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中国古代经济三十六计·栈台之谋》案例分析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08-09-03

题解:

《管子·山至数第七十六》有“请散栈(zhàn)台之钱散诸城阳,鹿台之布散诸济阴。”足见栈台、鹿台皆为储存财物之处。此计与石璧之谋、菁茅之谋有相通之处,都是通过人为扩大某种特殊商品的需求,抬高其价格,增加财政收入的方法,只不过这里的商品不是石璧与菁茅,而是绣有“鐻枝兰鼓”花纹的美锦,目的是直接扶助借高利贷的贫民;此计中实事求是的调查研究精神,值得今人学习。

白话:

桓公说:“我需要办理的事情很多,只好派官向富商蓄贾和高利贷者征收赋税,来帮助贫民和农夫维持农事。但若改变这种办法,还有别的出路么?”管仲回答说:“只有运用号令来改变这种办法才行。”桓公说:“具体做法如何?”管仲回答说:“请把宾须无派到南方,隰朋派到北方,宁戚到东方,鲍叔到西方。四人的派遣一定下来,我就对他们宣布号令说:‘你们都去为国君调查四方各放贷地区的情况,调查那里负债的人有多少千家,回来向我报告。”’鲍叔驰到了西方,回来报告说:“西部的百姓,是住在济水周围、大海附近、草泽之地的百姓。他们以渔猎打柴为生。那里的高利贷者多的放债有千钟粮食,少的有六、七百钟。他们放债,借出一钟粮食收利一钟。那里借债的贫民有九百多家。”宾须无驰车去了南方,回来报告说:“南方的百姓,是住在山上谷中、登山下谷的百姓。他们以砍伐木材,采摘橡栗,并从事狩猎为生。那里的高利贷者多的放债有一千万,少的有六、七百万。他们放债,利息相当百分之五十。那里借债的贫民有八百多家。”宁戚驰车去了东方,回来报告说;“东方的百姓,是居山靠海,地处山谷,上山伐木,并从事渔猎的百姓。他们以纺织葛藤粗线为生。那里的高利贷者有丁、惠、高、国四家,多的放债有五千钟粮食,少的有三千钟。他们放债,是借出一钟粮食,收利五釜。那里借债的贫民有八、九百家。” 隰朋驰车到了北方,回来报告说:“北方的百姓,是住在水泽一带和大海附近,从事煮盐或在济水捕鱼的百姓。他们也依靠打柴为生。那里的高利贷者,多的放债有一千万,少的有六、七百万。他们放债,利息相当百分之二十。那里借债的贫民有九百多家。”上述所有高利贷者,共放债三千万钱,三千万钟左右的粮食。借债贫民三千多家。四位大臣报告完毕,管仲说:“不料我国的百姓等于一国而有五个国君的征敛,这样还想国家不穷,军队不弱,怎么可能呢?”桓公说:“有办法解决么?”管仲说:“只有运用号令来改变这种情况才行。请命令前来朝拜贺献的,都须献来织有‘鐻枝兰鼓’花纹的美锦,美锦的价格就一定上涨十倍。君上在‘栈台’所藏的同类美锦,也会涨价十倍。再请下令召见高利贷者,由君上设宴招待。太宰敬酒后,桓公便提衣起立而问大家:‘我需要办理的事情很多,只好派官在国内收税。听说诸位曾把钱、粮借给贫民,使他们得以完成纳税任务。我藏有“鐻枝兰鼓’花纹的美锦,每疋价值万钱,我想用它来为贫民们偿还本息,使他们免除债务负担。’高利贷者都将俯首下拜说:‘君上如此关怀百姓,请允许我们把债券捐献于堂下就是了。’桓公再说:‘那可不行。诸位使我国贫民春得以耕,夏得以耘,我感谢你们,无所奖励,这点东西都不肯收,我心不安。’这样,高利贷者们都会说:‘我们再拜接受了。’国家拿出栈台的织锦还不到三千纯,便清偿了四方贫民的本息,免除了他们的债务。四方贫民听到后,一定会父告其子,兄告其弟说:‘种田除草,是君主的迫切要求,我们还可以不用心么?国君对我们的关怀一至于此!’这套办法就叫作‘反准’的措施。”

原文:

桓公曰:“寡人多务,令衡籍吾国之富商蓄贾称贷家,以利吾贫萌、农夫,不失其本事。反此有道乎?”管子对曰:“唯反之以号令为可耳。”桓公说:“行事奈何?”管子对曰:“请使宾须无驰而南,隰朋驰而北,宁戚驰而东,鲍叔驰而西。四子之行定,夷吾请号令谓四子曰:‘子皆为我君视四方称贷之间,其受息之氓几何千家,以报吾。’”鲍叔驰而西,反报曰:“西方之氓者,带济负河,菹泽之萌也。渔猎取薪蒸而为食。其称贷之家多者千钟,少者六、七百钟。其出之,钟也一钟。其受息之萌九百余家。”宾须无驰而南。反报曰:“南方之萌者,山居谷处,登降之萌也。上斫轮轴,下采杼栗,田猎而为食。其称贷之家多者千万,少者六、七百万。其出之,中伯伍也。其受息之萌八百余家。”宁戚驰而东。反报曰:“东方之萌,带山负海,若处,上断福,渔猎之萌也。治葛缕而为食。其称贷之家丁、惠、高、国,多者五千钟,少者三千钟。其出之,中钟五釜也。其受息之萌八、九百家。”隰朋驰而北。反报曰:“北方之萌者,衍处负海,煮泲水为盐,梁济取鱼之萌也。薪食。其称贷之家多者千万,少者六、七百万。其出之,中伯二十也。受息之萌九百余家。”凡称贷之家出泉三千万,出粟三数千万钟,受子息民三万家。四子已报,管子曰:“不意我君之有萌中一国而五君之正也,然欲国之无贫,兵之无弱,安可得哉?”桓公曰:“为此有道乎?”管子曰:“惟反之以号令为可。请以令贺献者皆以鐻枝兰鼓,则必坐长什倍其本矣,君之栈台之织亦坐长什倍。请以令召称贷之家,君因酌之酒,太宰行觞。桓公举衣而问曰:‘寡人多务,令衡籍吾国。闻子之假贷吾贫萌,使有以终其上令。寡人有鐻枝兰鼓,其贾中纯万泉也。愿以为吾贫萌决其子息之数,使无券契之责。’称贷之家皆齐首而稽颡曰:‘君之忧萌至于此!请再拜以献堂下。’桓公曰:‘不可。子使吾萌春有以倳耜,夏有以决芸。寡人之德子无所宠,若此而不受,寡人不得于心。’故称贷之家曰皆:‘再拜受。’所出栈台之织未能三千纯也,而决四方子息之数,使无券契之责。四方之萌闻之,父教其子,兄教其弟曰:‘夫垦田发务,上之所急,可以无度乎?君之忧我至于此!’此之谓反准。”

案例分析:

损有余补不足是中国古典哲学实现阴阳平衡的方法,从中医到中国古典经济学,我们都能清楚地看到这种动态平衡思想的重要性。在栈台之谋中,齐桓公通过卖高价卖美锦来为百姓还债,事实上也是一种“损有余补不足”。

齐国的‘鐻枝兰鼓’美锦的买方是高利贷者,且国家得到的钱是为了免除穷人的债务,整体上有利于社会经济系统的动态平衡。但如果听凭市场在商业利益的驱动下非理性地推动某种商品的价格,其结果常常是灾难性的,从17世纪荷兰的郁金香泡沫到、18世纪法国的密西西比泡沫,以及其后资本主义社会的金融泡沫都是这样。

物以稀为贵,十六世纪末,荷兰才引入了第一棵郁金香。据说1554年,奥地利驻君士坦丁堡的大使在奥斯曼帝国的宫廷花园里最先看到了郁金香,这位欧洲大使立刻被郁金香的美艳迷住,并很快将一些郁金香的种子带回维也纳,送给他的好友、植物学家克卢修斯。后经过克卢修斯的悉心栽培,登陆欧洲的郁金香种子得以发芽、生长、开花。1593年,克卢修斯受聘担任荷兰莱顿大学植物园的主管,他随身携带了一些郁金香鳞茎来到荷兰。第二年春天,荷兰的第一朵郁金香已经含苞待放了。

由于郁金香本身的美艳,再加上它是外国货,因此拥有郁金香花便成为欧洲有钱人的符号与殊荣。在当时,巴黎的时尚女子上街,如果能戴上一朵郁金香作为装饰,便会觉得身价倍增。有一则故事说,巴黎的一位富家小姐出嫁时,所有的嫁妆竟然就是一枚稀有品种的郁金香球茎。

