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合作主义研究
金一南:日本法西斯理论的鼻祖北一辉 
作者:[金一南] 来源:[网友推荐] 2005-07-16

若说中国与哪一个国家的关系最难说清的活,恐怕就是日本。

  历史上没有哪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给日本人以如此巨大的影响。

  历史上也没有哪一个国家像日本这样,给中国人如此巨大的伤害。

  日本原本也是被侵略者。而且对被侵略、被掠夺一直比中国有着更多的担心。1837年幕府统治者德川齐昭发出预言:日本将是西方攻击的第一个目标。中国太大,朝鲜和琉球又太小,对大不列颠的炮舰来说,日本恰好不大不小。

  3年后,危机来了。却首先来到躺在床上抽鸦片的中国。日本还在不断地向中国学习。这回学到的是危机。于是有了明治维新。明治维新后的日本,翻译过来的思想源源流向中国。

  1960年6月21日,毛泽东和周恩来在上海接见以野间宏为团长的日本文学代表团。毛泽东说了这样一句话:“马克思主义的传播日本比中国早,马克思主义的著作是从日本得到手的,是从日本的书上学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

  毛泽东说出了一个实情。“十月革命”炮响之前,马克思主义已经从日本传入中国。

  日本比中国早36年知道了马克思主义。1870年,明治维新时代启蒙思想家加藤弘治就把这一学说介绍到日本。介绍的目的不是为了学习,而是为了批判。当时“共产主义的幽灵”已在欧洲徘徊。由于害怕这个幽灵也徘徊到日本,明治政府容许这一学说作为反面材料出现。

  1882年,被称为“东方卢梭”的中江兆民介绍了空想社会主义、拉萨尔主义、马克思主义;1893年草鹿丁卯次郎写的《马克思与拉萨尔》;1903年片山潜的《我的社会主义》;1904年幸德秋水和界利彦合译《共产党宣言》;安部矶雄翻译出版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马克思主义在日本获得广泛传播。

  1905年8月,孙中山在日本东京成立同盟会,这些最新的理论便被同盟会会员们一批一批翻译介绍到中国。他们把这些新思想介绍到中国,确实在长期沉寂黑暗的中国思想界擦着了几分光亮。通过他们的介绍,大量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哲学术语由日本传到中国。“社会主义”、“社会党”、“共产主义”、“共产党”、“无政府主义”、“辩证法”、“形而上学”、“唯物主义”、“唯心主义”等等词汇,都是从日本传过来的。大革命时期响彻中国的“劳工神圣”和“团结就是力量”等口号,也是日本革命者片山潜、高野房太郎等人1897年从美国带回来的。

  鸦片战争前的中国,曾是日本文明的发源地;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却成为东方先进思想学说的集散地。毛泽东说,从洪秀全到孙中山,先进的中国人向西方寻找真理。西方离中国毕竟太远,一衣带水的日本却很近。于是向西方寻找真理的中国人,正如周恩来所说:“大江歌罢棹头东,遂觅群科济世穷”,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李大钊、陈独秀、李汉俊、李达等都是留日学生;后来彭湃、王若飞、周恩来、杨匏安、董必武等也先后留日。

  然而向先进的中国人提供了先进思想武器的日本,却没有走上如中国一样的革命道路。它走上的是一条相反的路:法西斯道路。

  北一辉:日本法西斯理论的鼻祖

  看到马克思日复一日地出入大英图书馆、李大钊本人就是图书馆主任、毛泽东也曾在图书馆工作过,有人便说:革命起源于图书馆。

  还有另外一个现象:法西斯也起源于图书馆。

  1904年日俄战争正酣之际,一个21岁的日本青年天天来到东京上野的帝国图书馆,殚精竭虑地苦读。两年之后,他的重要著作《国体论及纯正社会主义》写成,自费出版。

  他就是日本法西斯理论之鼻祖。

  法西斯主要代表大资产阶级利益的说法,是最省事的说法。它不用解释如下现实:为什么法西斯的兴起最初总源于社会下层、且能将这一阶层的支持保持到最后灭亡。

  特别是,为什么总以社会主义标榜。

  希特勒首先加入的党,是“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北一辉第一部重要著作,是《国体论及纯正社会主义》。他在书中说,日本必须通过“土地和生产机构的公有及其公共经营”,来实现“共产制度”或“社会的共产制”,这项任务的实现者是“下层阶级”。其本意是通过天皇的“协治”来完成“社会主义大革命”,但他倾注心血之作吓坏了内阁。虽然自费出版,也被政府禁止发行。

