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杨义:人类、众生已经无罪了 
作者:[杨义] 来源:[] 2009-12-30

    1990年以前,我练先天自然功时,因该功有一要求:多做好事,少做坏事。当时我想:“我要光做好事,不做坏事”!1990年,在一次语文课上我突然发现:一个连幼儿园小朋友都会表达的最简单的意思,我做为高中语文教师却不能、■不会用语言表达了,反常了。这是不曾有过的,我不知是怎么回事,以为脑子有病了,便为了治病而使身体健康以不耽误学生,去了石家庄“华夏智能气功进修学院”,练庞鹤鸣的智能气功。 其间,我的嘴里出现了别人在我的嘴里说话的现象。■因为让我说话的人说出的话不文明,他们使能让我说话之法而让我骂娘不孝,还说什么:■“我们让你不孝,毁了你(的形象)!你还想光做好事不做坏事?你光做好事不做坏事,俺们怎么混哪?”。 我曾在学校里看到一张<衡水日报>,上面有这样的观点(意思是):教师要德才兼备,只有教师德才兼备了,教育才有希望,中华民族才能振兴。当时我想:“我(做为教师)要德才兼备,振兴中华民族!”,他们知道我的想法后,更是在日常生活中、在学校、在家庭使术让我不正而毁我的形象。只要我从善如流而按正确的去做,他们就使术让我与正确的相反而不正(注:■他们曾得意的说:“是我们使法〈术〉让你上课不会表达的,我们使这法让你以为有病再到我们这里来,认我们为老师,在我们手下!只要你做好事对我们不利,我们就能治你。我们使法让你跟着我们干坏事:发气!让你信我们的发气,叫你告诉你爹也信,让你让你爹再吃变质的南瓜汤,叫你爹死!叫你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哩就行不孝害死你爹了,叫你不孝不德!”他们还说:“我们在你小时就跟着你,知道你爹差一点死了,我们使术让你想不起来,再使法(术)叫你听我们的,叫你不道德!叫你‘光做好事,不做坏事’做不成!” 他们使术让我不德不才的表现还有:比如我在家要和颜悦色地对父母说话,■他们就使让我的口能动之法,说出的话不礼貌、不和气;在学校给学生上课时,我要对犯错误的学生心平气和的讲道理,他们就用让我手脚能动之法打学生耳光。说:“俺们用这法,一伤一大片”;我在业余时间写毛笔字而练教师基本功,他们就让我的手在写竖、横、撇、捺时弯弯曲曲,就象没写过的一样,而这时我已经在我县得过毛笔书法二等奖。有时,他们让我写着写着横或竖,就不知如何完成这一笔了;还有时使术让我用笔无力,手软的几乎抓不住笔。他们说:“我们用能让你说话、能让你动的方式让你不正,让你不德不才,灭你这志德才兼备振兴中华民族的载体,灭你的中华民族.我们这是发动的第三次无硝烟世界大战”,“俺们能让你这样:让你不德不才!绝大多数人看不见俺们,还认为是你哩!这就是无硝烟,俺们用这个法让别人反感你,让你在世上难生存,灭你这上进教师!灭你这善良的人!灭你们善类!灭你中华民族!让你不孝不忠(不仁义),让你这教师不德不才,让你中华民族从根上烂!”。 ■让我嘴里说话者还自称是希特勒。因为他们的使术让我不正不德不才而使我正心不能表、正志不得伸而毁我,因为他们的伤害无辜而行其大不正义,我恨他们入骨!所以,我坚决不承认他们是我师傅!我因他们的大不正义、大逆天道而称之为:恶魔。
      因他们知道我以人文主义的正确是非观为标准而以道德为准则,便对我的每一心之正每一行之正而用其术使我与正相反而毁我形象而使我给人以不好的影响。他们说:“用这种法让你不正,让你的孩子和学生及你所接触到的人学你身上出现的不正,毁灭与你所接触到的所有人”,并说“这是用此术毁灭善类,同时灭地球上的所有人”,而且在我上街时而看到行人有举止不端的,他们就使术让我在大街上学其不正而毁形象。还说:“这跟用硫酸毁你面容一样,比这还严重!不让(你)们善类活!不让你们生存下去!灭你们善类!” 他们经常以自己的邪术能控制我的七情使我情感不正而得意.一天,我在厨房做饭,他们又猖狂地使我的眼睛淫热起来,这是我做为一个人最恨的!他们得意忘形的地:"我们就能让你这样,你有么法?"