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中国古代经济三十六计·抗庄之谋》案例分析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08-09-09

题解:

“抗”原为“杭”,据清人王念孙说校改,“抗庄”为两条并行的大街。本计的目的与《管子·轻重乙第八十一》“城藏之谋”一样,都是为了减少商人的利润,实现百姓均平,《管子·轻重乙第八十一》中有“吾欲杀正商贾之利而益农夫之事”,本节中则称“寡人欲杀商贾之民以益四郊之民”。抗庄之谋是通过发展娱乐业和第三产业的办法实现百姓均平,真可谓“缪术”

白话:

桓公说:“农民穷,商人富,我想要削减商人财利以增补农民,应该怎么办?”管仲回答说:“请下令疏通洼地积水,使它流进两条平行大街的中间。”桓公说:“可以。”行令不到一年,农民果然逐步富裕起来,商人果然逐步贫穷了。桓公召见管仲询问说:“这是什么原因呢?”管仲回答说:“疏通洼地的积水,使它流进两条大街中间,屠户和酒馆的油水就都流到水里来,蚊母鸟那样的大鸟和翡燕那样的小鸟全都飞集此处,宜于黄昏饮酒,这简直是一种水上的行乐。商人带着货物,销售则急于脱手,收购则急于买进,买卖未完而提早结束,离开货摊,捕捉蚊母之类的大鸟去了。刚成年的青年,也都争先恐后地挟弹怀丸往来于水上,弹打翡翠、燕子一类小鸟,直到夜暮方休。因此就出现商人贱卖贵买的局面。农民则相应卖贵而买贱,怎能不富呢?商人又怎能不穷呢?”桓公说:“好。”

原文:

桓公曰:“四郊之民贫,商贾之民富,寡人欲杀商贾之民以益四郊之民,为之奈何?”管子对曰:“请以令决瓁洛之水,通之抗庄之间。”桓公曰:“诺。”行令未能一岁,而郊之民廓然益富,商贸之民廓然益贫。桓公召管子而问曰:“此其故何也?”管子对曰:“瓁洛之水通之抗庄之间,则屠酤之汁肥流水,则蚊母巨雄、翡燕小鸟皆归之,宜昏饮,此水上之乐也。贾人蓄物而卖为雠,买为取,市未央毕,而委舍其守列,投母虵巨雄;新冠五尺请挟弹怀丸游水上,弹翡燕小鸟,被于暮。故贱卖而贵买,四郊之民卖贱,何为不富哉?商贾之人,何为不贫乎?”桓公曰:“善。”

案例分析:

国民的生产和生活习惯的确会影响一个国家的整体经济状况,特别是相对富裕人群的生活消费习惯。

早在十九世纪,伟大的德国经济学家F.李斯特(Friedrich List)在其名著《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一书中就曾指出如果沿海地区的公民对
本民族工业产品心存蔑视心理,其结果将是灾难性的!他写道:

“流行学派(指以亚当·斯密为代表的自由经济学派——笔者注)并不能否认,一国的国外市场尽管极为繁荣,但是它的国内市场对它的重要性却十倍于国外市场;但是它没有能够由此得出一个结论,那是极明显的,即向海外追求财富虽然重要,还有比这个更加重要十倍的是对国内市场的培养与保卫,只有在国内工业上有了高度发展的国家,才能在国外贸易上有重大发展。

“这个学派对于市场的本质和特征,只是从世界主义观点而不是从政治观点来衡量的。欧洲大陆沿海国家,大多数处于伦敦、利物浦或曼彻斯特工业天然的市场范围之内;在自由贸易下,就大陆各国内地来说,只有极少数地方的工业产品能够在它们自己的口岸与英国工业品维持相等的价格。英国的工业资本比较雄厚,技术比较先进,有着较大的国内市场,可以在较大规模下、因此也就是较低成本下从事生产,海上运输费用也比较低廉,这就使英国工业居于比别的国家更有利的地位;后者要占有这种有利地位,只有对本国市场作长期不断的保护,积极改进内地交通设备,才能逐渐实现。但是沿海一带居民的市场,不论就国内或国外贸易来说,对于每一个国家都是极关重要的;如果在沿海一带市场占上风的是外国而不是本国工业,这个国家就不但在经济上而且在政治上是一个分裂的国家。这是的确的,如果一个国家其沿海一带的城市,风气所趋,同情于外国人胜过本国人时,不论从经济或政治方面来说,国家所处地位再没有比这个更危险的了。”