  此时的北一辉崇尚民权革命,还不是法西斯主义者。面对禁锢得连书都不能出的日本,他转而为中国革命奔走:支持孙中山,结交宋教仁、张继,而且一听到辛亥革命爆发消息,便立即前往中国,甚至写了一部《中国革命外史》;并且在中国把他的名字由辉次郎改为了北一辉。

  “五四”运动冲垮了曾立志为中国革命效力的北一辉。他把这一运动看作是排日运动,“眼前所见之排日运动前列并宣传鼓动与指挥者,皆为十年间同生共死有刎颈之交的同志”,他为此绝食。抗议不成,便决心离开中国,“告别十余年间参与的中国革命的生活,返回日本。我看到,这十余年间特别加速腐败堕落的我国,若继续这样下去而不加过问,则无论是对世界政策,还是对华政策或国内政策,都显然要濒于毁灭。”他的结论是“让日本之魂从底层翻腾起来,来担当日本自身的革命吧”。

  清水加饭团,酿成法西斯

  回国之前,北一辉在上海完成了法西斯主义研究。

  中国青年志士去日本寻找救国真理,日本法西斯组织却派人来中国寻找其领袖人物。1919年8月,标榜为“国家主义”的日本右翼团体犹存社成立, 派大川周明专程到中国寻找北一辉。

  大川周明比北一辉小3岁,东京帝国大学的法学博士,后来与北一辉齐名为日本法西斯运动的两个思想领袖。大川对中国并不陌生,1918年就在中国东北“满铁”任职。但当他8月23日到达上海,在一间破房子里第一次见到北一辉还是吃了一惊。他没有料到后者过得如此清苦,仅靠吃米饭团喝清水,在撰写八卷本的巨著《国家改造案原理大纲》。

  北一辉把已经写好的前七卷交给大川,约定写完第八卷立即回国。他要在上海完成其法西斯思想的代表作。

  北一辉已经从中国“五四”运动的苦闷中解脱出来了,决心完全效力于日本国家主义。他把革命与扩张合为一体,认为“在国际间处于无产者地位之日本”应成为一个“打败英国,使土耳其复活,使印度独立,使中国自立,其后太阳旗将给全人类以阳光”的“革命帝国”。

  在上海亭子间泡制“革命理论”的北一辉虽也主张限制私人资本,雇主和雇员之间利润均分,抑制藩阀财团,但他的“革命”依靠的不是工人,而是军人。他生拉硬扯地将日本军人说成是“有兵卒素质之工人”,主张成立与俄罗斯“十月革命”工兵代表苏维埃类似的“工兵会”,让最有组织、最有战斗力的在乡军人成为改造国家的骨干力量。于是他在国家主义与军国主义之间搭上了一块方便跳板。

  后来有人说北一辉的理论好像在日本的旧米酒瓶中灌进了马克思主义的新酒,其实说反了。他是在马克思主义的酒瓶中灌进了日本的旧米酒。他的服务对象不是具体的哪一个阶级,而是抽象的国家。于是他的国家主义与西方未曾谋面的伙伴一样,很快变成不折不扣的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

  1919年是世界法西斯运动收获颇丰的一年。

  5月,墨索里尼在意大利组织了“战斗的法西斯”;

  9月,希特勒在德国加入“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

  9月,北一辉在上海完成《国家改造案原理大纲》。

  当俄罗斯革命刚刚成功、德国革命正在进行、中国革命行将开始之时,法西斯主义也不约而同,在西方与东方同时呱呱坠地了。


相关文章:
·金一南:中共的另一面令所有敌人胆寒!
·金一南:伊拉克战争到最后仅剩一张嘴在抵抗
·金一南:战争到来前,将办公室将军淘汰!
·金一南:党旗为什么这样红
·金一南教授: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 中国共产党长盛不衰的生命力源泉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3-06-04 13:49:32.0)
    111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