其话音刚落, ★一阵清凉的风忽地从房上刮下掀起厨房的门帘吹进我的眼里,我自思:”今天没有风丝啊?怎么忽然......?“,我的眼感受到了清凉,与他们用术使我的眼淫热相反,正合我反对他们邪淫的心。于是,我正告他们:风助我之贞!风也反对你们使我不正!他们收敛了片刻.然后又得意起来:"我们让你忘了看炉子,让炉子灭了,让你娘吃不上饭."(我娘做了白内障手术,在我处住着)(注:他们让我忘记看表,忘记做饭的时间,使我忘这忘那是他们惯用的手段,并多次表演以证其所能),也是他们的话音刚落,又一阵风吹开帘子,吹进炉子下面的口内,风一阵阵地吹着,就象我们在炉子不旺时曾经用扇子扇一样,炉子里的火一会就旺上来了.我对他们说:"风也助我忠孝黄帝祖先的"孝.忠”思想!(注:他们见我看<黄帝经>时,从黄帝的“孝、忠”思想,便用术让我不孝不忠,说什么:“你又忠又孝的,俺们怎么混啊?”)我一个人在的时候,他们越狂.一次,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备课,他们又狠毒地威胁我起来:"我们趁你一个人在屋里.把你掐死在这屋里"并使我感到我被他们禁锢着,正当他们肆虐之际, ★门忽然“啪"地一声大开了,我还以为谁在这时候进来了,原来是一阵大风吹得门大开了.实际这一天,刮得风极小.有时他们使我的头无力地垂下去,并狠狠地说:我们砍下你的头.这时,风就会吹托我的头脸;有时他们使我觉得我被它们往地里边压,这时,我就会发现风吹托我的双腿;有时他们控制我的身体使我往后仰而要倒,这时, 风就会吹扶我的背部.不知他们有过多少次上述这样了。
      但每一次我都会发现:★本来还没觉得有风,只要他们一这样,风就会吹拂我的脸.腿.背;如果说第一次风吹进我的眼里我认为是恰巧,那么这一次又一次风在关键时候地到来之帮助,使我不能不承认风也在反对他们的不正义而保护我.《黄帝内经》中写有这样的话:"东方属木,在天为风,在地为神,.....”记得在一本书上看到:古希腊人认为“风具有神性。”★这使我想起抗日战争时期发生在我县霍庄的真事:陈再道和我县抗日领导人有约,在霍庄开会.不知谁报了密,日本鬼子去围攻.陈再道等人眼看就要被日本鬼子包围了.这时,一阵大黑风刮得对面看不见人,于是,.陈再道他们趁机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风也停了,他们也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敌人扑了个空。看过我县县志的人说,这真事已写在县志上。 我通过亲身经历深知:★人的行为不要逆天道而不正义,不要逆无私天地阴阳之气,要合乎自然规律,否则,会与天地阴阳之气、客观规律格格不入而身心受损。合乎天道(天理)(客观规律)、维护道义的人就会受到上天的护佑。我深感人“与天道合一”之神妙,真是美不可言。
     在我合天理而与他们搏斗中,我是经常被它们威胁、恐吓的。一次,我骑自行车从学校回家,在短短的路上,它们恶毒地说过这样的话:“我们要把你的车把从中间劈开,让你的双臂也随之被我们从中间劈开,分成两半,不能再象现在这样双手按着车把骑车子”还说:“我们是蛇,绿色的蛇”然后用邪术让我害怕绿色。因我反对人们的重利轻义而滥砍树木导致的水土流失致南方发大水和北方的沙尘暴加剧,故而非常喜欢植树造林活动,植树多了可涵养水源,益人类之生存,所以我非常喜欢树和树的绿色。他们知道我的良好愿望和喜爱,就让我害怕绿色,还站在重利轻义一边喜欢人们的滥砍滥伐。就在这之后的第二天,我走到自行车旁准备骑自行车上街。忽然,我发现一缕丝线把两个车把连在了一起,是蜘蛛连的?!我的脑海里立即闪现出了常出的灰色和黑色小蜘蛛。从我会骑自行车起,这还是第一次发现蜘蛛用丝线连起两个车把。就在我转身手按后坐的时候,一只绿色的小蜘蛛出现在我的眼前,她正在后座旁慢慢地爬着,我惊奇地看着,因为这是我从小到大首次看到绿色的蜘蛛。她是刚刚吐出了丝吗?我想。看着这一缕丝线,我突然想起了它们两天前说过的话,小蜘蛛是在用行动告诉我她也不愿意我的车把被它们从中间劈开!告诉我她是绿色的,却是支持我、帮助我的,而不让我害怕绿色!
