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孙皓晖:布衣赴难,中国文明史上最绚烂的血花 
作者:[孙皓晖] 来源:[] 2008-10-24

春秋战国,是一个由渐进变革进入剧烈变革的大黄金时代。

出自《诗经》的许多惊心动魄的诗句,都是那个时代深刻的真实的社会精神体验。“烨烨雷电,不宁不令。山陵卒崩,百川沸腾”,“高岸为谷,深谷为陵”,“礼崩乐坏,瓦釜雷鸣”,等等,无一不将遥远天宇曾经鼓荡起的壮阔的历史风暴辐射出来,弥散出来,两千余年之后,犹自传递给我们一幅令人心神激荡的风云雷电大象图。

那个时代,诞生了一个叫做“士人”的阶层。

士这个阶层,不是贵族,不是奴隶,不是工匠,不是商旅,也不是农夫。他们不是寻常的国人,而是“国人”土壤中滋生出来的一批以研修特定艺业与追求特定价值为人生目标的形形色色的流动者。如果非要找这些人的基本共同点,那么,知识技能与自由独立,大约是两个最大的基本点。

他们是这样的一群人——无论有没有固定的谋生职业,他们都在孜孜精进的奋争,都在特定的领域达到了当时社会的最高认知水准;无论生存状态如何,他们都有着昂扬饱满的生命力,都在为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而进行着最为顽强的追求;他们是一群精神本位者,自由独立的人格,笃定不移的信仰,尊严、荣誉与功业,对于他们比生命更为重要;他们分门别类地探究真理,分成了诸多形质各异的学派与专业,相互争辩相互征服相互砥砺,从而达到了最高状态的和谐共生;他们代表着专业知识,代表着社会良心,代表着社会理想,代表着普世价值,代表着涵盖面最为广阔的社会正义。

大体说来,他们是当时社会的中产阶级。无论是沦落的贵族,或者是平民的小康,甚或是先代奴隶的蜕变,他们大体都是不穷,不富,读得起书,游得起学,人人学有所长,个个都有争心。他们有资格有能力走进庙堂,但是,他们却没有先天的政治地位,不能对社会推行自己的主张。他们的前途,必须靠他们自己奋争。他们的价值追求,必须靠自己的顽强实践去实现。因为不富,他们只能身着布衣,故而通常自嘲为“布衣士子”。

久而久之,“布衣之士”便成了这一阶层的社会称谓。

布衣群体的轴心,是研修为政之学的各派士子。

正是这批布衣之士,鼓荡起了社会变革的浪潮。

在那个“求变图存”的时代,一大批布衣名士自觉地卷入了历史大潮,既强烈地追求着自我价值的最大实现,又自觉担负起了天下兴亡的重担。他们的生命,他们的信念,融入了当时的国家生存竞争,融入了当时的社会变革洪流,也融入了华夏文明史的发展进程。从这一意义上说,他们的个人命运,已经变成了国家命运与族群命运的缩影。他们的自我价值实现得愈是充分,他们融入国家命运的程度愈高,他们的命运自由度就愈是狭小,甚至最终完全地丧失了对自我命运的支配权。

纵然如此,他们死不旋踵义无反顾,一代一代地推进着社会变革。

那个时代的布衣政治家风云辈出,是中国历史上最为壮丽的一道政治文明风景线。这道政治文明风景线,世世代代地激励着我们,引领着我们,感动着我们。这些布衣政治家们的命运,大体可以这样概括——他们始则应时而动,以无与伦比的超前理念与惊世骇俗的才具节操,做了社会变革风暴的历史推手;最终,他们往往又被反变革风暴的回卷,推上了国家命运的祭坛,成为变革所激起的社会震荡的牺牲。

布衣政治家的鲜血,是战国大变革最为深刻的历史标记。

这种悲剧牺牲,往往是一个国家兴亡的历史十字路口——或以布衣政治家的牺牲,消弭了社会利益集团间的巨大裂缝,从而使国家变革获得继续发展的巨大空间,保持了国家的持续强盛;或以布衣政治家的牺牲,导致了变法势力的全面失败,国家命运日渐黯淡,乃至最终灭亡。

