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卫战胜:难道中央错了? 
作者:[卫战胜] 来源:[] 2008-07-25
  中央为什么要提出“以人为本”呢?

  我们知道按照常规认识:儒家的思考方式是以人类为中心,要从人的角度来设想,所以肯定我们要尊重及帮助别人,让人类社会可以永续发展。然而,以政治或教育的手段来改革人类社会,永远无法彻底成功,因为新一代不断出生,当旧的问题获得改善,又会有新的问题出现,永无止期。譬如,儒家强调教育必须普及,让每个人都接受良好教育,而这却是困难之事。儒家思想推行到最后,常会让大家感到很沉重、疲乏。就算把这一代改革好了,也不知下一代会变成啥样。

  道家看透这一点,他们认为以人为中心去思考人的问题,最后必定徒劳无功,不如换一个角度,那就是——超越人类本位。而要超越人类本位,首先必须顺其自然,尽量避免人为的造作,因为人为造作越多,麻烦也越多。而且,坚守教条者,不顾环境和时空的变化和需求,缺乏灵活导致缺乏了人性!反人性令新来者憎恨和反叛报复。社会问题由此而发。

  难道中央错了?

  经过深刻分析后,我们不难发现儒家并不是真的以人为中心,而是以伦常为中心,是以孔老二设想的自以为美好的不变的人际关系为核心。是封建专制时代妄图结构化人民的产物。事实上,道家才是以人为中心。为什么这样说呢?首先道家重视人的各种属性,包括自私和趋利。合作时,就要设计规则和方法来达成共赢。正如管理学博士刘艳君说:“商业合作中的谈判是人们为了协调彼此之间的关系,满足各自的需要,通过协商而争取达到意见一致的行为和过程,是一项很复杂的人类交际行为,它伴随着谈判者的言语互动、行为互动和心理互动等多方面的、多维度的错综交往,从某种意义上说可以看成是人类众多游戏中的一种,一种既严肃而又充满智趣的游戏行为。商务谈判是一项集政策性、技术性、艺术性于一体的社会经济活动,是企业管理中一重要的利润区。”那些标榜“以人为本”的管理,实际上,什么是“以人为本”都没搞懂呢(极少数管理者明白)。“以人为本”,说白了,就是顺着人欲来。要想使其善,必先使其更恶。他有恶的意愿,你非要拦截,说人该那样,可笑啊。难道你面对的不是人?他去恶了,恶到自己肝颤了,自然回归。欲望到失去的时候,自然就失去了。欲望不会因为你去制止,就不存在。当然,小恶是要惩戒的,那是塑造好的习惯,不是说教和期望不会发生,而是在发生时有所准备和方案。

  有人可能要问,按照“顺人欲”的话,如果贪官也顺着,人民还活不?贪官是不是社会人?好像现在“虚伪”体制,没顺着贪官吧?可为何贪官横行于世?中国人啊,被儒家流毒过深。这么说吧,本身没有“贪官”这概念。这概念是人为了划清界限的免责借口。贪官都是社会人,很多骂贪官的人一旦做了官,不贪?这说不好。这是人性,所谓“以人为本”,是正视这是人必然会借助制度漏洞搞得私欲。控制和教育,或者就劾。一个是无用,一个是事后惩罚。要有用,中国早好了,这就是体制重心的问题。

  中国的吏治怎么样来做?假定每个人都是贪官,治理结构是不是就出来了?假定每个人都是贪官,而不是现在总是强调是一小撮。假定谁当了官都会有一天出问题,那么如何防范他给公权力和更多人造成不公平和利益影响?答:在工作流程、工作标准、素养塑造上前置,就可以避免了。最重要的是衡量官员政绩的工作标准。定义的好,只要是对整体有利的,做到了,不用关心他个人是否做什么垃圾事,制度间会校核的。全部转换了工作标准,也就是绩效标准,他努力做到保住饭碗都不容易呢,还有机会搞别的?好的国务治理就是围绕目标设定好责权利。大家都认可的责权利。前提就是认同目标。也好象如何让一群自私自利的“野蛮人”聚在一起完成一些大家都很爽的事情。期望找一群圣人,出了问题,就以圣人的标准来要求和惩罚,自欺欺人而已。