      前些年,它们还恶毒地说过这样的话:“我们灭善类。。。。。。连小鸟也灭”、“地球上有生命的,我们都灭”。 在它们说过这话之后,★我听懂了帮助我而反对它们的从未见过的小鸟的语言,后又由懂这类小鸟的语言,也懂了其它种类小鸟的话。★我在此要激动地告诉您们:小鸟会讲汉语,她们能记住会术者骂过我的话来证明会术者的不文明,而且还能用汉语表达她们的意思,比如:有一次,★他们又使术让我不孝不忠,我便想我当时看的《白话黄帝经》这本书上的“孝”字,我刚一记忆此字而坚持我的“孝”之思想,就听我房西树上的小鸟说了一声“对了!”,我非常惊奇,也非常惊喜:小鸟她还会说汉语?!之后,小鸟们经常在我身边帮助我反对他们,小鸟还每每因我的反对他们的不正而取得胜利,而用人类的欢呼的声和汉语表达和我样一样的喜悦之情,我一想起小鸟们这些年(自我知道她们帮助我后)时时地守护我而帮助我时,我就会被感动的流泪,我非常爱小鸟,还有牛、狗、鸭、鸡、猫等等其它人类的朋友。 而他们,而他们却连飞禽走兽都不如啊!他们还说■“凡是宇宙里的生命,我们都灭”、“我们灭大道!灭宇宙!”、“我们活不成(生存不下去),也不让你们活!”。■他们在这么说过之后,老鼠和蚊子及苍蝇、黄蜂却仍然在他们猖狂的时候也跳、飞的欢。比如:老鼠就经常在他们狂虐地害灭我而让我睡不着觉时而更欢地在屋顶上跑来跑去,使我晚上更难以入眠,它们甚至在我的床上爬来爬去,到我的书橱里撒尿和拉粪。而每每这个时候,他们见有夹击我的条件,就更为狠毒地灭害我。“小蜘蛛也是反对它们的”通过对比我想:我是合民心而与它们这不正义的东西搏斗的,是合天的,“天人感应”是存在的,地球上、宇宙中的人类的朋友们,绝不可能对它们的不正义行为无动于衷!“天人感应”,我明白了!
