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王小东:别让中国哭,就请分给中国一杯羹! 
作者:[王小东] 来源:[] 2008-05-07

编者按:这是北京学者王小东先生针对法国总统文化顾问新作《中国不笑世界会哭》(该书由《人民日报》出版社,2008年4月出版)所作的评论,原文发表在2008年5月6日出版的《环球时报》上;王小东先生力图阐明:如果西方想让中国笑下去,那就必须让中国平等参与分配世界资源。

中国的公众已经习惯于一个极为流行,却完全是虚假的说法,那就是西方之所以和中国有摩擦、闹矛盾,是因为中国不愿意“全盘西化”。再没有比这种说法离事实更远的了。虽然笔者和其他少数中国作者曾竭力指出过这一点,却没有多少人倾听。法国学者若泽·弗雷什《中国不笑,世界会哭》一书在中国的出版,应该会更为有力的纠正中国人对于西方的这个错误认识。

其实许许多多的西方人并不希望中国“全盘西化”,至少在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不希望中国人“全盘西化”,那就是生活方式(而如果在一个这么重要的领域不能西化,其他方面还能顺利西化吗?要知道,一个社会的各个部分往往互相关联的啊)。若泽·弗雷什在《中国不笑,世界会哭》一书,说得非常明白,他非常希望中国人的一项“美德”保持下去,这个“美德”就是满足于几千年来极为匮乏的物质生活,在这样的生活条件下还总是“笑”,通过“精神愉悦”来得到“健康的身体”,否则,世界就要面临大劫了。然而,据这位法国学者说,中国的这种“精神愉悦”的古老价值观正面临着来自西方的巨大冲击,这就危险了:“如果中国人哪天丢掉了他们的价值观,忘记了他们如此独特的思维方式,中国会不会变成4500年来它一直不曾充当的角色:一个好战的国家?所以我说,中国不笑的时候,世界会哭。”

不希望中国人像西方人一样,享有充足的营养,乃至其他更为耗费资源的物质生活享受,恐怕是今天的西方人普遍的心态。笔者甚至认为,他们在诸如最近支持藏独、干扰奥运火炬传递等事件中表现出来的不满,主要缘由就是这种心态,而不是什么意识形态和政体上的分歧。君不见,德国的牛奶一涨价,媒体上就是一片抱怨声,说那是因为中国人和德国人一样,也开始喝牛奶了;就连德国的圣诞树涨价,都被媒体归结为是中国人开始消费圣诞树的缘故——这当然是太离谱了:迄今为止,中国家庭对于圣诞树的消费仍旧可以忽略不计。就连德国总理默克尔都支持这种说法:世界粮食紧张是因为印度人多吃了一顿饭,中国人开始喝牛奶了。

问题是,中国人到底有没有权利像西方人一样喝牛奶呢?如果中国人有权利像西方人一样喝牛奶,那么造成世界粮食紧张的是迄今为止实际上仍然很少喝牛奶的中国人,还是因为营养过剩而患上各种心血管疾病,并把大量的粮食制成燃料灌到汽车里烧掉的西方人呢?答案是明显的。关于这个问题,若泽·弗雷什作为法国总统文化顾问,还是十分懂得“政治正确性”的,他承认:“中国人为什么就不能享受跟我们一样的待遇和生活条件呢?”那么,他说这一切又是为什么呢,据他自己说是为了中国好:“我所担心的是,中国人经济条件的改善是以大笔负债作为代价,中产阶级拉着的大车将会越来越沉重。这几亿劳动者能够想象自己很可能整个后半生都在偿还银行利息吗?”许许多多的中国学者也在附和这个调子。据这些中国学者的看法,中国什么都应该西化,都能西化,唯独在物质消费上不应该西化,不能西化,否则,我们中国人就会成为毁灭人类文明的罪魁祸首。

