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农民问题的核心是:组织化和社会化问题 
作者:[至柔无为] 来源:[] 2009-03-29

    (这是多年前的一篇文章,今天读来,还常常令我潸然泪下。也许生于农村,长于农村的缘故吧,那时的事依然历历在目。童年的美好,生存的压力始终不能释怀,才有此论,尽管言辞偏激,但终归道出了心声。存此立证。曾有人说谁还能再如毛泽东写中国农民的调查报告,也许这样的报告不可能再出现了,因为毛泽东的调查报告是因为革命、为了革命而作,他的出发点本身就是革命性的和破坏性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向往和谐、和平、富裕和安全的时代中,这个时代不适宜以革命改造社会,当以改良重建社会。我也不相信任何所谓的科学调查能够把问题的本质弄清楚,因为任何一种抽样调查式的研究都是难免样本的局限性和采样分析者的局限性和主观色彩的干扰。再回过头来看多年前的陋文,才发现和觉得陋文是以人性为基础和出发点,是基于人性理解社会的现象,理解农民的困境和苦难,也许这样的研究方法才能接近问题的本质。)
   言非吹也,言必有言。愿中国农民走出困境,不是个体的摆脱,而是群体的超越。
  
    想到农民、说道农民,回到家乡看到父母,我这个从农村长大的农民儿子总是生起一种无名的悲哀之感。人们唱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动人的歌曲,一联想到民为重的训诫时,我总是认为:歌词应该改为:没有中国的农民就没有新中国,可能更接近历史的真实。但是中国的农民除了默默的忍受生活的艰辛、被人遗忘、被人误解、被人屈辱、被人蹂躏、被人欺压、被人剥削和被人……以外,现在又把中国贫穷落后的大帽子往他们本已沉重的脊背上推,把农民贫穷的祸根推向农民自身,真令人寒心?!
    
    中国农民真是那么毫无进取心而甘心受穷吗?现在的革命老区不就是穷困的代表吗?不正是今日皮开肉展的、皮包骨头的和衣裳蓝缕的农民,昨天用他们那脆弱的脊梁托起了今天的太阳吗?虽然,太阳升起之后他们再一次被抛入和推向黑暗的深渊,他们仍然无怨无悔!不正是他们,依然再一次默默的承受着生活和整个国家民族的重负和历史使命,以他们能尽的血和泪的奉献托起了新中国工业化的基础,奠定了中国城市化的稳定吗?而新中国的所谓的先进的新贵们又怎么样?一个扶不起的“阿斗”的中国所谓的现代化工业有负中国农民的良苦用心及血和泪!负心无所谓,你尽可享用您乐不思蜀的欢乐时光,但你又何必故意贬损曾经以血汗供养你的农民啊!?你们就不怕火吗?一个码头林立(研究院所学里)的知识精英们,吃着统购统销(农民的血汗)的粮食积极的向中国贩卖着外国的所谓的先进的理论以尽一切可能的为自己的脸上涂汁抹粉,昨天有所谓的知识精英们靠倒卖“蚂蚁”发家的示范效应,使今天的知识精英们要靠折腾民主致富,谁真正的为农民着想?那些衣裳体面的官员们最愿做的就是给农民打白条、找个名义就干坑农的勾当!每当城里人以鄙夷的声色面对中国农民时,他们的良心何在?人性何在?一个好的政府不是以人们能否活下去为衡量其好坏的标准,而应以能否促使、诱使和迫使人性向善、人人事都能够有尊严的生活为追求和衡量其功绩的标准。到如今,对于那些一提起农民就把他们作为中国发展的累赘,把他们当做中国的疥疮的那些人,你们的良知何在?你们的人性何在?难道沉默总被当作无能吗?难道忍辱负重总被当作愚蠢无知吗?难道忍让总被当作儒弱吗?难道不正是中国农民在国家改革的进退维谷之机,以当时看来很有创新的家庭连产承包责任制敲开了中国改革的大门吗?哪个人甘心受穷?哪个人又不向往、追求安全的生活方式?哪个人又不以追求自由为人生的最高追求呢?农民们不想不愿不欲追求吗?是他们被人为的化为另类而被限制,甚至是被剥夺了那些他们本应该拥有的宝贵的权利!有多少条件限制农民的发展?学校招生有附加条件,不招农民子弟!农民多生几个孩子以自救的方法难道都有罪吗?都要加以指责吗?没有了孩子,农民还能有什么?没有了孩子,农民的安全感何来?孩子多,固然改变不了农民的穷困状况,但至少他们可以获得有限和脆弱的安全感,当鱼肉乡里的恶霸横行时也能有点自卫能力?!这点要求和欲望都是错误的吗?都要被剥夺吗?当“八月秋高风怒号”、“北风吹雁雪纷纷”之际,家徒四壁的羸弱的农民蜷缩在陋室的角落,只能“相吹以息,相濡以沫”的、以那半为鬼的瘦弱的身体相互依偎着捱过严冬,他们已不敢奢想“相忘在江湖”的自由幸福的日子,因为他们已被江湖所抛弃!他们奢望的和能够做的只有多几个血肉之躯的相互偎依和温暖!农民,可怜的农民唯一能够奢望的是多要几个孩子?孩子是希望,是明天的太阳,是寄托,是忍受生活中难以忍受的非人的痛苦魔难的唯一庇护所!?多要几个孩子这有过吗?有罪吗?这真是:“(农民先烈们的)一掊之土未干,(老区农民的)六尺之孤何托?”,他们只能把那“六尺之孤托”付给遥远的梦想了吗?!
    
