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潘维:中国未来三十年愿景与陷阱 
作者:[潘维] 来源:[] 2010-05-01

编者按:这是2009年12月15日作者在香港发展论坛上的讲演。

1、成功与愿景

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10年无疑属于中国。十年前的亚洲金融危机让中国成为亚洲经济的新发动机。十年后的世界金融危机让中国成为世界经济的新发动机。十年前,中国还在乞求美国和欧洲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十年后的今天,中国贸易额和GDP仅次于美国,各类基础设施硬件也正在逐项超越美国,成了世界两强之一,是美国领袖世界的最重要伙伴。但这还只是个激动人心故事的开始。

以往的成功催生了一个乐观主义的“愿景”。按照GDP算,今天中国经济的规模只有五万亿美元,美国不到十五万亿。但只要坚持住以往的发展速度,最多二十年,即使不算购买力,中国经济规模也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再加上十年,也就是三十年后,中国经济规模将是美国经济规模的一倍。再加上三十年,中国人均收入也将赶上美国。中国人以六十年为一甲子,我们刚庆祝完人民共和国一甲子的生日。再过一甲子,也就是到本世纪70年代,中华民族有望如汉唐时代,重新成为世界上最富裕、最强大的民族。那时,中国将拥有世界上最多、最先进的科技实验室,吸引世界最顶尖的人才,成为科学和技术进步的最大摇篮,成为大学的圣地,成为人文社科的圣地。那时的人们会说,21世纪属于中国,正如19世纪属于西欧,20世纪属于美国。

然而,这只是“愿景”,是以中国为物质和精神家园者们的“一厢情愿”。

对近代以来的所有大国,如葡、西、英、法、德、俄、日、美,世界很危险,随时可陷己于灭顶之灾。在以往的三十年和六十年,中华民族经历了数不清的曲折和陷阱。成为国际焦点后,中国将经受更多、更大的风浪,经历更多曲折。

中国能“熬”到江泽民称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那天吗?未来无法预知,“充分条件”不可能被预知。但从以往经验看,我们可以指出三个“必要条件”。

2. 实现“愿景”的三个必要条件:——不动摇,不折腾,不偏袒

(1)经济上不动摇。在未来三十年里,我们要坚持以孙中山说的“民生”为核心,用邓小平的话说就是“以经济工作为中心,一百年不动摇”。我们已经坚持了三十年不动摇,若再坚持三十年,就是世界第一大国,若能坚持到人民共和国庆祝第二个一甲子,世界五分之一以上的人就能过上世界最富裕的生活。
 
(2)政治上不折腾。怎样才能经济上不动摇?在未来六十年里,我们要始终维持中国社会和政治生活的稳定。用胡锦涛的话说,就是努力维护“和谐社会”,政治上坚决“不折腾”。中国大陆搞政治运动,鼓励全民参加夺权运动,台湾在抓经济建设,一跃而成亚洲经济的明星。大陆开始抓经济建设,台湾开始闹文革,经济建设服从每年一次的“夺权政治”,政客相互指责,相互掣肘,经济停滞了十年。其间,大陆经济已经翻了两番多。看到世界上那些在内部政治上“折腾”的国家在沦落,中国政治一定要保稳定,不折腾。

(3)国际上不偏袒,求公正。世界进入了全球化时代。没有公正,世界就不和平,不稳定,中国也难独善其身。世界金融危机,迫使中国采取超常手段应对,导致了很多新问题。美国借口9·11,率领西方世界发动了对伊斯兰世界的新“十字军东征”,伊斯兰世界遭殃,中国也损失惨重。所以,发达的北方要稳定,不发达的南方也要稳定。没有稳定,就不可能有繁荣和进步。身处世界的南北方之间,中国承担居间调停的国际责任。中国既要劝阻北方本能地在政治、经济、社会、思想、军事等方面发动统治南方的战争,也要劝阻南方对北方发动战争。换句话说,中国不仅要努力争取国内的社会和谐,还要承担外部世界和平与和谐的责任,努力让“和平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延续下去。

怎样才能做到这“三不”,经济上不动摇,政治上不折腾,国际事务上不偏袒?显然,关键在于政治上不折腾。这就涉及争议极大的中华政体,变还是不变?