  其次,关键是国家目标的设立。如果国家目标缺失了,或者模糊了,或跟百姓的切身感受链接不紧密了,这个国体就危险了。领导人不能妄自设定自以为是的目标。而是要看看下面的各级欲望(价值诉求)。合理引导和确定一个共同认定的目标。就是民间的价值收集和定性分析。凡是一出问题,就是国家目标与各级的需求脱节了。也就是价值无法对称到各级需求,这时候就乱了。现在国家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建设创新型国家。这跟人民的价值诉求相吻合,“以人为本”也没错。是我们以前认识有偏差。

  有人说,各级的需要都满足那是无政府主义!看,一个大帽子扣过去,这是无政府主义!但说这句话的同时正是“无地方价值主义”、“本位主义”。国家的任务在于收集地方的价值需求、权力来自可持续的满足地方需求,就这么简单。各级需求都要有满足的管道和机制,更多需求的确是需要让各地认识清楚,也就是让各地看到更高级的需求。懒得做这个工作,问题就一个接一个来了。就算国家机器暂时帮你压住了,若不尽快跟上来开放和满足这个需求。以为下次问题来了,再用国家机器就得了。只能会累积越来大的反抗和不归。

  国家权威对内,对地方,不可多用,用多了,得不偿失。因为每次在这里就要花费更多让利和扶持来柔和矛盾。国家机器是对外的刀,是民众支持的刀。你拿来吓唬民众,得到的就是失信和憎恨。民众对建立国家机器的需求是看护自己利益的。反过来伤了自己,就不会尊重了,反而会蔑视和更加枉法。在香港最腐败的时候,黑社会对来执勤的警察大喝:滚!这里12点以后是老子来管理,警察吓得屁滚尿流走人。为什么?因为政府形象烂透了,做为国家象征的警察没人怕,得不到尊严和震慑感。

  家庭教育也是同理,小孩子老挨打,偷偷毁掉老子的鞭子和棍子是常有的事情。什么情况下用家法?用的要认真和庄严。完全错了,对方也知错了的时候最合适。前提是明示标准,什么是错,什么是对,行为的要求如果没有明示过,动手了,就一定完蛋了。你教育你儿子,如果没有说过的事情,千万不要因你的羞恼而动手。一旦你明示过,他也同意配合的,他出了问题,你就要痛下决心。哪怕当时你心情超好,或者有别的重要事情,都要罚责。打他这一次,他就永远记住了。而不是发现,原来老爸心情不错的时候,啥都可以不算数。

  政治是大事,与全国人的幸福关系密切,不当凭遐想,开玩笑。目前中国的国务治理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变革的成功与挫折的根本区别,并不在于变革过程中是否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矛盾与冲突,而在于社会能否形成化解矛盾、平衡冲突的能力。而有效的国务治理必须以历史传统、现实国情与时代特征为基础,通过以价值引导、制度维系与组织支撑三个维度为核心内容的政治建设,实现国务治理与政治建设的和谐互动,最终达成有效而民主的国务治理。最后笔者衷心的希望人民当家作主、以法治国、执政为民的中国在21世纪愈加昌盛!

相关文章:
·翟玉忠:三生万物,和在中央——中国政治经济的思想文化基础(三)
·翟玉忠:三生万物,和在中央——中国政治经济的思想文化基础(二)
·翟玉忠:三生万物,和在中央——中国政治经济的思想文化基础(一)
·王今朝:驳哈佛经济学博士、长江商学院许成钢教授和中央党校周为民教授否定计划经济的观点
·加强基层组织建设,不要什么“乡贤”,为中央的明智打call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