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艺术
卫战胜:给年轻人一个光明的新起点 
作者:[卫战胜] 来源:[] 2008-11-01

  《光明行》是一首振奋人心的进行曲,旋律铿锵有力,气势豪迈,节奏富有弹性。刘天华创作此曲时曾说:“因外国人都谓我国音乐萎靡不振,故作此曲以证其误”。在曲中,他借鉴了西洋音乐的进行曲曲式和转调手法,但音调风格仍然完全保持了民族音乐的语言特色,并在技法上创新立异地把小提琴跳弓、颤弓用到二胡上。英国诗人蒲柏说:“自然与自然规律隐含在黑暗之中,上帝说,让牛顿去吧,然后一切遂臻光明。”但笔者认为,青年朋友多听听中国古典音乐《光明行》蛮好的。

  为什么?年轻人本就是承启光明的载体,是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希望,品学兼优、具备专业能力的年轻一代,更是国家未来竞争力之所系。但以目前的状况看来,经济压力已使部分的大学生将“打工”变成正职,在看不到光明的情况下,更提不起念书的欲望。年轻一代的颓废、无助,正逐渐侵蚀着国家、社会的根基。年轻人没有了希望,国家还会有未来吗?

  中共高管薄熙来先生,日前在听取共青团重庆市委汇报时说:“未来世界的竞争,说到底,就是当代青年综合素质的竞争。中国能否实现可持续的科学发展,从历史的视角看,最重要的,就是看现在的青年人将被教育、培养成什么样的人。当代青年求学的机遇远远优于前辈,能在和平稳定的环境下接受系统的教育,知识更扎实,视野更开阔。但他们也有不足,了解工农的机会较少,经受的风浪也较少。对于青年来说,科学知识、生产技能固然重要,但人们工作进步的原动力还是高尚的精神追求。共青团要关心青年,特别是他们的精神世界。要帮助青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树立正确的理想、信念,在精神上站立起来,成为社会的中坚和思想的强者,成为运用“经济杠杆”而又不被“经济杠杆”所左右的人。”

  一点不错,以钱为纲、被“经济杠杆”所左右的价值体系一定不符合科学发展观要旨。GDP增加9%不一定比增加3%好,民众不关心数据,只看生活质量和收入。只有专家才关心数据。甘地说过,人的七大罪过之一就是讲科学不讲人文啊。中国企业将来如果真正有希望做到征服世界的话,我们必须具备人文精神! 善用文化、价值的感染力量,去超越硬实力比拳头的蛮劲,有时反而更为有力。放在国家层次也是如此,延伸到企业、个人层次,同样如此。这就是柔能克刚的道理。说实话,现在的许多资本都沾满了肮脏的血。在资本的魔道中侵淫久了,就成了没有理想的资本,很可悲。那些没有理想的资本,只能够体现出暂时的工具价值。有些势力是会暂时领先,但经不住大风吹。没有了理想,不载德如水,就没有内在的定力。因此说:只有如水般韧性并载德的资本,才能够带动出厚积薄发的内在价值。又如道家代表庄周说:虚无恬淡,乃合天德。

  1900年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写到: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他说的多好啊。但如今的“小红军”不在是昔日的小红军了,年轻一代最主要的优点是这一代人在中华民族历史上首次全面接触到西方文明,这不仅仅是知识,艺术,也包括时尚、影视、新闻,从而能够更深刻地理解西方文明的核心。年轻人有丰富的想像力和创造力,这有助于在实施商业计划时找到好的方案。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撰文称,光彩夺目的奥运会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但令他印象更深刻的是访问中国时遇到的一些青年精英。这些青年聪明、锐利、有远见,不惧怕表达他们对中国及其未来的看法。总而言之,他们给人充满信心,乐观向上的感觉。这些人没有生活在恐惧中,而是充满希望地向前看。是的,我们虽然永远无法为那些新的事物真正作好充分的准备。我们不得不调整我们自己,而每一次彻底的调整本身就将使自尊心面临一次危机:我们经受着考验,我们不得不证明自己。这需要我们振奋起自信心去面对剧烈的变革,这样内心深处才不会感到瑟瑟发抖。