然而,就算中国没有受到近代以来的西方价值观的强烈冲击,我们中国人的价值观、思维方式,真的有那么独特吗?根本没有。以为中国人过去是一个像大熊猫一样,可以吃吃别人根本不吃的竹子,就自得其乐、心满意足的民族,是对这个民族最大的误解。如果中国人是那样一个民族,那么,就应该像今天的大熊猫一样濒临灭绝了。实际上,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非常不和平的年代,比如说,战国时期(距今只有两千多年,远够不上4500年),你只要听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那么,后来为什么变得非常和平了呢?绝不是因为像若泽·弗雷什所说的那样:“中国一直是一个贫穷的人口大国,所以发明了一种非常适合这种特点的价值体系”,恰恰相反,是因为中国成为了前现代时期世界上延续时间最长的超级大国,长时间享有世界上最高的物质生活水平。若泽·弗雷什号称“中国通”,但他对于中国历史的认识是完全错误的。当然,这个错误主要不能怪他,而要怪那些给予他和其他西方人这种认识的中国学者们。坦率地说,自中西碰撞以来,几代中国学者之所以极力向西方人描绘这样一个中国,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意识——那时的中国太贫弱了。

时至今天,中国人其实像西方人一样,享受不到充裕的物质生活就会不笑,会哭,这一点应该是瞒不住了:看一看当今囊括几乎所有中国人的强烈的发展冲动吧。如果中国人不笑了,中国人哭了,这个世界恐怕还真是高兴不起来的了。怎么办呢?若泽·弗雷什,还有不少中国学者,提出的最佳解决方案似乎是让中国人回到“安贫乐道”的“过去”。姑且不论现在的中国人愿不愿意“回去”,事实是那个“过去”根本就不曾存在过。

作为西方人,若泽·弗雷什并没有像那些执着的中国学者那样,一定相信中国能够回到“安贫乐道”的“过去”,他更多的还是担忧中国回不去——这一点他完全正确,但他错在了以为这是由于中国人受了西方价值观的冲击才这样的。所谓的“中国威胁论”说穿了就是这种担心,担心中国人会和西方一样——这里要顺便说一句,西方人对于“中国威胁”的担心不仅仅限于生活方式,他们之中的有些人,如历史学家维克多·汉森,还担心中国人一旦学会了民主制度和资本主义,就会大大提高军事效能,和西方人一样好战。这可能是让很多中国人大跌眼镜的:西方人感到中国对于他们会是个威胁,并不是因为中国人不愿意效仿他们,而是怕中国人效仿他们。如果不是作为西方人的若泽·弗雷什和其他西方学者自己这么说,很多中国人是绝不会,也不肯相信的。

然而,担心也罢,恐惧也罢,问题总得解决,总不能大家干等着一起哭死。刚才说了,让中国或任何其他发展中国家回到“安贫乐道”的“过去”不是解决办法,唯一的解决办法是让中国人享受到与西方人越来越接近的现代文明成果。为此,中国人当然首先自己应该作出努力——谁还能说他们今天不够努力或努力得不够有效吗。另外,西方人如果真的认识到“中国不笑,世界会哭”,那么,就请你们多费心,别让中国人哭,用你们作为现代化先行者的技术、资金、管理经验参与中国的发展,在这个自然资源日趋紧张的世界上帮助中国人分享到更多的现代文明成果,同时取得维持自己的生活水平、缓解自己的衰退的回报。平心而论,西方人两件事都干了,一件事是谩骂和仇恨中国人对于现代文明成果的分享,另一件事是参与中国的发展。前一件事情让中国人哭,后一件事情让中国人笑。前一件事情干多了,会大家一起哭,后一件事情干多了,会大家一起笑。

人类近几百年的历史是,唯有西方人可以大量的浪费人类最宝贵的自然资源,肆无忌惮的污染环境,唯有西方人可以笑,别人都在哭。今天,这个时代恐怕要一去不复返了。如果西方人不愿意自己和别人都一起哭死的话,就必须接受这个现实,认真想一想自己在这个现实中应该做些什么。


相关文章:
·余云辉:吸引美元纸币刺激中国经济如同饮鸩止渴
·李英华:中国古代政教思想及其制度研究——古代政教文明的基本特征(下)
·李英华:中国古代政教思想及其制度研究——古代政教文明的基本特征(上)
·胡春雨:王道荡荡——孙中山与现代中国
·李英华:中国古代政教思想及其制度研究——研究的立场、原则与方法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