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耀邦:美国在新疆意欲何为?-经世济民--新法家
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马耀邦:美国在新疆意欲何为? 
作者:[马耀邦] 来源:[] 2010-03-02

2009年乌鲁木齐暴力事件两个月后,中国新疆的这座省会城市依然远未恢复常态,因为据报道,发生了扎针事件。这引发了汉人游行示威,抗议和指责政府未能确保公民最低限度的安全。1

2009年新疆的民族冲突,与20083月的西藏暴力事件一样,理所当然地引起西方传媒越来越多的关注。关于该事件最值得注意的评论之一,最近出现在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的传声筒《外交事务》杂志。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被视为美国外交政策中最具影响力的智库,自其成立以来,先后有数百名成员在历届内阁中担当要职。20世纪后半叶,除肯尼迪之外的五位总统、所有的国务卿以及国防部长都是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成员。2

基于这一理由,这篇由《简氏情报评论》编辑李梅(Christian Le Miere)所撰写的题为“中国的西部边疆(China’s Western Front”一文值得深入研读。《简氏情报评论》是发行于伦敦的一种军事情报刊物。根据该文作者李梅先生的看法,中国民族暴力事件的根本原因是“该国鼓励汉人迁徙及随之而来的对当地文明的征服……其结果是滋长了当地人的怨恨和自我隔离,而正是这导致了在西藏和新疆出现的暴力。”3李梅先生关于这一问题的长远解决方法是,中国对其西部地区采取香港和澳门的治理模式。通过采取这一模式,当地政府将被授予“高度的自治权”以及“行政、立法和独立司法权。”3当地居民的言论、出版、集会和宗教信仰的自由将得到保障。而且,在这种模式之下,地方政府有权批准接受移民。换句话说,中国人民在自己的国家没有迁徙的自由。这与西方所拥护的人权观念几乎格格不入,但李梅先生却将其称为此种治理模式的最富吸引力的特征。

该作者认为,另一个对北京有利的解决方法就是,恢复达赖喇嘛作为西藏政府领袖的地位,因为“达赖喇嘛在西藏给北京带来的难题可能会比其在西藏之外要少一些……”。从根本上说,这种解决之道将允许语言和文化上的独立,但不允许在政治上完全独立于北京。3

遗憾的是,与李梅先生的主张所不同的是,西藏和新疆的独立已成为旧西藏贵族和僧侣统治阶级、达赖喇嘛身边的人和东突厥分离主义者的终极目标。我们对李梅先生的情报应当给予敬意,但中国的民族冲突问题并不能简单地归因于中国的移民和文化政策。历史上,美国于朝鲜战争前夕就开始干涉西藏事务,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半个多世纪以来,不管是公开地对中国采取游击战行为,还是秘密地通过中央情报局和国家民主基金会积极地对达赖喇嘛及其流亡的“西藏政府”进行财政资助,美国从未终止将西藏从中国分裂的行为。

在欧洲,自20世纪80年代中国被视为将是一个全球竞争对手以来,诸如弗里德里希-诺曼基金会等由德国政府出资的基金会也一直在支持西藏“流亡政府”的反华活动。4而且,德国的分裂主义政策也瞄准了中国的其它广阔地区,其中包括内蒙古和新疆。5

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中央情报局也一直与新疆东突分离主义头目保持联系。额尔金·阿尔普特金是著名的流亡政客之一,他于1971年移居慕尼黑,成为“自由亚洲电台”台长的“高级政策顾问”,该电台一直与中央情报局保持密切的联系。6

随着苏联的解体,中亚各共和国的一些伊斯兰组织与中国的维吾尔族运动结合在一起。这些组织接受奥萨马·本·拉登的基地组织的知识训练,从中央情报局获取赞助,因为后者“考虑到万一与中国发生战争的话,就可以利用他们。”7“这些以中国为基地的伊斯兰叛乱的公然目标就是‘在该地区建立一个伊斯兰政权’。”这侵犯了中国的主权,但符合美国的地缘政治利益。“通过暗地里推动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的分裂,华盛顿试图引发中国人民共和国政治暴力事件和分裂的进一步反应。”8