笔者认为韩国人在某些方面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在一个商品和资本全球化时代,韩国人懂得市场和土地一样是不可交换的宝贵资源,爱国不仅是爱自己国家的领土,还要爱自己国家的产品,哪怕这种产品不是最好的。每个韩国人都自觉将自己的血脉同民族工业基础有机地联系起来——他们爱自己的文化,才有了“韩流”,他们爱自己的汽车,才有了现代,他们免除高科技人才的兵役,才有了《传奇》……

韩国人信奉“身土不二”的消费原则,他们自觉将市场与民族品牌结合在一起。在韩国国内,本国人用国货是一种基本的消费观。在韩国主要城市的大街上,找一辆非本国品牌汽车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尽管在首都的商业区你能同样发现奔驰、宝马、VOLVO等世界一流品牌的汽车销售展示厅,但是在马路上能看到的进口车绝对是寥若晨星。韩国的汽车在国内市场上始终占有超过95%的份额,究其原因主要是韩国人的消费观念。他们从小接受的就是爱国和买国货的教育,认为买外国汽车是一种耻辱,也会被人耻笑——这正好与中国人天真地对外国货趋之若骛相反!

许多人都不会忘记,1997年韩美间的汽车大战,美国曾试图要求韩国政府采取“具有转折意义”的措施来改善韩国消费者对外国汽车的消费意识。但韩国以“从政府的角度努力有限”加以拒绝。这就是全球化时代的韩国人!他们因为有了独立的民族精神才有了强大的民族产业!

2003年11月《汽车导报 》曾刊发了楼浩的《从韩国现象看中国汽车工业发展》一文,作者在参观了韩国现代后写道:“韩国国民对国货的拥戴令我们敬佩不已, 一出机场,满目皆是现代汽车。现代对韩国经济的影响力也由此可见一斑。在韩国这个充满了现代标志的国家里,平均每4个人就有1辆车,而在汉城(2005年更名为“首尔”——笔者注),更是平均每2.5个人就有一辆车。在庞大的车流中,让我耿耿于怀的,便是韩国国产汽车所拥有的绝对优势。现代汽车在韩国市场占有率为70%以上(包括起亚汽车在内),在汉城街头,我们看到的进口轿车可谓是屈指可数(特别日本车更是罕有)。

几年前笔者去山东潍坊一家大型化工企业访问,在宾馆遇到两位韩国工程师,他们的中英文都不是很好,但我们讨论得却很热烈。记得当时我说了一大串韩国知名品牌后问那两位韩国朋友是否知道中国的品牌,他们想了半天也回答不出一个来,最后还是那位年轻的工程师像突然想起什么似地说:“海尔!”我追问他是如何知道海尔的,他说因为自己房间里的所有电器几乎都是海尔的——我无言!

我承认,封闭了太久刚刚走向世界的中国人在全球化时代成熟起来还有漫长的路要走。前不久,一位同事要离职,不会唱歌的我不得不去陪大家唱歌。在国家图书馆附件近一个豪华歌厅的地下停车场,我的一位年轻女同事刚一下车就飞向一辆停在旁边的奔驰车,去抱吻它——我被这一场面惊住了。事后才知道,那车是原装进口的,价格在150万人民币左右!

我也相信,这个拥有千年古文明的民族正在飞快的成熟起来。他们终将懂得市场和领土一样不能与人!技术和主权一样不能换来!李斯特一百多年前的忠告似乎针对的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一个国家经济上的分裂是最危险的。

抗庄之谋的目的是弥合一个社会的贫富差距,而今天中国沿海地区居民的消费习惯却与此背道而驰!


相关文章:
·李晓鹏:今天美国深陷1929年大萧条以来最深刻的经济危机——为什么这么说?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理论是何时沉沦的?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两大突破——社会功勋制与全民监督
·余云辉:中国经济反围剿——“目标-制度-政策”的选择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理论建基于趋利避害的人情论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