    人们的贫穷与出生率有相关性吗?谁做过广泛、客观和科学的分析,谁对农民的贫穷作过科学的多因素分析?谁对与生育有关的因素作过科学的统计学分析?贫穷是导致出生率高的充要因素吗?人口多是导致贫穷的充要因素吗?有谁作过多因素的相关分析?人们都靠直觉、靠想当然判断事物,不产生偏见那才怪呢?张口就是“越生越穷,越穷越生”。因此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的领导阶层当务之急不是出国镀金,也不是读什么驳来得MBA、MPA的洋货作洋奴,充当二鬼子,炫耀乡里,而最应该做的是学学统计学,进行统计学扫盲,以求看问题别太靠直觉,靠偏见指导行动。
    
    中国农民的多生源于什么?难道只有贫困地区的贫困人家才多生吗?贫困地区的富裕人家就不多生了吗?富裕地区的富裕农民就不多生了吗?我认为不是。导致农民多生的关键因素之一是他们没有安全感。以我父亲为例就是如此。我家兄弟两人都通过上学摆脱了农民的身份,获得了自由的居民身份(工作也都还可以),我两个姐姐也都是自由的居民身份,家里只有父母仍然是农民身份,但我们都不在身旁,我的父亲仍然没有安全感,怕我们养不起他们,仍然终日劳苦辛勤,最后终于病卧床上。我家虽然不富有,但也不是贫穷的,在家的父亲仍然没有安全感(我的直觉)。为什么?因为农村的社会化程度太低,几乎快回到原始社会了,人们只有靠血缘关系并在血缘关系中寻找和获得安全、保卫。
    
    作为中国经济改革推进剂的农村家庭连产承包责任制,将农村退回到以血缘为中心的社会结构体系中。农村的特有的劳动密集性生产,需要抢农活:抢收、抢种和抢管,所有的抢字都需要人来完成。没有人行吗?绝对不行,在以血缘为核心纽带的结构中,只有生孩子才能扩大血缘纽带的力量,才能完成“抢”。在以血缘为纽带、以家庭和家族为核心的社会结构中,人数就是决定该家庭和族群在特定社会环境中地位的重要因素之一。事实上,当今的民主制不也是以人数作为取胜的决定因素吗?好象一本叫什么(文明危机)的书就是以人数作为立论的基础,对民主制作出质疑,宣称什么黄祸威胁、伊斯兰文明威胁了等等。人多是个体人获得安全感的来源之一。中国的法律,即使在城市中也缺乏必要的尊严和威慑力,在农村更是如此,在加上农民久被革命的名义所压抑、剥削,连理都曾没处去讲,农民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的唯一选择就是:生孩子以增加自身的抗御风险的能力,因为俗语说得好,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中国的农民曾经是新中国诞生的脊梁,他们就真那么落后吗?甘愿生活在类似原始的以血缘为纽带的部族社会中吗?显然不是。这种原始的社会结构造成社会环境中缺乏必要的公平公正和正义,缺乏衡量善恶、真假和丑美的客观的标准,血缘关系是标准的源泉。农村多生孩子的根本原因不在于穷,而在于人没有安全感。人没有安全感的根本原因又在于农村的社会化程度太低。
    
    如何才能实现农村的社会化?这是一个系统的工程,而且是解开农村问题千千结的突破口。实现了农村的社会化,居民的安全感不再是来源于由血缘提供的保护,而是来源于社会提供的一种机制,中国农民就能够走出困境,而且绝对不是个体的摆脱困境,而将是群体的超越。


相关文章:
·黄奇帆: 内循环要动真格, 非解决中国农民的“隐性穷根”不可
·翟玉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本质到底是什么——“美国心”解决不了中国问题
·毛泽连:一辈子当农民,从来不给三哥添麻烦!