3.中华政体:变与不变的辩证

中国以往一甲子的成功就在求变,正是“周虽旧邦,其命惟新。”从1919到1949年的三十年,我国进行了社会革命,把一盘散沙的中华人民动员组织了起来,赶走了帝国主义势力,获得了独立自主。从1949到1979的三十年,我国在“社会主义”旗帜下国家开始强大了。从1979到2009年的三十年, 在“改革开放”的旗帜下人民开始富裕了。三个三十年,通过不断的变革,先后解决了“挨打”和“挨饿”两大问题,走上了追求“国强民富”的“现代化”之路。

尝到了“变革”的甜头,今天又有人要求大变革,要革政治体制的命,说这体制是“专制”,不符合“世界潮流”(欧美8亿人是“世界”,中国13亿人何以就不是“世界”?)。他们懒惰地把中国当前出现的一切问题都归结为“政体”问题。他们号称经济改革进入了“深水区”,需要中国政府“闯关”,闯人民大众日常生活利益之关,闯政治改革之关,拆故宫,建白宫,改行西式的“宪政民主”。

在以往的三十年里,中国的政治体制变了没有?变了,而且变得很快,变得很多。上四十岁的人会了解,中国今天的政治体制与三十年前大不相同了,革命体制变成了制度化的体制。在以往三十年里,政治体制有渐进的变,更有“震荡疗法”式的突变。一夜间,我们把农村人民公社制度废除了,那曾经是80%的中国人生存的基本制度。一夜间,我们把党政干部的终身制废除了,代之以任期制,而且是附加年龄限制的任期制,是世界上最严厉的任期制。我们还有渐进的,但非常深刻的变化,比如文官录取考核制度,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变成强大的反贪污机构,行政和司法的规范化、透明化,还有一国两制,言论自由,等等。

然而,中国政治又是在不变中求变化。“中华政体”主干没变,不仅六十年没变,而且两千多年都没有根本的改变,依然非常“中华”。中华政治文明是中华文明的核心,底蕴深厚;两千多年的惊人变化就是在以不变应万变、求万变中发生。因此,中华文明成了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的文明。

“中华政体”的树干是什么?每种政体都包含四大要素,第一是关于人民与政府关系的思想,第二是(基于这种思想建立的)选拔政府官员的方式,第三是(基于这种思想建立的)主要执政机构,第四是(基于这种思想建立的)预防和修正政府错误的机制。由于这个道理,我们可以判定“中华政体四大支柱”。

(1)官民关系上信奉“民本主义”的民主而非“西方民主主义”。民本主义思想是中国万世一系的主流思想,已经延续三千多年了。民本主义的含义是:政府存在的全部意义在于担当为“百姓”谋福利的责任,否则理应被推翻。换言之,政府是为所有人民的福祉承担责任的机构,不是社会利益集团争权夺利的平台。

(2)官员选拔方式上以政绩考核为核心标准,从基层做起,实行“绩优选拔”(meritocracy)。中国的绩优选拔传承自远古的功勋制,也有两千年历史了。这个制度与西方的选举制非常不同。多数决的选举制靠利益集团支撑,选拔代表社会部分利益的官员,能说会道及面相比能力的实证更重要。

(3)统一的执政集团掌握核心权力机构。在延续了两千年的传统中国,拥有共同执政理念的儒门弟子组成统一的执政集团。今天的共产党也是个代表当代中国人民整体发展利益的执政集团,不是议会政治的党,不是某个社会利益集团的代表。利益集团的“党”,字面“尚黑”,所以中国人讲“君子不党”。无论在传统中国还是现代中国,中国社会不像西方社会那样分成相对固定的阶级和利益集团。中国明显有统一的社会利益,才会有统一的执政集团。

没有统一的执政集团,人民怎可能团结一致向国强民富的“现代化”目标坚定地前进?没有统一的执政集团,怎可能拒绝血缘、地缘、裙带、派系的干扰,维持绩优选拔,保持全国行政统一,政令通畅?没有统一的执政集团,怎可能杜绝武装干政甚至军事割据?没有统一的执政集团,怎可能抵抗住族裔分裂主义,保障边疆自治地区团结在人民共和国的旗帜下?没有统一的执政集团,怎可能有“统一战线”,有各界、各族裔,以及海外华侨华人的团结和向心力?没有统一的执政集团,怎可能抵制住海内外宗教势力分裂社会,甚至挟持政府的企图?落后的非西方国家,只要在上述六项里的一项出了问题,经济进步就会停滞不前。

(4)与西方分权制衡不同,中国采用“分工制衡”来预防和纠正政府犯错误。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拥有统一的执政集团,没法分权制衡。中国分工制衡机制至迟始于秦汉,历史也非常悠久,而且和分权制衡一样精致。时间关系,我不在这里解释这个机制。我只想指出一个事实:如果中国官员不受制衡约束,都胡作非为,中华文明不可能至今绵延不绝,当代中国也不可能获得举世瞩目的成就。

熬过了“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华政体展示了超强的学习力和适应力,不仅适应学习西方的东方(苏联东欧),也适应学习西方的西方(美国西欧),既适应计划经济,也适应市场经济,一路护送人民共和国走上了强国富民的道路。

