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郭宇宽:被曲解的“刑不上大夫” 
作者:[顺其自然] 来源:[] 2010-05-17

 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法律的标准常常是一件不仅神圣而且神秘的事情。有很多案子的判决会让他们感到看不懂。比如一个贪污犯,贪了几百万,甚至千万上亿,结果判的年限并不很长。一个小毛贼,偷了10万块,就叫“数额特别巨大”,要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如果再加上坊间传闻,这些有名有姓的贪污犯,在监狱里受到的待遇都比较好,而且有的贪污了几个亿,判个死缓,过些日子就变成无期,再变成有期,熬上几年,等风头过了,最后保外就医。

  另一方面,今天的一些特权阶层,表现得对底层百姓特别粗鲁,毫无礼貌可言,比如街上一些警车,车牌吓人的“官车”,动辄乱按喇叭,乱停车,也没人管。前几天我在西安,恰好,一个陕O车牌的司机压断女交警胳膊的事,被媒体曝光了,坐车听见广播台都在讨论特权车现象,有些打进热线电话的市民情绪非常激愤。一个市民说这是“我们几千年的封建传统‘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的思想在作祟”。

  确实,对于很多类似的今天社会的不公平现象,人们往往会寻找根源说,这是中国的儒家传统就是这样,孔子提倡“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嘛?我以前也以为是这样,这听上去就很不公平,我们过去批判儒家、抬高法家最有力的一条白纸黑字的证据。

  后来出于好奇,我稍微查了一下资料出处,发现我们这些年完全是被忽悠了,人家讲得非常清楚的道理硬是被断章取义,有意加以曲解。

  在《孔子家语》中有这样一段对话,学生冉有和我们一样也觉得“刑不上于大夫,礼不下于庶人”听着不顺耳,他问孔子,大夫犯罪,就不可以加刑?庶人行事,就不可以治礼么?

  孔子回答冉有说,不是这样的。“大夫既自定有罪名矣,而犹不忍斥,然正以呼之也,既而为之讳,所以愧耻之,是故大夫之罪,其在五刑之域者,闻而谴发,谴谴让也发始发露则白冠厘缨,盘水加剑,造乎阙而自请罪,君不使有司执縳牵掣而加之也。其有大罪者,闻命则北面再拜,跪而自裁,君不使人捽引而刑杀。捽昨没反曰:‘子大夫自取之耳,吾遇子有礼矣,以刑不上大夫而大夫亦不失其罪者,教使然也。’”

  这立刻会让人想到日本武士道精神,确实日本在明治维新前的社会秩序,基本和我们春秋时代的封建体制差不大,日本没有产生过秦始皇,所以有一套诸侯、家臣这样的封建贵族体制。看一些以传统日本社会为背景的电影,一个日本武士,一件事办砸了,给领导批评了几句,回家就切腹自杀了,真是“白冠厘缨,盘水加剑”。我们中国人会觉得奇怪,这些人脑子好像不开窍,也太要面子了,他为什么不求领导饶恕或者干脆逃跑?

  我看了这段《孔子家语》才明白,日本武士道其实根源是在中国,尤其是春秋时期的中国,它的本质其实是一种贵族意义和荣誉感,及由此产生的更高的道德要求。以前有一次我在日本的时候,批评侵华日军的暴虐,顺带批评所谓武士道的野蛮。当场一个日本学者说,那些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兵,干出这么下流的事情,哪里是什么武士啊?按照传统武士的道德标准,绝对不能凌虐已经投降的对手,更不要说还强奸妇女。按这位日本学者的解释,他们都是明治维新之后兴起的“无产战士”,所以道德败坏。武士作为一个阶层和他们的荣誉感已经在明治维新之后被摧毁了。

  不过在武士道的故乡中国,自秦始皇和汉武帝之后,渐渐通过一次次血腥的淘汰,更彻底地让人民遗忘了什么叫士、什么叫贵族、什么叫荣誉和尊严。只剩下赤裸裸的权力崇拜。

  自从“文化大革命”中,失去权势的国家主席、国防部长都可以被牵着游街、扇耳光,连一个尊严的死都得不到。中国人已经忘记了“士可杀不可辱”的含义,我们只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

  所以我们今天才会看到一些奇怪的现象,当衮衮诸公,当其身居高位鲜衣怒马之时,盛气凌人,一旦身陷囹圄,简直是摇尾乞怜,罪行昭彰还要推卸责任,说的都是“求组织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样没脸没皮的话。

  至于礼不下庶人,孔子的解释是“以庶人遽其事而不能充礼,故不责之以备礼也”,并不是我们理解的地位高的人对地位低的人就不讲礼貌,我们看到孔子,即使在乡间遇到农民都很有礼貌,绝对不可能像我们今天开着特权车的人就横冲直撞乱按喇叭。孔子是说你不能用繁琐的礼仪来要求老百姓,搞得老百姓太拘谨。

  可惜这些孔子讲得明明白白的道理,这几十年来都被有些人蓄意拧把着解释。

  当然今天时代的主题不可能再回到春秋和封建,民主和法治才是今天应有的旋律,但我常想,如果像英国和日本这些国家那样封建制不要那么彻底地被摧毁,多少留一些封建的贵族传统,尤其是贵族精神,即使在今天未尝不是对社会有价值的思想资源。

  司马迁说:“此言士节不可不勉励也”。


相关文章:
·左宗棠:“十个法国将军,也比不上一个李鸿章坏事”
·杨斌: 社会创新跟不上机器人创新就意味着大灾难 — 爆发全球特大经济金融危机
·人民日报:西方为何一再曲解中国
·北河:“刑不上大夫”正解
·朱镕基新书提人民不满“刑不上大夫”仍有意义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0-05-20 09:33:00.0)
    所谓执道者,就是成为最后一个富裕者
新法家网友(2010-05-19 14:51:27.0)
    刑不上大夫就算是意义有所偏差,但也不是儒生所解释的样子。作者后面说到点子上了,就是要保留贵族的精神,和贵族的血统。在孔圣人看来,贵贱必须得分开喽!
新法家网友(2010-05-19 12:06:52.0)
    不是曲解,而是正解。因为人性之恶的存在,孔子这个太过理想化的不切实际的东西,这个刑不上大夫正好就是一切祸乱的根源。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