     我还亲闻目睹了各种动物在他们伤害我时发出的反对他们的叫声,所有这些人类朋友的救助,都使我更加热爱中华民族的“天人合一”之人文精神,我觉得与生灵和谐,与天道合一、与民心合一,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对于“和合”二字,我也有了更深地理解:这不仅仅是生命的互爱和不弃,生命的尊重和相助,这是一个心音在跳动,这是同一个灵魂在互生。他们用术使我不正后,再使术诬陷我。比如:他们刚让我的嘴里骂了别人,就说“是你(本人)骂得,不是我们!”然后让我心里认定是我(本人)不文明而再给我心理压力,在此基础上,他们又故意再使术让我不正,并说:“你承认是你骂得(实际是他们使术使我认为是我,我本人知道并不是我出心而骂人的),所以你是个不正的人,做什么事也不正了!”实际是他们又使术让我更加地不正了。后来,他们得意地说:“我们明明让你骂了人,再诬陷你,再使术让你觉得就是你本人,你心里这么认为,我们就再让你做坏事,到时候还让你认为是你本人”。
我为了表示我坚决反对他们使术让我不正的决心及其诬陷而再使我不正,便把我之道德准则以火表示,比如:我是以“孝”为道德准则的,他们让我骂娘还诬陷我,我便把孝字写在本上、纸上、在书上,或在书上有“孝”字的旁边写上火,我用这种方式而与之搏斗,以示我是孝之心行,不从他们之使术让我不孝的,写火的意思是:我之“孝”心是火之性质,同时表达了我永生之正心.其它的比如:忠、俭等道德,我也用此以表。即是:我心中之正志是火之性质:火之性是本身不变其性,外力也不能使其性质变。我之正志亦然。)。当我为自己的祖先黄炎始祖是人文、文明始祖而更心喜以敬后,他们却使术让我不从黄帝的人文思想而言“我们用这个法灭黄帝思想!让黄帝的好思想不流传”。一日,它们又使术使我不孝不忠之。我则忆我曾写于书中之“文明(火)、人文(火)”之字样而示我志之坚以与之更搏,恰其时,一金鸡鸣啼呈吉祥。我据其先内后外之发声和天人感应之理论,再根据内为阴外为阳之阴阳之说,又根据《易经》对阴阳的符号表示,我知道金鸡鸣啼之声正是《泰》卦,即:地天泰之象。我知道中医也根据脏腑所属之阴或阳治其病,根据宇宙、社会与人都是相联系的,也即中华民族的“天人合一”观,故知:此之《泰》象,既益人之心身而阴阳和合而通泰,又益国家之太平,也益人类之朋友,即是:国泰民安,人与生灵和谐相安的。再根据人类历史所证明的“文明、人文”之正义之益国益民之道理,遂悟知:我之正心正志是火而永不变是合天道的。
      后来,它们只要使术使我不正,★我便忆我之以人文主义为标准的正确准则而反对之,就会听到金鸡的吉祥鸣啼之声。我还发现,只要它们行其大不正义而使术使我不正而灭害我、同时也灭害善类、中华民族时,金鸡的鸣啼就是先阳后内之声,我根据《易经》知识,知道是“否”卦之象,联系历史上不正义者的最后下场,根据中医理论知其不正义之行是不益其心身通泰的,是阴阳不和的,会使其自己生疾病的。想到《黄帝内经》中德利心脏的观点及现代科研所证明了的:良德利身心,更觉得中华民族的“天人合一”观是有道理的。 在我对“天人合一”观有了切身感受之后,有一次,它们恶毒且疯狂地单指出我的一个好朋友(也是有志于德才兼备的)而言:“我们要象灭你一样地灭他”,我当时因知道我是以人文主义的正确是非观为标准而以正确的为原则的,且是吉祥的,并深知和深深体会到:只有这样,才使它们达不到灭亡我的目的。于是我为了保护我的朋友坚决地对它们说:“我让他听我的忠言:以正确的为准则,也文明(火)、人文(火),永生跟我一样正义自卫而还击你们!恰在我对其言我这发自内心的话时,金鸡又鸣啼一吉祥之声,我便又根据“天人感应”之理,知我所想也是《泰》象,我之该友如我所想也吉,且其有感而应。于是,我便写了一个“火”字以为记号,告之它们:该友与我一样,正心正志是火,你们灭亡他的目的不会达到!之后,在他们灭害的我血亲时,我仍以此法而保救之。
