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马耀邦:中国的新自由主义经济顾问 
作者:[马耀邦] 来源:[] 2009-11-16

2009年2月初,世界经济正处于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危机之中,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在一篇题为“全球金融危机”的文章中对新自由主义进行控诉。陆克文先生在文章中说,由于全球金融危机:“全球金融危机对过去30年风靡全球的新自由主义正统经济理论提出质疑,因为这一理论正是各国及全球监管框架的理论基础,却在防止这场经济灾难方面表现完败。”1

确实,在经济危机仅仅数月之后,全球投资者在股票投资组合上距离峰值损失了32万亿美元。不断上涨的房价,之前曾被前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视为“创造财富”,如今已呈直线式坠落。各工业国的失业率不断增长,尤其是在美国,已经有数百万人口下岗待业。在恐惧、困惑和金融恐慌的氛围之下,陆克文先生对新自由主义的控诉自然地得到了全球数以亿计的人的共鸣,后者正遭受着新自由主义的廉价劳动力政策以及近来的金融危机之苦。

令人惊讶的是,第一个对澳大利亚总理评论持反对态度的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他是一位来自中国的经济学教授,由于全球金融危机,这个国家的数千万工人失业下岗,无数工商企业倒闭。许小年教授来自上海,是中国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的代表人物之一,他们否认如下论断:“危机是新自由主义和监管缺位的结果”。与此相反,许小年说:“相反,现在是终结凯恩斯主义的时候了,是到了宣告凯恩斯皇帝没有穿衣服的时候了。”2

显然,教授的断言是令人吃惊的,因为它曲解了事实。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自里根政府以来,美国和工业化世界步入了新自由主义时代。新自由主义的兴起是美国经济出现滞胀现象的结果。滞胀的特征是高通胀,低增长,企业收益和实际工资下降,失业人口增加,经济严重衰退。在很大程度上,新自由主义的兴起是资本主义制度失败的结果,这正好发生于罗纳德?里根在1980年大选中成功当选美国总统之时。

20世纪80年代也是中国宣布其门户开放政策之时,随着该政策的施行,超过50万名学生被送往美国进行深造。遗憾的是,在这种包含经济领域的深造过程中,指导海外学生的是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

1983年,吴敬琏,一位来自中国权威学术机构的著名经济学教授,作为访问学者被派往耶鲁大学。在美国,吴先生花了一年时间学习现代经济理论的本科生课程。他回到中国后,成为邓小平的重要经济顾问。耶鲁大学的现代经济理论课程由经济模式、决策论、博弈论和总体均衡论组成。在西方国家,根据新自由主义的指导,学生们学到的是“‘现代化’就是资本主义自由化,以及跨国公司和海外投资发挥积极作用。”3他们回来后坚定地相信,“效率就是赢利能力和私有化,不平等是缺乏效率的结果”。3

实际上,市场化发生在1984年吴先生回国之后,他协助政府最高顾问起草了中国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文件。市场化的提议被接受后,吴先生在国务院智库——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被提升至一个富有影响力的地位。吴先生迅速成为对制定中国经济政策具有举足轻重影响的人物,不久,他成为中国领导人的决策顾问,并参与中国经济政策的讨论。
结果,中国社会经历了巨变。在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错误指引下,中国许多国有企业私有化,导致了经济上的两极分化,贫困的劳动人口上升。这种情况发生在一个曾经被视为世界上最平等的国家。在这个国家,大量工人被解雇,许多人失去了社会保障、医疗保险甚至是受教育的机会。私有化过程中滋生的腐败现象引发了人们的极度怨恨,因为中国官员侵吞国有资产的现象随处可见。腐败随着欢迎外资的政策而进一步恶化,因为跨国公司一向以腐败行为而臭名昭著。
虽然众口鞭挞,但私有化、不断上升的通货膨胀和不加鉴别地欢迎外来投资的现象没有减弱。20世纪90年代末期,管理层收购日渐风行,管理层收购就是将国有资产以实际价值的一小部分卖给“关系好的人”或是中国官员。这违反了中国宪法,“2004年,中国对宪法作了修正,明确规定对私有财产进行保护。”4

于是,中国产权改革和通过管理层收购出售国有企业,在2005年引发了一场大论战。这场论战开始于一位来自香港的经济学教授郎咸平,指责管理者和官员通过私有化过程以极低的价格收购国有资产,导致国有资产的流失。然而,另一位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北京大学一位学院院长张维迎参与论战,他坚持认为,企业家和公司经理被中国媒体妖魔化,人们应当“善待那些对社会作出贡献的人。”5张维迎最早主张“双轨制价格”,后者是造成高通胀和腐败的原因。在张维迎看来,中国通过私有化进程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增长,企业家应当受到中国社会的保护和尊重。5

遗憾的是,像张维迎这样就学于哈佛大学并长期脱离中国民众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很容易忽视几千万下岗职工和农民工的困境。这些工人在最悲惨的环境中工作,拿着微薄的工资,还经常被拖欠报酬。显然,中国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不是与中国劳动人民、特别是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中国农民站在同一战线。

随着人民公社的解散和大规模机械化耕作的破坏,中国农民陷入可怕的困境。过度的课税、农业生产成本的增加、医疗服务的终止和基础设施规划的放弃,所有这一切促成了中国农村经济的停滞。结果,许多中国农民无可奈何地离开农村,去城市寻找工作。 

