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蔡历:资本主义总危机即将爆发 
作者:[蔡历] 来源:[] 2010-06-06


美国次债危机、欧洲主权债危机、中国内需不足、全球碳减排,这四个问题是近期全球舆论关注的焦点。它们竟意味着什么,将如何发展,以及会把我们的世界带向何方,对此全球的媒体和分析家正在进行着激烈的论辩。

很多人将这四个问题看成是孤立存在的:美国次债危机是美国的事——他们的金融机构失去自律,道德败坏,他们的穷人滥借贷款;欧洲的债务危机是部分欧洲国家的事——他们僵化而盲目地维持高水平的社会福利,他们的政府不得不去欺骗欧盟大肆举债;中国的内需不足嘛也当然是中国自己的事——他们故意压低人民币汇率,一味坚持出口导向;碳减排更是一个独立的问题——只是一个环境问题,甚至技术问题。

然而,这四件事在深层上紧密相连,而且共同指向一个令人不安的结果,那就是资本主义总危机。

对很多人来说,现在谈资本主义危机是一件过时甚至迂腐的事情,因为这属于“马克思主义”范畴,而随着苏联的解体,中国的开放,资本主义已彻底战胜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也已经完败。1989年东欧巨变刚刚发生时,美国就有个叫福山的日裔学者就抛出了一个“历史终结论”而风靡全球,认为从此资本主义再没有竞争对手,将成为全体人类的永恒的社会形态。

那些资本主义的乐观者、马克思主义的鄙视者们显然对他们自己所讴歌的资本主义并不真正理解,对他们所嘲笑的马克思主义也并不真正理解。他们丝毫没有察觉到,从所谓的资本主义战胜共产主义那一刻起——从苏联垮台的那一刻起,从中国打开国门的那一刻起,资本主义自身也正快速滑入总危机的深渊。


前苏联国家和中国加入资本主义,尤其是中国,导致两个重要的格局性变化,使资本主义从一个开放体变成真正的封闭体。一是资本主义在地球上存在方式由局部存在变成全球一体化。二是不能继续将大自然视作一个独立于自身之外的外部环境,不能继续肆无忌惮地开发资源以及排放污染物。而这两个外部条件的存在是此前资本主义得以存在和延续的根本原因。

在前苏联和中国跨入资本主义的大门之前,资本主义对全球来说依然只是局部的。1990年时,苏联和中国两国国土面积占全球陆地面积的五分之一多,人口是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多。

同时,尽管资本主义世界当时已经经历过两次石油危机,使资本主义国家体验到资源短缺的不便,但这些危机更多地是政治原因造成,而且随着更多新的石油资源的发现以及采油技术的提高,世界石油储量的可开采年限在197080年一直是增长的。所以,大家还不认为资源短缺是一个问题。更为重要的是,当时主流舆论尚没有意识到温室气体所导致的全球变暖的严重性。


截至目前,在所有的经济学经典学派中,马克思主义对经济危机的洞察是最为深刻的。无论是凯因斯主义、奥地利学派、货币主义,还是熊彼特的“创新周期”说,都是偏于一隅。

马克思认为,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的固有属性。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收入分配会自发趋于两极化,总利润中流向资本家的部分过多,流向普通工人的部分过少。而资本家的收入更多地是用来投资,扩大产能。普通工人的收入则更多地用来消费。这样以来,收入分配的两极化会导致生产的增长速度大小消费的,最终形成生产过剩,形成经济危机。

一旦生产过剩出现时,投资实体经济便没有利润,这时会出现资本过剩,有钱没地方投,也就是现在所谓的“流动性”过剩。流动性过剩的根源在生产过剩,生产的过剩在收入分配不均恶化。

