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中国古代经济三十六计·制鲁梁之谋》案例分析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08-09-14

题解:

中国何以长期以来忽视经济领域不见硝烟的战争,以至二十一世纪的信息时代还有太多的人迷幻于“全球化”及“自由贸易”的玫瑰梦中,梁启超认为此心理之形成是由于中国长期大一统环境浸润而成。欧洲则不然,自古列国交锋,所以西方人注重商战。他说:

我国自秦汉以后,为大一统之国者千余年,环列皆小蛮夷。其文物势力,不足与我相竞,故谋国者于对外政略,莫或厝意焉。即有交涉,亦不过攻掠战争之事。若夫经济力之一消一长,能影响于一国之兴亡,此则秦汉以后之政治家外交家所未尝梦见也。欧洲则不然,彼自千年以来,皆列国并立,势均力敌,境壤相接,交通夙开,故其人之奋于商战也。(梁启超,《管子传·第十一章管子之经济政策》,载《饮冰室合集》第五册,中华书局,1989年)  

当今世界最显著的事实是,地球村还没有实现政治统一,一个国家必须重视经济领域的斗争,并努力像管仲一样通过经济为手段作到不战而屈人之兵。需要指出的是,即使天下统一,中国古典经济理论也反对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主张国家调节财富的流向,避免有产阶级垄断公共权力及世界市场。

《管子·乘马数第六十九》解释说:“‘经过计算筹划的物价标准,应当同各诸侯国的标准保持一致。各类商品,价格偏低则泄散外流,偏高则别国倾销取利。这便是对立国家互相倾销商品,理财家互相争利的由来。至于成王业的统一国家,控制住国内市场流通就可以了。’桓公说:‘何谓控制流通?’管仲回答说:‘有一人种田而粮食可供五人食用的,有一人种田而粮食可供四人食用的,有一人种田而粮食可供三人食用的,有一人种田而粮食只够两人食用的。他们都是花费同样劳力种地的。掌握他们的农业生产与掌握国家的物价政策相辅而行,这就是国家理财政策在按时进行控制了。如果君上不用政策去控制流通,富民商人就会在下面控制,这样,国家的理财政策就落空了’”(原文:“乘马之准,与天下齐准。彼物轻则见泄,重则见射。此斗国相泄,轻重之家相夺也。至于王国,则持流而止矣。”桓公曰:“何谓持流?”管子对曰:“有一人耕而五人食者,有一人耕而四人食者,有一人耕而三人食者,有一人耕而二人食者。此齐力而功地。田策相圆,此国策之时守也。君不守以策,则民且守于下,此国策流已。” )

《管子》的作者将对外经济权谋总结为五个方面,包括在平衡供求上作战,在调节物价上作战,在物资流通上作战,在运用权术上作战,在利用形势上作战。认为综合运用他们就能作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管子·轻重甲第八十》中有:“桓公曰:‘轻重之数,国准之分,吾已得而闻之矣,请问用兵奈何?’”管子对曰:‘五战而至于兵。’桓公曰:‘此若言何谓也?’管子对曰:‘请战衡,战准,战流,战权,战势。此所谓五战而至于兵者也。’桓公曰:‘善。’ ”

从整体上说,保存在《管子·轻重戊第八十四》中的这些经济战计谋的核心都是通过让他国发挥某种产业优势,利诱其放弃基础产业(管仲时代主要指农业),使其产业结构弱化、产业空壳化。等到时机一成熟,就通过禁运手段强迫对方屈服。马非百先生以为,这些经济战术“均是以轻重之策灭亡人国之具体说教,而其中心思想,则只是一个阴谋,即运用‘天下下我高’之原则,将某种外国特产之国内价格提高到比出产国更高之办法,使其变成单一经济之殖民地或半殖民地而已。”

《管子·轻重戊第八十四》中经济战计谋思想核心一致,但实现形式却变化多端,有的一国独战即可,有的需要诱使各国参与。有的花费巨大,有的则不费一文;这些计谋依次是:制鲁梁之谋,制莱莒之谋,制楚国之谋,制代国之谋,制衡山之谋。详述如下:

白话:

桓公说:“鲁国、梁国对于我们齐国,就象田边上的庄稼,蜂身上的尾螫,牙外面的嘴唇一样。现在我想攻占鲁梁两国,怎样进行才好?”管仲回答说:“鲁、梁两国的百姓,从来以织绨为业。您就带头穿绨做的衣服,令左右近臣也穿,百姓也就会跟着穿。您还要下令齐国不准织绨,必须仰给于鲁、梁二国。这样,鲁梁二国就将放弃农业而去织绨了。”桓公说:“可以。”就在泰山之南做起绨服。十天做好就穿上了。管仲还对鲁、梁二国的商人说:“你们给我贩来绨一千匹,我给你们三百斤金;贩来万匹,给三千斤。”这样,鲁、梁二国即使不向百姓征税,财用也充足了。鲁、梁二国国君听到这个消息,就要求他们的百姓织绨。十三个月以后,管仲派人到鲁、梁探听。两国城市人口之多使路上尘土飞扬,十步内都互相看不清楚,走路的拖着鞋不能举踵,坐车的车轮相碰,骑马的列队而行。管仲说:“可以拿下鲁、梁二国了。”桓公说:“该怎么办?”管仲回答说:“您应当改穿帛料衣服。带领百姓不再穿绨。还要封闭关卡,与鲁、梁断绝经济往来。”桓公说:“可以。”十个月后,管仲又派人探听,看到鲁梁的百姓都在不断地陷于饥饿,连朝廷‘一说即得’的正常赋税都交不起。两国国君命令百姓停止织绨而务农,但粮食却不能仅在三个月内就生产出来,鲁、梁的百姓买粮每石要花上千钱,齐国粮价才每石十钱。两年后,鲁、梁的百姓有十分之六投奔齐国。三年后,鲁、梁的国君也都归顺齐国了。

原文:

桓公曰:“鲁粱之于齐也,千谷也,蜂螫也,齿之有唇也。今吾欲下鲁梁,何行而可?”管子对曰:“鲁粱之民俗为绨。公服绨,令左右服之,民从而服之。公因令齐勿敢为,必仰于鲁梁,则是鲁梁释其农事而作绨矣。”桓公曰:“诺。”即为服于泰山之阳,十日而服之。管子告鲁梁之贾人曰:“子为我致绨千匹,赐子金三百斤;什至而金三千斤。”则是鲁梁不赋于民,财用足也。鲁梁之君闻之,则教其民为绨。十三月,而管子令人之鲁梁,鲁梁郭中之民道路扬尘,十步不相见,曳繑而踵相随,车毂齺,骑连伍而行。管子曰:“鲁梁可下矣。”公曰,“奈何?”管子对曰:“公宜服帛,率民去绨。闭关,毋与鲁粱通使。”公曰:“诺。”后十月,管子令人之鲁梁,鲁梁之民饿馁相及,应声之正无以给上。鲁梁之君即令其民去绨修农。谷不可以三月而得,鲁梁之人籴十百,齐粜十钱。二十四月,鲁梁之民归齐者十分之六;三年,鲁梁之君请服。

案例分析:

经济战同真刀真枪的战争一样,本质上是极为残酷的,可谓无所不用其极。齐桓公为了征服鲁、梁,自己亲自上场,带头穿起了绨做的衣服,后又带头不再穿绨做的衣服,改穿帛料衣服。经济战常常形式多样,且影响深远。

公元581年,杨坚夺取北周政权,建立隋朝。为了平定南朝的陈氏政权,他听从谋士的建议,每逢江南将要收割庄稼的季节,就在两国边界上集结人马,扬言要进攻陈朝,使得南陈的百姓没法收割。等南陈把人马集中起来,准备抵抗隋兵,隋兵又不进攻了。这样一连几年,南陈的农业生产受了很大影响,守军的士气也松懈下来。隋兵还经常派出小股人马袭击陈军粮仓,放火烧粮食,使陈朝在经济上受到巨大的损失。最后终于在公元589正月灭掉了腐朽的陈朝。

为了摧毁敌人的经济,伪钞是一个有利的武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之间、英德之间都曾发生过“伪钞战”,德国纳粹的“伪钞战”使英国顿陷困境,严重扰乱了英国的金融秩序。这就是现代史上著名的“伯恩哈特英镑伪钞行动”。

1940年,希姆莱秘密成立一个专门机构,指令一个名叫伯恩哈特·克洛格的党卫军少校主持,并建立了两所专门的印刷厂,用于仿制和印制英镑钞票的纸张。紧接着,克洛格在柏林附近的萨克豪森集中营建立起了一所现代化的伪钞印制工厂。希姆莱从希特勒那里得到特许,优先为这所秘密工厂获得了一切所需的精密仪器设备和印制英镑钞票的纸张。经过多方调查、收买和协迫,克洛格从各个集中营里搜罗了一批具有高超技能的犹太印刷技术人员,许诺给予优厚待遇,然后将他们秘密集结于这个警卫森严、完全与世隔绝的特殊工厂。经过反复多次试验,终于印制出相当精致逼真的英镑假钞,连德国国家银行的专家也无法辨识真伪。