中国农民放弃了农田,这些肥沃的土地被侵吞,用于投机性目的的城市房地产开发,这造成了中国农业的灾难。为有钱人和外国人兴建高尔夫球场,预示着中国农业危机的即将到来和过去几十年农业改革的失败。
我们希望中国农业改革的失败能为我们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顾问敲响警钟,从而在中国恢复合作社制度,改变当前路线。现有的成千上万个合作农场都是高度繁荣,它与中国改革者发起的责任制形成鲜明对比,这尤其令人深思。遗憾的是,简言之,我们的新自由主义经济顾问给中国农业危机开出的药方就是,“将国家的农田集中起来,让少数农民耕种。”6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林毅夫曾就读于芝加哥大学,芝加哥是新自由主义的摇篮。按照林毅夫的观点,中国农业的良方和“缩小城乡差距的最重要办法就是减少农村人口,将农村的大量劳动力转移出去。”7

不幸的是,快速城市化政策和中国农业改革的失败早已将中国环境置于失修的状态。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林毅夫无视中国的特定国情,主张加强城市化进程,并举例说,美国和日本的农民在全国总人数中所占的比例不超过2%到4%,中国应当以这些国家为榜样。其他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赞同完全私有化,因为以效率为名义,土地将集中在少数农民的手中,他们是大型生产者。其结果是,数以亿计的农民没有土地、没有工作,生活贫困,就像革命前年代的被剥削者一样,游走于中国的城乡之间,这种阴影将很快在中国成为现实。这显然是酿造不稳定的药方,也是革命性变革的诱因。7

像林毅夫这样自称是马克思主义者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在过去15年一直规划着中国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却提出如此不成熟的解决之道,这令人难以置信。林教授与吴敬琏先生没有什么区别,后者被美国作家劳伦斯?布拉姆(Laurence Brahm)视为中国“经济学之父”,因为“他的言论是中国改革蓝图”。8

对中国来说遗憾的是,吴先生及其破产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已经“影响年轻一代的经济学家,他们如今在政府中位居高位,这其中包括中国中央银行行长周小川和中国大型主权财富基金董事长楼继伟。”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吴先生也自称是“一个理想的社会主义者”。8但是,人们应该提醒他和中国其他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让他们解释如何调和社会主义与新自由主义,因为在现代政治和经济哲学中,二者是相互对立的。

事实上,新自由主义是自由市场资本主义、自由贸易、金融自由化和解除管制的政治哲学。它已经将美国工业经济转变为赌场资本主义。由于经济危机和金融灾难,新自由主义在西方已经丧失信誉。显然,对吴敬琏先生来说,中国的情形也不是很好。吴先生及其同僚所主张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结果是,西方跨国公司日益控制中国经济的关键部门,与之同时,中国公司在美国的经营遭遇强有力的抵制。吴先生已经失去中国人民甚至是中国最高领导层的信任。他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开始诉苦。虽然吴先生在中国经济改革时期是朱镕基和江泽民的顾问之一,但如今他断然指出,“政府倾向于干预市场;收入差距不断拉大;低效的垄断;还有裙带资本主义”。8

遗憾的是,吴先生并不了解:在拉丁美洲,西方跨国公司控制的国有垄断部门私有化,只是导致服务费用的上升和公共设施的减少,从而使国内产业和全体人民,特别是城镇穷人处于不利地位。

虽然腐败是吴先生经济改革所不可避免的结果,但他没有说到这点,而是将之归咎于中国领导层的错误。他呼吁建立大不列颠模式的民主,要求中国必须进行政治改革。8 

中国学者,尤其是在中国经济改革决策中扮演主要角色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呼吁在中国建立大不列颠模式的民主,这说明他们完全无视现实。在亚洲,印度和巴基斯坦所采取的大不列颠模式的民主以及美国强加给菲律宾的民主化都已经遭受完败。这些亚洲国家的政治经历清楚地说明,没有经济平等,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甚至在美国选举中,美国政治也已经受到金钱文化的腐蚀,美国选举结果证明了“一人一票表决权”的传统观念完全是一种谬论。 

结果,作为亚当·斯密经济自由主义产物的新自由主义,在20世纪后期成为挽救日益崩溃的资本主义的末路尝试,却得到了极少数中国知识阶层的拥护,这些人错误地将其视为最先进的现代经济思想。在没有经过任何公开和私下讨论的情况下,这些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就向中国决策者建议,唐突地在中国实施那些给中国工人阶级利益造成极大伤害的政策。他们的行为同样违背了中国宪法和国家利益,破坏中国的社会主义根基,将给中国未来造成难以预计的后果。

Notes:
1. Rudd, Kevin: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The Monthly, February 4, 2009.
2. Calick, Rowan: “Chinese give Kevin Rudd less on neolibralism,” The Australian, June 19, 2009.
3. Petras, James: Rulers and Ruled in the U.S. Empire, Clarity Press 2007, P. 155.
4. Cheng, Eva: “Resistance against capitalist restoration in China”, Green Left.
5. China.org.cn: “Revamp Rules to Promote Equality” .
6. Weil, Robert: Red Cat. White Cat, Monthly Review, 1990, P. 79.
7. Wen Dale: “Globalization, Inequality, Poverty,” The New Rural Reconstruction Movement in China, November 2006.
8. Barboza, David: “Mr. Wu keeps talking,” New York Times, September 26, 2009.


相关文章:
·翟玉忠:中国古代经济“三十六计”·耜铁之谋
·如果有十三亿个贾庆国,还有中国吗?
·施一公:为什么极优秀的中国学子到国外脱颖而出的非常少?
·程燎原:千古一“治——中国古代法思想的一个“深层结构”
·翟玉忠:从人工智能到大道智慧——人工智能时代的中国文化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09-11-18 00:33:47.0)
    学术研究首先要解决知识分子的立场问题,否则只能是“庙小了妖风大,水浅了王八多”,代表 少数人利益,作出各种炫世的奇谈怪论。 没有了为绝大数人利益而奋斗的“为人民服务思想”,龙种变成了跳蚤,精英堕落成粪土。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