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仲大军:精英文化绑架中国 
作者:[仲大军] 来源:[] 2010-06-12


欲壑难平的精英体制

    上海某大学一个女研究生杨元元在寝室里用两条毛巾吊在水管上痛苦地自杀了,她不忍看着相依为命的母亲被迫睡在学校礼堂的过道里。四川成都和北京昌平的居民在自家的房子被强行拆迁时被迫自焚了。这些弱势群体在面临贫困、屈辱、强暴等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都采取了自我结束生命的手段。

    时近年终岁末,美国《时代》杂志2009年年度人物居然把“中国工人”做为榜单上唯一的上榜群体。这些年中发生在中国工人之中的开胸验肺、跳楼讨薪等悲惨事件已成为世界范围的关注对象。

    这种悲惨的事情近些年里不断发生。这就使人不禁思考这样的问题:在一个经济不断增长、财富不断增大、国民逐渐富裕的时代,贫穷以及悲惨的事情仍然不断发生,这到底说明了什么?为什么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经过二三十年的经济高速发展,很快就实现了全民富裕,而中国高速经济增长已经三十年了,社会仍然有一大批贫困人口?

    深究之余,我认为还是因为中国出现了一个高度敛财的精英群体----官僚精英、经济精英与文化精英。在没有政治制度制约的情况下,这一群体的特点是,他们有着强烈的聚敛财富的欲望,有着根深蒂固的不平等观念,他们的发展一定要建立在大众的超付出之上。另外,由于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出于对发达世界的向往,他们有着强烈的输出本国财富的移民动机,他们是中国财富挥霍和流失的无底洞,在目前的历史阶段他们的欲壑十分巨大。

    相比之下,不管经济如何增长,不管如何辛苦劳作,中国的劳动大众却永远生活在贫困线边缘。他们每天每年所创造的财富,更多聚敛到少数人手中。精英们可以建起阔大无当的豪宅,可以一掷千金地消费世界最高档的奢侈品,而不管社会存在着什么样的悲惨现象。

中国供养精英的成本有多大?

    接着这种思考,使我想这样一个问题:中国供养精英的成本有多大?这是一个在经济学上完全可以用数字测算出来的问题。早就有人发现,中国的GDP即国内生产总值比日本小,但中国的财政开支已超过日本。这意味着政府的行政成本已十分庞大。还有人说象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没有能力启动内需,因为缺乏资源。但最新数字显示,中国已占世界奢侈品消费的27%。一个国内生产总值(GDP)只占全球5%的国家,奢侈品消费占到全球的近三分之一,这种现象又说明了什么?难道中国人民真得没有消费能力吗?

    从大众消费来看,中国的消费能力真得不大,但从奢侈品的消费能力来看,中国消费能力又很大。这说明中国有很多财富聚集到少数人手中。举个简单的例子便可以理解,改革开放之初在一个企业里,厂长经理的收入与员工的收入最多拉开四五倍的差距,但现在的企业,高管与普通员工的工资水平一般在一百多倍。中层管理也要有三四十倍。这仅仅是从工资收入的角度看,至于从资本收入方面来衡量,企业家群体所获得的剩余利润更是普通员工的上千倍上万倍。

    再从更宏观的角度来测算国民收入的差距,中国这些年来的工资收入只占GDP的百分之十几,普通劳动收入在工资总量中大约只占50%。剩下的GDP大多流入资本和政府税收的腰包。估计着说,中国大约要拿出一半的国民收入来供养约占人口百分之几的精英。

    没有平民的贫穷,就没有精英的富裕。这已经成为铁律!目前的中国,维持一个精英的潇洒和奢侈生活,至少需要让几百或上千个普通劳工过简朴和清贫的生活。这就是中国改革的结果,收入分配差距拉大的结果。遗憾的是,中国的经济学者和统计部门从来没有进行精密的研究,得出一个更准确的数字。