     又后来,他们狂言:世上还有不少的善良的人你不认识,你没法也这样救他们。于是,我对他们说:我对不认识的善良者都尽忠心使之从我之正。也是恰其时我如此与之搏斗而表明我之心迹时,金鸡鸣啼一吉祥之声,我心中特别高兴:善良者都有感应,他们不会被他们灭绝!皆处《泰》之安全之天地了。我迅速地为这些善良的人们在心中写下了一个“火”字,意思是从我之正而正义自卫之心志是火的性质,当我表达我写这个火字的意思时,我又听到了金鸡鸣啼一吉祥之声,还是《泰》卦之象,我知道:世上所有的善类更安全了。
      记得还有一次,他们说:“俺们不代表中华民族,象周恩来,你们这些善类是振兴中华民族的,俺们灭中华民族,灭你们善类就行,你们善类被我们灭了,中华民族也就被灭了”。因为我知道我之正志(即:以人文主义的正确是非观为标准而以正确的为原则)是火之性质,而且通过金鸡的吉祥之鸣啼声,根据“天人感应”之理和《易经》之理,我知道我之正志是《泰》卦之象。我据此而知:他们灭亡我的目的是不会达到的,他们灭亡不了我(们)之具《《泰》卦之象的善类,中华民族就不会被他们灭亡。当我想到“中华民族就不会被他们灭亡”时,我又听到了金鸡的吉祥之鸣啼声,根据“天人感应”之理和《易经》之理,我知道这依然是《泰》卦之象。他们见我们善类和中华民族都会安泰而不会被他们灭亡,便狂言:“我们灭世界上的其它民族!”,我便与之搏斗而对他们说:“我让世界上的其它民族,属从被你们灭亡不了的具《泰》卦之吉象的中华民族”,当我这么说明我的意思之际,村庄里金鸡的吉祥之鸣啼声又一次传来了:世上其它民族因属从中华民族而具有了《泰》卦之象。他们见灭世上的其它民族不能成功,便更猖狂地说:“我们灭宇宙里外星球上的其它民族!”,我仍然对他们说:“我让外星球上的其它民族也属从被你们灭亡不了的中华民族”,我的心迹刚表达明白,金鸡的吉祥之鸣啼声又传来了,依然是《泰》卦之象。我知道:“天人感应”是存在的,“天人合一”观也是事实上的存在,孔子说过:“人有善念,千里之外应之”,即使在遥远的有生命的外星球,根据“天人感应”之理,我们也会通过这种方式相互应和的,中华民族的“天人合一”观真是妙不可言。在这之后,我对他们说:“宇宙里外星球上的其它民族和世上的其它民族都属从中华民族而安泰吉祥了,你们不但灭亡不了中华民族,中华民族反而更强大了,地域更广大了!这是我们的大中华民族!宇宙是只有一个民族,这就是‘大中华民族’!!!!”,当我这么对他们说得时候,他们无言以对了。
       (另外,他们还对死去的善类和众生进行灭害,说这些人和非人形的众生在世的时候有错误,他们便因这些众生的错误而用法术灭亡这些众生的转世真灵。看到他们对死去的人和众生也不放过,我非常义愤。我便用使这些死去的人和众生的真灵从我之正的方法来救护之,没想到这些死去的人和众生的真灵也从我之正而有感应:金鸡的吉祥之鸣啼声 ,使我知道也是《泰》卦之象,我很高兴,并在心里为这些死去的人和众生的真灵写了一个“火”字,此时,依然有金鸡的吉祥之鸣啼声。)   

    后来,凡是我所知道的我曾救护的人,只要有不正确之处,我便知是他们的人也用术使之不正了,我便更勇而正义自卫而还击他们。无论他们如何用术而控善良者而行其不正义,因善类皆正心正志是火之性质,且永生如此,故:他们不会改变善良者之纯正品性的。胜利,是我们善良之正义人民的,此局已定。善类的和合之团结之合天道,有了我们善类正义事业的胜利之果实。我觉得:讴歌同喜同忧的心灵行为和合的善类的正义之举,是一件无比愉快的事情。
