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中国古代经济三十六计·制莱莒之谋》案例分析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08-09-16

白话:

桓公问管仲说:“莱、莒两国砍柴与农业同时并举,该怎样对付他们?”管仲回答说:“莱、苔两国的山上盛产柴薪,您可率新征士兵炼庄山之铜铸币,提高莱国的柴薪价格。”莱国国君得知此事后,对左右近臣说;“钱币,是谁都重视的。柴薪既是我国的特产,用我国特产换尽齐国的钱币,就可以吞并齐国。”莱国随即弃农业而专事打柴。管仲则命令隰朋撤回士兵种地。过了两年,桓公停止购柴。莱、莒的粮价高达每石三百七十钱,齐国才每石十钱,莱、莒两国的百姓十分之七投降齐国。二十八个月后,莱、莒两国的国君也都请降了。

原文:

桓公问于管子曰:“莱、莒与柴田相并,为之奈何?”管子对曰:“莱、莒之山生柴,君其率白徒之卒铸庄山之金以为币,重莱之柴贾。”莱君闻之,告左右曰:“金币者,人之所重也。柴者,吾国之奇出也。以吾国之奇出,尽齐之重宝,则齐可并也。”莱即释其耕农而治柴。管子即令隰朋反农。二年,桓公止柴。莱、莒之籴三百七十,齐粜十钱,莱、莒之民降齐者十分之七。二十八月,莱、莒之君请服。

案例分析:

金融是经济活动的血脉,《管子·揆度第七十八》形象地指出:钱币,是物资流通的渠道(原文:刀币者,沟渎也。)。

一个国家必须掌握货币政策的主动权,这也是《管子·轻重戊第八十四》中对诸多外经济权谋得以实施的基础。如果一个国家失去货币主权,结果常常是灾难性的。

历史上最擅长运用金融主权的人是纳粹时期主管经济的金融奇才沙赫特博士( Hjalmar Horace Greely Schacht),他利用国家主权创造信用的本领直到今天仍令人惊叹。沙赫特1877年1月生于特因利夫(原属德国,现属丹麦),父亲是德裔美国公民,母亲是丹麦裔。他的父亲为纽约公平信托公司工作了将近30年,亚尔马之所以在德国而不是美国出生,只是因为他母亲当时患病必须全家回德国治疗——历史将沙赫特赐予了德意志!

少年时沙赫特聪明而勤奋,具有德国历史上那些百科全书式学者的天资气质,他先后专门学习过医学、哲学和政治科学,年仅22岁就得到了经济学博士头衔。年轻的沙赫特秉承父业从事金融,进入德雷斯顿银行。他本人出众的能力加上父亲在金融界广泛的人际关系,沙赫特一帆风顺,很快成为引起关注的金融精英。1916年,他已是德国国家银行的董事之一。

沙赫特一生作的最重要的事恐怕就是为希特勒筹集到了足够的竞选资金并直接把他推上总理宝座,所以在1934年8月2日兴登堡总统去逝当天,他就被希特勒任命为内阁经济部长,在这一位置上沙赫特将自己的金融天才发挥到了极点。

为了重整军备和消除失业,沙赫特博士成立了一个很小的控股公司,叫作治金研究有限公司(Mefo),给Mefo投资了仅仅100万马克,但它的同样数额的证券立刻被托卖给四大工业公司:克虏伯,莱茵钢铁公司、古特霍夫农公司(煤业)、西门子。Mefo证券付4%的利息,5年到期,随时可以兑换现款,由国家予以保证,用来支付军火制造商。这种票据,德国各银行都接受,最后由国家银行予以贴现。因为它们既不出现在这个国家银行的公开报告里,又不出现在政府的预算里,所以对德国重整军备的程度起了保守秘密的作用。

同时,也以Mefo证券向所有转包人付酬。这时转包人将他们的票据交给Mefo公司,公司转交给中央银行,以马克支付。该计划开始时,Mefo只有四家货主,后来其它重要的制造商也加入,支付给他们由国家担保的Mefo证券。从1935 年到1939年,它们专门用来支付重整军备的费用,共发行了120 亿马克,占同期军费开支的五分之一。

1934 年9 月,沙赫特提出了“新计划”的金融策略,规定对全部进出口贸易实行监督与控制。在纳粹当局的严密控制下,对外贸易的重要变化之一是进出口商品结构发生变化。出口商品中,工业制成品的比例不断上升,进口商品中,工业制成品和农产品的份额不断下降,战略物资的份额上升。变化之二是外贸对象改变,同德国邻近的北欧和东南欧国家所占的比重愈益增大,到二次大战全面爆发时,德国已经完全统治了东南欧国家的市。由于外汇储备有限,为了扩大外贸额,纳粹政权从30年代中期起大力推行被英语国家指责为“沙赫特主义”的双边结算协议,绕过外汇市场同别国开展贸易活动。借助该手段,德国向东南欧各小国大肆购货,而且一再要求以新的交货作为对积累债务进行部分结算的前提,使自己成为他们最大的供应者和主顾,也使这些债权国在经济和政治上逐渐依附于德国。

到1936年,德国已经同别国达成了28个清算协定。在与这些国家贸易中,德国用马克支付进口款项,并把款额与该国购入德国制成品的款项保持齐平,这样,这些依赖德国市场的国家没有办法,为了清算马克欠款,只好允许德国继续购货。
    
当然,沙赫特没有忘记用华尔街的钱。1933年8月,美国银行协会同德国就贷款问题进行谈判,美国银行同意德国延期偿还以前的贷款,并且保证今后美国在德国的资本和产业的全部收入只在德国使用,并用此来兴建新的军事企业或者改建原来的军工企业;德国立刻把这些延期支付的贷款派上了用场,从1933年到1939年,在德国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做准备的6年时间里,杜邦财团与化学公司、洛克菲勒财团和美孚石油公司、摩根财团及它控制的电报电话公司、福特汽车公司(亨利福特本人由于与纳粹的合作还得到了十字鹰徽勋章)争先恐后跟德国签下了巨额的战略原料和军工项目的订单。1933年到1939年间,在纳粹德国的军事机构中营业的美国公司超过60家。

1939年1月,沙赫特被免除帝国银行总裁职务,可以看作是他离开纳粹德国权力中心的标志。沙赫特此间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从1933年到1938年德国国民生产增长了102%,平均年增长率为11%,生产资料的增长尤为迅速,5年里翻了一番。失业率从1933年初的33%降至1938年的1%!

当时沙赫特在一个没有流动资金和几乎没有财政准备金的国家创造信用的本领感动了一个中国人,他就是国民党中央银行总裁孔祥熙博士,此君1937年拜访沙赫特时大受启发,1934年孔祥熙进行的统一货币努力本是无可指责的,但法币本身没有任何含金量,只以它对英镑和美元的汇率维持其信誉,这就为英美控制中国经济大开了方便之门,加剧了中国半殖民地化的程度,而沙赫特手中马克背后的信用支撑者却是德国国家银行,用不着受制于人。

进一步说,齐桓公在用自己的铜铸币,而孔祥熙博士却严重受制于他国的英镑和美元!


相关文章:
·李晓鹏:今天美国深陷1929年大萧条以来最深刻的经济危机——为什么这么说?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理论是何时沉沦的?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两大突破——社会功勋制与全民监督
·余云辉:中国经济反围剿——“目标-制度-政策”的选择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理论建基于趋利避害的人情论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