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经典
《张家山汉简·奏谳书》白话译文(二十一) 
作者:[高恒] 来源:[] 2009-07-20

原文:

故律曰:死夫(?)以男為後。無男以父母,無父母以妻,無妻以子女為後。律曰:諸有縣官事,而父母若妻死者,歸寧卅日;大父母、同產十五日。敖悍,完為城旦舂,鐵□其足,輸巴縣鹽。教人不孝,次不孝之律。不孝者棄市。棄市之次,黥為城旦舂。當黥公士、公士妻以上,完之。奸者,耐為隸臣妾。捕奸者必案之校上。今杜滹女子甲夫公士丁疾死,喪棺在堂上,未葬,與丁母素夜喪,環棺而哭,甲與男子丙偕之棺後內中和奸。明旦,素告甲吏,吏捕得甲,疑甲罪。廷尉[左“孛”右“文”]、正始、監弘、廷史武等卅人議當之,皆曰:律,死置後之次,妻次父母;妻死歸寧,與父母同法。以律置後之次人事計之,夫異尊于妻,妻事夫,及服其喪,資當次父母如律。妻之為後次夫、父母、夫、父母死,未葬,奸喪旁者,當不孝,不孝棄市;不孝之次,當黥為城旦舂;敖悍,完之。當之,妻尊夫,當次父母,而甲夫死,不悲哀,與男子和奸喪旁,致之不孝、敖悍之律二章,捕者雖弗案校上,甲當完為舂。告杜論甲。.今廷史申徭使而後來,非廷尉當。議曰:當非是。律曰:不孝棄市。有生父而弗食三日,吏且何以論子?廷尉教等曰:當棄市。又曰:有死父,不祠其家三日,子當何論?廷尉 等曰:不當論。有子不聽生父教,誰與不聽死父教罪重, 等曰:不聽死父教,無罪。又曰:夫生而自嫁,罪誰與夫死而自嫁罪重?廷尉 等曰:夫生而自嫁,及娶者,皆黥為城旦舂。夫死而妻自擦,娶者無罪。又曰:欺生夫,誰與欺死夫罪重? 等曰:欺死夫,無論。又曰:夫為吏居官,妻居家,日與它男子奸,吏捕之弗得,□之,何論? 等曰:不當論。曰:廷尉、史議皆以欺死父罪輕於侵欺生父,侵生夫罪〔輕〕于侵欺死夫,□□□□□□□與男子奸棺喪旁,捕者弗案校上,獨完為舂,不亦重乎? 等曰:誠失之。

译文:

    原有法律规定:

    死夫(?)以男为后,毋男以父母,毋父母以妻,毋妻以子女为后。

    诸有县官事,而父母若妻死者,归宁三十日;大父母、同产十五日。

    敖悍,完为城旦舂,铁□其足,输巴县盐。

    教人不孝,次不孝者之律。

    不孝者弃市。弃市之次,黥为城旦舂。当黥,公士、公士妻以上,完之。

    奸者,耐为隶臣妾。捕奸者必案之,校上。

    现有杜县泸里一女子甲,丈夫公士丁因病死亡,棺材停放在堂上未安葬,和丈夫丁的母亲素夜晚守丧,环绕棺材哭泣。这时,该女子甲便和一男子丙一同到棺材后的室内通奸。次日早上,死者的母亲素到官府告甲。官府拘捕了甲,但如何定罪,难以断决。

    案件呈报到廷尉后,廷尉敦[左“孛”右“文”]、正始、监弘,以及廷尉史武等三十人对此案进行了讨论。共同认为法律规定,人死后的继承顺序是,妻子在父母之后。妻子死亡的丧假和父母相同。参照法律关于“置后”顺序的规定,丈夫尊于妻子。妻子事奉丈夫,以及为其服丧,应按对待父母一样。妻子作为继承人的顺序,是在夫、父母之后。丈夫、父母死后尚未安葬,便在棺材旁与人通奸,应当按不孝论罪。不孝罪判处死刑。次于不孝罪的刑罚是黥为城旦舂。敖悍罪处完刑。审定:妻对夫的尊敬,仅次于父母。而女子甲的丈夫死后不悲哀,并在未葬的棺旁与人通奸,犯了不孝和敖悍两种罪。拘捕后虽未审定案情、戴上木枷,但女子甲仍应判决完为舂的刑罚。告知杜县县廷,按此审议论处女子甲。

    廷尉史申徭役外出返回后,不同意廷尉等人的论断。他说:“廷尉的论断不对。法律规定:  ‘不孝弃市’,亲父三天没有饭吃,其子应处何罪?”廷尉教等人说:“应该判处‘弃市’。”又问:“有一人的父亲死后,其家三日都没祭祀,如何判处此人的罪?”廷尉[左“孛”右“文”]等人答道:“不应当论罪。”再问:“儿子不听从生父的教导,和不听死父的教导相比,谁的罪重?”教等说:“不听死父教,不能定罪。”又问:“丈夫在世妻子自嫁他人,和丈夫死后而嫁人哪条罪重?”廷尉[左“孛”右“文”]等人答道:“丈夫在世妻子自嫁者,以及娶其为妻者,都应黥为城旦舂。丈夫死后妻子嫁人,她和娶她的人,都没有罪。”又问:“欺骗在世的父亲和欺骗已死的父亲。哪种情况罪重?”教等答:“欺骗已死的父亲,不能论罪。”又问:“夫做官,居住在官府。妻居住在家,常和一男了子通奸。其夫前往捉奸,没有抓住,如何论处?”[左“孛”右“文”]等说:“不应当论处。”于是,廷史申说道:“廷尉、廷史诸位都认为欺骗死父罪轻于欺骗生父;欺辱在世丈夫的罪[重]于欺辱已死的丈夫。女子甲的丈夫死后未葬,和一男子在棺材旁通奸,捉奸者并没有审核事实,将他们戴上木枷解送官府,就断决‘完为舂’,难道不太重吗?”廷尉[左“孛”右“文”]等人承认:“不错,是判决不当。”


相关文章:
·翟玉忠:“太极图说”六种之《银雀山汉简•奇正》
·张家山汉简《奏谳书》与岳麓书院秦简《为狱等状四种》
·孙思邈:《大医精诚》白话译文
·李春阳:白话文运动的危机
·翟玉忠:银雀山汉简与河图洛书五行四时历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