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Stephen Zarlenga:货币改革的必要 
作者:[Stephen Zarlenga] 来源:[] 2009-09-19

编者按:把人类从经济毁灭和核子危机的边缘拉回来,远离由欺骗、丑陋和战争主导的未来,走向一个公平和美好的未来,货币改革是一个被忽视的关键要素。

 

创造货币的权力是一项可怕的权力——有时强于行政、立法和司法权力的集合。这就像持着一个“有魔力的支票簿”,支票从来不会被银行退回。它被私人控制,能用来赢得财富,但是更重要的是,通过决定货币的流向——哪一方面得到融资、哪一方面没有获得,它确定了我们这个社会的方向。它会用来建造和修补关键基础设施吗?——比如新奥尔良大堤和明尼阿波利斯大桥,来保护我们的城市。或者它会进入战争领域和催生房地产泡沫并导致崩溃以致萧条的房地产贷款领域?

 

货币发行权不应该疏离于民选的政府之外而含混地掌握在私人手中,如同现在的美国,货币发行权掌握在美联储手中。确实,认知到巨量的货币供应不是我们的政府创造的,而是私人银行通过贷款创造的,多数人会十分惊讶。通过美联储的部分准备金流程,这一体系通过往账户上增加贷款而创造了“货币”;因而,我们的大部分货币是作为付息债务(interest-bearing debt)发行的。

 

依据美国宪法第一条第八节(Article,Sec.8,我们的政府拥有主权来发行货币,并以提升公共福利的支出的形式将其货币导入流通领域,比如创造和修补基础设施,包括人力基础设施——健康和教育,而不应该像银行业历史上做的那样,错误地使用货币来投机,那将周期性地导致危机一个接着一个。我们的立法者现在必须收回这项权力。

 

货币具有价值,是因为技术人员、资源、基础设施在一个社会的和法定的支撑性框架内运转。货币是保持它们“运行”的必不可少的润滑剂。它自身并不是有形的财富,而是获取财富的权力。货币是一项基于法律的抽象的社会权力;政府接受的任何税收付款,将是货币。货币的价值并不是由当前掌握其权利的私人公司创造的。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货币的存在,不是天定,而是法定”。

   

不幸的是,人类的私人货币创造经历,不可否认地说,是一个充满了欺骗、管理不善、甚至罪恶的长期历史,而当前的危机可能成为其中最糟糕的一段!银行业的(权力)滥用是普遍的、显而易见的。主要的银行和公司,聚精于滥用货币体系而不是生产。数十亿美元已经被窃走,而以救援的名义,超万亿美元被无耻地攫取!我们的大多数领导者表现的像个懦夫,而不在金融家强奸美国时,保护我们的人民。

 

经由“部分储备金制度”的银行业的私人货币创造,培育出了空前的财富集中,这破坏了民主进程,最终催生了军事帝国主义。不到1%的人口现在掌握了接近50%的财富,而重大基础设施(的建设)无人理睬。美国国内工程师协会对我们的基础设施给与的评级是D,并说不久将变成D-;接下来的5年以上的时间,我们投入大约2.2万亿美元才能将之提高至安全水平。

 

这个事实本身就说明,当前占统治地位的货币体系,是一个重大失败,正呼唤改革。

 

基础设施的修补,将在全国提供有质量的就业。那种认为政府必须借钱或者征税才能修补这些工程的说辞,只是个借口而已。众所周知的是,政府可以直接创造货币,将之投向这些工程,以使货币进入流通领域,却不会引发通胀效果。改革后的货币/银行业体系,就能让这些梦想照进现实。

 

如下三要素必须同时立法通过并运行,货币改革才能取得成功;通过任何一个或任何两个要素并不顶用,但却会伤害改革进程。在私人货币体系造成当前严重货币危机的条件下,改革才有达成的最佳机会。考虑到我们的武器体系同样是被私人公司控制,这将是人类仅有的改革机会,以阻止我们的中产阶级滑向被奴役的地位,或滑向“迪斯尼法西斯主义”的某种形式。

 

第一,把美联储系统并入美国财政部,这样,所有的货币将作为货币(money)而不是付息债务(interest-bearing debt)由政府创造,并经由提供公共福利的方式导入流通领域。这样的货币体系将被监管,既不引向通胀,也不引向通缩。

 