·李建宏 | 资本集团漠视、践踏人民健康:新冠疫情下加拿大的食品安全问题
·翟玉忠:中国古典哲学的核心范畴——阴阳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2-07-25 13:30:42.0)
    看毛泽东是如何杯葛【1】胡适的 胡适在新文化运动中不但是斗士,而且勇敢地扛起了整理国故的大旗;一生中获得世界级荣誉博士学位就有35个之多;在胡未获美国学位前,陈独秀就向蔡元培力鼎,破格聘胡为北大教授;…50年代,毛发动的批胡运动,杯葛理由为:一是参拜小皇帝溥仪。实其胡并未向溥仪三拜九叩头,而是溥的一次平常的会面;“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多办实事,少讲空话”;胡和陈独秀等的往来,是君子之交,不是帮派,看法不同是正常现象,属“君子”的“和而不同”,不存在“你死我活”的问题;帮派内的恶斗,古人称之为“小人同而不和”;因此诬胡适为反动(共)无法成立,胡适和陈独秀等的友谊,尽人皆知,就是证明;三是把胡适的“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科学思维方法称之为:唯心主义的繁琐哲学,这是颠倒黑白!毛泽东的大跃进和三面红旗的‘政绩’,不正是否定“求证”,靠三根筋和痞气惹来的祸吗?而造下的孽,令世界震惊!最后,胡适因看到旧文化的‘惰性’,故用“全盘西化”的口号来中和它,胡自知用词欠妥,后把“全盘西化”解释为“充分现代化”;胡是一个渐进主义者,…所以当年毛批胡时,遭到大陆知识界强烈地反制,毛理缺词穷,气急败坏说,你们这些话可以放到21世纪去讲(大意)!57年,知识分子处于被毛扫荡之列,55万人沦为右派;蒋介石称胡适是;“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评价公正到位。 【1】 杯葛是台湾常用语,有抵制和排斥之意。 【2】 参见《文汇报》09年6月18日11版,林谷的评论文。
新法家网友(2012-07-24 15:49:09.0)
    毛泽东与《伍豪退党启事》 1931年底,周恩来由上海来到苏区,制止了毛泽东血雨腥风地整肃AB团运动,收缴了毛在红军中的权力;1932年二月16日开始,也就是周成为苏区最高首长之际,远在千里之外的上海大报,突然刊登了数百人的《伍豪退党启事》,更巧的是毛抓住了这个信息,在同月下旬,就以地方主席名义,广发布告辟谣,让苏区军民知道:“伍豪就是周恩来”;反应之迅速,足以令人生疑;有文革经历的人都明白:这个暗示和政治上的阴损对周的杀伤力该有多大!果然赣州一仗失利,却应验了‘必败’的毛的预言;为此,周将杀AB团立了威的毛泽东请回红军,力主恢复毛的总政委要职…;文革时,《启事》被江青等人翻出,毛一反常态,低调处理,使周处于被要挟之中,直到临终,周还要喊:“我不是叛徒!”普通人都以为,《启事》是国民党所为,但只有个别口供,无档案文字可查;对洞悉党内斗争,精于情报和分析的周恩来说,心中是有数的;有人分析,这也是周甘于言听计从,为毛抬轿的原因!
