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唐昊:陈水扁与中国传统政治文化 
作者:[唐昊] 来源:[南方网2008年11月16日] 2008-11-16

昔日“总统”沦为阶下之囚,陈水扁的政治命运似乎已确定终结,其表演空间也只剩下三尺斗室。之所以说他是在进行政治表演,原因很简单,贪腐行为本身就意味着这个人政治理想的虚化和破产——为一己私利而中饱私囊,自然也会为一己私利不惜撕裂族群,其大喊台独的目的无非是把台湾搞乱,掩盖其贪腐行径,什么政治理念都是鬼话。

不过,现在两岸三地华人社会都在把陈水扁作为一个烂人来批,这又未免把阿扁看得太“扁”了。我以为,在阿扁身上所体现出来的,其实正是中国几千年来传统政治文化糟粕之集成。李教主曾说过,中国文化之精髓惟有“厚黑”二字。论厚,阿扁在政治上一贯死皮赖脸兼死缠烂打,最后关头还在反咬基层执法人员,没有一点西方贵族政治风度的影子。这些都充分验证了那句名言——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当然,所谓“不要脸”,就是李教主所说的“脸皮厚”的最高境界——“厚而无形”。其中所蕴涵的正是中国古典流氓文化之精粹,所以,论其“厚度”甚至是不输给天朝流氓的老祖刘邦的。

论黑,陈水扁其实并无明确意识形态,只是为了选举成功和权力稳固,就实用主义地利用泛绿民意,并不惜挑起族群分裂。我认为,贪腐可分为三种:第一种是自己贪但把国家搞好;第二种是自己贪,客观上把国家搞乱;最下作的是第三种:用搞乱国家的方式来进行贪腐。不幸阿扁是第三种——他为了自己的政治私利,不惜把整个台湾的族群分裂,把台湾置于两岸对立的灭顶之灾的威胁下,让整个台湾成为他政治失败的陪葬品,至今台湾仍在品尝其恶果。在政治上“黑”到这种地步的人,也惟有中国古代政治中才能找到与其匹敌之辈。所以,陈水扁说他自己不是中国人,我是说什么也不相信的。

但话说回来,阿扁还是有一点与中国传统的政治人物不同:他够厚,也够黑,但还没有厚黑得到家。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最终没能真正地搞挎台湾,也没能真正地打倒对手,以至最终自己身陷囹圄。不过,这一切却不是因为他的政治良心发现,而是心有余力不足。这与台湾民主社会对他的强力反弹有关。

台湾历史上最大的政治实用主义者最终被清算,这不是一件侥幸的事情,而是长期抗争的结果:上百万反贪腐的红衫军走上街头抗争;许多法官和检察官力拒上级与外界干预;媒体不畏强权公开报道;最后选民用选票改变了一切。可以想见,如果不是民主政体、新闻自由制约了陈水扁的行为;如果这样一个人生活在一个权力专制的年代,成为一个威权体制的领导人,他会干出什么事情?其危害可能比在台湾这个民主社会里所做的大上十倍、百倍!政治实用主义者在以往真是天下无敌,但现在在民主政治的反击下却彻底破产了。

让民主社会凭借自身的力量进行政治清算,这个过程很慢,代价也大了些,但好在最后还是会有结果。反观其他的转型国家和地区,缺少的恰恰就是这份耐心。像泰国、菲律宾,人们对当权者一不满意就走上街头,甚至诉诸暴力和政变。多场政变下来,政府和社会都被折腾得疲惫不堪,民主还是没有进步。而台湾的人民居然宁可忍受他,也不用暴力推翻他,是因为在民主社会中,人们相信自己有翻盘的机会,也不忍心为了一个陈水扁就去破坏掉整个民主政体,这就叫投鼠忌器吧。可以说,最终的成功不但是抗争的结果,也是忍耐的结果。这至少证明了一件事,台湾反扁民众还真是具有较高的民主素质。

在民主政治转型的过程中,普通民众的善于忍耐、宽容和不赶尽杀绝,可能是民主政治能够熬过初期不稳定、不至于走上泰国、菲律宾道路的重要因素。所以无论怎么看——正面看,还是反面看——中国的传统政治文化与民主政治都对接得很好。当然,其中对接得最好的是中国台湾省的民众,他们懂得如何去抗争,如何去制约政治人物,如何去维护司法独立,并最终成功清算了以往的政治弊端。

真正对接得很差的,反倒是那些政治精英,无论他们是本土培养的,还是美国回来的;是姓陈的还是姓马的,看起来都是手足无措、不知所谓的领导者。所以,说中国人不适合搞民主的那些人可以闭嘴了——真正不适应民主的只是那些政治精英而已,总体看来,老百姓的表现比他们强多了。


相关文章: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两大突破——社会功勋制与全民监督
·翟玉忠:中国知识界还有多少《平安经》?
·翟玉忠:早期中国长期都是法家治国,哪有儒家什么事
·翟玉忠:法生德——中国传统道德需要法律的支撑 ​
·韩伟:所谓中国人无契约精神系误读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08-11-16 22:44:29.0)
    不要总是把中国老百姓估计得过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句话足以令人相信百姓的“见识”。先秦时期诸子提出五花八门的主张,包括教育百姓、组织百姓、役使百姓、实惠于百姓等等,无不体现着对百姓的重视和某种程度的肯定;近现代乃至当代诸位伟人提出的民生、民心问题,无一不是对老百姓的信任......精英们智慧敢比先哲与伟人?能力堪比孕育众诸葛亮的群众?胆量敢比打虎的武松?战略战术敢比那位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农民出身的统帅?没有这些素质,还是谦虚点!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