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卫战胜:箭非彼箭 
作者:[卫战胜] 来源:[] 2008-08-24

  中国古代体育项目的鼻祖或可就是射箭。自《史记—夏本纪》后羿射日以来,便传说“弓箭”具有“降服邪魔”的秘密力量,我相信这个说法已经深植于整个中华民族的心中。

  早期人类靠它狩猎,在中国及古埃及的战场上,它都是不可获缺的重要武器。许多英雄人物靠它扬名立万,古中国神话有射日英雄-后羿使用天帝赐予他的“彤弓素矢”射下九个太阳;春秋时期百步穿杨的养由基;《列子》中的飞卫、纪昌、甘蝇;飞将军李广百发百中的射艺可让胡马难度阴山;三国时期吕布、黄忠;唐初薛仁贵“三箭定天山”;元朝的成吉思汗“弯弓射大雕”、《水浒》中的花荣、庞万春、清朝的康熙、乾隆、《射雕英雄传》中的郭靖;十八世纪英国的侠盗RobinHood都是代表中的人物,他们的英勇事迹真实与否并不重要,但他们的确靠弓箭留下令人称颂的故事,使弓箭成为人们心中代表英勇的象征。

  在遥远天际的南极星座中,古希腊神话文学赋予谜样的生命-射手座,而在特洛尹战争(TrojanWar)中,传说中的大力士海克力斯(Hercules)用弓箭争服了敌人;《战国策》中记载,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使赵国军事力量日益强大,而能西退胡人,北灭中山国,成为“战国七雄”之一;1346年的克雷西战役中,法国骑兵全军覆没,正是败在英国的长弓手之下。冷兵器时代,当它被赋予夺取性命的任务时,就变得是那么有力,那么地令人畏惧;此时的弓箭在人们心中代表的就是危险、死亡、以及王朝的更新。

  如:崇祯初年的元旦,大雪,李自成与几个穷哥们在山中饮酒。兄弟们推李自成为首造反,道:“或取皇帝,也未可知。”李自成说:“当问天。”于是取一支箭插雪中,深深一拜,曰:“若可作皇帝,雪与矢齐;不然,则否!”结果,漫天大雪飘然而下,雪没过箭羽。李自成大喜,遂起。这都是有形之箭的“辉煌”片刻,但害了中国几千年轮回、王朝代替。至十九世纪中叶,太平天国战争中才基本不用弓箭。沙场上的“有形之箭”基本才算“寿终正寝”。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人类进入崭新时代。商业上内在的价值意识已在主导整个潮流。无形之箭也必将穿梭于无形之网。有人说围棋棋盘象是一张有形之网。我同意这种说法。但这种有形之网正象征着天地之间的无形之网。围棋棋盘成标准网格状。天元位居中央,东南西北四隅。这正与自然暗合:天圆地方,昼夜轮回,四季更替。人与自然,在黑白天地之间生生不息,和谐共处。从现代物理学的角度看,无形之网可以概括为宇宙中四种基本作用力:万有引力、电磁力、强力、弱力。再来看我们的地球,随着科技的发展,跨入了“网络时代”。数字网,光纤网、因特网、价值网,种种看不见的网密布天空,真如老子所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网的力量,我无法说的很清楚,譬如蜘蛛网:蜘蛛在网中跳舞,不知会有飞蛾落入它的网中。飞蛾在阳光中随意飞舞,不知如何飞入网中。但是透过蜘蛛与飞蛾,“它”舞动了,于是内在与外在便在这场舞蹈中合而为一。同理,射箭的高手不用瞄准就能射中靶子、百发百中。最好的箭,由“它”射出,而并非射手。

  从古至今的箭术大师都会同意,要想接近这种艺术,只有那些心境“纯净”,不为琐碎目标困扰的人才能做到。大凡成功者,都具备心智的坚毅,都像是能从包容一切的无形之网、真理之云中射出的一道闪电——“无形之箭”!这支箭便是存乎于他们“精神元”中的“价值本真”,那是他们自己原生而无名无状的本真;他们一而再地体验这项本真,便具有无限可能性。他们敢于跃入“本然”,再度成为学生,成为一个初学者;克服那最后,也最陡峭的一段路,经历新的转变。如果他们能从这场危险的考验中幸存下来,便完成了他们“集大成”的命运,并从中获得孽磐。反之:作为“射手”,你越是顽固地要学会射箭击中目标,你就越无法成功,目标也离你越来越远。阻碍了你的,是你用心太切。