      十几年的时间内,他们在行其大不正义时,人类的朋友多次地救助我,她们发出反对他们不正义者的声音,不会发声的还用其行动表达她们的正义,比如:蜘蛛。而且,也是最让我不能忘记的还有:一次,一个石家庄的下岗工人到我们县城修理缝纫机,一个不大的零件给我要一百元。在他修理前他们会术者让我想不起先讲好价钱(他们经常让我想不起该想的而故意让我忘记,有时还以为能耐),等修理好了他非要一百不可,他要得这个数再添了一百多元差不多就可买一台缝纫机了。当我说他要得太多时,他们会术者还使术让我不能讲出他不应这么多要的理由的话而反对其坑骗行为。这个人走后不久,他们更是猖狂了,因为他们觉得我被其夹击了,他们看到了我有被夹击的环境而腹背受敌时便会这样。 他们说:“我们让你的钱少上加少(那时我们教师的工资还较低)!就象山上的红军、抗日时期的八路军被困,让你的钱财少一点是一点!我们就象日本鬼子消灭八路军!让你们(这样的人)没有生存的物资,叫你们死!”,他们越说越猖狂,然后是几乎狂叫着说“我们灭你中华民族!”他们的话音刚落,一声春雷震响天宇。我知道:他们这些不正义者被雷劈了! 我在小时就听老百姓们说:“不干好事,天打雷劈”,我想:这一定是他们行其不正义而重利轻义而逆天地阴阳而违自然规而所致,他们的身体已是不合天地之阴阳而逆天道了,这是他们行大不正义应有的报应!后来,我发现:只要是阴天下雨的时候,当他们使术让我不正而行其不正义时,雷的声音总是与他们的不正义之心、之行、之声音相对顶,我更加地知道:我之志“光做好事,不做坏事”、志德才兼备振兴中华、志处处以道德为准则是合天理、合天道的!我之正义自卫而还击他们的行为也是合乎天道、合乎天理、合乎民心的!苍天是有眼的!
在我与它们这不正义者搏斗的过程中, ▲我见过有一个圆形的空中不明飞行物用光和我联系,支持我的正义行为,只要我用正念和它们搏斗,我的眼前就会出现圆形的外来光或一束光,在晚上,就会出现在我的枕头边上,在白天有时会出现在墙壁上.不明飞行物还用其运行轨迹表示他们支持我的捍卫人文.文明的正确行动。
      前几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和侄子一起在院子的床上乘凉,忽然看到了停在空中的不明飞行物,当我注视它时,它便开始一闪一闪地在西北方向向东飞行了;又有一次,也是晚上,它在东北方向停在空中,我一看到,它便和上次一样开始一闪一闪地飞行了,这次是向南飞行. 另有一次,天已经很黑了,我从娘家赶往县城,忽然在西南方向,离我很近很低的地方,一个很大很圆的不明飞行物停在空中,我看了它一眼,自顾骑我的自行车.我觉得不明飞行物知道我的遭遇,并且也很有正义感.因为使术让我不正的魔鬼也说过:"我们也灭外星人,凡是宇宙中的生命都灭",我想:外星人之所以支持我,也是他们的一种正义自卫行为。
补充:总之:我在近二十年中经历了世人不知、而且说了人们也基本不相信的磨难,无硝烟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发动者在我身上附体而先针对我用原子能(核能)对我、善良者,后来又对宇宙众生、宇宙和善良者的转世真灵进行了灭害,在这一场长达十九年的战争中,我与非正义战争的发动者进行了无畏的搏斗,并且用“天人感应”之法拯救了善类、宇宙、宇宙生灵,所有有转世真灵的真灵。
      前面提到的无硝烟第三次世界大战,是不正义者附在我身上控制我的神经,并控使我沉浸在这种核能爆炸的意想中,每当这时,每当不正义者控制使术让我心行不正而诬陷是我心行不正时,我身上便出现或奇痛或奇痒的天地否(即不通泰)之现象。我是时时处处心地诚正而正义自卫的,在不正义者灭害善类的时候,我用天人感应法首先救了善类,让善类也同我一样一切时处心地诚正。因为当我处在心地诚正的自由状态中而反对不正义者而有了成功的这一刻时(即:能够自如地表达自己的诚正之心之行),身上立即便没有了奇痛或奇痒的不通泰之现象。我用天人感应法先救助了善类,让善类也心行诚正而正义自卫以德才兼备之心保卫中华民族和所有的善类,同时让善类也身心通泰。因为我是心地诚正而与上天合一的(这里有事实可做证据,一会儿我再告诉您),虽然不正义者在灭害我的同时也灭亡着上天(即宇宙)了,但上天是与我合一的,而不正义者才是真正的不通泰呢。