商鞅之死,是前者的典型。

吴起之死,则是后者的典型。

历史展示的法则是:某种社会变革愈是松缓平和,社会付出的种种代价便愈小,当然,社会发展的步伐也小也慢;某种社会变革愈是剧烈深彻,社会牺牲的种种代价便愈大,当然,社会发展的步伐也大也快。世间没有免费的午餐,历史依然如此。人类千百万年的变革历史,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唯其如此,春秋时期相对松缓平和的渐进变革,发动并主持变革的政治家们的死难牺牲,便很少很少。整个春秋时期三百余年,直接因发端或介入变法而被杀者,大约只有一个半人。一个,是郑国“作竹刑”的邓析。半个,是越国实行平和变革的丞相文仲。文仲最终被杀的真实原因,基本面在于权力斗争与君主猜忌,而不在于推行变革。故此,文仲只能算得半个变法牺牲者。春秋时期更多的变法政治家,大都是执政到老而正常谢世的。齐国的大改革家管仲,郑国的大改革家子产等,都是强势而终的。

战国时代则大大不然。

那是一个“凡有血气,皆有争心”的“多事之时,大争之世”。

其时,国家竞争空前剧烈,强则存,弱则亡,结局几乎是立见分晓。烈烈大阳下,强势生存成为最为普遍的社会精神,求变图存成为国家政治的不二大道——变则强,不变则亡!国家要强大,只有走变法大道!

此等普遍精神激荡之下,变法图强的浪潮空前奔涌,社会利益的重新分割空前深彻,族群与个体的生命状态空前饱满,国家权力中枢的使命空前鲜明,各国对种种人才的需求空前急迫,变法与守旧的争夺空前激烈。这,既是历史的总体背景,又是现实的总体潮流。作为现实的国家与现实的个人,每个国家,每个个人,都是历史背景的一分子;每个国家,每个个人,都是现实潮流的一朵浪花。

在这种综合社会条件下,战国的“变法”与春秋的“改制”,便有了极其重大的不同——战国变法更接近于社会革命,春秋改制则更接近于社会改良。正因为战国变法所具有的这一历史特质,发动与主持变法的布衣政治家们的流血牺牲,几乎必然地演化为一种普遍的历史现象。

为变法死难,是战国时代布衣政治家的历史宿命。

战国布衣政治家的牺牲精神,是中国文明史最为绚烂夺目的光华!

惟其有如此雄强的社会土壤,有如此一个敢于为变法牺牲的布衣政治家阶层,战国时代的文明发展,获得了古典时代最大的历史跨越。华夏文明历经两百余年的血火锤炼,统一的潮流终于得以汇聚成无可阻挡之势。

最终,这一时代成为了开辟中国文明正源的伟大时代。


相关文章:
·孙皓晖:谈秦亡原因
·孙皓晖:秦岭赋
·孙皓晖:秦文明是中国文明根基
·孙皓晖:央视版与原著偏差太多,要重拍!
·孙皓晖:中国文明正源的强势生存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09-05-01 00:15:49.0)
    这不仅仅是士为知己死的问题 这里面有一股超越个人情绪的巨大力量在驱使他们舍身求法!
新法家网友(2008-11-04 16:50:28.0)
    士为自己的价值坚守而生,为自己的现实利益而死。
所以这个阶级的光辉仅仅在战国罢了。自汉以降,尤其是东汉后,我们的士阶层就沉沦在各种社会力量的联系和纠葛之中——转化为地缘、业缘、血缘的同流合污。
国家给了通向政权的通道,却还怀念战国的肆恣,借以是古非今表达不满和安慰……悲哀!
新法家网友(2008-10-26 02:04:25.0)
     士为自己而死:为了实现自己的{一点想法}而已
新法家网友(2008-10-25 14:03:23.0)
    士为知已者死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