所谓政府管理,无非是四种手段的综合运用:(1)强力压制部分利益(比如靠军警);(2)呼应部分和眼下的利益(比如靠选举);(3)承担保障整体利益的责任 (比如靠中立的执政集团去平衡局部与整体、眼下和未来、变化与稳定这六种利益);(4)塑造共同利益观以凝聚人民利益(比如靠社会核心价值观)。
中华政体适应变革,强调更高级的后两项手段,给“善治”提供了辽阔空间。

4. 政体西化——未来三十年的最大陷阱

从对“中华政体”的理解中,我们可以看出未来三十年中国面临的最大陷阱。
 
而今,“西化”中华政体的主张在国内外都非常流行。这种主张意味着:第一,放弃民本主义的民主信念,改信“西方民主主义”,信奉利益集团博弈的政治;第二,放弃绩优选拔为核心的干部制度,改行多数决选举制;第三,放弃统一的执政集团,改为多党竞争制;第四,放弃分工制衡,改行分权制衡。

如果上述前途出现了,政客们必然公开逐鹿,争夺大位,煽动人民支持自己夺权。结果,政治上必然折腾,以民生为核心的政策必然动摇,国际上也必然偏袒和跟随西方。

如此,“三个必要条件”就消失了,中国未来三十年的“愿景”就成了泡影,“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成为空话。

为什么有可能出现这种前途?一是因为所有现实的政体都是固态的,需要与时俱进,不断调整自身,才能适应社会变迁。二是因为“挨骂”,外国人骂我们的政治体制“专制野蛮落后”;我们自己也信了,就无视我国在中华政体护佑下取得的巨大成功,自己痛骂自己,产生拆故宫,建白宫的“自杀”冲动。拿别人的鞋量自己的脚,是典型的教条主义。

避开这个陷阱是当前的紧迫任务。我们不希望像前苏联那样,在骂声中“东施效颦”,走上“自杀”之路。我们用了两个三十年,走出了一条独特的成功发展道路,解决了挨打和挨饿两大问题。在未来的三十年,我们希望还能解决挨骂问题,特别是自己骂自己的问题,即拿别人鞋量自己脚的教条主义问题。前三十年,我们对“西方的东方”(前苏东)的教条有了足够的警惕,后三十年,我们需要对“西方的西方”(美欧)的教条产生足够的警惕。

总之,政治上不折腾,抵制住“西化”中华政体的诱惑,拒绝“自杀”,我们才能经济上不动摇,国际上不偏袒,才有实现未来三十年的“愿景”的可能。

 


相关文章:
·郑永年: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真的复兴了吗?
·翟玉忠先生《说服天下:<鬼谷子>的中国沟通术》出版书讯
·彼得·圣吉:中国教育的最大失误,是一直效仿西方
·金灿荣:中美贸易战,中国能赢 (下)
·金灿荣:中美贸易战,中国能赢 (上)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2-08-21 07:59:26.0)
    说的太好了,支持. 但如何做好?!
新法家网友(2010-09-25 11:26:34.0)
    随然潘维的文章缺乏论证,水平很低,像在喊口号,但我非常理解他,因为他没有其它的选择。 他在走他唯一可以走的路。。。
新法家网友(2010-09-23 06:34:47.0)
    看潘维现在叫的真欢。要不是早年我成熟得晚,潘维早就变成小流氓了。
新法家网友(2010-05-16 14:35:55.0)
    這篇文章的觀點解決不了當今的社會矛盾。你越不想折騰,老百姓越折騰你。你越不怕折騰,老百姓反倒不折騰你。
新法家网友(2010-05-05 14:52:47.0)
    唉 政治这玩意,从来都是说得好听,真正去做而又做好了的没有几个。 你们这帮人也不例外。 不知什么时候才不会活得累
新法家网友(2010-05-05 12:55:28.0)
    竹帛烟硝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现在的中学课本鲁迅被请出了,甚至连百家讲坛把毛主席也侮辱了。可见现在的高等教育的里面最高学府被谁把持了。呵呵
新法家网友(2010-05-02 14:04:55.0)
    未来三十年的"愿景"要实现,还必须在"民本主义"的执行上下大功夫: 1\加大反腐偿廉,让共产党人再次实现"用特殊材料"做成; 2\还富于民,加大民生投入; 3\解决民众对地方政府不信任问题. 几起校园暴力事件,民众瞬间把矛头指向政府,充分说明了底层民众对各种社会问题的根结全部归结为政府领导无方\官员腐败不作为.假如这种势头继续保持,民众的怨气难保不会因为某种社会事件的发生而群体爆发.如此,从上而下的"不折腾"就会被从下而上的民怨冲毁.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