新法家网友(2011-07-25 16:15:40.0)
    从金日成和毛泽东看“中国威胁论” 50年代朝鲜停战协定生效后,金日成利用中苏援朝的竞争中获益,从废墟中,迅速恢复了朝鲜的经济。毛泽东自认为是亚洲革命的领导者,在朝战中,干涉过朝鲜的内政;因此,金在“千里马”运动受挫后,大批清洗国内延安派“小集团”;毛对苏联尤金说,金日成可能会叛变革命,是铁托和纳吉式的人物,想拉苏联反朝;。。。1957年11月,毛在莫斯科向金日成道歉,说56年干涉了朝的内政,要金赦免逃往中国的延安派干部,让他们回国,遭金日成拒绝;毛遂向金保证,不会再利用他们反朝,并把志愿军撤回中国;1960年毛不顾国内饥饿死人,向朝提供23万吨粮食,保住金在朝的统治地位;。。。(摘编自《炎黄春秋》2011年6期,1~12页,沈志华 董洁 文)。文革时,我国对外的公开口号是:“打倒帝修反”,用毛思想“实现全球一片红”;由于毛的霸权慾望膨胀,让众小弟兄众叛亲离,连阿尔巴尼亚也没挽住,这才是产生“中国威胁论”的根子和源头!邓小平虽反对中国在国际上“当头”,但国外媒体却说这是“韬光养晦”;我们斥这是“国外反华言论”,满足于倒打一耙的老套,结果连治标的效果也没有,却留下了“赖皮”形象,这岂不可悲!? 本 拉登 和日本福岛核事故联想 由海啸引发的日本福岛核电事故和灾难,使福岛周围数十里不能住人,成为无人区;因此,国外有人分析:假如本 拉登还活着,定会大呼自己太笨;因为纽约附近就有一座核电站;用低成本常规手段,引爆一座核设施,和爆炸一枚原子弹没有什么区别,破坏却是9.11事件的千倍或万倍!中国的碳排放量以超过环境承受能力;所以,核电对我国来说,是最清洁和环保的能源;我国已有的、在建的、计划的和提议的核电站有近两百个之多;由于核电会成为恐怖分子、极端主义分子和流氓国家手中的免费核武器;所以,中外各国的人民和政府,对建核电纷纷喊停。这不是核电本身技术安全有多大问题,而是和国家安全有关;所以,是一种超前认识和明智之举;当然,这给我们留下了对能源需求和核电安全的新难题! 蒋介石、毛泽东和北洋军人 1945年8月抗日胜利,蒋介石电邀毛泽东赴重庆和谈;若无苏联的压力和美国人的担保,毛是不敢去重庆的;因为,西安事变,毛是力主处死和公审老蒋的;蒋给毛接风祝酒,毛仅用嘴唇触了一下杯子;此后,总是周恩来先替毛尝第一口酒,为毛释疑解虑;由于毛在重庆过份紧张,回延安后,体力衰退,梦中盗汗、心动过速,神经衰弱达半年之久(见迪克 威尔逊著 《毛泽东》 251、253~254页);毛的革命哲学是武斗,因自己从不习武,也不带枪,不上战场厮杀,是掩盖贪生怕死,却又不防碍享受斗争乐趣之举;蒋身带配剑,身先士卒,率军北伐,击溃所有北洋老将,不搞肉体消灭,让他们颐养天年;蒋领导抗战8年,直到胜利,使中国成为联合国5个常任理事之一;毛是内战行家,却未领导过一次抗日战争,对彭德怀领导的百团大战却狠批不放;两千万中国人为革命失去了生命,大多连姓名也没有留下,毛却把胜利归功于日本的对华的侵略(削弱国民党),一再表示感谢!毛不在乎死人,在他看来,那只是国人为自己应尽的本份;文革时,毛对外公开“打倒帝修反”,“实现全球一片红”,煽动周边小国武装革命(叛乱),四面树敌,留下“中国威胁论”的恶名,至今挥之不去!袁世凯死后,军阀杀来打去,胜者并未把败者怎样;段祺瑞是曹锟和吴佩孚手下败将,却能在曹、吴二人眼皮底下,联张作霖和孙中山反他们,虽同住天津,自己却安然无恙;他们都能尊循礼教约束,虽是赳赳武夫,仍不失雅士风度,除个别人外,他们都安享了晚年。 注:参见《作家文摘》10年10月19日4版 《北洋将军的雅量》;或10月1日《羊城晚报》阿忆 文 中国GDP和扬眉吐气? 