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中国古代经济三十六计·置屯之谋》案例分析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08-08-27

题解:

奇怪的是,本文提出的粮食统购政策,在中国历史上很少实行,但军队屯田政策却影响深远。历史告诉我们,粮食统购政策对于资本的积累是重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很快施行了粮食统购政策,为国家工业化提供了宝贵的资本积累,所以中国的现代化没有以西方血腥的殖民化和野蛮的奴隶制形式实现——伟哉!中华!
 
白话:

桓公问管仲说:“祟、蒋、丁、惠等四家功臣的后裔,我是全年得不到他们什么东西的,不能征收一斗一升的租税,这项收入要除掉。荒草地、盐碱地、盐碱水泽及高低不平的山地,我也不能征收到一斗一升,这项收入又要除掉。庄稼布满在边境十五里的平原上,但这是一些人强行耕种而自建的村落,对他们我也不能征收到一斗一升。这就是说,我的国家五分收入还不能掌握二分,简直是有万乘之国的名,而没有千乘之国的实。以这样的条件同天子并驾齐驱,同诸侯争夺地位,还有什么办法么?”管仲回答说:“只有在号令上想办法才行。”桓公说:“作法如何?”管仲回答说:“请下令派遣军队去边疆屯田务农,但规定家存十钟粮食的可以不去,家存百钟粮食的可以不去,家存千钟的更可以不去。这样,去的人不会有百分之一或千分之十,而各家粮仓的存粮数字则全部被国家知道了。君上再根据各家的数字发令说:‘朝廷困难而财用不足,要按照平价向你们征购粮食。你们要按照粮仓的数字完全售出而不得减少。’然后,君上按照所值货币的多少来算清钱数付款,使国家不再拖欠购粮单据上的债务。这就使各家粮仓积藏的存粮全部归于国君了。这样,就可以作到九州无敌,国境安全无患。”桓公说:“罢兵归农,这些粮食岂不没有用处了么?”管仲说:“一旦天下发生战争,则贮备的粮食可以作为军粮;天下无事,则用来帮助贫困农民生产,这样,荒草地、盐碱地、盐碱水泽以及高低不平的山地就没有不开辟耕种的了。这些作法叫作在号令上谋取国家收入。”

原文:

桓公问于管子曰:“崇弟、蒋弟,丁、惠之功世,吾岁罔,寡人不得籍斗升焉,去。菹菜、咸卤、斥泽、山间(土畏)(土垒)不为用之壤,寡人不得籍斗升焉,去一。列稼缘封十五里之原,强耕而自以为落,其民寡人不得籍斗升焉。则是寡人之国,五分而不能操其二,是有万乘之号而无千乘之用也。以是与天子提衡,争秩于诸侯,为之有道乎?”管子对曰:“唯籍于号令为可耳。”桓公曰,“行事奈何?”管于对曰:“请以令发师置屯籍农,十钟之家不行,百钟之家不行,千钟之家不行。行者不能百之一,千之十,而囷窌之数皆见于上矣。君案囷窌之数,令之曰:‘国贫而用不足,请以平价取之子,皆案囷窌而不能挹损焉。’君直币之轻重以决其数,使无券契之责,则积藏囷窌之粟皆归于君矣。故九州无敌,竟上无患。”令曰:“罢兵归农,无所用之。”管子曰:“天下有兵,则积藏之粟足以备其粮;天下无兵,则以赐贫甿,若此则菹菜、咸卤、斥泽、山间之壤无不发草:此之谓籍于号令。”

案例分析:

中国古典经济理论与西方经济理论一个显著不同就是,前者强调国家重要商品的储备,然后通过商品的“敛散”控制市场,取得财政收入;《管子》轻重十六篇的作者认为,粮食是最基本的商品,具有充当实物货币的功能,所以也能根据实际需要“以谷准币”或“以币准谷”,就是按时价将货币折成谷,或将谷折成货币。

笔者注意到,在我的河北老家,当地政府为了保护农民利益,仍然用“以币准谷”的方法同农民签订土地转让使用合同,合同规定,按市场时价,每年每亩地补偿农民相当于多少斤玉米的钱数。

置屯之谋实际上是以边疆屯田的借口,获得农民的实际存粮数,再平价收购这些粮食。《管子·巨乘马第六十八》有一则“虞国策乘马之数”,与置屯之谋相类,更高明的是政府通过金融手段实现粮食的统购,就是春季放贷给农民,秋天再按时价将贷款钱数折合成粮食要农民偿还,然后再以粮食为实物货币,购买国家需要的其他商品,在商品的“敛散”过程中,取得惊人的财政收入,同时抑制商人利润,防止资本过度膨胀。