中国式精英的制度根源

    现在会有人说,中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日本、韩国等国难道没有精英群体吗,人家怎么没有高度聚敛财富?这个问题是问到了点子上。的确,各国都有精英阶层,但由于民主国家有制约精英阶层的政治制度,所以,这样的国家精英阶层很难巧取豪夺,财富分配相对均匀。譬如在北欧一些国家,精英和大众在收入上没有多少差别。

    但象中国这样的国家,由于缺少制约特权精英的政治保障,由于工人农民劳动大众的政治权利被严重剥夺,于是这个国家便出现了精英象饕餮一样聚敛财富的现象。不管是官员,私企老板,还是国有垄断企业高管,都在财富的攫取上毫无节制。所以,要想象瑞典、丹麦、挪威甚至象日本、韩国和新加坡那样全民富裕,在中国来说谈何容易!在一个缺少平等、尊重、公平、正义的国家,要想实现均衡发展谈何容易!

    中国传统的文化模式是科举文化、王权文化和官本位,只要一个人通过科考进入官阶,便可以过上高人一等的生活。只要一个人拥有天下,便可以拥有天下的财富。这种文化模式影响着今天的社会和企业界,企业里收入分配差距不断拉大,官民收入水平的不断拉大,都是封建传统特权文化泛滥的结果。

精英的富裕与大众的贫穷

    当代的中国精英特别骄横,他们就敢强行在逼着人家自焚的情况系进行拆迁;他们就敢在农民捍卫自己土地的时候动武,大打出手。他们还敢随随便便地封住人们的嘴巴,不让人维权。

    他们神化自己,包装自己,给头上套上各种炫耀的光环:父母官、企业领袖、年度人物、成功人士、专家、教授、研究员、博士、博导、院士、学术权威、名校、品牌、名记、明星、大腕、泰斗……靠着这些唬人的声誉,教育费、医疗费、专家费、出场费、演出费、报告费、广告费一涨再涨,粉丝疯狂再疯狂。垄断加特权,使知识界和精英界与大众拉开了越来越大的距离。

    然而,所有学术精英、文化精英、艺术精英的暴发都在权力精英面前黯然失色。辽宁抚顺科级女国土局长罗亚平,利用职权几年间疯狂敛财6000多万。据中纪委、国务院研究室、监察部的调研报告显示,全国党政国家机关系统违规违纪挪用、侵占公款吃喝、休假旅游、出境出国读书、送礼、滥发奖金福利,2006年度高达两万亿元,超过国家财政收入的50%。 2004年,中国大陆公车支出4085亿元,公款吃喝3000亿,还有公费出国3000亿元,另据最新数据,2006年,中国大陆公款吃喝高达6000亿元。广东陆丰市某豪华公宴一桌吃掉15万元,还赠送礼品,开餐费发票,包括10万元一块的劳力士手表。

    在中国精英如此挥霍之下,普通大众怎能过上宽裕幸福的生活?

精英文化影响下的社会心态

    由于有着中国精英的参照模式,又受西方商业消费文化的影响,当下的社会里充满了霸道、专制和发财欲望,伴随这种欲望的往往是专横、无耻和疯狂。一夜暴富、一夜成名的心理流行。在股市、房市等投机领域,更是穷奢极欲,寡廉鲜耻,赚了就走。

    没有权时拼命地揽权,没有钱时拼命地赚钱,没有名时拼命包装,有了权和钱便拼命地奢侈挥霍。所以,并不完全是中国的底子薄,资源少,而是缺少了均富机制和共同发展的社会政治制度以及思想文化。在这么一种状态下,富人们只管拼命聚敛财富,哪管当代社会中的一个个白毛女,杨白劳。

    特别是那些已经资本化和帮庸化了的摇唇鼓舌的知识精英,更把这种文化模式当成了经典圭臬。他们垄断着教育阵地,垄断着文化舞台,霸占着媒体话语表达权,他们从文化、舆论等各方面影响着社会,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使中国的精英更加神圣,更容易聚敛财富,更拥有特权!在他们的教导下,社会已经形成了精英膜拜的文化氛围,一旦挤入精英群体,便可获得特权和暴利。辛亥革命一百年和中国共产党革命六十年后,中国又回到了传统。改革到底是在进步还是在退步?现实令人不得不深入思考。