国民生产总值(GNP)不包括外企在国内的产值;而国内生产总值(GDP) 是将外企产值统计在内的。由于毛泽东数十年折腾,消灭了私有者,破坏和削弱了国民自身的造血功能,结果一贫如洗,经济临近崩溃;所以,中国的发展不得不靠外资来输血了。日本GDP现低于中国,但日本有数万亿美元海外投资的收入,所以,她的GNP仍远高于中国;英国GDP增长缓慢,但她的海外投资足够养活国内。30年来,中国GDP憎长了16.51倍,很大部分是外企的贡献,他们拿的是大头,留给中国的是卖气力的微薄工资,还要我们赔上环境和生态的成本;中国有三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不在国内投资,兴办事业,提高人民生活;而是去买美国国债,增援美国建设去了;因国内民营企业享受不到贷款优惠,不少富人携款往外跑,他们不是“经济难民”,而是“毛式制度”下的二等公民,用脚投票,去海外享受平等、自由和文明去了。我们还能拿这种输血式的GDP去扬眉吐气吗!? 参见:2011年8期《同舟共进》 仲大军 《如何防止国民财富廉价外流》
新法家网友(2011-03-21 10:26:49.0)
    项羽(英雄)和刘邦(泼皮) ~改朝换代——正不胜邪史(摘编)~ 胜王败寇是中国人信奉的历史哲学。但胜利者并不一定代表正义和进步,因为胜者品质的高下,和当时环境品质的优劣有关。项羽出身有教养的贵族,有什么可做,什么不可做的处世准则;而刘邦是个市井泼皮,为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任何伤天害理的事都能干。项羽反秦暴政是为解救苍生,刘邦攻城,是以掠夺城中美女和财富作为哥们的奖励;刘不是项的对手,每战必败,结果却是项羽自认无颜见江东父老,自刎乌江,悲壮而死。中国两千多年的改朝换代史,大多不是正义取胜,所以,两千年的中国社会始终滞于落后状态,无进步可言(详见:《上海老年报》 11年3月10日,7版 金钟 文)。同理,党内实事求是败于毛泽东的专横时,国家就无光明可言;反之,刘少奇、彭德怀等冤假错案得到平反,社会才能发展进步;当今腐败严重,是继续为毛评功摆好,不治本的结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 毛时代清廉吗?无贪腐吗? “权力趋向腐败,绝对权力绝对腐败”。这是英国史学家阿克钦勋爵(1834~1902)的研究和普世公认的结论。毛泽东拥有绝对权力,是大家公认的事实;三年大跃进,把农民的口粮和种子作余粮征购,死人数千万,这决非善良之辈能够干出来的政绩!王光美在四清的桃圆经验载有:“芦龙王庄公社有62%的干部犯有贪污盗窃的错误,贪款75000元,户均36元;贪污粮食11万斤,户均54斤。。。(见《炎黄春秋》10年9期65页 肖风口述,杜丽荣、张军锋整理);而毛却在困难时期,嘱湖南耗巨资在自己家乡滴水洞建行宫,仅住数天了事;全国各县也为毛建豪华别墅(招待所),置全国饥饿于不顾;毛吸的是特制雪茄,为他生产的特供蔬菜,这已不是秘密;1976年底,毛以中南海第一党小组名义,存有私人稿费7600万元(亿册毛选皆由公费买单);当年全国人口9.3亿,人均储蓄仅17.11元;农村人口7.7亿,人均储蓄不到4.8元,财富差距之大,世界无有,这就是“有权就有一切”的真实写照;等到真象都解密了,权力和腐败的关系就能得到进一步证明!毛泽东的阳谋和文革的大扫荡,廉耻尽丧,诚信是非全无,这就是当今社风不正,贪腐黑道横行的源头和根子!硕鼠生存离不开道德和法治的废墟,所以,需要学雷锋来运动群众,继续为毛评功摆好的原因吧?把戏戳穿,道理就不难明白了!
