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新法家不是“腥法家”(答更远大侠)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10-10-04

更远大侠:

    几年没有联系了,谢谢您9月27日和10月1日的两封来信,迟复见谅。

    没有想到我的《复兴中国先进的传统蒙学教育》一文引起您如此长篇议论。谈到蒙学教育,我不能和王财贵教授比,王教授的观点亦曾给我许多灵感,但我个人不想推动读经运动,因为这里的“经”主要指六经和其他一些儒家经典。明明西周王官学至西汉已经集成于黄老学,还学腐儒株守六经,这真有点近乎愚民了!

    您说“几年没有与你辩论了,我看你的思想真是一点也没有进步”。这也是我想对您说的——被西学洗了脑,再回归中国现实的土地不容易。

    读罢两封信,我感觉您写信的主旨只有一个:希望新法家改弦易辙,回归西方的普世价值,鼓吹公正原则、平等原则、人道原则、自由原则、人权原则。

    首先要清楚的是,西方这些普世价值是西方历史经验的总结,在西方有一定的进步意义。如果靠鼓吹这些原则,中国真的能实现公正、平等、人道、自由、人权,那我百分之二百地愿意放弃自己的观点,和您一道为这些原则的实现而奋斗终生。

    问题是,在当今世界,资本的力量将这些概念无限制地扭曲了,这些原则甚至成为资本掠夺的工具。美国人打伊拉克,也不是在公正、平等、人道、自由、人权的旗帜下进行的吗?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那里哪有什么公正、平等、人道、自由、人权!

    事实上中国人早在本世纪初就发现了这一点,我们想当西方的学生,结果这个老师总是打学生。

    我没有理由怀疑您是要在中国真正实现公正、平等、人道、自由、人权,我也没有一丝理由反对您为在中国实现公正、平等、人道、自由、人权而奋斗。但一定要防止成为别人最廉价的战略工具,这是我对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由衷的劝诫。我甚至梦想每个识字足够多的中国人都读读本世纪初美国人在精神上征服中国的战略计划书《詹姆士备忘录》,因为他们以学术为战略工具对中国知识分子进行大规模洗脑的战略太成功了。(参阅翟玉忠:《中国拯救世界:应对人类危机的中国文化》,中央编译出版社,2010年5月,附录五《关于美国要在道义精神上全面征服中国的备忘录》。)

    当然也要注意西方好的东西到中国可能会成为坏东西,不能随意引入,我们的先贤不是有南桔北枳之说吗!比如民族(联邦)自治,这个概念似乎很适合描述西方的历史,但移到中国来就是灾难性的。因为在中国原生态的政治体系中,本来没有民族概念,只有平等的人,生要将中国分为五十六个民族,结果问题就出来了。中国族群融合的进程减慢之后,你看现在的民族问题多严重——这可是血的教训。

    至于您说如果我同秦晖、张鸣等学人公开辩论,他们只言片语就可以把我说得“哑口无言,寻地缝而钻之”。我想告诉您一件真实的事,这是两年前陕西师范大学一位教授讲给我听的。当时这位教授正编辑一份学术刊物,要将我和秦晖教授的学术论争文章共同刊登出来,以便读者学习比较。他打电话给我,我说没有问题,然后这位教授兴冲冲打电话给秦晖教授,秦晖死活不同意两篇论辩的文章一同发表出来——我遇到太多鼓吹自由民主的人都是这样,一做事,就极度地不自由民主了。

    您知道吗,秦晖大谈法家是性恶论,这样他很难再同我展开公开辩论?要知道,西方由于宗教的原因才特别重视性恶论,法家是讲趋利避害的人情论的。秦晖对西方宗教了解,但对中国法家几乎一点不了解,除了骂法家是专制主义之外,差不多就是胡说八道(我不想用这个词,但实在找不到另外一个词形容秦教授的相关论调)。我的意思是说,有些事情您不是当事者,不会了解实情,千万不要太天真了!

    您还说“法家思想认为君主即使是一个邪恶的杀人犯,也应该永远听从君主”,这样的法家我也反对。但我实在不清楚哪位法家人物有这类观点,韩非是维护最高领袖权威的,但他的基本思想也是主张最高领袖抱法处势,无为而治的。

    最后感谢您关注我的近况。我很好!也感谢您对我的劝告,如果因为研究法家就要下地狱,这个地狱我下定了。我上无愧祖宗,下无愧后代;这里惟一想自我辩护的是:我没有依附权贵,权贵想买过我们的网站,宣传自由、民主、(西方)法治,我们没有卖,所以新法家网站到今天也没有足够的经费。我们就是咬紧牙关,坚持、坚持、再坚持——老子拼了!

