·河清教授:清算中国知识界的新蒙昧主义
·中国历史悠久但却少有念念不舍的旧包袱——“苍生论道”五人谈
·翟玉忠:全球大争时代的中国战略——力行工战
·温铁军:为什么当年中国一定要“上山下乡” ?
·安德烈弗尔切克:所谓西方的政治正确——中国不自由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1-03-30 13:48:34.0)
    贫富不均应是必然的,而且是符合道理的,因为人的个体差异性是永远存在的,只是要使人的机会平等(不是平均主义的绝对平等),普遍贫穷是不可以持国的,但利益集团对财富权力的变相世袭也造成了资源分配的严重不平衡。解决此问题就要深入的研究中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全民监督实现法制的施行,社会功勋制实现资源的合理分配。这两点是中国古典政治学当中的根本,也可以说是实现平等的根本。而我们现在对这些宝贵的知识不但贫乏的可怜,更可悲的是我们不但不了解自己,还更自己践踏自己的哲学政治学! 西方二元思维定义的绝对平等是不存在的,世界上万世万物都是相对的,相有相对本身是绝对的。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