从根源上说,没有生产过剩,只有生产的分配不均;也没有流动性过剩,只有流动性分配不均。

所以马克思认为,消费不足、生产过剩将是资本主义运行的必然结果,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难逃的宿命,资本主义最终会自我毁灭。马克思的结论是,要消灭经济危机,就必需消灭资本主义,必需建立生产资料公有制,实行共产主义。原因在于,生产资料公有将切断收入分配两极化的源头。


然而,从马克思提出这种论断的近一个半世纪以来,资本主义不但没有消亡,反而呈现一种愈发兴旺的势头。于是很早就有人嘲笑说马克思看错了,甚至有些大骂马克思愚蠢。

马克思没有错,只是他的理论是建立在一个基本假设之上,就是资本主义是个封闭体,没有向外部释放自己过剩产能的渠道,没有缓解自身生产局势的外部手段。

马克思在构架自己的理论模型时,是从纯粹意义上、终极意义上来考察资本主义的,只考虑起决定作用的内因,而忽略了起辅助作用的外因。而正是这些外因导致马克思的理论出现误差。

这些外部因素来源于资本主义的两个外部环境,一个是与资本主义并存的非资本主世界,另一个是资本主义生存其间的自然环境、大自然。


资本主义只所以到目前为止没有出现马克思意义上崩溃,最主要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对非资本主义世界进行侵略,二是对大自然进行侵略。

对非资本主义世界的侵略产生两个效果。一是发现新市场,通过倾销产品而释放资本主义内部的过剩产能。二是掠夺廉价原材料甚至劳动力,降低生产成本,从而降低产品的价格,最终扩大资本主义内部的消费。这两个效果均可以大大缓解资本主义内部的生产过剩局势。

对非资本主义世界进行剥夺的具体表现包括,侵占非洲,不仅在那里殖民发展种植园,倾销产品,而且还贩卖黑人奴隶;侵占美洲、澳洲,大肆屠杀当地“土著”人,在那里发展种植园,并倾销产品;侵占亚洲,包括印度、中国等,英国直接统治了印度,在那里倾销英国的纺织品,将印度的农产品等原料源源不断运往英国。鸦片战争后,英国逐渐用枪炮打开中国的大门,迫使接收对外贸易,开始在中国倾销包括鸦片在内的英国商品,而且还强迫清政府给予巨额的白银赔款。

对大自然的剥夺是通过技术进步实现的。技术的进步也会产生两个效果。

第一个效果是技术进步或者会制造出新的产品,满足消费者一种潜在的而未被满足的需求,或者会降低现有产品的生产成本,从而降低其价格,扩大其在现有市场的消费规模。无论是制造新产品,还是降低老产品的价格,都会扩大销量,增加消费,消化产能,缓解生产过剩。

第二个效果是,技术进步会增加对自然环境的改变和破坏程度。所谓的技术就是按照人的需要改变自然的方法,技术越进步对自然的改变也就越大。譬如福特发明流水线造车技术,这是一种技术进步,导致造车成本大大下降,促成汽车销量在美国大增。当汽车销量大增时,所需要的钢材、橡胶等材料也会大增,就意味着需要开采更多的铁矿石、煤炭,需要种植更多的橡胶树,对铁矿石、煤矿所在地,对橡胶树种植地的自然环境改变也就更大。而且燃烧煤炭所产生的排放物就就越多,这也是对自然的改变,譬如更多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甚至会改变地球的温度。所谓的财富就是经由技术改变过的自然,财富越多,对自然的改变也就越大。


然而,当资本主义战胜共产主义后,随着前苏联和中国迈进了资本主义的大门,资本主义迅速实现了全球化,世界上的非资本主义部分彻底消失。这样以来资本主义真正成为一个封闭体,资本主义世界再也不能对非资本主义世界进行侵略了,再也不能通过对非资本主义进行侵略而缓解自身内部的生产过剩了。