    我孤陋寡闻,国家招收“战略型知识分子”的事也是第一次从您的信中知道,但我认为自己是完全没有机会的。为什么呢?尽管法家是中华文明的龙脉,但这一完整的思想体系不好懂。比如说上医医国,其次疾人,医家讲以毒攻毒,法家就讲以战去战、以杀去杀、以刑去刑(《商君书·画策第十八》),这很容易让人误读为血腥、残酷、反人类、不人道,完全不是为“增进每个人的利益”。也难怪连长期关注我们的您也称新法家为“腥法家”了!

    新法家不是“腥法家”!我们是为了建立一个清静世界——那里将公正、平等、人道、自由、人权这类华丽的口号变成了实实在在的现实!

    就写到这里吧。暂且抛开我们的不同政见不谈,从最根本上说,中华文化是大宝贝,哪怕不治国,也能润身(通过克念作圣,得大自在,不能将“我佛慈悲”当口头禅啊),这是西方文化所不能比的。古人云“人生难得,中国难生”,我们既生在中国了,还是要好好学习一下自己的文化才好。别大谈什么普世价值了,那些概念离我们的先贤孜孜以求的大道太远、太远了——且极易误己误国。

    华东理工大学教授曹锦清先生不久前在一次学术会议上开玩笑地对我们说:现代史上西化的自由派犹如黄豆芽,总是长不成熟就被炒了。

    西化的自由派喜欢怨天尤人,但我想,大家反省自身总是需要的,您说呢?

    还是要感谢您“苦口婆心地劝告”!

    祝好!

                   翟玉忠

                            2010年10月4日

附件一:更远大侠9月27日来信

玉忠先生:

  几年没有与你辩论了,我看你的思想真是一点也没有进步。

  你所讲的传统蒙学教育,从形式上看当然具有可取之处,但是从其所学内容上看,显然仍然是正统的专制主义愚民教育。如果以这种蒙学的方法,来学习现代公民理论,培养现代公民人格,那当然是善莫大焉。但是你却要恢复读专制主义思想的书籍,这就是罪大恶极了。

  这些东西,我想你自己心里也明白。但是腥法家却为了自己的私利,仍然在不断地助纣为虐,继续宣扬愚民教育思想。想想商鞅最后落得一个什么下场,我还是劝你悬崖勒马,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用普世价值来衡量自己的行为。你其实可以想想,你专心梦想把中国的专制愚民思想发扬光大,但是当局会任用你吗?当某一天你作茧自缚,自作自受,谁来救你。

  醒醒吧,有点良知吧。离开非人的思想立场,回归正常的人类吧。

  法家,在历史上制造了多少血风腥雨,我想你不是不知道。但是你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你却故意隐瞒法家的那些丑恶行径,强词夺理地把法家的反人类、反人道思想作为复兴中华之大道。

  我建议你读一下北京大学王海明先生的《新伦理学》,其中系统地批判地专制主义,特别是法家专制主义思想所主张的永恒的邪恶的专制主义。

  你如果不服气,你就直接写一本书论证腥法家的合理性,把法家制造的腥风血风腥雨故意隐去,然后美其名曰全民相互监督。你这种故意污辱他人智商的行为,怎么可能成功呢?

  你们腥法家的理论能够说服谁呢?除了你们几个腥法家的人在自娱自乐,还有哪个具有良知和正确理性的人会认为腥法家有前途。

  玉忠先生,我知道你们赚点钱也不容易,想投靠权贵嘛,好象又没有人要你们。最近我党要招兵买马,招收“战略型知识分子”。你们蠢蠢欲动了吗?可是我党会认为你们那点东西会有新意吗?战略型知识分子,要有独立的批判思维,你们有吗?你面对现实的罪恶,你曾经批判过一字半句吗?所以说你们蠢蠢欲动也不可能被钦定为战略知识分子的。

  你们又想获得民心,获得知识人的普遍认同,但是你以为真正读过书的人都是白痴吗?