尽管中国积极支持美国的反恐战争,华盛顿还是不遗余力地加剧分裂中国的进程,它支持东突厥流亡政府在2004914发布的声明。典礼仪式在美国国会的美国国旗之下举行,活动的经费完全由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助,后者的全部资金基本上来自于美国国会。出席仪式的美国官员包括大使尼尔森·勒斯基(Nelson Ledsky)、美国驻土耳其大使莫顿阿布拉莫维茨(Morton Abramowitze和前中央情报局资深官员格雷厄姆·富勒(Graham Fuller)。而且,根据土耳其媒体的报道,美国政府向土耳其施加压力,要求她参与反华分裂活动,这直接违背了土耳其的基本外交政策。9尽管如此,在残酷的压力之下,土耳其政府成为美国一个温顺的玩偶,因为根据互联网媒体的消息,关于新疆的分裂主义活动,华盛顿正在利用一些土耳其裔美国人特别是法土拉·葛兰(Fetullah Gulen,“旨在将土耳其卷入新疆事件之中。”12

法土拉·葛兰“是特工首脑之一,他一直以来负责中央情报局在中亚的激进活动,包括毒品交易、洗钱、原子能黑市交易以及冒牌的恐怖主义活动。”12值得注意的是,在他向美国国务院申请永久居住签证的申请表中,葛兰提供了一份参考清单,其中包括格雷厄姆·富勒和莫顿•阿布拉莫维茨。12

在新疆地区的暴力事件中,“土耳其既是个理想的代言人和北约组织的盟友,又是一个傀儡政权。土耳其与整个中亚的人口有着相同的传统和种族,有着共同的语言(土耳其语)、共同的宗教(伊斯兰教),当然,还有至关重要的地理位置和地缘关系。”12

从而,在新疆暴力事件之后,土耳其是联合国中唯一想要挑起新疆暴力事件事端的伊斯兰国家。土耳其外交部长对这次暴力事件表示谴责,他声称,“土耳其无法对生活在中国新疆地区的突厥人的困境保持中立或是无动于衷。”14遗憾的是,这位外交部长不知羞耻地歪曲以下事实:正是维吾尔族的分裂分子杀害了无辜的中国人。

德国也强化其参与针对北京的分裂主义活动的努力。柏林的政客高调要求中国着手对暴力事件采取“迅速的和无条件的调查”。4以慕尼黑为基地的“世维会”蛊惑,在全球的中国大使馆前游行示威,在新疆实施更暴力的反华活动。“世维会”成员有着数十年的反华背景,并一直得到德国和美国的积极合作和援助,已经与恐怖分子网络联系在一起。根据德国外交政策的资料:“除了与西方政界保持接触之外,他们也和西藏自治区以及内蒙古自治区的分裂分子关系密切……柏林对维吾尔族分裂分子满怀深情是基于以下期望:作为德国的战略竞争对手,中华人民共和国将会因为从西藏到新疆、再到内蒙古的广阔领土的丧失而受到严重削弱。”10

诚然,让中国丧失大片领土已经成为西方帝国主义列强的地缘政治目标,她们完全忘记了过去的侵略和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暴行,还不知羞耻地期望分裂中国的版图,实施觊觎中国的行为。

欧洲议会人权委员会特别邀请“世维会”主席热比娅·卡德尔在布鲁塞尔作证。热比娅是一个在中国从事分裂活动而被定罪的囚徒,由于医学假释而被释放。热比娅指控中国政府在新疆实施“文化灭绝”,大约1万名维吾尔族人在暴力事件后失踪,青少年学生在中国监狱中遭受拷打。在没有向中国了解事实的情况下,欧洲议会人权委员会呼吁对七月暴力事件成立一个独立的国际调查团。

于是,大多数西方媒体再次充斥着指责、扭曲的报道以及针对中国的失实批评。中国和中国人民成了西方势力及其代理人土耳其煽动的暴力事件的受害者,被他们污蔑为人权的侵犯者和维吾尔族人民的压迫者。

