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子路何以不讨孔子的喜欢? 
作者:[一道观止] 来源:[] 2009-04-05

   《论语》里面子路的出场率很高,涉及孔子与子路的问答约有十几则,另有以子路命名的第十三篇。看来子路是孔门中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孔子眼里,身边的这些弟子各有所长,故每每因材施教,分类点化。子曰:“从我于陈、蔡者,皆不及门也。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
   这里的季路,即子路,在老师看来,是块从政的好材料。当年众门生追随老师,奔波于陈蔡之间,黄土尘嚣、泪洒中原。于今,或阴阳两界,或远走他乡,孔子不由无限惆怅了。颜回早逝,“子哭之恸”,失态痛呼“天丧予!天丧予!”,此后再也没有比颜回更好学的了;伯牛重病,大概是“禽流感”之类的传染类病。弥留之际,孔子隔着窗户,拉着学生的手久久不放,叹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三个优等生走了两个。好人短命,岂非天意安排?后来,子路也暴死他乡。
   子路当属好勇之辈。性格粗放,快人快语,有豪侠仗义之气,对老师那可是敬爱有加。孔子病了,子路在家默默祈祷,派家臣日夜侍侯。但从孔子的字里行间表露出来的,似乎这个学生不太对自己的胃口。孔子是一个喜怒爱乐行于言表的老师。被他骂过的学生不少,印象最深的好象有两个。一个是经常为孔子驾车御马的樊迟。因问老师如何耕田、种菜,惹急了老师,被骂作“小人”,当然是樊迟退出后骂的,骂给其他弟子听。另一位是白天睡大觉的宰予,老师得知后痛斥道“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孔子对子路没有类似的训斥,而是冷嘲热讽。无论子路如何表现,老师就是不怎么“感冒”。子路鼓瑟,孔子听了挖苦道,如此技术怎么到了我的门下?仅“升堂”而未“入室”也。众弟子侍立于老师身旁,闵子骞温和谦恭状,冉有、子贡从容潇洒貌,子路则赳赳武夫样。孔子乐了,指着子路笑道,像你这样的架势,不得好死啊。子路真是坐着也不是,站着也不是,反正老师看着不顺眼。
   孔子看着子路不怎么赏心悦目,估计有两个原因。一是子路“勇”有余而“仁”不足。一个叫孟武伯的人问孔子,“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问。子曰:“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不知其仁也”。看来,子路最多是一个县级管理干部,谈不上有什么仁德。在孔子眼里,只有他最心爱的颜回才有大仁大义。回可以抱着仁义三月而不丢失,他人一转屁股就可以把仁义忘得干干净。二来子路憨头憨脑,说话不会拐弯,不会察言观色,更不会吹捧老师几句,相反关键时刻还要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对老师的一些举动颇为不满,老师面子上挂不住,因此连风带雨地挖苦子路在所难免。某县尹叶公问子路,你们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子路回答不上来。孔子知道后一顿棒喝,你这个笨蛋,难道不会说,你的老师是一个“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这样的人嘛?足见子路之愚。老师跑去见了一个传言“生活作风”有问题的美女皇后,子路的脸色很是有些不好看,急得老师双脚直跳:如果我做了什么见得人的事,“天厌之!天厌之!”。老师的仕途一直不顺畅,好不容易有等到了一个机会,有某国叛臣贼子拉杆子占山为王,下聘书邀请老师做指导,子路又不高兴了,针刺老师:你不是整天教育我们“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吗?你不是总讲君子之道必先“正乎名”,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吗?气得老师直翻白眼:没听说过“磨而不磷”、“涅而不缁”,越磨越硬、愈染愈白的典故吗?难道你们希望老师像个葫芦,挂在那里好看不好用吗?足见子路之愚,已愚不可及。比较一下能说会道的颜回这个“乖娃娃”是怎样让老师眉开眼笑的。孔子在匡这个地方受到土著人围攻,师生作鸟兽散。会合后,孔子对颜回说,我以为你早已命丧黄泉了,回机灵地答道:“子在,回何敢死?”瞧瞧,人家多会说话。对老师的学问,回更是竭尽吹捧之能是:  
   “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我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末由也已。”
  
   老师的学问啊,越攀登越高,越钻研越硬。老师的思维啊,前后跳宕,扑朔迷离。老师的传道啊,循循善诱,娓娓道来。你用文艺滋养丰富我,你以礼法严格要求我。我欲罢不能、我精禅力竭,我似有所获。但依然跟不上老师那博大精神的思想,不知如何着手才好。听听,人家多善鼓吹,既把老师吹上青云,也把自己吹离了地平线。什么样的老师奈得住这样的吹,老师也是人嘛。似曾相识。这种吹捧技术开启了历史上讴歌伟大导师的先河。弟子们按老师的要求,一起“言志”的时候,子路之侠气冲天和颜回之机灵善言昭然若揭。子路的志向往往是:“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弊之而无憾”。也就是可以与朋友风雨同舟,患难与共。再不就是假我以千乘之邦,可把老百姓治理得孔武善战、循规蹈矩,孔子听后常常“哂之”,即用鼻孔出气,以示轻蔑。颜回的志向则小心翼翼,低调得很:“原无伐善,无施劳”。既不炫耀自己的能力,也夸大自己的功劳云云。看来,颜回倒是个颇有心计的人,成为老师的贴心“小棉袄”是理所当然的了。
   老师郁郁不得志,时常在学生面前发发牢骚:天下有道则“现”、则“仕”、则“行”,天下无道则“隐”、则“藏”、则“愚”、则“乘桴浮于海”。遇到明辨是非的有道明主,咱师生就去干他一家伙,遇不到咱就“卷而怀之”,就躲得远远的,就装疯卖傻,就坐木筏子漂到瀛洲去。谁可与老师一起坐木筏子呢?是子路吗?听到老师点到自己,很是兴奋,可老师又说了,开个玩笑,你除了比我“勇”,什么材料也不是,还是让颜回陪伴我去吧。子路不服气,冲着老师嚷嚷:跃马横刀、统帅三军这种活你与谁为伴?老师说:那些空手打老虎、光着脚过河,死而无悔的人怎敢与他结伴。伴随我的一定是颜回这种“临事而惧,好谋而成”的人。看来,孔子喜欢遇到紧急情况溜之大吉的人,对天不怕地不怕的大丈则另眼看待。
   颜回代表着“仁”,子路象征着“勇”。两者相较,孔子一定舍“勇”求“仁”。 有“仁”才有“勇”,有“勇”则未必有“仁”,有“勇”无“仁”无异于盗寇,“仁”永远是一切道德的源头,这是孔子的逻辑。
   写论文找颜回,下笔千言,倚马立就;喝茅台找子路,张罗应酬,一掷千金。如颜回和子路落在今天的教授、博导手里,定会用其所长。


相关文章:
·戴献章:大汉医学——中医何以不重动物实验?
·文刀太伊:变法是个费力不讨好的活儿 ——读《王安石变法》
·何和平:从《论语》看子路儒侠精神的现代启示
·钟德宝:吴越何以哭苏轼
·王丹誉:康熙何以“谈”收台湾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