  年轻的一代必然是创业的一代。一方面,现在中国一年毕业的大学生超过四百万,每年还在增加,就业越来越难,平均起薪越来越低,这使得创业的机会成本和风险也跟着降低,反正nothing to lose。在中国,能够支持“小红军”创业并提供创业资本的股权投资者(第一、二代创业家)往往是社会中的资金积累较多的阶层,他们不但有大量的闲置资金,也有丰富的商业经验、创业经历、丰厚的人脉资源。因此,他们不甘心将手中的钱存入银行,而是要将自己的资金与专业投资顾问结合起来,寻找具有高成长性的创新项目,并从所投资企业的成功中获得一种成就感和继续体验冒险激情和获得社会尊重,他们深知,中国的未来迟早要落在他们的肩头。的确,世上有很多事情必须做,但你不一定喜欢做,这就是责任的全部意义。责任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耕耘,意味着播种,意味着收获,尽管我们收获前的耕耘、播种是艰苦的,甚至是尴尬的、无奈的,但它却和责任紧紧相连,这就是我们的使命所在。

  从社会学的观点来看,社会阶层化是一种自然的现象,任何一个开放的社会,因组成因素的不同,在族群、地域、财富、所得、信仰、身心障碍或教育上,常形成少数的社会不利因素,让一些人沦于社会之低层或平均水平之下,为了社会的秩序与发展,这些人亟需社会大众的特殊照顾与人文关怀。近几年经济不景气为例,受到国际经济低迷大环境的影响,物价上涨,失业率遽增,人民生活陷于困难,最高与最低所得者差距加大,许多人掉落于最低工资边缘,这些经济不利状况,产生经济弱势族群的人口增多,政府若不立即采取抗贫、救贫的有效方案与对策,社会的挠扰不安或动乱,就会像一颗不定时的炸弹。

  其次,社会上自有许多身心障碍的民众,有些是先天的,有些是后天的,无论如何他们身心异于常人,造成极大的不便。这些身心障碍的弱势者,他们亟需政府或社会给予关怀与尊重,给予空间与机会,让他们赢得成就与尊严,这种人性的、人道的、人权的措施,绝不能落后于他国之后。总之,弱势的社会不利因素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是自然现象,但弱势亟需政府与社会的关心与协助,弱势才不是弱者,弱势者更应获得机会,赢得成就与尊严。国内失业率居高不下,政府相关单位应回归青年职涯辅导及就业的基本业务上来。提高青年就业率。以创业基金为例,大量财政用于补贴房地产开发商的损失,排挤了青年创业、就业辅导业务预算。培养青年服务人群、社会的意愿固然重要,但政策的制定、执行应要因时制宜,才能福国利民,国家财政,舍青年,反增预算救楼市活动,显然非因时制宜,建议回归支持创业基本业务。

  回顾历史:西汉所发生的一切是如此之令人难忘,以至于直到如今的时代,人们还向往那个社会经济生活比较放任的“文景之治”,憧憬地谈论“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构成西汉初年市场经济发达的直接原因,是政府除秦苛政、轻摇薄赋、注意农耕、允许经商、休兵偃武、安抚四夷。当时社会情景我们从司马迁的笔下获知,举国上下,无论是天子,还是农、工、商、贾、畜长,或是军壮战士、间巷少年、弋射渔猎之徒,无不如水之趋下,汲汲窥市井。司马迁认为:人类为满足耳、目、口、心的欲望而追求则富,所以主张“顺民所欲”,让社会各色人等“任其能,竭其力,以得其所”,达到能人办企业、干事业,百姓创家业的目标(“上则富国,下则富家”)从人性好利的角度,司马迁提出货殖主张,引导人们逐利之性到发展社会生产,增加社会财富的轨道上来。为了让后世人们通过竞争促进货殖活动,实现富国富家的愿望,他大力表彰从事正常货殖活动致富的大货殖家,把这些人的事业与历史上立德、立功、立言者并举,并载之于史册。这说明司马迁从根本上肯定了平民创业对政治、伦理的积极影响:“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反对“爵邑奉禄”的官僚地主和“豪强兼并”的恶霸地主,并作直接的批判,且对“奸富”也作了贬斥。西汉初年这种尊从黄老之道,因循为用、“无为”而治,的治国方略,使得社会安定,百姓安居乐业,国家富足。一部《货殖列传》,就是中国社会第一个经济发展高潮的史诗,一部全国吏民士庶向往幸福生活的创业史。