“虞国策乘马之数”中的“虞国”显然指虞舜之国,因为后面还有“此有虞之策乘马也”一语,作者这里假托虞舜之国,意在说明轻重之术的重要作用。《管子·巨乘马第六十八》载有齐桓公与管仲之间下面一段话:

管仲说:“古代虞国是真正懂得运用计算筹划的理财方法的。”桓公说:“到底什么是运用计算筹划的理财方法?”管仲说:“对于种百亩田的农民们,下达一个通令说:‘这个大约二十五天的时间,归你们自己进行春耕,国家并发给你们贷款。’到了大秋,五谷大熟,国内粮价下降了一半。这时又通告农民们说:‘你们的贷款,都要折成粮食偿还,而且要送交州、里的官府收藏。’等到国内市场的粮食有一半控制在国家手里时,就可使粮价提高二十倍。于是又通告远近各县、各里、各邑的官吏们,要求他们都必须交纳兵器和各种用具备用。同时通告说:‘国家没有现钱,用粮食折成现钱购买。’这便在国内粮食价格上,一律取得十分之九的大利。经过偿还粮食来支付器械的贷款,国家的器物都得到供应,而用不着向百姓直接征收。这就是虞国运用计算筹划的做法。”(原文:管子曰:“虞国得策乘马之数矣。”桓公曰:“何谓策乘马之数?”管子曰:“百亩之夫,予之策:‘率二十七日为子之春事,资子之币。’春秋,子谷大登,国谷之重去分。谓农夫曰:‘币之在子者以为谷而廪之州里。’国谷之分在上,国谷之重再十倍。谓远近之县,里、邑百官,皆当奉器械备,曰:‘国无币,以谷准币。’国谷之櫎,一切什九。还谷而应谷,国器皆资,无籍于民。此有虞之策乘马也。” )

在我们的时代,国家控制粮食变得越来越重要。基本原因是世界粮食市场是由资本而不是由“人”控制的,这四家大粮食跨国企业简称“ABCD”,他们是ADM(ArcherDanielsMidland)、邦吉(Bunge)、嘉吉(Cargill)和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四大粮商控制目前世界粮食交易量的80%,决定着世界食品的价格。这些粮商除了利润之外没有任何社会道德责任,这里仅以ADM公司为例:

二十世纪初, 美国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里市(Minneapolis)的阿切尔(George Archer)和丹尼尔(John Daniels)两人从事亚麻子油的压榨工业, 后来又并购了米德兰亚麻子产物公司(Midland Linseed Products Company), 因此就产生了今天声名显赫的ADM(Archer Daniels Midland)。 之后, 产业扩大到面粉工业、 食品加工业、 饲料业、 特殊食品业、 可可业以及营养品工业等等。 后又把基因工程用于农产品的生产, 但直到前些年迫于公众压力,才公开它的基因产品业。

今天的ADM是个巨大的盘根错节的跨国公司,旗下共有约两百七十家各型各样的制造工厂,分布在世界各地。除此之外, 它还进行有关农粮储备与运输交通等的大型行业;ADM还是世界第一大的活化燃油乙醇的生产者,直接推动了去年以来世界粮价的暴涨。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最新统计, 从2007年夏天到2008年4月上旬全球粮食价格涨了40%,联合国粮农组织成立40年来第一次发布了粮食短缺的警报,非洲的毛里塔里亚、中美洲的海地和墨西哥、亚洲的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等国, 因粮食涨价而发生了暴乱。

2008年,由于WTO关于外资企业进入我国粮食流通领域的过渡期已结束,跨国公司开始悄然进军我们粮食市场。比如隶属ADM公司的益海嘉里集团,已经在山东、河南、河北、黑龙江、湖南等粮食主产区建立或并购粮食加工企业,并在江苏等省准备建立粮食收储企业。

这种现象是极度危险的,已经引起了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假如我们失去了粮食流通的控制权,必然造成粮食定价权旁落,给我国粮食宏观调控和粮食安全造成极大负面影响。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尹成杰指出,中央高度重视粮食安全,始终坚持立足国内、基本自给、适当利用进出口调剂余缺的粮食安全政策,始终把解决好吃饭问题作为最大的民生。

民以食为天,而“天”不能是资本,只能是代表公共利益的国家。置屯之谋中齐桓公担心国家不能控制粮食会导致政权不稳定——但愿二十一世纪“ABCD”四家大粮食跨国企业不会成为春秋时代齐国“祟、蒋、丁、惠”四家,危害吾国!


相关文章:
·李晓鹏:今天美国深陷1929年大萧条以来最深刻的经济危机——为什么这么说?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理论是何时沉沦的?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两大突破——社会功勋制与全民监督
·余云辉:中国经济反围剿——“目标-制度-政策”的选择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理论建基于趋利避害的人情论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