新法家网友(2010-12-17 15:41:11.0)
    消灭地主是毛泽东对革命的歪曲 中国封建制度仅存在于西周。周天子将国土封给各诸侯,让他们在封土上建国,成为国君,周天子便成为他们中的共主了。秦始皇灭六国,废封建,立郡县,建立了大一统皇权专制的国家,封建社会也就结束了。此后两千年来,中国社会主要是皇族集权专制和广大人民(包括地主)之间的矛盾。所以,历次农民起义都不是消灭地主,而是改朝换代;且每次起义,都离不开地主精英分子的参加,小说梁山水浒就证明了这点。熟读史书,自称秦始皇的毛泽东领导的革命,拿消灭地主阶级来说事,实际背叛了农民反专制的愿望。说穿了:毛泽东就是拿地主的土地来收买和运动农民,用打富济贫之术,来进行一轮新的改朝换代,实现毛的皇权专制的梦!其实封建制度的实质,是分散和扩大土地的私有和经营权,对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土地集中现象来说,是一种进步。两千年后出现的地主和富农,实际是土地经营的佼佼者,少有是靠暴力来获取的。台湾使用政府贷款给农民,购买地主的土地,用和平方式实现耕者有其田。这对保护私有,发展生产,和大陆土改相比,有更大的正面意义。所以,毛泽东在大陆的革命不但复辟了集权专制,又通过公社化,收缴了农民的土地,进而又复辟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准封建时代的奴隶制,真是一个善借革命的名义,通过阶级斗争,从中获利的超级“渔翁”,一个搞折腾的高手!
新法家网友(2010-02-01 21:19:58.0)
    毛泽东“活埋”了“教育救国论” 文革结束,恢复高考,但各级教育机构已失去了灵魂,用分数挂帅的模子,压出一批批丧失个性的高分低能者;待社会创新活力失去人才支撑时,数十年人才培养的时间已被空耗了!教育先驱除梁启超外,〖五四〗前后中国有不少教育救国论者,最伟大的是主张教育独立,兼容并包的北大校长蔡元培先生;此外,如北大印度哲学讲师,河南村治学院主办人梁漱溟;上海中华职业教社创办人黄炎培;实用主义的平民和乡村教育家陶行知;杭州国立艺专首任校长林风眠…等,加上推动社会进步的地方办学人士更是不胜枚举,他们把现代教育办得生气勃勃,卓有成效。然而,办不来事实的毛泽东 却把这说成是“改良主义”,上纲为“反动”;因此,我国先驱们的现代教育理念和实践,就这样给“活埋”了!毛的‘停课闹革命’,‘知青上山下乡’…危害是有形的,易纠正;搞乱思想,则是无(隐)形的,危害深远,更可怕,犹如电脑缺损软件;这是“宜粗不宜细”给害的吧?! 中国教育如何走出迷茫? 毛泽东反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破坏教育;所以,教育首先应当独立,摆脱政治和毛式官员们的操弄;第二,重拾〖五四〗前后,教育救国论的先驱们,如蔡元培先生等人的有成效的实践和理念,恢复他们作为教育家的尊严,我们的教育才能有望走出迷茫!