  从这个意义上说,平民创业挂帅运动,将奏响中国新经济发展进行曲,拉开又一幕创新型国家的伟大时代。可是目前,中国在前端严重缺血,这是中国自主创新能力几乎沦丧的主因。政府必须首先在前端发挥引擎作用,同时还要有一系列的金融制度安排,最近国办一道一道文件下传,几乎都是围绕全民创业。但从地方利益来看,尽快地招商引资,增加GDP,实现财税,解决就业,才是他们最为关心的目标。有没有想过用政府引导基金的办法,在当地组建产业投资基金,整合产业链?解放思想,摆脱过去老观念,积极扶持小企业自主创新、创业,其结果不仅可直接缓解或化解就业难压力,重要的是一定程度上给当地群众一个“光明的新起点”。

  风大的时候,火鸡都能飞;风向不定的时候,只有鹰在翱翔。台风过去了,到处是哔哔啪啪摔死猪的声响。这一片声响宣告,泡沫楼市和泡沫股市以失败而告终,买美国国债不是最好的价值投资,支持国内创业者创业才是。下一波行情,就是回归实体经济,创意经济。开创中国新创业时代;中国制造走出“熊市”的唯一法宝就是再创业!今年所发生的一切确实给创业企业经营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但也为具有内在价值的企业带进机会。创业成功需要资金,更要师法正确方法论;掌握产业趋势、筹足资本、集结好团队、用对方法,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也会有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一天。

  House to Street : Drop Dead ! 我们把自己的家园建设好、让人民能够生活的更加幸福美满,就是对世界经济最好的支持。投资银行时代已经消亡殆尽,迎接未来的是“创业银行”的曙光。没有时间了,中国必须来一次创业运动!下一个三十年,一定是以“创业”为龙头的,支持创业就是最好的“价值投资”。创业已经是中国各个阶层最大公约数。2008,全民创业的战鼓已经敲响,产品一定要以群众角度思考,价值一定要由民意决定。创新的动能不再由上而下,而是由下而上,全民创新之火,在中华大地上已成“燎原之势”!全国政协委员詹国抒同志在两会期间讲的一句话真是鼓舞人心。他说:“改革开放30年,前所未有的成就已令世界瞩目,咱们再铆足劲儿踏踏实实干它30年,且看那时之中国,定会叫全世界,大吃一惊!”

  最后在结束本文之前,我突然想到在金庸的《倚天屠龙记》中,明教总坛所在地叫“光明顶“,位于昆仑山中。到底有没有这个顶,有待考证。不过在天下第一山:黄山峰群中,的确有一主峰,他就叫“光明顶”。青年朋友们:上光明顶,奏《光明行》,开创中国新时代吧!


相关文章:
·苏力: 还革命一个公道——为萧武《大路朝天》一书序言
·伍国:中国人到了一个客观研究美国社会的时候
·张文木:一个民族要走向世界,首先给世界贡献的是世界观
· 淡定明志:周恩来,一个绝对的、精致的不利己主义者(纪念周总理逝世42周年) 原创 2018-01-07 淡定明志
·老徐:难堪——韩国一个三星压过中国五个华为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08-11-04 11:07:17.0)
    盲目乐观无视现实
新法家网友(2008-11-01 21:35:36.0)
    大秦帝国论坛因故重建,欢迎楼主光临交流 http://www.xindaqindiguo.com/bbs
新法家网友(2008-11-01 18:17:56.0)
    中国的状态,从根本上向美好的状态转变,需要青年阶层的快乐积极进取奋斗,国家可以在四个层面上为国人量身定做适合他们的环境,提供有益他们快乐幸福生活的资源----儿童少年--青年--中年--老年。当这些群体的基本性和发展性需要都被具体的实施和运作的时候,我相信我们一直空喊和呼唤的美好景象就会自然自觉的涌现出来,比如道得,比如责任,比如义务,我们必须彻底的根除我们衣钵很久的传统---靠宣传,和焕发人们遐想的口号来要求人们的付出和投入的技巧已经不再适合作为这个国家人与人之间打交道的操作方法了。以上这些观念需要国人共识,共同努力创造。别的不能肯定,唯一知道的是,这个国家将会从人们到国家机构饱和强大!决不会继续外强中干。为了这样局面的形成,我们很乐意与我们的国人一道奋斗,我们的国人需要热烈积极探讨,达到共识。因为我们清楚的知道,只有我们从本质上强大,我们在这个地球上才会自然的受到别的国家尊重---这种情况还是我们强大后的附属物!
新法家网友(2008-11-01 17:42:20.0)
    写得太好了,边听《光明行》边看文章,更有感觉!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