  专制主义是一种极端反人类的思想体系。特别是法家思想,主张永恒的邪恶的专制主义。违反道德终极标准即增加所有人的利益和增加全社会的利益,违反社会治理的基本道德原则——公正、平等、人道和自由原则,导致全民的异化。

  法家思想认为君主即使是一个邪恶的杀人犯,也应该永远听从君主,这种反人类,极端恶劣的法家思想,你们也竟然无耻地把它拿来作为你们的看家本领。真是如兰德公司关于中国的调查报告里面所讲,中国人不过是一群“迷失的狗”。那么为什么中国人是一群迷失的狗呢,就是专制主义思想通过愚民教育把中国人的思想给麻木了。

  亲爱的玉忠先生,虽然你的思想如此邪恶,但是我相信你在现实生活之中并非一个十恶不赦之徒。你永远都有回头是岸的机会的。我佛慈悲,上帝博爱,只要你回头是岸,他们是不会计较你的罪恶思想的。只要你从现在就改恶从良,那么历史就仍然会承认你是一个善良的人而不是一只迷失的狗。

  我知道,象你这样已近半百之人,思想体系改起来比较困难,但是你的心中仍然存在着人类最基本的良知,只要你一心向善,多阅读善书,那么你仍然可以改过来的。

  我之所如此苦口婆心地劝告你,是因为我认为你还是一个学人。虽然你不慎入错了道,以法家这样罪大恶极的思想体系作为你的思想工具,但是孔子说过,朝闻道夕死可矣。只要你真心改过,用普世价值,用真、善、美来重新改造你的思想,使用普世价值思想来逐渐改掉你们腥法家的罪过,那么你就仍然可能获得我辈学人的尊重。

  但是你如果仍然在这条反人类的罪恶思想道路上走下去,我想历史会最终证明你的可耻。

  玉忠先生,实际上你也非常清楚。你们腥法家之所以能够在国内开设网站传播腥风血雨的罪恶思想,这完全是由于我党目前发现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舶来品,已经不可能再作为官方意识形态来统率国人的思想了,于是在这种情况下便祭起传统国学的大旗,把我党说成是我国国学传统的正统传人。于是你们主张国学的知识分子就正好借此东风大行其道,又是出版,又是百家讲坛,又是网络,似乎是热极一时。但是你想过没有,这是在没有新闻言论自由的国家中,通过在思想上与官方合作才有此“成就”的。如果没有媒体管制,新闻封锁,完全是在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情况下,你想想看,国学思想会有那么兴盛吗?我想早就被自由主义思想家批得体无完肤了。

  你胆敢向我党进言,要求你们腥法家需要与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进行公开辩论吗?我想,在公开辩论中,像秦晖、张鸣等学人只需要只言片语就可以把你说成哑口无言,寻地缝而钻之。

  不过虽然如此,我还是欢迎你继续给我发邮件,这样我可以在稍有闲暇的时候来“欣赏”一下你们血雨腥风的腥法家思想。并把你们的一些论点作为反而材料供社会青年学习。你的文字确实为我提供了不少反面材料,专制主义的反面材料。

  就像你发的复兴传统蒙学教育。实际上你这个思想,就算从国学内部来讲,也根本没有什么新意,实际上台中师范大学的王财贵教授早就在大陆推广读经教育了,而且成就显著。你现在提出什么蒙学教育,实际上比起王财贵的读经教育来说,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我说玉忠先生啊,就你这点本事,还是别做战略知识分子的梦了,好吗?

  最后,我还是要真诚感谢你能够一如既往地给我发邮件,让我能够得知腥法家的谬论观点,也让我知道你这个老朋友的近况啊。
  
        更远大侠

                    2010年9月27日

附件二:更远大侠10月1日来信

玉忠先生:
  
  您好。

  我建议您还是仔细读一下秦晖先生有关中国模式的文章吧。实际上国学派也基本上是只为皇上考虑,而没有为百姓考虑。

  我今天刚好看到秦晖先生对于左右派的批判,这个批判刚好也适合于你们国学各派。
 
  秦晖:中国模式特点是非民主平台
  http://www.caijing.com.cn/2010-09-25/110529684.html

  秦晖:西方经济学家为何都夸中国
    http://www.caijing.com.cn/2010-09-25/110529687.html

  秦晖:学习西方的“社会主义”
    http://www.caijing.com.cn/2010-09-26/110530341.html

  秦晖:中国要崛起 中国模式不应崛起
    http://www.caijing.com.cn/2010-09-26/110530423.html
   
  从秦晖的文字可以看出,你们国学各派不过都是从不同角度为皇上考虑罢了。因此在价值立场上便完全背离了社会公正原则、平等原则、人道原则、自由原则、人权原则,从根本上讲背离了道德终极标准——增进每个人的利益。

