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潜伏》的政治意义:真正理想主义者成了傻瓜 
作者:[刘智峰] 来源:[凯迪网络之文化散论] 2009-08-30

                                          理想主义者李涯剧照

    一般人都认为《潜伏》写的是官场和职场上的事,但在我看来,该剧更深的讽刺含义是指向政治的---当然,也许编剧没有这样的意识---它实际上揭示出了世界政治史上的一个重大的问题:在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以后,政党的职能的异化和它的干部队伍在追求上和信仰、理想上的世俗化或者说庸俗化的问题,实际上,也就是政党在执政以后都会发生的腐败问题。
    剧的开头就是国民党建立了南京政权,等于是完成了革命,执政了,于是那些昔日的革命者开始成为掌权
者,吴敬中建立了天津站,当上了站长,和于则成因为从前的立功而被任用提拔都是这个意思,我们看到,这些进城的革命者马上就放弃了建立天津站的初衷和应该有的职能---寻找中共地下党---而是干起了另外的事情,比如:接收从前日本人的房产而为己所用,站里的领导都住上了大房子,接来了老婆,利用审判汉奸的权力敲诈汉奸的财宝,侵吞国有资产,进行内部的权力争夺和利益的分配,没人真的去干它应该干的事情,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共产党特务于则成才潜伏了下来,实际上,于则成的潜伏成功就是国民党的腐化堕落的后果,正像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缪尔达尔所说:一个政党的腐败为另一个政党的上台准备了条件。
    实际上,革命党进城以后变质是政治史上的通例,从人性都追求快乐和享受的角度来说,这是无法避免
的现象,如吴敬中所说:咱们革命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一官半职吗?
    在苏联革命胜利后,同样的现象几乎立即就出现了,托洛斯基说:“当紧张状态过去,革命的游牧民族
转入定居的生活方式时,庸人的特性、自满自足的官僚爱好情趣又在他们身上出现,并活跃和发展起来。”杨尚昆甚至在1949年3月新中国还没有成立,刚进北京城为中央领导寻找住房的时候就感受到这种惊人的变化:“一进城市,大家对居住、生活条件的要求就提高了,都爱从好的方面去布置,感触甚多。似乎大家都变了。要能维持简朴的作风,恐不容易。城市的引诱实在太大。”
    也许只有像列宁、托洛斯基和毛泽东那样依然怀着人类平等和建立一个理想的人民的政府的最高领袖还没
有放弃当初他们参加革命时的远大理想,而那些更多的革命者和干部中间的绝大多数,都已经把理想转向了物质和金钱,异化是难以避免的,但表面上还必须维护革命的面纱,这就造成了党员干部的双重人格和虚伪,如专门贩卖情报的谢若林说的:嘴里谈的都是主义,心里都是生意,多么绝妙辛辣的讽刺。实际上,不但是党员干部人格上,就是那些所谓的革命机关都已经具备了双重的职能----表面上一套,实际上则是另一套,那些搜集情报的机构都变成了交易情报的机构,市场化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政治的高层和中层以至下层之间,自然就出现了分歧,如托洛斯基所说:“组成权
力机关的那个阶层出现了独立自在的目标,力图使革命服从于这种目标。在领袖们和这种权力机关之间开始出现分裂,领袖们表达了阶级的历史路线,能够站在机关之上来观察问题,而庞大、笨重、形形色色的机关则很容易使一般共产党员丧失进取精神。。。。。在党和国家内有一个庞大的革命家阶层,他们尽管大都来自群众,但早已脱离了群众,并以自己的地位和他们对立。阶级本能已经从他们身上消失。”
    我们必须指出,尽管革命领袖指责和批评下面的人丧失了革命精神,追求腐化的生活,但实际上,最先追
求享受的就是他们,不论是在战争年代还是在战争结束革命胜利以后,都是如此,因为有那样的权力,即使在延安那样的艰苦条件下,党的领袖依然吃小灶,住单孔窑洞,可以和来自大城市的美丽姑娘跳舞,象王实味恨恨地讽刺的:舞回金莲步,歌舞玉堂春。
    但那是领袖的特权,普通干部这样做就要受到指责了,于是发动了整风或者整肃之类,来维持革命的形
象。但在整肃的过程中,如吴敬中或者陆桥山也不是真的去整肃组织的作风问题,而是企图通过整肃达到个人的目的。这也是革命史上的通例。
    剧中唯一的信仰最坚定的人是李涯,只有他真的想抓共产党特务,想着组织的职能和使命,但如同一堆贪
官里的清官一样,他的存在成了障碍,他再怎么努力,也无法逃出官场上荒谬的逻辑,他的理想只能在坚硬的漆黑的现实面前碰壁,碰的头破血流,碰的死于非命,能在这样的政治圈套里活下里的活的好的爬的高的,是现实主义者,如斯大林,而不是理想主义者,如托洛斯基。那些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实际上成了傻瓜,就像李涯,只能被整肃出局。
    有什么办法呢,人类就是这样,像修昔底德慨叹的:正义在自私与暴行面前是无能为力的,而且人类的天
性从来就没有什么变化,人从小就怀着恶意,只要人类继续存在,人的天性一有机会就会一次次地战胜正义和法律的脆弱约束。


相关文章:
·翟玉忠:选贤与能——人类政治史的不朽丰碑政治功勋制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两大突破——社会功勋制与全民监督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理论建基于趋利避害的人情论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理论不仅不落后,且更具现代性
·李晓鹏:明朝中后期高层政治斗争内幕与变法失败的历史教训回顾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09-09-13 00:58:14.0)
    真正的大才都是理想主义的骨子,现实主义的外皮
新法家网友(2009-09-12 14:25:00.0)
    其实这一切都可以归结于显规则与潜规则的关系!不幸的是李涯同志太单纯,不谙世事,只知道有个显规则,所以天真地为革命理想奋斗,而不知道还有个潜规则。只有极少数有雄才大略的真正的政治家才能灵活处理显规则与潜规则的关系,在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之间穿梭,游刃有余!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