  心正则箭正。只要你真正放开自己,一切都非常简单。在寒冬的竹林,你可以观察到竹叶被雪的重量越压越低,突然间雪滑落地上,叶子却一动也不动。而“价值之箭”就像是“竹叶上的雪”。可见,必要的超然与自我解脱,内省与生命的强化,本然的出现,这些状态不是靠机会或理想的环境才能达成。再如:水墨画的熟练要先使手的技术达到完美的控制,能够把心中刚成形的意象立即画下,中间没有毫发之差。绘画成为自发的书法。在这里,画家的教诲可能是:花十年时间去观察竹子,把自己变成竹子,然后忘却一切,动手去画。射箭也是一样,在瞬息万变的射箭竞赛中,所有动作的真正执行者不是眼睛,眼睛只是扮演着辅助的角色,凭借眼睛敏锐的观察,不断地将讯息传达到大脑中,然后大脑发出命令,支配身体各部位动作,做出适当的修正,将动作做到极致。

  《淮南王书》观点:善于射箭的人是十分注重弓弩的调整,善为帝王者不会忘记人民。诚心诚意地爱护人民,并且为他们谋利益,那么天下人就会归顺追随。以一种呆板凝固的体制来对待日益变化的社会,和以一根琴弦就想奏出《棘下》的琴曲没有什么不同。时世的变化,如不变化体制,就会像冬天穿布衣、夏天穿皮大衣一样可笑。所以调整一次弓弩上的瞄准器是不可能用它来发射一百次的。这说明瞄准器必须根据目标的高低不断调整,《韩非子》云:“世异则事变,时移则俗易”。

  笔者认为,在箭术里,无论有形或无形,射手与目标都不是两个相对的事物,而是一个整体。用“整体观”,去编织那酷似“八卦图”的“价值网”,并能用此“开疆拓土”、“功城拔寨”,未必不比“以目标为导向”更为高明。或者说,你是否把箭靶当成是在无穷远处;你是否把射中目标的想法抛出脑外!自古以来,致极柔软而又无可征服的是水。老子曾经说过“上善若水”的至理名言。因为“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若水之箭比有形之箭更加有震慑吧?

  事实上,中国人并不比西方人笨,但“理性的翅膀”一旦拴上“实用的铅砣”,就难以高飞远举了。在西蒙的研究中有一个著名的有关蚂蚁的比喻:一只蚂蚁在沙滩上爬向巢穴,它知道蚁巢的大概方向,但具体的路线却无法预料,因此它留下了曲折的轨迹。这说明了海岸的复杂性和蚂蚁视野的有限性。西蒙以蚂蚁喻人,认为人的认知能力也是有限的,在复杂的环境中,人不可能做出最优的决策,而只能做出最满意的决策。西蒙的“有限理性”决策模型,堪称是一种“混沌决策”。虽然我们只知道大致的方向和轨迹,但这就够了。

  当弓完全拉开时,它就包括了“一切”,因此学习正确的拉弓是很重要的。中国的“企业领袖”检察自己是不是真有驾驭价值(正确的拉弓技巧)的智慧?是不是在编织企业的价值之网?是不是已经学会射发价值之箭?在中国,如果能让街上卖烤白薯的大娘也懂得将客户价值迅速对称到更多的客户中去的时候,那才能说,我们的工作做到位了。普及比先进更要紧。在结束本文之时,笔者即希望在不远的将来看到《英雄》中的那一场景,秦军的箭雨就像他们的口号:“风—风—风”一样刮遍每一个角落,令人不由震撼。只因我们是神射手后羿的后代。

  准备好了吗?勇士们:调整呼吸,拉弓,等待,放箭!!!“此箭”非“彼箭”也!


相关文章:
·美媒揭印度教科书谎言:1962年“战胜中国”
·余云辉:打造战胜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秘密武器 ——兼谈国有企业市场化改革的原则、策略和方案
·林建华:与真理同行,可以战胜蒙昧与偏执,更无惧强权与不公!
·普京跪地献花纪念列宁格勒保卫战胜利70周年
·吴祚来:西方信仰战胜中国道德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