    中国的工农大众已经长久地被压抑,他们没有发言权,没有罢工权,没有工会组织,没有镜头,没有版面,三十年的冷遇和压制,已经使他们成为沉默和无奈的一群。而那些高高在上的精英们很难了解下层悲惨世界的真相。他们把持着主要媒体舆论,很难反映出社会大众的真实情况。

    说到底,中国的权贵精英,是一个未经民主文化革命、缺少现代政治文明、残留了大量封建特权等级思想的附庸于政府的社会群体,他们缺少人权理念,缺少独立,缺少平等、公平思想,所以他们敢于在经济活动中寡廉鲜耻地攫取暴利,横行霸道。继而他们的行为又影响着周边和下一代人,使整个社会文化已经在这种氛围中浸淫太久。

被精英绑架的国家

    当前的经济和社会有几个特点,一个是虚火乱烧,投机和炒做成风,经济忽冷忽热,一会儿加温,一会儿降温,一会儿紧缩,一会儿通胀。看看一年来的经济表现,去年底受西方国家金融危机的影响,外贸进出口出现下滑,国内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在经济衰退的情况下,本该适时调整过剩的经济结构,振兴内需,通过扶持贫困群体拉动国内消费。但在某些利益集团的影响下,我们实施了以投资为重点的刺激经济计划。

    本来经济下滑,居民收入水平下降,却要投资与民生无关的大项目,将钱花到与平民百姓没关系的领域。结果,放出大量信贷,使流动性过剩,导致物价不断上涨,到今天已出现通货膨胀之势,房价、油价、菜价一片上涨。这对于那些收入减少、下岗失业的人群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雪上加霜。

    很明显,这种刺激经济的政策基本上是一个有利于精英和强势集团的政策。它产生的结果就是:富者愈富、愈疯狂,穷者愈穷、愈无望。一年间将近10万亿元信贷的放出,大多数落于那些强势精英集团之手,这使精英集团愈加暴富。然而他们并不甘于寂寞,他们手中的巨大财富正在象滚雪球一般吞噬着社会更多的财富。

    这些富余资金涌进股市,把股市炒得虚火直冒;涌进房地产市场,把房价炒得平民胆寒,高不可攀。一边是艰难竭蹶的小民百姓,一边是价格高昂的房价,一边是产能过剩的实体经济,一边是虚火乱烧、泡沫充斥的投机经济,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形成冰火两重天。

    通货膨胀的本质是对财富的掠夺,是强势群体对弱势群体的掠夺。每一次通胀,都会造成更大的贫富分化。而之所以会产生通胀,根子还在一个国家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特别是财政政策,是照顾表面上的GDP数字,还是照顾人民大众的生存?在这政策的决策上,无处不显示着平民与精英意愿的博弈。

警惕未来社会的对立

    中国走过一段平均主义的道路,三十年改革后,又拉开了巨大差距。这种差距意味着社会的分歧和对立。在这个时候,我们才理解了历史:为什么中国会发生文化大革命那种事情,为什么当年中国社会阶级之间的对立那么严重。这就是几千年来权贵与平民拉开巨大差距的原因。

    难道今天我们又在重走老路?难道又要让我们的群众再度仇视权威,仇视精英?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社会间酝酿的矛盾已成为我们关注的对象。我们不希望历史的一幕重演,我们希望下一步的改革将关注精英问题,如不遏制特权精英无限制的发展,人民群众的生活得不到改善,社会也孕育着潜在的危险。

 


相关文章:
·孙庆伟:探索夏文化,方法与发现同样重要
·翟玉忠:神道VS人道——东西文化大分野
·翟玉忠:环太平洋文化圈中的灵蛇太极图(下)
·翟玉忠:环太平洋文化圈中的灵蛇太极图(上) 
·张维宇:中国文化的第四维视野“群”——尝试给中国文化打个补丁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0-06-12 16:23:36.0)
    不用担心,历史终将昭示一切。民能载舟,亦能覆舟,万古不变的真理。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它们只所以现在很猖狂,是因为人民还没有点燃反抗的烈火!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