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马耀邦:中国的外国说客 
作者:[马耀邦] 来源:[] 2009-11-16

    20世纪80年代,在邓小平宣布中国实施对外开放政策时,外国说客或美国公关公司在中国开始出现。中国融入全球资本主义体系加速了游说活动,2001年中国准备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更是如此。
    确实,正是在2000年,中国通过了一项禁止使用加密技术的法规,西方跨国公司的游说努力就变得尤为明显。加密技术广泛地使用于摩托罗拉手机、英特尔微信息处理器和微软公司的电子邮件程序等此类产品。西方跨国集团和日本公司对此极力反对,因为其商业利益由于这项新的中国法规而受到威胁。因此,他们游说他们的政府向中国施加压力。当时中国正希望加入世贸组织,在这种敏感时期忙于加强与美国的谈判,并最终屈从了压力,修改了这项法规,仅仅对十分特别的敏感产品做出限制,从而满足了跨国公司的要求。1
    这一影响中国决策部门起草法规的成功事例开启了西方游说集团的新篇章。在西方人看来,它首次意味着,在中国,任何影响他们集团利益的法律都是可以修改的。最令人吃惊的是,西方游说公司开始雇佣前中国政府官员,或是向中国官员提供私人好处,培养与他们的关系。其他经常使用的接近官员之方法包括,向政府部门的研究机构捐款,雇佣中国研究人员与政府官员联络,以及雇佣高级官员的孩子,以实现他们游说的努力。1
    近年来,西方国家在中国建立的商会和贸易协会都从事上述游说政策。西方跨国公司总是向他们的政府施加压力,要求政府进行政治游说,从而获得他们所期望的结果。最著名的政治游说机构是美中贸易委员会(United States-China Business Council),它囊括三百多家美国跨国公司,其中有波音、菲利普莫里斯美国食品烟草公司(Philip Morris)和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美中贸易委员会甚至聘请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对他们在中国的努力给予帮助。
    美国大企业在中国的主要议程是,开发中国市场,保护美国在中国的投资。它通过其代理机构——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商谈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事宜。其首要目标是推动中国实施“以市场为导向的改革”,同时大幅削减关税,改变中国社会主义经济体系的本质,因为“这个国家在经济上对外国企业在中国的经营设置了重重障碍。”2
    巧合的是,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1996年的指导文件对中国的要求,与西方帝国主义列强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有着极为相似之处。其中包括:
    ——贸易权。“外国具有无需经过贸易公司,也无需在中国进行投资,就直接在中国市场进行销售”的权利。
    ——取消电子产品、汽车、机械设备和化学品等“支柱产业”产品的进口禁令。
    ——取消外国投资者的差别税以及对本国企业的补贴,不允许实施进口限制。取缔有关合资的种种限制。
    ——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有权使用司法救济和预先禁止令”。2
    对美国跨国公司来说,中国的世贸组织会员资格意味着经济自由化。对于中国,着手体制改革和转变政府职能,重视市场和民营企业的作用,是绝对必要的。然而,这些都是美国跨国公司单方面的要求,它们直接违反了中国的宪法,公然侵犯了中国的主权。
    美国跨国公司完全有着他们不可告人的动机。对石油大鳄雪佛龙等个别美国公司来说,他们关心的是在中国的陆上勘探机会。对美国汽车公司来说,合资要求和高税收显得“有点麻烦”,但他们最关心的是中国应当像美国一样掏空存款以刺激汽车需求。为了将中国转变为汽车消费型社会,中国应当修建公路、停车场等基础设施以容纳高交通量,尽管大多数中国城市已经存在污染问题。2在中国世贸组织成员资格上强加的条件确实迎合了1996年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政策文件,中国签署了国际贸易史上最不平等、不公平的协定。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协定的细节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帝国主义列强在19世纪通过侵略战争和炮舰外交从征服中华民族中取得的东西,如今美国大企业集团借助美国政府贸易代表通过施压和威胁同样取得了。令人惊奇的是,谈判时最重要的武器之一竟是威胁从中国撤回外国投资。而且,美国跨国公司在处理其与中国的关系时一而再地使用这种威胁方式,中国劳动合同法的起草过程充分说明了美国资本的贪婪本质。尽管中国2007年起草的劳动合同法并没有给中国工人提供一个独立工会或罢工的权利,外国公司还是竭力表示反对,认为它给了工人太多的保护。
    在中国,由于集体农庄的解散和国营企业的破产,民工和城市工人正逐渐丧失他们的正当权利,甚至是最基本的救济金。为了应对工人的不满,劳动合同法草案给工人提供了适度的保护。遗憾的是,美国和其他外国公司还是坚决阻止这些极其细微的改进。他们“发出不加掩饰的威胁:如果这部法律得以通过,外国公司将离开中国。”2他们抱怨,这部拟议的法律使他们难以解雇工人,他们希望保持当前的劳动环境,在这种环境里,他们能够最大限度地剥削中国工人。虽然雇佣合同是西方规范的劳工实践所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中国的外国企业“单方面希望给所有工人提供报酬和工作条件时无需签订合同。”2同时,在中国经营的西方公司反对工人的工作调动,这特别体现于如下条款,“用人单位可以向改变工作的劳动者寻求补偿损失”。2他们还威胁称,拒绝向中国引进新技术。总的来说,西方跨国公司想要继续保持中国的工作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人们没有就业保障,雇主可以不加区别、不分工作履历地随意解雇工人。最重要的是,他们害怕一旦给予工人有限的权利,工人将要求得到更多权利,甚至组织独立工会以行驶他们的基本权利。2