第二,通过一种温和优雅的方式终结部分准备金制度fractional reserve system),来停止银行创造货币的特权。过去所有的货币化的私人信贷,将转化为美国政府货币。然后,银行扮演接受储蓄存款和发放贷款的中介商角色。今后,银行将按照人民的想法做事。这一法案国有化了货币体系,而非银行体系。银行业并非政府的一项合适职责,但是提供国家的货币供应却是政府的特权。

 

第三,把货币投向21世纪的生态友好型的基础设施和能源,包括一个社会成长和改善所需要的教育和卫生保健,投入国内工程师协会估计的2.2万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修补;在全国范围内创造优质的工作,再次激活地方经济和为各层面的地方政府融资。

 

虚假的通胀忧虑的产生,会抵制这些建议,使得我们的政府不能通过提供国家的货币供应来履行它的责任。但是这是下意识的反应,是数十年来甚至数世纪反对政府(掌握货币发行权)的宣传的结果。当检查实际货币记录时,很清楚的是,政府在发行和控制货币方面的记录远比私人货币发行者优秀[1]。通胀是可以避免的,因为在货币的创造过程中,真实的物质财富被创造出来。优先于无污染技术的研发,使人民真正便利。

 

我们的建议,建立在“芝加哥计划”基础上,那一计划是由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家1930年代提出并随后得到了全国范围内的经济学者的广泛支持。它被认作是源于大萧条的紧要的下一步改革举措。之后,这一著名大学和其他大学的经济系转向崇拜自由市场的“黑暗面”。它成了一种宗教,没有任何证据支撑,却忽视可以明显驳斥它的各种事实。

 

立法者通常相信,他们能够忽略这一重大问题,即我们的货币体系是如何构架的。从制宪会议的代表们忽略社会的货币权、政府发行货币建造殖民地基础设施和创建新国家的优越记录来看,或许是正确的。在代表们将货币发行权力交由政府第四部门、并合理估计事情本该如此时,货币发行权还是被私人攫取了。从那时起的八十年后,美国国内战争时的将军和货币改革家本杰明·富兰克林·巴特勒写到,“我们惊讶于他们的智者千虑,但他们仍有一失”。

 

我的朋友们,我们的伟大使命就是,完成建国者们未充分界定的政府的这部分职能——更精确地界定我们这个社会的货币权,安全地将之引入到他们建立的已经被证明有效的权力制衡体系之中。历史显示,不管我们有无充分认知,货币权(money  power[2]扮演着第四权力的角色。将如此多的权力和特权放到私人手里并不安全。它是背离我们的权利制衡体系的。正在发展着的金融危机要求我们重新评价和聚焦它。我们应该不吝惜我们的职责,执行我们长期认知的方案,以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开始把显然属于政府的“货币权”置于政府手中。你希望“安然”(Enron)继续控制它,并控制我们吗?是的,安然就在达拉斯联邦储备委员会的名单之中。

 

如同后来的担任众议院银行和货币委员会主席逾16年的众议员莱特·帕特曼(Wright Patman)所说,“我还没有发现哪个人,能够通过逻辑和推理,证明联邦政府借用它自己的货币是有道理的……我相信人民要求改变的那一天就要到来了。他们谴责我们国会的每一个人,懒惰地坐在那里并让如此白痴的制度继续存在,我相信这样的一天也要到来了” 。

 

朋友们,看看你自己。这一时刻当然来了!觉醒——起来为你的家庭和国家而战。

 

谢谢你们的关注。

Stephen Zarlenga

美国货币学会主任



[1]关于本文的有关观点,可以参看Stephen Zarlenga的《消失的货币科学》中的历史案例研究。

[2] 这里暂译为“货币权”,以区别于宋鸿兵先生的“金权”概念。因为这些美国学者所说的货币发行权并不依赖于黄金储备,而是类似于廖子光先生提出的“主权信贷”的概念。


相关文章:
·翟玉忠:春秋时代两大改革——管仲易齐与郭偃更晋
·黄奇帆最新演讲:中国央行或率先推出数字货币
·陈平:诺贝尔经济学奖有两点改变可喜可贺,但咱依旧没必要对它抱过高期望
·任正非:大家不再相信美元是最可靠的储备货币
·紫虬:产业工人的维护者 ——李鹏同志的企业改革思想在今天的意义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