从1634年开始,郁金香狂热象瘟疫一样在荷兰蔓延开来。由于价钱节节上升,你只需低买高卖,买高卖更高。得了甜头后,大家信心大增,倾家荡产地把更多的钱投入郁金香的买卖,希望赚取更多的金钱。原本旁观的人看到挣钱这么容易,也受不了诱惑,加入到疯狂抢购的队伍中来。与此同时,欧洲各国的投机商也纷纷云集荷兰,参与这一投机狂潮。为了方便郁金香交易,人们干脆在阿姆斯特丹的证券交易所内开设了固定的交易市场。随后,在鹿特丹、莱顿等城市也开设了固定的郁金香交易场所。十九世纪苏格兰历史学家查尔斯·麦凯曾经这样描述说:“谁都相信,郁金香热将永远持续下去,世界各地的有钱人都会向荷兰发出订单,无论什么样的价格都会有人付帐。欧洲的财富正在向须得海岸集中,在受到如此恩惠的荷兰,贫困将会一去不复返。无论是贵族、市民、农民,还是工匠、船夫、随从、伙计,甚至是扫烟囱的工人和旧衣服店里的老妇,都加入了郁金香的投机。无论处在哪个阶层,人们都将财产变换成现金,投资于这种花卉。”

总之, 到1636年,郁金香的价格已经涨到了骇人听闻的水平。以一种稀有品种“永远的奥古斯都”为例,这种郁金香在1623年时的价格为1000荷兰盾,到1636年便已涨到5500荷兰盾。1637年2月,一枚“永远的奥古斯都”的售价曾高达6700荷兰盾。要知道,6700荷兰盾足以买下阿姆斯特丹运河边的一幢豪宅或者购买27吨奶酪!

这股郁金香投机狂潮的高峰发生在1636至1637年的那个寒冬,人们不仅买卖已收获的郁金香球茎,而且还提前买卖1637年将要收获的球茎。球茎的期货市场就这样诞生了。球茎在实际进行货物交割之前不需要实际支付货款,这又进一步加剧了郁金香的投机。

1637年2月4日,郁金香泡沫突然崩溃。一时间,卖方的大量抛售,使得市场陷入了恐慌状态。往昔金子般的郁金香简直成了烫手的山芋,无人再敢接手。一星期后,郁金香的价格平均已经下跌了90%,那些普通品种的郁金香更是几乎一文不值。 1937年4月27日,在稳定郁金香市场的努力失败后,荷兰政府决定终止所有合同,禁止投机式的郁金香交易。

郁金香泡沫沉重打击了荷兰经济,成千上万的人在这个万劫不复的大崩溃中倾家荡产。从17世纪中叶开始,欧洲繁荣的中心开始逐步转向英吉利海峡彼岸的英国。

荷兰的郁金香泡沫是公众非理性经济行为的产物,是自由市场内部正反馈作用的必然结果。而八十年后法国的密西西比泡沫则有完整的理论,且由政府直接推动。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密西西比泡沫的始作俑者约翰·劳(John Law)的理论竟然成为当代供给学派和货币学派的先声,直接影响当代世界经济,美国经济学家熊彼特(1883~1950)甚至赞扬说,约翰·劳的金融理论使他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跻身于第一流货币理论家的行列之中——除了一些经济学家,历史上更多的人将他称为疯子或骗子。

事实上,约翰·劳的思想直接违反中国古典经济理论资(商品)币(货币)平衡的原则,但却构成了当代西方经济理论的核心组成部分。比如约翰·劳认为在就业不足的情况下,增加货币供给可以在不提高物价水平的前提下增加就业机会并增加国民产出。一旦产出增加之后,对货币的需求也会相应跟上来。在实现了充分就业之后,货币扩张能够吸引外部资源,进一步增加产出。为此,他还鼓吹纸币本位制较贵金属本位制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因为前者给了发行货币的银行更多的运转空间和控制宏观经济的能力。

在实践中约翰·劳似乎忘了,市场上如果没有足够的商品作后盾,纸币早晚会贬值,单纯用纸币是无法创造稳固的国家信用的;进入二十一世纪,美国在强大军事机器和先进信息技术的支持下,仍在实行着约翰·劳的政策,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后通过不负责任的大量印刷美元维持着经济的持续增长,同时在全世界制造着经济泡沫和通货膨胀。当然其程度比1720年的法国密西西比泡沫崩溃时的程度要小,但其规模却比十八世纪的法国大得多——连中国都是大笔美国国债的持有者!

没有人知道今天美元吹起的经济泡沫会持续多久。我们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建立在错误理论基础之上的经济体系有如建立在沙滩上的大厦,外表无论多么辉煌,如果得不到加固,总会有倒塌的危险。


相关文章:
·李晓鹏:今天美国深陷1929年大萧条以来最深刻的经济危机——为什么这么说?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理论是何时沉沦的?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两大突破——社会功勋制与全民监督
·余云辉:中国经济反围剿——“目标-制度-政策”的选择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理论建基于趋利避害的人情论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