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来信照登
翟玉忠:为什么说中国能拯救世界(答Phillip Qin)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10-06-03

Dear Phillip:

    感谢您5月19日的来信,您说我的《中国拯救世界:应对人类危机的中国文化》一书“吹得也太过了”,并劝告“做学问要客观,否则一味夜郎自大,只会贻误天下!”

    接下来,您重复了中外无数学者讲了数以亿次计的谎言:

    一是中国文明停滞的观点。用您的话说是:“中国是有过灿烂的古代文明,但两千年来的文明就基本没有实质的创新和发展。”

    二是欧洲中心论的线性世界史观。用您的话说是:“现代(中国)也是靠学习西方新文明才得以有所发展,整体来讲中国文明到现在还是个古代文明的核,实际上是个低级的文明。”

    三是中国成了西方文明的包袱,潜台词是要西方文明来拯救。用您的话说是:“看看现在存在的社会问题就知道问题有多大,中国整个的社会道德体系已经濒临瓦解和崩溃,而你们还在鼓吹中国文明救世界!”

    基于上述三点,您得出了如下的结论:“你们这就是典型的在故纸堆里找学问,也表明你们的历史文化文明知识太少太窄,尤其是欠缺对中国以外的文明发展的了解和研究,不能深入理解各个文明以及普遍文明发展规律,更不能妄谈指导。”

    您的上述三个观点最初只是为西方殖民主义寻求合法性而“编造”的,在西方学界也遭到了越来越普遍的质疑,您为何还要将它当作不可辩驳的真理呢?我想这是因为您的“历史文化文明知识太少太窄”的缘故。当然,非欧洲中心论的世界史著作目前还太少。这里,我向您推荐一本约翰·霍布森的《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山东画报出版社,2009年11月),我感觉写得很不错。

    您肯定是不屑在“故纸堆里找学问”的,否则,您就得不出中国两千年文明没有实质的创新和发展的结论。“故纸堆”还是要的,那是文明的元典。比如《圣经》吧,可以说是“故纸堆”了,但西方还是有太多的人在读;那么多印度传来的佛经,也是“故纸堆”,不认真地学我们只能像大学里的教授一样空谈,还能体道,成就“内圣”,得大自在、大智慧、大福报吗?政治经济学上,《管子》也是“故纸堆”,但不看是不行的,否则,就永远不理解在西方文明之外,还是另一种政治经济形态(外王)。比较起来,西方充满战争和掠夺的现代史显得过于野蛮——按照道德的标准,西方还是“夷”!

    这里,我想回答您最为疑惑的问题,为什么说中国能拯救世界?

    一言以蔽之,历史上中华文明体系能够实现社会内部以及社会与自然之间的动态平衡,是可持续的;而现代西方社会内部及社会与自然之间呈现严重失衡的状态,是不可持续的,所以说“中国拯救世界”,只有中国文化才能使人类摆脱目前世界性的的生态、社会等危机。

    如果您稍懂中医,就会很容易理解我的意思。整体上,中华文明有如一位朴素谦和、阴阳平衡的君子,而西方文明资本力量独大,有如一个外表刚健、阴阳失衡的病夫。不错,过去一百多年来(且只是过去一百多年来),以英美两个国家为代表的西方文明强大一时,掠夺全球,称霸世界!可实际上呢,这个文明已经从文化、政治经济体制上病入膏肓。

    人有病,天知否?

    为什么说中国能拯救世界?在此我们只能简而言之,具体的内容还是要读一读我的书。如果您不怕“故纸堆”难以深入,读读《黄帝四经》、《管子》之类中华文明元典更好。如果您真的读了“故纸堆”,就会发现宋儒与汉儒有着极大的不同,绝对不是停滞不前;中国的政治、经济、外交理论已经解决了西方现代政治经济学太多的核心问题,绝对不能说是低级。

    今天,中国知识界最缺的不是钱,也不是人,而是信心!中国学人应相信中国的历史不能用传统、专制、落后几个字概括(就如同现代西方文明除了史观上的狭隘、道德上的虚伪和制度上的野蛮之外,还创造了辉煌的科学技术),我们能够脚踏实地地集中华五千年文明之大成,在汲取西方有益文明成果的基础上,创造一个崭新的世界——这也是笔者多年来孜孜以求的。

    就写到这里,再次感谢您的来信!

                     翟玉忠

附:Phillip Qin 2010年5月19日信件原文

    吹得也太过了吧?做学问要客观,否则一味夜郎自大,只会贻误天下!

    中国是有过灿烂的古代文明,但两千年来的文明就基本没有实质的创新和发展,现代也是靠学习西方新文明才得以有所发展,整体来讲中国文明到现在还是个古代文明的核,实际上是个低级的文明。看看现在存在的社会问题就知道问题有多大,中国整个的社会道德体系已经滨临瓦解和崩溃,而你们还在鼓吹中国文明救世界!你们这就是典型的在故纸堆里找学问,也表明你们的历史文化文明知识太少太窄,尤其是欠缺对中国以外的文明发展的了解和研究,不能深入理解各个文明以及普遍文明(人类及其他可能的智慧物种的) 发展规律,更不能妄谈指导。


相关文章:
·翟玉忠:宋儒错改《大学》“亲民”为“新民”及其危害
·翟玉忠:中华文明的脊梁——经学及经学的现代转化
·翟玉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大一统中华治道的社会主义
·翟玉忠:边疆长治久安之本——中华政教的大一统
·陆寿筠:中国传统不重视认识论和方法论吗?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