新法家网友(2010-01-25 17:03:24.0)
    黄万里——中国的哥白尼和布鲁诺 ~一个奉献科学精神和良心的人~ 黄万里(1911~2001)是黄炎培先生的第三子,因不忍水患祸害人民,弃工程师之职,赴美习水利、土木、天文、地质、气象、气候…等专业知识和基础学科,并驱车万里考察了美国的水利;回国后,考察穷山僻壤的山山水水和风土民情,从长江步行到黄河,是一个理论和实践高度统一的专家;也是50年代唯一敢反对黄河三门峡工程,驳斥“黄河清,圣人出”的学者;他搅了伟人政绩工程的局,被毛亲定为右派;在长江三峡的讨论中,他又撰文反对;因此,被摈弃在论证大门之外,结果,论证错误百出;黄提出分专题讨论,要求30分钟发言,六次上书中央各部门,都石沉大海;1997年大江截流,庆典会上宣称,这是“利在千秋,功在当代”的壮举,实际是一群骗子,编织给皇帝的新衣;2003年水库蓄水,滑坡、崩塌、污染、扩淹和移民安置…等问题不断,直到八级地震出现;06年《江泽民文献》出版,书虽由下级单位公款消费,但有好事者发现,江的多次有关建坝讲话,全部在文献中消失了,…谈到水力发电的好处,黄早就指出:可分期在云、贵、川、湘、鄂、赣等地的非航道区修建,它工期短,耗材少,不淹农田,无移民安置…等费用,发电成本仅为三峡的1/4,且不影响长江口每年10万亩的造地运动和湿地生态…;这一系列的真知灼见,都遭到当年权贵们的蔑视;在事实面前,他们不但没有下跪向黄河、长江请罪,反而因个人的卑劣存在,刻意在抹掉一个高贵的名字——黄万里;黄的精神和胡适“小心求证”的价值一样,是远高于两弹一星的;只要这种精神和态度活着,科学的发展观就能生存,不会死亡! 参见帖文:1. 伪圣人的祸害——黄河三门峡工程 2. 反科学的长江三峡大坝是如何上马的?
新法家网友(2009-07-23 15:40:57.0)
     “耕者”为何“无其田” 失去土地的农民留在土地上,会变成令人宰割的农奴;土地流转是“私有”的属性,让无土农民去操作,岂不要横生枝节?也无法用此来保护自己;地方上的官(党)痞之流的人物,不正是用这个属性之便,振振有辞地去拆农房,圈农土吗(见央视焦点访谈)?苏联农民在5%的自留地上能生产出40%的农产品,把希特勒看成解放者,…这是因为:斯大林用“集体”二字掩盖了新的农奴主!中国农民的土地被剥夺后,毛泽东的“黑手”才能“高悬霸王鞭”,将种子充当公粮,让数千万农民饿死在公共食堂中;又通过“人民公社”回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天堂”了。那些坚持土地公有的邪教徒,他们不正是手握“霸王鞭”的代言人吗?!毛说:“严重的问题在于教育农民”,“严重”二字的潜台词是:居高临下对农民的鄙视,反之,梁淑溟为农民叫苦,不应引起毛的震怒;赵树理也不会因此倒霉!有人敢站出来为三农叫苦已是数十年已后的事了;党痞们总是拿毛的伪善来作为颂毛的根据,人们只好嗤之以鼻,一嘘了之。 原二野军人 彭秦身 整理 于11月16日,08年
新法家网友(2009-04-30 14:16:39.0)
    “耕者”为何“无其田” 失去土地的农民留在土地上,会变成令人宰割的农奴;土地流转是“私有”的属性,让无土农民去操作,岂不要横生枝节?也无法用此来保护自己;地方上的官(党)痞之流的人物,不正是用这个属性之便,振振有辞地去拆农房,圈农土吗(见央视焦点访谈)?苏联农民在5%的自留地上能生产出40%的农产品,把希特勒看成解放者,…这是因为:斯大林用“集体”二字掩盖了新的农奴主!中国农民的土地被剥夺后,毛泽东的“黑手”才能“高悬霸王鞭”,将种子充当公粮,让数千万农民饿死在公共食堂中;又通过“人民公社”回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天堂”了。那些坚持土地公有的邪教徒,他们不正是手握“霸王鞭”的代言人吗?!毛说:“严重的问题在于教育农民”,“严重”二字的潜台词是:居高临下对农民的鄙视,反之,梁淑溟为农民叫苦,不应引起毛的震怒;赵树理也不会因此倒霉!有人敢站出来为三农叫苦已是数十年已后的事了;党痞们总是拿毛的伪善来作为颂毛的根据,人们只好嗤之以鼻,一嘘了之。 原二野军人 彭秦身 整理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