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中国古代经济三十六计·曲防之谋》案例分析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08-08-25

题解:

与西方古典经济学不同,在中国古典经济理论中行政命令是经济政策的最重要组成部分。《管子·揆度第七十八》中指出:“粮食,是人们生命的主宰;钱币,是物资流通的渠道;号令,是控制经济过程缓急的。所谓‘号令重于宝物,社稷重于父母’。”(原文:五谷者,民之司命也;刀币者,沟渎也;号令者,徐疾也。“令重于宝,社稷重于亲戚”)此计是用行政命令直接剥夺富人,表面看来与《管子》作者主张的 “见予之形,不见夺之理”的经济原则不相符合。然而在战争、灾害或其他紧急情况下,政府征用、征敛是最快捷的手段,即使面临政治反弹的危险也要做。这里也不单是无偿征敛,还包含调节价格的轻重之术。

白话:

桓公说:“曲防战役时,百姓有很多借债来供给国家军费的,我想替他们出钱偿还,该怎么办呢?”管仲回答说:“请您下令:令富商蓄贾凡握有百张债券的献马一匹,无马者可以向国家购买。这样,马价一定自然上涨到百倍之多。这也就是说,国家的马匹还没有离开马槽,曲防战役的费用就足够偿还了。”
 
原文:

桓公曰:“曲防之战,民多假贷而给上事者。寡人欲为之出赂,为之奈何?”管子对曰:“请以令:令富商蓄贾百符而一马,无有者取于公家。若此,则马必坐长而百倍其本矣。是公家之马不离其牧皂,而曲防之战赂足矣。”

案例分析:

曲防之谋给我们的一个重要启示是:即使在战争中,也不能忘记百姓均平这一中国古典经济理论的基本原则。如果为筹集资金一味的增加税收,显然会增加普通百姓的负担。2001年6月,由于马其顿阿尔巴尼亚族非法武装与政府军的武装冲突升级,政府军被迫从国外采购大批军火,而国库空虚,怎么办?马其顿政府决定开征一项“战争特别税”,即从2001年7月1日起对国内所有私营工商业征收0.5%至1%的战争特别税。

二十一世纪马其顿政府筹集战争经费的方法显然不如齐桓公高是明,因为均等征税达不到百姓均平的效果,不过齐桓公的作法容易遭到既得利益集团的反对。北宋王安石在推行免役法时就遇到了这类问题,当时王安石针对的主要是劳役,而非兵役。

北宋的纳税户除了交纳赋税,还都要依其户等低轮流到各级政府去服差役(也叫职役),北宋政府按户等高低分别给以轻重之役。最终使所有差役几乎全落到了地产阶层的中下层和富裕自耕民的身上,因为官绅豪强大地主,商贾,考中进士的人家及僧、道都有免役的特权。

这种职役极其繁复,百姓苦不堪言。比如谁去充当里正,如果遇到乡里不能按期交纳赋税的,或根本无力交纳赋税的,或税户逃亡了的,都要自己先为交纳。遇到恶霸地主,无法催交时,只能自己代交,因此,这些当了里正的常常是“倾家而不能给”。为了逃避差役,有人干脆将田产隐寄于官绅人家冒充他们的佃客,还有的人尽力少养牛马,少耕几亩地,少种桑麻,以便减少自己的户等,有的则远离家乡,任凭自己田地荒芜——真是苛政猛于虎!

当时人们普遍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王安石认为改革差役法是极为重要,其核心思想还是“抑兼并”。熙宁四年(1071年),他对神宗说:“今所以未举事者,凡以财不足故。故臣以理财为方今先急。未暇理财而先举事,则事难济。臣固尝论天下事如弈棋,以下子先后当否为胜负。又论理财以农事为急,农以去其疾苦、抑兼并、便趣农为急。此臣所以汲汲于差役之法也。”(《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二○)进一步说,就是“则使之家至户到,均平如一,举天下之役,人人用募,释天下之农,归于畎亩。”(《临川先生文集·上五事札子》)

事实上早在宋仁宗时,一些地方官员就力图改革旧制,如两浙路转运使李复主,越州通判张诜等都曾在所辖地区对旧差役法有所改革,规定可由当役者出钱,雇人代充。熙宁二年(1069年)三月,宋神宗命条例司调查衙前差役的利害,制定法令。同年十二月,条例司上言“使民出钱雇役”最便,原乡户承担差役者,“计产赋钱,募民代役”,熙宁三年(1070年)将此办法发到各路议论。熙宁四年(1071年)正月,司农寺拟定免役法,先在开封府界试行,同年十月,颁布全国实施。

免役法规定,废除原来按户等轮流充当衙前等州,县官府差役的办法,改由州、县官府出钱雇人应役。各州、县预计每年雇役所需经费,由民户按户等高下分摊。上三等户分八等交纳役钱,随夏秋两税交纳,称免役钱。原不负担差役的官户、女户、寺观,要按同等户的半数交纳钱,称助役钱。州、县官府依当地吏役事务简繁,自定数额,供当地费用,定额之外另加20%缴纳,称免役宽剩钱。由各地存留,以备荒年不征收役钱时雇役之用。此法的用意是要使原来轮充职役的农民回乡务农,原来享有免役特权的人户不得不交纳役钱,官府也会增加财政收入。

但这一新法立刻遭到了司马光、文彦博等人的反对,理由很简单,就是免役法损害了豪族兼并之家的利益。宋末元初马端临一针见血地指出说:“盖介甫之行新法,其意勇于任怨而不为毁誉所动。然役法之行,坊郭品官之家尽令输钱,坊场酒税之入尽归助役。故士夫豪右不能无怨,而实则农民之利。”(《文献通考·职役考》 )

“元佑更化”时(公元1086~1093)免役法等新法停止实行。 大宋再也没有“勇于任怨”的政治家了,在唯唯诺诺、皓首穷经中,“无可奈何花落去”,大宋王朝只剩灭亡一条路了——那是中国全境第一次被外族占领,以后还会有多次……

2007年7月,在中央电视台《防务新观察》清华特别节目《清华梦,国防情》中,国防大学教授张召忠面对清华国防生关于国家安全的忧思,提出了“和平崛起的中国,谁来保卫中国的和平?” 的疑问,他向即将奔赴边疆基层部队的清华高才生透露,自己将向政府建言,向没有成员当兵的家庭征收国防税,以进一步提高军人的待遇!他指出,世界许多国家为了引导年轻人从军报国,要求他们要么去当兵,要么交纳国防税,不能既不当兵又不纳国防税,那国家的安全、家庭的安全由谁来保卫呢?为什么不当兵的人享受着安全的生活而让别人去承担风险?而在中国,不当兵、不纳国防税,享受着和平和安宁的人,有的反过来还看不起当兵的人!这是谁的悲哀?是谁的责任?

张召忠教授的建议真有点现代版曲防之谋的味道,只不过没有曲防之谋背后提高马匹价格的轻重之术罢了。


相关文章:
·李晓鹏:今天美国深陷1929年大萧条以来最深刻的经济危机——为什么这么说?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理论是何时沉沦的?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两大突破——社会功勋制与全民监督
·余云辉:中国经济反围剿——“目标-制度-政策”的选择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理论建基于趋利避害的人情论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