      我现在再告诉您一个事实:一次,我从娘家回县城,公路两边有积雪,中间有一条不宽的无雪的道路。不远处来了一辆大卡车,我便骑慢了车子,以免发生车祸。可这时,不正义者用能控制我神经的方式边让我的嘴里说:“我们让你快骑,让你与车撞了”边让我猛蹬,不正义者的话刚落地,忽地平地起了一阵逆风,阻止我的车子。有时冬天在雪地里溶化不了的冰上走,不正义者就让我快走想办法让她滑倒,每每这时,总会有一股逆风吹我被控制下的向前倾的身子。我为自己与上天合一而高兴。
      您会问:为什么生灵都心地诚正了世间还有不正的现象呢?我据自己所知道的告诉您:举一个实例吧:有一个被我救了的善类中的女教师,当我给这位女老师倒热水喝得时候,我连个礼貌的话都没有,无动于衷。我便用神通看了看怎么回事,结果听到了女老师的元神做出的回答:“好几世以前是条狗,主人叫也不知道吃食,无动无衷”。因果之势所致,到了今世,对别人的关爱也无动于衷。这在世人看来是无礼貌的。可这位女老师并非是故意不礼貌,而是因果所致。所以这种类似的现象不能说这位善类的女老师心地不诚正。这种情况很多。还有其它往世时是傻子,或爱发脾气所致的看来不对的现象,都是因果因缘所致而出现上述类似的情况。因此,世间的一切看起来不正的现象,已经不是象过去一样而实质上心地不诚正了。但在世间看来就是实质上不正。所以,人们还要纠正这看起来不对的情况。
      另外,不正义者是趁我练气功时控制我的神经而使术让我行为不正而使周围人认为我得了神经病而开始猖狂地灭害我的(实际是不正义者在我身上行不正),只是人们不知道幕后是不正义者,而认为是我本人。不正义者因为我要光做好事,不做坏事,就用这种使术让我不正的方法灭我,并说:“别人看不到俺们,还认为是你不正哩,就会烦你,就不会愿意和你交往,俺们就用这种法夹击你,让你这善类不好生存,用这种法灭你这善类第一、二次世界大战用枪、用炮,俺们不用枪、不用炮,用这种法灭你们善类,这就是俺们发动的无硝烟世界大战”,在不正义者的夹击下,我是常常被告夹击的,我所受到的心灵之苦,是难以表达的。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我是在不正义者使术控使我不正,致使在周围人看来我是神经病患者的状态中走过来的,而真正的心行不正者并不是的,是使术控制我的不正义者。
      如今,可以这么说:第三次无硝烟世界大战以正义者的胜利而宣告结束了,不正义者控使我不正之性质的现象已经彻底消除了。那些不正义也因我的正义自卫还击以及我的与之讲理和在一种特殊的情况下被救助而站在了正义的一方。 人类、众生的无罪原因有二:一是从我之正义而心行诚正的人类、众生,因心行诚正这种正义自卫的存在,使得人类、众生间互不索要往世之一切债(含命债)而只有正爱(火),这是我们正爱的成果;当时在战争中,不正义者还这么狂言过:“你所救的善类互相索取对方所欠的债,俺们就灭你们,因为你们这样做没有正爱同火的性质,俺们就抓住了你们的把柄”,所以,为了正义自卫,我们也要正爱而互不索要对方所欠的债,这也是我们正义自卫的成果。二是在战争中,非正义者甘要了一切众生的无始劫来的一切不正及恶报,所以,所有的人类、众生的一切不正及罪报都归了不正义者。这是我在与不正义者的搏斗中所得到的战果。


相关文章:
·翟玉忠:选贤与能——人类政治史的不朽丰碑政治功勋制
·翟玉忠:中国古典经济学将成为人类经济理论的新起点
·钱学森:中医是顶级的生命科学,人类医学的发展方向是中医!
·阎学通:数字时代的中美战略竞争——人类第一次以非自然地理领域为主战场的大国战略竞争
·翟玉忠:生生之道是关系人类命运的大问题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