同时,在信息化等技术进步的背景下,全球资本主义化导致全球的生产能力大大增加,从而使对自然资源的需求也大幅增长,对自然的改变程度也大大增加了。大规模改变自然的负面效应越来越明显,尤其是进入二十一世界以来,有两个突出表现,一是资源短缺开始严峻,二是排放和污染问题也开始恶化,尤其是全球对温室气体所导致的全球暖化愈发担忧,目前全球已经就应该进行碳减排上达成一致。

这样以来,企图依赖技术进步去侵略自然进行缓解生产过剩的做法也就无法继续进行了,因为如果卖更多的产品则需要更多的原材料和排放更多的温室气体,这和目前的资源短缺和碳减排是相冲突的。

总之当前的资本主义已经充分满足马克思当初的假设了:成为一个真正的封闭体,既没有非资本主义世界与之相伴,也必须和大自然和谐共生融为一体。

这样以来它已无非资本主义供其侵略,而对大自然它已经不能侵略。以前的可以释放其过剩产能的渠道已经消失,可以帮助其缓解生产过剩局势的外部因素已经不复存在。


那么,目前的资本主义是否出现了生产过剩呢?非常遗憾,答案是肯定的。目前全球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生产过剩,其表现就是美国次债危机、欧洲主权债危机和中国内需不足等系列事件的同时出现。

由于目前的资本主义是全球化的,考察资本主义中是否出现生产过剩应该从全球总体看,而不能拘泥一个某个国家、某个区域。

美国、欧盟和中国是当今世界最大的三个经济体。而其中美国和欧洲都发生了严重的债务危机,前者出现在私人领域,后者出现在政府部门。私人也好,政府也罢,这些债务最终都是花在消费上,都是支撑本国人民的消费能力的。美国人借的钱用来买房了,这时直接增加消费。希腊等国政府借的钱用来维持本国老百姓的高水平的福利了,这些福利也是或直接或间接构成一部分本国的消费能力的。现在出现债务危机了,他们都还不起了,这意味着在未来无论美国,还是欧洲的消费能力都将大大压缩。

中国是没有债务危机的,而然我们却一致存在着显性化的内需不足、消费不足的。这很有意思,是不是可以这么说,中国只所以一直存在内需问题,就是因为我们的穷人不能举债,我们的政府也没有为提高本国福利而负债;而美欧之所以没有内需不足问题,原因就在于它们的穷人可以举债,它们的政府愿意为维护本国福利而借债。

总之,美国次债危机、欧洲主权债危机、中国内需不足,这三者加起来可以推出一个结论,那就是目前全球存在严重的生产过剩。


最终结论是:在资本主义已经充分全球化而形成一个封闭体的今天,在资源短缺已经非常严重,全球存在强烈的碳减排诉求的背景下,资本主义已经无法再继续通过对非资本主义世界进行侵略,对大自然进行侵略而缓解生产过剩的局面,以维持存在和延续。不幸的是欧美出现债务危机、中国存在严重内需不足等系列事件表明当前的资本主义已经出现严重的生产过剩。

    马克思一百五十年前的预言终将成为现实,资本主义总危机即将爆发。各国政府和人民务必对此保持高度警惕。


相关文章:
·冯象:人工智能的崛起将敲响资本主义的丧钟
·李北方:啥是资本?啥是资本主义?——听大卫•哈维布道之一
·李建宏:西方资本主义行将就木,中国道路蒸蒸日上
·Peter Nolan: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双刃剑
·鲍伟豪:资本主义再也供养不起西式民主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3-12-18 09:31:38.0)
    共产国际于1928年提出了“资本主义总危机”的论断,这个论断一直被沿用到20世纪80年代初,1966年苏共二十三大认为“整个资本主义体系经受着总危机”。1971年苏共二十四大认为资本主义的总危机在“继续加深”。苏共二十五大重申二十四大的判断,并进一步认为“当前的资本主义能避免危机的神话已经破产”。1981年苏共二十六大认为“资本主义总危机进一步加剧了”。1986年苏共二十七大再次确认资本主义已经陷入总危机的论断。5年后苏联解体。。。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