    经过大量游说之后,西方跨国公司说服中国官员按照他们的方式修改劳动合同法,因为他们声称,这部新法律“将使他们在中国的贸易成本过于昂贵”。3按照上海复旦大学赵可金的看法,其理由之一就是:“大量游说款流进了个别官员的口袋。”“除了直接的贿赂之外,一些游说组织将高层官员的朋友列入公司的工资名单之中,或是为官员奢华的海外‘培训’买单。”3
    除了中国高层官员之外,中国学者是这种游说策略中的另一关键群体,因为他们是参与起草法律的智囊团成员。此外,美国跨国公司喜欢利用高声望的前美国官员在最顶层进行游说。这些官员中的明星人物有基辛格、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以前是老布什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如今是高通公司移动电话销售业务代表)、前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里德?亨特(代表硅谷的利益),前华盛顿州长和奥巴马政府的商务部长骆家辉(代表微软和星巴克的利益)和唐纳德?埃文斯(2001年至2004年担任小布什政府的商务部长,如今受雇于金融服务论坛)。金融服务论坛是由美国最大的17家金融机构的执行总裁组成的团体。该论坛成立了接触中国联盟(Engage China Coalition),这是由9家金融贸易协会组成的联盟。接触中国联盟要求中国开放金融市场,他们渴望在中国市场扩张金融服务业的规模。4、5、8
    2007年之前,中国对外国持有中国银行股权的最高限额是25%。中国工商银行在美国成立一个分支机构都存在困难,而埃文斯先生竟厚颜无耻地游说中国解除所有限制,允许外国百分之百地控股中国银行、证券公司和保险公司。4
    我们应当指出,外国接管中国金融服务业对中国来说是悲哀的,因为外国资本将控制中国的国内储蓄和中国工业部门的信贷。辛勤劳作的中国人民的储蓄将通过金融操纵而被挪用,并流入中国非生产性的投机部门,就像美国的赌场经济一样,最终导致债务激增、金融噩梦和经济危机。
    在这方面,按照中国银监会上海银监局局长阎庆民的说法,美国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希望花旗集团更多地参与中国业务。这非常令人吃惊。6人们可能会问,鉴于美国金融体系暴露出的掠夺性和腐败性,特别是花旗集团在全球的举动,中国决策者还希望追赶和拥抱烂透了的美国金融体系,并让中国病魔缠身吗?
    实际上,外国游说对中国起草法律的影响,是中国拥护全球化和中国门户开放政策的必然结果。在力促中国迎头赶上和融入全球资本主义体系的过程中,中国官员和学者正受到强大的西方跨国公司渗透性影响的腐化。中国很快会追随美国的步伐,“在美国,买卖双方对立法和联邦政策的影响不断增强,这已经成为共和党议会和白宫领导的华盛顿的特征”。7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之际,我们经常听到中国领导人宣布,中国即将站起来了。遗憾的是,除非中国领导人有勇气清洗中国政府高层中那些自私自利的腐败分子和学者(这些人已经长期与大多数中国人相脱节),否则,外国资本的游说和影响将会继续,中国将丧失主权,因为一个主权国家决不允许其法律被外国人篡改。西方资本很快将控制中国经济所有的关键部门,中国将成为美国的经济和政治殖民地,重回一百多年前她所处的位置。这对中国来说是悲剧性的。

注释:
1. Loewenberg, Samuel: “The gentle art of lobbying in China”, The Economist, February 15, 2001.
2. Weissman, Robert: “The China Lobby Campaign for Two-Way Trade with China”, Multinational Monitor, June 1997.
3. Bercher, J. Smith, B. Costello, T.: “Multinationals to China: No New Labor Rights”, Multinational Monitor, May 16, 2007.
4. Cha, Ariana Eunjung: “As China opens, U.S. Lobbyists Get Ready to Move in,” Washington Post, October 2, 2007.
5. Engage China.
6. Areddy, James T.: “China Wants Citigroup to Expand,” Wall Street Journal, September 30, 2009.
7. Drew, Elizabath: “Selling Washington,” 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 June 23, 2005.


相关文章:
·翟玉忠:中国古代经济“三十六计”·耜铁之谋
·如果有十三亿个贾庆国,还有中国吗?
·施一公:为什么极优秀的中国学子到国外脱颖而出的非常少?
·程燎原:千古一“治——中国古代法思想的一个“深层结构”
·翟玉忠:从人工智能到大道智慧——人工智能时代的中国文化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0-03-16 21:43:57.0)
    忘八端,连做人的根本都没了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