  玉忠先生,我建议您抛弃以新法家作为品牌的营销推广策略,就以普世价值来作为论证目标。
 
         更远大侠

                    2010年10月1日


相关文章:
·汉心:人,不是可以按市场“议价的筹码”
·翟玉忠:可持续发展需要人类文明范式革命
·翟玉忠:全球大争时代的中国战略——力行工战
·翟玉忠:抛弃幻想,准备斗争——全球大争时代的中国战略
·翟玉忠:为什么要作《世界春秋》——超越西方中心论的全球史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2-02-08 00:10:24.0)
     如果新法家的法治论没有对平等人格的尊重保护与对权力滥用的限制之目的价值,而仅仅有垂法而治、一断于法的严酷与工具价值,则此类主张与商、韩的专制主义法治有多大区别?当代法治未必都与民主结合(如香港之法治),但倘若不以尊重和保护每个人的平等人格与限制公共权力的滥用为基本价值目标,则不能说其时当代法治。而当代真正的民主政治一般反映了这两种目的价值,而以维护这种民主为使命的当代法治,也就一般地包含和体现了这些价值。法家的法治只重视了其工具价值,且以维护身份等级制度为依归,故与当代法治相去甚远,不知新法家(非陈启天当年所主张之新法家,而是当今的新法家)与旧法家、新法家的法治与旧法家的法治、与当代西方法治、以及与社会主义的法治,究竟都有那些不同?
新法家网友(2011-04-02 11:39:07.0)
    支持翟先生!
新法家网友(2010-10-30 22:13:57.0)
    ‘圣人之治国也,不法古,不修今,因世而为之治,度俗而为之法’,这才是法家治国的精髓,五谷不分、四体不勤、只会喋喋诵读古人只言片语的腐儒怎能识此大道,竟然还妄谈法家之学
新法家网友(2010-10-25 19:04:36.0)
    如此卑劣之人竟也敢在此狂吠,中共有如此党员简直是社会的倒退.怪不得中华不能崛起,就是因为为这肮脏社会唱赞歌的人太多了
新法家网友(2010-10-20 14:50:07.0)
    新法家网友(2010-10-05 02:30:53.0) 法治必须和民主结合才是良法,法治必须为民主服务才能合法。如果法治只为统治阶级.只为既得利益集团服务那就是恶法.邪法! 我记得教科书上说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反映。如果民主代表的是被统治阶级,那么被统治阶级需要法治吗?如果民主代表统治阶级的意志,那么法治和民族本来就是一个东西,谈何结合? 这样说来,民主和法治就是矛盾的
新法家网友(2010-10-08 20:52:25.0)
    法制和法治都不一定以民主共存,倒是潘维教授说得对,有法治才能有真正的民主.
新法家网友(2010-10-07 21:16:47.0)
    不与民主结合的法制,不为民众服务的法制,民众没有选择权的法制-------只不过是伪装过后的专制和人治!
新法家网友(2010-10-07 00:40:09.0)
    哈哈 如果真的是 "他们只言片语就可以把我说得“哑口无言,寻地缝而钻之”。" 那么这个网站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自由主义已经狗急跳墙了。 哪来的大侠啊 搞笑要有限度啊 普世? 大侠 你自己信吗?
新法家网友(2010-10-05 21:02:56.0)
    法治必须为民众服务才能合法,而不是为民主服务,民主是既得利益集团的产物,不是民众的产物,谁见过这个世界上有真正的民主国家么?什么是真正的民主,那就是共产主义的终极目标,不过显然在人性趋利避害这点没有解决之前,真正的民主是不可能降临人世间的
新法家网友(2010-10-05 08:34:32.0)
    更远大侠此名就比法家要来得传统,所以此狭好像只知道历史上的法家。 本人不认为新法家要搞专制,无为的意义就在于法制。 专制下的法制是一种极端的有为,运气好的人可以创造一个国家,却必然把中国引向文革。所谓皇帝换换坐。 问题是,人家没有无为这一套理论,做得却比我们无为。人类的文明很多是相通的。每一个政党都声称为人民服务,而又有哪一个政党不首先考虑自己的选票和利益呢?中国也一样,必须有自己的民主方式。当然,到世界大同时,国界也没有了,也就不用再西方东方了。 新法家也不可能照搬历史,挖出来的矿要提炼成真金,要为当今的人们所用。造金佛金泽东金十字金耶稣恐怕有点用,而最重要的恐怕是深入人心的金玉良言,由此造就社会的金科玉律。资本主义搭建了一个相对让更多人自由发声发力的平台,却无法完全解决生产过剩时的社会矛盾。希望新法家集人类的全部智慧搭建一个新的平台。 这个平台不应该是照搬照造,而因该是升级。从国家级升到世界级。那时候,钓鱼岛只是平台的一角,新规则之下,大家都有机会去钓鱼嘛!
新法家网友(2010-10-05 02:30:53.0)
    法治必须和民主结合才是良法,法治必须为民主服务才能合法。如果法治只为统治阶级.只为既得利益集团服务那就是恶法.邪法!
新法家网友(2010-10-04 16:37:00.0)
    除了秦晖这儒生的书,此公就不能提供点别的书吗?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