随着苏联的解体,以人权为幌子进行人道主义干预已经成为帝国主义侵略弱小国家的标志。中亚靠近中国的新疆自治区,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特别是石油和天然气,一直以来被美国地缘政治战略家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视为潜在的具有巨大经济利益的区域。然而,考虑到全球资本主义危机,美国经济正在衰退,中国相对强大起来,像以前那样对中国直接发动军事侵略已经不可能了。美国及其盟友只能诉诸于利用东突分裂分子和土耳其等代理人以制造不稳定因素。同时,提供“自治权”成为解决西藏和新疆问题的最终方法。讽刺性的是,1913-1914年侵略西藏失败之后,英帝国主义所提出的要求与此如出一辙,但当时中国拒绝了。13

显然,李梅先生提出的解决之道侮辱了中国人的智力,数个世纪以来,汉族一直与其他55个不同文化的民族和平共处。巧合的是,自从中国成立以来,西方关于中国种族灭绝的论调从未平息。早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在谈及中国少数民族时曾有如下说法:“鉴于汉族与非汉族人民数千年来和平共处的事实,当前美国官员嘴里中国种族灭绝的言论显得荒谬可笑,仅仅一个多世纪以前,美国人的祖先占领了原印第安人的大陆,并消灭了他们的民族。这是否是文明的进步?毫无疑问。在民族问题上,还是让我们放弃道德优越感,在考虑当前的汉族与少数民族的关系时,不应忘记汉族人没有对少数民族的祖先进行大屠杀。”15

而且,李梅先生“自治”的解决之道公然违反了达赖喇嘛的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桑东仁波切的声明,后者明确宣称,在一个独立的西藏之中,所有非藏族人将必须“返回中国,如果他们想要继续留下来,将被视为外国人,并不得从政。”16

显然,中国的民族问题在于切断美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特别是德国对“藏独”和东突分裂分子的金融和其他方面支持。其解决方法就是笔者在2008年西藏动乱之后所提到的:“显然,对中国来说,西藏问题的解决之道在于华盛顿,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政府能够容忍其他国家的这种干涉或赤裸裸的侵略,更不必说,这个所谓的超级大国还依赖于中国的日常贷款,其跨国公司正从中国收获巨额的利润。中国在处理与美国之间的关系时必须公开和坦诚,采取一种强硬的立场,以降低双边关系作为一种警告,否则,无辜的中国人民在他们的国家将没有保障和安全。”

鉴于75新疆暴力事件的发生,对中国来说,这日益成为一个紧迫的议题。

 

注释:

1.      Reuters: “More Needle attacks in China’s Xingliang”, September 11, 2009

2.      Blasé, Williams: “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CFR) and the New World Order”, Illiminali Conspiracy Archive.Com.

3.      Le Miere, Christan: “China’s Western Front”, Foreign Affairs, September/October, 2009.

4.      German-Foreign-Policy.Com: “Operation Against China”, April13, 2008.

5.      Ibid: March 17, 2008.

6.      Ibid: “Strategic of Attrition”, October 22, 2007.

7.      Margolis, Eric: “U.S. Trained Uighur terrorists”, Lukery.blogspot.com, July 31, 2009.

8.      Chossudovsky, Michel: “America’s War on Terrorism”, Global Research, 2005, P. 34.

9.      Turkpulse.com:” Turkish-American Relations with the Second Bush Team”, November 9, 2004.

10.  German-Foreign-Policy.com: “The Future of East Turkistan”, July 7, 2009.

11.  World Bulletin: “EU rights head calls for independent international Uyhur inquiry”, Rense.com, September 2, 2009.

12.  Hussain Farooq: “Uyghur Nationalism, Turkey and CIA”, Pakistan Daily, August 14, 2009.

13.  Snow, Edgar: The Other Side of River, Random House, 1962, P. 589.

14.  Today’s Zaman: “Turkish pressure mounting on China to stop killing in Xingiang”, September 14, 2009.

15.  Snow, Edgar: The Other Side of River, Random House, 1962, P. 596.

16.  German-Foreign-Policy.com: “The Olympics Torch Relay Campaign”, April 8, 2008.


相关文章:
·资中筠:《20世纪的美国》新书发布会发言
·郭晓明:基督教与“富贵福音”——美国例外的基础
· 黄树东:美国崛起的秘诀,是坚定不移地对市场原教旨主义说“不”!
·刘仰:从美国对华技术封锁看转基因技术
·李零:美国的“文治武功”从何而来?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