这些伪钞专门用于破坏和扰乱英国经济和解决开展国外情报工作的资金来源问题。他的使用原则如下:质量最好无可挑剔的一类,专用于德国到中立国购物之用,同时大规模散发于中立国及盟国占领区,但禁止在德国统治的国家内散发,以免引起纳粹占领区的经济混乱,这一类假英镑很快被德国人在瑞典、瑞士、西班牙、土耳其等中立国用于购货;与此同时,这类伪钞还用于希姆莱驻外高级间谍的活动经费。稍次的二类伪钞,主要分发给驻占领区的盖世太保人员,用以收买情报及合作分子。例如1943年9月,法西斯头子墨索里尼被意大利军政府逮捕囚禁在亚平宁山脉的一处秘密住所,德国人花掉5万假英镑探得那个地点,然后派伞兵突击队救出了这个独裁者。第二类伪钞还由纳粹派出的大批特工人员携带潜入盟军占领区,在黑市上购买黄金和真正的外汇或换回真英镑。第三类差的伪钞,则库存起来另派用场,有的甚至用于军火走私生意,这样,大量的英镑伪钞通过瑞典、瑞士、葡萄牙等国的金融中心,一点也未被察觉地陆续汇入英国银行总行。1943年,德国曾出动大队机群在英伦三岛空投伪英镑。英国人争相捡拾,结果使交通中断,工厂停工,市场上出现抢购风,导致物价骤涨。

直到1945年,英国政府、美国谍报专家和英格兰银行的专家才察觉英镑伪钞案的来龙去脉。此时英国不得不宣布在市面上流通的5镑和5镑以上面额的钞票统统作废,必须兑换成新发行的钞票才能使用。据统计,到1945年,纳粹共制造出约1.5亿假英镑,英国人损失之惨重可想而知!

当今时代的经济战也极为激烈。多年以来,美国为了控制中国大豆产业,用尽了阴险的经济手段,由于中国人早已忘掉什么是经济战,导致从豆粕到豆油的定价权全部丧失,利权损失惨重,每每听到有人抱怨食用油太贵时,笔者心中总有一种难以名状的痛楚感。

2003年底,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访美前宣布将向美国派出大豆、棉花等农产品的采购团。芝加哥期货交易所迅速流传开了一个数据:中国这次可能采购的大豆达到150万吨。同时,美国农业部发布消息,该年度美国大豆收成欠佳。这两个消息令大豆期货价格在短期内剧烈上升。在中国大豆代表团抵达之时,大豆期货价格达到了芝加哥期货交易所6年以来新高:折合人民币4300元人民/吨。

这显然是国际著名粮商和美国政府联手作好“局”,因为事后证实,当年美国大豆并未出现大幅减产,而是创下了产量纪录。于是在中国采购团离开之后1个月中,国际大豆期货价格回落至3100元人民币/吨。

中国科学院的一份相关报告说,中国在这一次采购中多支付了15亿美元。2004年当年,中国农产品贸易从延续20年的顺差,突转为46.4亿美元的逆差。结果此后一年内,参与采购的中国企业因无力消化高额成本或者无力清偿贷款而纷纷陷入经营困境,中国大豆加工行业全面亏损达80亿元以上,大批中国大豆行业企业面临倒闭;同时中国国产大豆收购价出现较大幅度下滑,很多东北农民不再种大豆。

于是国际大粮商开始大规模吞并中国大豆加工企业(主要是榨油企业),同时要求这些大豆企业购买美国的大豆(多为转基因大豆)。至2006年,国际四大粮商控制了中国85%的大豆加工能力。另据来自国家粮油信息中心的预测,2008年度中国大豆进口量将大幅增加至3300万吨,再创历史新高,根据内需总量4707万吨来算,进口依存度将高达71%。

随着大豆业被国际大粮商所垄断,目前中国已经完全失去了调控食用油市场的能力。2007年“十一”节假日前,为了抑制油价上涨,中储粮抛售20万吨食用油储备,结果发现70%让外资控制的益海嘉里集团(益海嘉里集团是美国ADM公司与新加坡WILMAR集团合资成立的跨国企业——笔者注)买走了,买走后存在仓库里,以便赚取更高的垄断利润——这种作法与齐桓公时代的兼并之徒没有任何区别。

中国古典经济理论明确反对兼并者的囤积居奇,并发明了大量理论和制度工具抑制这种现象的发生——我们至少要比两千多年前的先人要“进步”些吧,中国政府再也不能面对国内外垄断资本对人民的野蛮掠夺无所作为了!


相关文章:
·李晓鹏:今天美国深陷1929年大萧条以来最深刻的经济危机——为什么这么说?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理论是何时沉沦的?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两大突破——社会功勋制与全民监督
·余云辉:中国经济反围剿——“目标-制度-政策”的选择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理论建基于趋利避害的人情论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